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 从幻想拉回现实
    柳智慧点了点头,说道:“你的外星朋友对你真好,我好羡慕,我也想有这样的外星朋友。”

    她说道:“嗯,好可惜,它们不让我跟别人说,更不让别人接触它们。可我现在已经说了,不过它们也不怕,它们可以擦掉你脑海中的记忆。如果有必要,它们会擦掉你脑中关于和我聊天的这一部分的记忆的。”

    柳智慧笑笑,说:“希望它们不要抹去,多谢你,是你让我解开了一直围绕我多年的困扰,原来真有外星人存在。”

    她嗯了一下,看了看柳智慧,她有些奇怪的看着柳智慧。

    柳智慧问道:“你怎么了?”

    她说道:“你怎么可以留长发呀?”

    柳智慧说道:“我和监狱长是亲戚。”

    她说道:“原来这样子呀。”

    柳智慧是说谎还是真的?

    和监狱长是亲戚?

    我看是说谎的吧。

    监狱长就没和她有过交集。

    但我真的很好奇柳智慧到底什么身份。

    什么背景。

    为什么你可以那么吊。

    但现在,最主要的是,如何把这个坚信自己外星朋友帮忙了然后拥有不能吃喝的超能力的绝食的女囚拉回到现实世界中。

    柳智慧说道:“我该走了,已经到时间了。”

    她问道:“那么快呀。”

    柳智慧说道:“耽误了你不少时间了。”

    她说:“不耽误,那个煞笔警官让我在这里,他要仔细观察我,我都不知道他跑去哪里了?”

    柳智慧说:“等下他会来的,我是该到时间走了。下次见吧。”

    她问:“我们还能见面吗?”

    柳智慧说:“我们很快就会再见了。”

    柳智慧站起来对她挥挥手,她也挥挥手,柳智慧就出来了外面。

    接着反锁上了。

    我急忙爬下去,然后到柳智慧面前,问道:“不是说要把她拉回现实吗?”

    柳智慧在我说道:“等,要等机会,等她和那个外星人接触见面的时候,才能下手。”

    我问:“怎么做?”

    柳智慧跟我交代了一下,我就明白了。

    然后,我去找了徐男来。

    我爬上面去,徐男和柳智慧在换衣间门口,而那名女囚,在换衣间里。

    她无聊的踱步,无聊的走来走去。

    看看外面。

    大概过了半个钟左右,她坐不下去了,又如之前那样,在桌上敲打着什么电报一样,闭着双眼。

    的确,她又是在和外星人联系了。

    她这么一会儿后,看着窗外,好像外星人真的从天空降下来,然后穿过窗玻璃,然后坐在了她的面前。

    我看着她,她也不和那个外星人说话,而是用目光,和所谓她的脑电波和‘人家’交流。

    我马上丢了一块木头下去,这是我们的暗号。

    徐男马上打开门冲进去,高举起手中的一把斧头。

    斧头从哪儿弄来,只要想要,就能有。

    斧头直接往女囚前面的那张凳子上的所谓看不见的外星人砍下去。

    女囚大喊一声不要!

    斧头已经挥下去,然后连砍几下,女囚大喊了几声不要,接着就气喘吁吁的看着了空空如也的凳子。

    她那副样子,害怕,而且后悔,而且还痛惜。

    柳智慧走进来,对她说道:“你看清楚了吗!没有所谓的外星人!根本没有!如果真的是虚体隐身,那么,它现在真实的身体是在这里,已经被斧头砍到了,但是根本没有,什么东西也没有砍到!根本没有所谓的外星人!那只是你幻想里的东西!”

    她喊道:“不是!你们杀了它!杀了它!”

    柳智慧说道:“你看清楚!没有,什么也没有!”

    柳智慧的手在空空如也的凳子上,划拉了几下。

    女囚闭上了双眼,然后柳智慧指着外面,说道:“外面也没有ufo,没有飞碟,一切,都是你幻想中的东西!”

    女囚趴在了桌上,说:“不是的!”

    柳智慧过去,把她的头弄起来,然后看着凳子:“你看清楚!”

    女囚喘着气,一会儿后,说道:“你们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柳智慧道:“把你从有外星人和你接触的幻想,带到现实中来。全都是幻想,没有外星人,没有脑电波交流,没有飞碟。”

    她不说话。

    她似乎已经真的回到了现实,可是看她,却是如此的痛苦,喃喃自语道:“都是幻想,全都是幻想?”

    真可悲,为了她的幻想中的东西,撞死撞伤了几个人,拦了一部宝马,然后还赔偿一大笔钱,然后还要进来蹲几年监狱,为了追求她幻想中的这外星人,她已经付出太多太多的代价了。

    我担心她一下子会接受不了现实疯掉,但就是疯掉,也好过绝食死去。

    她很沮丧,看起来并没有疯掉。

    只是痛苦的沮丧。

    我爬下去,让徐男把她带走了。

    后来,第二天,她慢慢的恢复了吃饭喝水,但并没有开心起来,她还是很沮丧。

    过了一个星期都是如此。

    或许,过段时间她会好起来的。

    我和柳智慧说谢谢。

    柳智慧没说什么。

    我问道:“你不怕她和别人说你是心理治疗师?”

    柳智慧说:“还有谁听信她的话呢?”

    我说:“她已经痊愈,她以后说的人家会信啊。”

    柳智慧说:“我说我不知道就可以了。”

    我说:“唉,好吧,感觉这样让你帮助,将来你自己的这个能力都暴露了,那可能让你会带来不好的麻烦事。”

    柳智慧说:“我自己也喜欢治病救人,这给我带来了一种成就感。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她回归了队伍中,继续排练去了。

    我发现这些精神病人,对所谓的金钱名誉地位这些东西并不热衷,她们都热衷于她们对她们所钟爱的那个领域的研究,所以她们真的是专家中的专家。

    包括乔丁,包括刚才的那女囚,还有不少的人,甚至柳智慧,我都感觉柳智慧深爱她这门拿手的专业技能。

    她不是也是神经病吧。

    我看我才是神经病。

    下班后,我还是出去了外面。

    到了天黑的时候,我又是偷偷的去外面那家青年旅社看。

    妈的,真的,那家伙又在。

    跟踪我的那家伙又在那里。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抓他起来,然后问清楚,是谁派来的,要对我干嘛。

    我看着看着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我吓了一跳,赶紧的按了挂断然后到一个没人地方。

    看看,是林小慧给我打来的电话。

    我打回去了,接通后,她问道:“你是不是在忙呀?”

    我说:“哟,今天声音那么温柔啊?”

    林小慧说:“当然,一直都很温柔。”

    我说:“得了吧,想当初,刚认识的时候,拽到天上去了。”

    林小慧说:“那是和你不熟,熟了以后当然不会这样,我对朋友都很好呀。”

    我说:“是吧,那我要不要跪谢啊?”

    林小慧说:“不要跪谢,对我没好处,请我吃个夜宵就好。现在。”

    我说:“现在请你吃夜宵,你没搞错吧?”

    林小慧说道:“嗯,安百井和金慧彬过来找我了,他们都在这儿,我像一个大灯泡一样,就等你了。”

    我说道:“不会吧,安百井那大忙人,居然有空出来找你啊,那我去啊,请就请吧。”

    林小慧说:“你来先,现在可以来吗?”

    我说:“马上到!”

    居然有人约喝酒,还是几个重量级的人物,特别是安百井那厮在,我好朋友并不多,我得去啊。

    马上拦了计程车过去了。

    到了那里后,我找到了甜品店。

    安百井和金慧彬还有林小慧三人坐着喝茶。

    我过去后,拉了个凳子坐下,一拍安百井的肩膀:“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出来找我们喝酒啊?”

    安百井说道:“忙完了啊。”

    金慧彬对我说道:“别说你了,就是我,也要好几天才能见他一次。”

    我说:“靠!慧彬,他一定骗你说他在工作了,他是去找别的女人了!”

    安百井马上要揍我:“你他妈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金慧彬笑笑。

    我说道:“慧彬,有什么气你千万不要忍着,会憋坏的,你不要当着我们面前就不好意思发火打他,我们不会说你什么的。”

    说着我递了茶壶过去给她,示意她砸安百井。

    安百井骂我道:“有你这么对兄弟的啊?”

    我笑笑,说:“好吧,走吧,我饿了,还没吃晚饭。”

    安百井说:“那走吧,我也没吃。老板娘,你也可以走吗?”

    林小慧说道:“不要这么叫我,好难听的!”

    我问:“去哪里吃?”

    林小慧说:“在下面那里,两个公交站的地方,有一个不夜城宵夜,有海鲜有烧烤,你们喜欢吧?”

    我说:“都行。安大爷你呢。”

    安百井表示可以。

    说着,我们站了起来,金慧彬也拿了包,

    林小慧说道:“你们等我一下。”

    说着她进了店里,不知道拿什么东西去了。

    不一会儿,林小慧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小蛋糕,拿过来后给了我,说道:“他们两吃了一点甜品了,你没吃,等下去吃夜宵还要等,别饿坏了。”

    安百井马上瞪着我们:“我靠!秀恩爱的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