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没骨气的家伙
    说着间,林小慧和金慧彬回来了。

    她们坐回来了我面前。

    然后几个人边吃边聊。

    金慧彬像是不经意间的问道:“你有女朋友了?”

    我抬起头:“没啊。”

    我心想,是不是刚才她们两个去洗手间,让金慧彬故意来问我的啊。

    金慧彬问:“那你过节去人家家里聚餐呀?”

    我说:“嗨,我刚才也和安百井说了,那不就是个我们一个同事,让我假扮她男朋友,她家里催她结婚。”

    他们三个都看着我。

    我又说道:“也没假戏真做,就是假扮的,我能拿钱,最主要是在工作中,她帮了我很多,我不能不帮她。不然她家里老是逼着她,呵呵。”

    林志玲说:“活雷锋?”

    我说:“那也不是这么说,人情往来嘛,呵呵。”

    安百井说:“呵呵,喝酒吧呵呵。”

    我举起杯子。

    干杯了。

    林小慧说道:“以后我们干什么,也不用叫你了,反正你都没时间的。”

    我说:“那也不是这么说,我主要是监狱里面事情多,忙,根本没空走得开,过节什么的也都不能回家,我也很无奈啊。”

    林小慧说:“对,有时间去别人家,没空回自己家。”

    我说:“唉,那我家远啊。”

    林小慧说:“她家近,你以后上门不就好了,直接她家就是你家了。”

    我不高兴道:“你什么意思嘛,我得罪你了?”

    林小慧说:“没得罪。”

    我说:“那干嘛一副那么不爽的口气跟我讲话。妈的,我就是上谁家过节也关你什么事!要你管?”

    安百井看着我两越来越火药十足,对我说道:“哎哎哎,你一个男的,和人家女孩子吵什么?”

    我说:“是我不知道她到底哪根神经搭错,这么吵我。”

    金慧彬也责怪我道:“小慧是女孩子嘛。你也不是智商不好,怎么都不懂人家的?”

    我说:“懂什么懂,就算懂,也不要她这么口气跟我讲话。”

    安百井责怪我:“这就你不对了,你还说!喝酒吧你!”

    我端起酒杯,喝吧。

    一个夜宵,在不高兴的气氛中结束了。

    接着,我去买单的时候,收银员告知刚才那个穿长裙的女孩子来买单了。

    是林小慧买了单。

    好吧。

    我问了多少钱。

    四百多。

    我拿着五百块钱,走过去后,放在林小慧面前:“我说了我请客,你还抢着买单干嘛呢?”

    林小慧把钱推过来说道:“你赚钱辛苦,工作之余还要兼职,做人家男朋友挣钱,不容易,不能让你买单。”

    我对安百井和金慧彬说道:“你看她你看她,讲话都那么难听,我靠,这是你们你们也不舒服啊。”

    安百井叼着烟看着我们两,金慧彬想要劝解什么,安百井说道:“慧彬,让他们吵,我看他们吵架挺有意思的,打是亲骂是爱吵吵闹闹谈恋爱。”

    林小慧说道:“谁和这种男人谈恋爱?”

    我说:“我怎么这种男人?”

    林小慧说:“你说你什么男人?我以前以为你多有骨头,就是有骨头。”

    我说:“我骨头怎么了?我就是有骨头。”

    安百井插嘴道:“是骨气,骨气。”

    林小慧说:“真的有骨头,你还跟人家赚这样子的钱?”

    我说:“我不觉得我有多丢人啊,我和她是互助啊。”

    林小慧说:“那些在酒吧陪有钱女人的,也是互助!”

    我恼火了:“你把我和那种人比较?”

    林小慧说:“本质没多大的区别。”

    我说:“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懒得跟你讲。你说我做鸭!百井哥你听到了啊,她这是针对我的人身攻击,有这么讲话的?有这么说自己朋友的?”

    林小慧说:“你这样没骨头的朋友,要来干嘛?”

    我说:“要绝交吗?”

    林小慧说:“你说的。”

    我觉得没趣极了,我直接站起来,拿着酒杯和安百井和金慧彬干杯:“我走了,你们继续。不想喝了,没心情。”

    安百井一把扯我坐下来,说:“男人把心胸放开点,这不就是说你两句,要死吗?”

    我被他扯住一把坐回来,我说道:“这是人身攻击啊,说我做鸭啊!”

    安百井说:“做鸭就做鸭吧,**就**,说说怎么了。”

    我说:“我这算做鸭吗?”

    安百井说:“性质有点像,但不是做鸭了。好了都别吵了,你们两个都各退一步。”

    林小慧气气的看着我,问道:“你很穷?”

    我说:“你说呢?”

    林小慧说:“穷就这么挣钱?没骨头。”

    安百井说道:“不要吵了,我们聊点其他的吧。”

    林小慧把钱塞进了她钱包,说道:“我拿,你有钱也不干什么好事去。”

    我说:“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拿着钱不干什么好事?那我干什么坏事了?”

    安百井说:“都别吵了!我们聊点其他的,我问你们,我们要不要定个国庆的时间一起出去旅游一下。”

    接着安百井把话题岔开了,我和林小慧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

    真是不爽,把我骂成了做鸭的。

    回去的时候,金慧彬和林小慧互相手挽手走在前面。

    我和安百井走在后面,离得挺远。

    安百井给我一根烟,我自己点上了,徐徐吐出烟雾。

    安百井说道:“怎么了,那么不高兴的样子?”

    我说:“妈的能高兴起来吗!骂我做鸭的。”

    安百井问我道:“你知道她对你有意思吗?”

    我说:“我知道啊,我也对她有点意思,但有这么侮辱人的吗?”

    安百井问我道:“那我问一个问题,换位思考!好,现在你家里很有钱,几千万或者几个亿吧,然后呢,林小慧家里没什么钱,还欠了别人几十万,因为她父亲治病欠的,然后呢,她有个男同事,在单位很照顾她,假设她还在单位,像你一样,然后呢那个男同事在她爸爸治病的时候,也给了不少钱,然后呢,那个男同事对林小慧说,我家人逼着相亲结婚,我不想结婚那么早,你假扮我女朋友,我给你多少万块钱,林小慧一想,又有钱赚,还能帮人家,还人家的恩,就同意了。然后那个男的就把林小慧往家里带,告诉家人说这是我女朋友。请问张河,你会怎么想?”

    我一下子噎住,“我,我。”

    安百井说:“是不是觉得她自己出卖自己?为了所谓的恩情,为了所谓的钱。如果说报恩还好,但是多了个钱字,那味道就变了,就像出卖了自己的身体一样。是不是觉得她和被点出台的小姐没两样?如果不为钱,林小慧只是说去报恩,免费帮忙,你也可能怀疑她喜欢上那个男的,而且到了那个男的家里,两人不免有些亲热,装也要有身体接触的,甚至还要同屋共眠,你喜欢林小慧,我问你会不会吃醋?”

    我说道:“你分析得对,我肯定恼火,也像林小慧这样的骂我,恼火。”

    安百井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兄弟啊!感情世界里,人都是特别的自私的,你怎么能让她这千金大小姐不生气?再说就算一个女人心胸似海,也不能不吃醋的啊,就算不表现出来,心里也会不舒服的,你怎么不懂啊。我教你吧,你反正也没和她真正在一起,她气气也没什么,那就算了,不过你呢,也别太当回事,你就错在不该把这些事都告诉了她。你不要让人家知道嘛,你该干嘛干嘛,你不要让她知道,反正你没有对不起她,毕竟你们两个又不是真的在一起了。然后你和她,随缘发展,能发展到哪一步就哪一步。如果能在一起,就断了那边,如果不能在一起,就像现在一样,但你在外面寻花问柳干嘛的不要让她知道就好了啦。”

    我说:“唉,我觉得你说得很对,我就不该说出来。”

    安百井说:“不过也没事,吃醋嘛,吃吃更健康,她会更舍不得你了。但你们这么吵架也挺没意义,我们还是好朋友啊,不能这么下去的。小慧这人脾气是火爆了一点,但人真的还不错,值得交。”

    我说:“我也说和她做朋友就行了,不想失去这样的朋友,如果真的谈了,就不知道结果如何了。”

    安百井拍拍我的肩膀:“兄弟,顺其自然,跟着感觉走吧。如果有一天你们在一起了,兄弟我也义无反顾的支持你们,你们要私奔,我支援你们,哪怕弹尽粮绝!”

    我说:“谢了贱人。哎我问你,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安百井问道:“你说。”

    我问:“有没有。唉算了。”

    我原本想问他有没有认识一些能打的退伍的朋友或者警察什么的,让他帮我叫出来,抓了那个在青年旅社楼下守着我的家伙,但是我想,还是找彩姐的好,彩姐的黑衣帮比较适合干这样的事情。

    安百井说道:“靠,你倒是说啊!”

    我说:“帮我和林小慧道歉吧。”

    安百井说道:“你自己去!这种事我不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