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没档次的打手
    彩姐问我道:“你看过历史吧,我自己幸运的看过不少历史的书。靠武力夺得天下,靠暴力治国,对治下的人民使用严苛的酷刑,秦朝坚持了多久?元朝呢?汉人那么多家才能拥有一把菜刀,也是对人民使用严苛的刑罚治国,又坚持了多久?康云他们这么扩张,会把人逼的造反。”

    我说:“说是这么说,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了。在他们没完蛋之前,你还是保护好自己。”

    彩姐告诉我说,她秘密的联络其他的集团,要一起联合起来干掉康云集团,但进展不顺利,很多头目都害怕康云集团的暴力。

    我除了让彩姐小心,也没有其他办法帮她了。

    我问道:“那你想过除掉她么?”

    彩姐说:“有用吗?她没了,还有霸王龙,还有其他人,没那么简单。”

    我说:“这倒也是。”

    例如我在监狱里,除掉了一个又一个康云的人,就算有一天除掉康云,但她们那个集团还在那里,有利益就有斗争,她们就能为了利益结成一团,继续推举新的领导和我们一起对抗。

    唯一的办法就是端掉她们,全部的,才可以。

    可是说到完全干掉她们这个利益团体,哪有那么简单,她们的根已经扎到了连贺芷灵都撼动不了的深度了。

    彩姐问道:“中秋不放假吗?”

    我说:“你呢?不和家人过节吗?”

    彩姐笑笑:“哪有空。”

    我说:“我也要加班。”

    彩姐说:“还是和家人多聚一聚。”

    我问道:“你干嘛总是一副大姐姐的模样来说我呢现在?”

    彩姐说:“一直都是大姐姐。”

    我说:“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吗?”

    彩姐问:“怎么想的?”

    我说:“你心里一直想要把我当弟弟?你一直都把我当一个弟弟看?”

    彩姐说:“我的年纪当你阿姨都行,又岂止是弟弟?”

    我有些不高兴的说:“那之前你说的什么,都是假的?”

    彩姐抿抿嘴,说:“你要明白,我们是没有未来,我比你大很多,别傻。”

    我说:“我知道。可你难道对我没有动过心?”

    彩姐说:“那又如何呢?你不是也很尊敬我,潜意识就把我当姐姐看么?”

    她说的的确如此,我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是你弟弟?”

    彩姐说:“希望以后一直是。”

    我说:“名分是弟弟?感情是情侣?”

    彩姐说道:“我也不知道。”

    她长叹气,说道:“我自己也不知道在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陷入了这漩涡里,我怎么会和你陷入这漩涡里。我想起来自己都好笑。”

    我说:“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她的手机又响了,她总是那么忙。

    还是那样,她说马上过去。

    然后挎起了包,说:“我该走了。”

    我也站了起来,把酒杯的酒喝完了,然后说:“那就走吧。”

    彩姐看着我,问道:“能不能抱我一下?”

    她看着我,温情脉脉。

    我走过去,轻轻抱住她。

    也许我们以后就只能这样了?

    在隔一段时间的黄昏,想起来了对方,然后给对方一个电话,互相出来吃饭,拥抱,接着分散在人海?

    彩姐开车走了。

    我站在原地,等着她的几个手下开车来接我。

    二十分钟后,一辆商务车停在我面前。

    我上去后,几位黑衣帮的平头跟我打招呼:“你好,我们是彩姐叫来的。”

    我说:“你们好。你们,都吃过饭了吧?”

    “吃了。”

    我拿出几包烟,给了他们。

    他们接过去说谢谢。

    我有一搭没一搭和他们聊着,他们叫我不要那么客气,有什么直接吩咐就行了。

    我告诉他们,有两个人最近老是跟踪我,我想制服他们,问清楚他们是谁派来的,想对我做什么,但我一个人,没有那么厉害的本事,所以希望他们能帮帮我们。

    他们问那些人什么来头。

    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

    我告诉了他们,那两人就在青年旅社门口一直守着。

    他们说让我去把他们引诱到无人的小巷子里,然后他们上去抓住塞车上带走就是。

    我说好。

    到了青年旅社不远处,我下车了,我们计划好了,我把那两个家伙带进附近的小巷子里,就在那个我之前取钱的银行取款机的旁边的小巷子进去,他们在里面等。

    我走过去青年旅社。

    看了看,果然,那两个家伙还真的在,一个坐在角落那边,一个在树后。

    没见过那么蠢的家伙啊。

    我真的佩服这两个蠢货,我都不在这里住,居然还不知道。

    不过,他们因为在这里经常等到见我,所以估计不知道我已经搬走了。

    我走到青年旅社后面,然后穿到大厅出来外面。

    我点了一支烟,走了出来,然后挠着头,假装去逛街那种闲晃。

    走过去左拐,他们在身后,然后我用余光,看不到。

    我看车子的后视镜,看到,好,他们真的跟上来了。

    我不怕,我给他们挖好了陷阱。

    我走着走着,拐进了小巷子里,走着进里面的时候,我明显看到身后的路灯把他们两个的影子拉长到我前面来。

    我走进去。

    他们跟着。

    到了商务车停着的那里。

    我走到商务车后面,拍了拍商务车,就是通知上面的人,他们来了。

    我看到身后那两个家伙,从口袋里掏出一人一根电棍?

    很短,是短的电棍?

    他们一甩,棍子就长了。

    是甩棍啊!

    然后他们追上来。

    跑过了后面去。

    我靠,这两个傻子。

    我对他们喊道:“喂!两位好朋友!你们去哪里?”

    他们两个站住,看看我,然后面面相觑,接着马上转身走回来:“我们,找你!”

    接着冲过来。

    这时,车门开了,下来了黑衣帮的人,拿着的是长棍,黑色的那种长棍,下来直接就对两个还不懂怎么回事的蠢货身上招呼。

    两个蠢货啊啊惨叫,没几下就倒在地上抱头。

    黑衣帮的人用绳子绑了他们手脚,扔上车。

    然后他们上车,我也上车,开车走人。

    在车上,我开了车灯,我问其中一个道:“干嘛跟着我?”

    他看看后面那个,然后闭着嘴。

    我一巴掌打下去:“说!”

    他说道:“我们拿了人家的钱,打你一顿!打断你的腿!”

    我踢了他一脚:“打断我的腿,厉害啊。我问你是谁指使的,你不会告诉我的吧?”

    他不说话。

    我说:“没事没事,几位大哥,等下你们有办法能撬开他们的口吗?”

    黑衣帮的人说道:“他们会说的。”

    黑衣帮的人没有穿黑衣帮的衣服,穿着各自休闲的装扮,来帮忙也不想被人认出来。

    我踢了地上的那家伙一脚:“等下你不要后悔!”

    他还是闭着嘴。

    我说道:“我记得有一天晚上,爬上我窗口看,我看,是你吧!”

    我看了一下,好像不是这个,哦,是后面那个。

    我问道:“是你才是啊,就你这发型,我记住了。我问你你爬到我窗口干嘛?”

    他不说话。

    我说:“好,很好,你也不说话。不过我说实在的,你们两个手段很低劣啊,还用甩棍?什么年代了,打架还用甩棍!用甩棍打断我的腿?好厉害啊。”

    他们还是不说话。

    我问道:“我说你们啊,你们在跟踪我的时候,没查我什么身份?也不怕我找人反干你们?好吧,都不说话,可以。”

    车子开到了郊外无人处。

    几个黑衣帮的人直接把他们扔下车,那可一点也不温柔,地上有不少石子,直接扔在地上,上来他们也不打人,掏出匕首,直接往地上一个家伙脚上划拉一刀下去,那家伙也不叫,就看着,血一下子就从伤口冒出来了。

    他这才傻了眼。

    黑衣帮的人说道:“给你们一人割十刀,不老实的话,就用捅,捅到血流干,死了扔这里埋!”

    他们一个家伙喊道:“你也会枪毙的!”

    黑衣帮的人直接就又划了一刀,血又从别处冒出来,“枪毙我的时候,你也看不到了。”

    接着拿起刀有要划:“我想让你们看着,你自己是怎么慢慢的死掉。”

    我自己看了都觉得残忍啊,一刀下去,鲜红的血就冒出来了。

    被划的那家伙喊道:“我说,我说!我都说!求你不要割了,再割我就死了!”

    黑衣帮收起了刀子:“没骨气的东西!”

    我过去,说道:“看来是人都会怕死啊。现在可以老实了吧。”

    黑衣帮的人说:“没关系,可以不老实,你觉得他们不老实,就说,不老实一次就割一刀,割够了十刀,就开始捅!”

    我说:“好,很好,我喜欢这个主意。非常好的主意。”

    我问他们两个其中一个道:“那天晚上爬到我窗口上的,青年旅社那里,是你吧?”

    那家伙急忙点头,说:“是是是。我们想爬上去,进去打断你的腿。”

    这谁找来的打手来打我啊,那么没档次啊,这根本上不了台面,也太次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