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 严明的赏罚纪律
    打断我的腿,用甩棍?

    还爬到窗口去,想爬进房间去,打断我的腿?而且,打架的能力也很次,还有,被一吓,就什么都吓出来了。

    我靠,这两个蠢货。

    这样的货色,真的是康云那人派来干掉我的?

    我问道:“谁让你们这个做的?”

    他们两回答道:“是一个女的,她让我们打你打断你的腿。”

    他有些语无伦次,胆子都吓破了吧。

    我笑笑,说道:“她叫什么名字。”

    他说道:“姓黄。”

    姓黄?

    黄苓?

    妈的,是黄苓!

    果然是黄苓!

    也只有黄苓,才让那么蠢的人来打我了。

    黄苓这家伙,真的头脑很简单啊,我都怀疑上次那次梅子暗算我,到底真的是不是她想出来的主意。

    就因为我冲撞了她,就找打手打断我的腿?

    还找了那么两个傻子?

    可我有点不相信啊,有那么简单吗?

    黄苓真有那么蠢,那么简单吗?

    雇佣人来打我,找了这么两个傻子不说,还告诉人家她姓黄?

    我问道:“她长什么样子?”

    他们两描述了一下,当说道右边耳朵过来有一颗黑痣的时候,我确定是黄苓了。

    呵呵,黄苓,黄苓那么低能?

    我总感觉不对劲呢。

    真有那么低能吗。

    我问道:“她还跟你们说了什么?”

    他说道:“她就说让我们打断你一条腿就行了。”

    我说道:“那她给了你们多少钱?”

    他说:“先给三万,打断腿后,给七万!”

    我说:“十万,买我一条腿。有意思啊。”

    我想了想,我决定让他们帮我做件事。

    能拿人钱打我的人,也可以拿了我的钱帮我打人。

    不过,我并不想给钱他们。

    我让黑衣帮扣住那个被割了几刀的家伙,然后让另外一个家伙去帮我做事,如果那个家伙不干,可以,黑衣帮拿了他们身份证看了,如果不愿意,找到了,别后悔。

    他们只能点头同意,再说,留一个做人质,跑了一个也没办法,我还真不想让黑衣帮去打到他们家人身上去。

    但这两个家伙似乎被唬住了,看样子是真的害怕了。

    帮那家伙止血,然后放了没伤的一个,把伤了的那家伙扔上车。

    然后我们上车走人,开车走的时候后面那个还要追着上来:“带我走!这里好黑!我找不到路回去!”

    直接开车走,没理他。

    车子开到了黑衣帮的老巢,那栋酒楼那里的停车场下。

    我问了黑衣帮的人了,他们说有地方关押,既然有地方关押,我就放心了。

    我让他们不要虐待这家伙,只要关着就行了。

    然后我留了他们号码,随时联系。

    这时,我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人走过来,这家伙,是彩姐的保镖啊。

    我记得他。

    他太容易记住了。

    他走过来,跟其中一人说了几句,那人走过来,对我说道:“请问您是张河吗?彩姐的朋友吗。”

    我说:“是啊,怎么了?”

    他说道:“哦,有点事,想麻烦你一下。”

    我问道:“怎么了呢?”

    他说:“关于我们,我们彩姐的事。”

    我急忙问道:“彩姐怎么了!受伤?”

    他说道:“不是不是,是她,遇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在发脾气,一个人关着自己在办公室,我们希望你上去看看她。”

    我皱起了眉头,说:“这个,我不知道她想不想见我啊。”

    他说道:“拜托了,希望你试试。她刚才发的挺大的火,把我们都赶到下面来执勤了,我们担心她在办公室里面,做对她不好例如伤害自己的事。”

    我说道:“好好好,我上去,我去。”

    他急忙带着我上电梯上去了。

    怎么发那么大的火,把自己的保镖都赶到车库去巡逻去了啊。

    电梯到了上面,出了电梯,看着窗口外面,外面灯火辉煌。

    他把我带到了彩姐的办公室门口,然后对我鞠躬,说:“谢谢。”

    接着就要走。

    我急忙拉住他:“你就走了?”

    他说:“请问您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我说:“你不帮我叫门啊?”

    他迟疑了一下,说:“这个。”

    看出来他很不想敲门,估计是怕被彩姐骂死。

    他说道:“彩姐说,谁也不要打扰她,否则,没好果子吃。”

    我说:“靠!你们没好果子吃,让我来打扰啊?你们也太好了吧,把我推进火坑?要不这样子,我明天再来劝劝她。”

    他急忙说道:“别,别!难道你不担心她一时想不开什么的吗?”

    我说:“她那么强势,那么厉害,大风大浪里过来的人,怎么可能想不开,你别逗我。”

    他说:“越是这样的人,有时候越是想不开。”

    我想了一下,说:“你这话还挺有道理。你们不是有公关部嘛,让你们公关部出个人才来公关一下,和她聊聊就好了。”

    他问我道:“假如您难受的时候,您希望陪伴在您身边的,是不是您爱的人?”

    我说:“这倒也是哦。你怎么知道她爱我?”

    他说:“刚才彩姐保镖和我说的,他说彩姐很喜欢你。”

    我说:“好吧好吧。就这一次。”

    我刚说完好吧好吧,他马上转身迫不及待的走,生怕彩姐突然开门出来扔他下楼去一样。

    我看着这家伙跑了之后,在彩姐办公室门口踱步了几圈。

    然后鼓起勇气,敲门,按门铃。

    没开?

    狂敲几下,然后继续按门铃。

    门突然的开了,彩姐一脸怒意汹汹看着我。

    她在办公室,居然身穿一身妩媚妖娆的黑色吊带裙子,简单而凸显丰满身材,露出来的手臂,小腿,脖颈,都是雪白雪白的,真是个尤物。

    我看了看,说道:“你,你,你没事吧。”

    彩姐看清楚是我,表情转为奇怪,问:“怎么是你?”

    我指了指里面,说道:“我?可以进去吗?”

    彩姐盯了我有十秒钟左右后,开门让我进去。

    我进去后,看到她办公室,很豪华,很大,很奢侈,办公室的家具什么的我就不说了,直接看到落地窗外大片的城市夜景收于眼中,太美了,大办公桌还有一瓶红酒。

    我问道:“你自己喝红酒?”

    她问我道:“你怎么来的?”

    我为了不让那家伙被骂,说道:“哦,我有点事想问问你,就问路自己上来的。”

    彩姐说道:“你别骗我,谁带你上来?”

    我说:“真是我自己找上来的。”

    她说:“没有人带你上来,那么多道需要门卡手指摸的地方,你能过得了?”

    我说:“我怕我说出来,你又去骂他们,还叫他们去守车库,没必要啊。”

    彩姐发火道:“他们该不该骂!他们本来就该骂!我让他们守车库算轻了!”

    我坐在了她办公桌边,然后拿了桌子上一包她抽的女人烟,点了一支,薄荷味。

    不是很爽。

    彩姐也坐在了她该做的位置上。

    我说道:“干嘛呢,他们怎么得罪你了,发那么大火,别发火了,会伤身。”

    彩姐说:“今天我实在无法控制住。”

    我问:“怎么呢你说。”

    彩姐似乎并不想说。

    我说道:“好吧,既然你不说,那就算了,你想说就说吧。”

    彩姐顿了一下,说道:“有个我得力的助手,被霸王龙策反了,带着十几个人一起投奔了过去,还拿着一堆的客户资料。”

    说完后,她喝了酒。

    我说道:“那,那帮人都走了,那你骂留着的人也没什么用啊?”

    彩姐说道:“问题是,这群家伙生怕我生气,还不让我知道,一直瞒着我大半个月!如果我没有问他去哪儿了,还没人敢告诉我!怎么能这么样子!这个摊子就算散了,也不该这么瞒着我,我得时刻知道这个公司的详细情况,我才能安排好每天的战略部署。”

    我呵呵一笑:“还战略部署啊,嗯,听你说出来,真的好像带着人去打仗一样。”

    彩姐看看我,说:“我每天就像带兵打仗一样,晚上有时候做梦,都在想着下一步棋怎么走。”

    我问道:“给我一个酒杯可以吗?”

    彩姐看看,然后说:“抱歉。”

    她去拿了酒杯。

    拿来酒杯后,她给我倒酒,我拿过来自己倒了:“不要麻烦你,我自己来就好。”

    我倒了半杯,然后和她碰杯,她喝了,看来心情真的不好。

    我说道:“他们瞒着你,可能有原因吧,不是想跟着跑吧?”

    彩姐说:“怕我生气,对身体不好,也怕我怪罪,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自己想把叛逃的那十几个人给拉拢回来,把那头目拉拢回来。他们以为他们可以做得到。”

    我说:“那他们也是一片好心啊,何必处罚他们呢?”

    彩姐说:“是一片好心!但关键这件事不能不让我知道!我要时时刻刻知道公司的详细情况!就像在战场上指挥一场战争的将军,战场上千变万化,必须要时时刻刻得到最新最详细的信息,难道说,你三个军,左边的那个军都叛变了而且跟着敌人从左边攻过来了,你还不知道,还指挥着中路和右路军猛攻对方,那你的老巢,还保得住吗?”

    我说:“比喻得很好,彩姐你要是在古代,估计也是一个战略军事家啊。”

    彩姐说:“别夸我那么多。”

    我说:“好吧,我想替他们求个情,别处分他们了。”

    彩姐说:“不行!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谁也不能犯!犯了就该惩罚!严令禁止,一个军队有严明的赏罚纪律,才能心服口服,同心协力。”

    我说:“好吧,那我多嘴的问一个,我可听你的手下说过,你对手下都很好,为什么还叛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