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无微不至的周到
    菜上了,许思念问我喝酒吗。

    我说:“菜单我看看,我不想喝啤酒。”

    许思念指着邻桌一些人桌上的酒壶,说:“这里的米酒味道还可以,同事出来也经常喝,度数不高,香,挺甜的。”

    我说:“你喝吗?”

    她说:“我陪你喝。”

    多好一姑娘。

    点了两壶。

    菜上了,酒上了,米酒确实味道不错,香醇,而且是甜的,容易喝下去。

    许思念说:“别喝那么大口,容易醉。”

    我笑笑:“哪有那么容易。”

    然后倒酒,喝。

    喝了一壶了,味道不错,我叫着又上了一壶。

    一壶就是一斤。

    我感觉的确是有点晕,这酒入口柔和,香醇,甜,感觉没度数,但是喝下去了,体温就跟上来了。

    喝酒最痛苦的不是不能喝,而是喝到了一个境界后不能喝,不醉但还能喝很想喝那种境界,最难受。

    上了酒后,我继续喝。

    许思念在劝说我两次后,放弃无用的劝说了。

    她看着我的眼睛,欲言又止,我示意她说,她问我道:“那天的事,你不想和我说说吗?”

    我说道:“那天晚上我给你打了电话,然后呢,打不通,想着给你发信息说,可我知道信息说不清楚,就想着等哪天约了你,再和你解释。”

    我突然想到,她叫我出来一起吃饭,问的这个是重点,那么,她一定很在意。

    以她那么内敛文雅的性格,她不会张扬的直接问,但她可能忍不住了,所以忍了两天后,还是找了我,要问清楚,她肯定心里不舒服,也有很多疑问,我和贺芷灵之间的关系。

    可这东西,其实我也不敢真的告诉许思念说我曾经让贺芷灵怀孕过,因为我一旦说了,她可能会觉得我其实和贺芷灵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那种关系,她可能会因此想着疏远我,我知道,许思念其实是一个蛮理智的一个人。

    可如果不说,到时我真的和许思念在一起了,她一定也耿耿于怀,更别说结婚什么的长期稳定了之后,如果给她知道我和贺芷灵让贺芷灵真的怀孕过,许思念一定难受直到和我不在一起的那一天为止。

    贺芷灵啊贺芷灵,怎么像个梦魇一样,挥之不去啊。

    许思念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低着头,沉默,然后点了一支烟。

    许思念说:“如果你觉得不想说,我也没有关系的。”

    我说道:“其实那天,她故意破坏的,她是我上司,我们之间关系就是,很难说清楚,然后那天她就是来问我要钱买衣服,我没给她,她就上来闹,她没有怀孕。”

    我怎么感觉这玩意越是解释,越说不清楚。

    许思念问:“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介不介意说一说?”

    我说:“就是,就是上下属关系。唉,她让我帮她做不少的任务,我是她的人。我说的这个她的人,意思就是我是她下属,我必须听她的,而且她这人有点霸道,就是你是我下属,必须听我的,不管是工作,还是哪方面。唉,我都不懂怎么讲了。我知道你那天可能会不舒服,但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实际上我现在和她什么关系也没有的。”

    许思念问:“那以前就是有关系?”

    我说:“以前,以前更没有啊。好了我也不想说了,我知道说什么都是很乱了。”

    解释成了一团乱麻了,别说许思念听着都感觉乱,我自己想着都感觉乱。

    我和贺芷灵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但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什么啊?

    是男女朋友?不是。

    是上下属?是。

    互相利用?是。

    可为什么不是男女朋友,却要找我买衣服要钱,如果是上下属,为什么跑来对着我相亲对象喊我怀孕了。

    真够乱的了。

    许思念问道:“我知道你不会想说,但如果我们真要走一起,我希望你能干干净净的,跟我走在一起,以前的,我不会想知道也不会去管,可我不想两人走到了一起,哪怕只是试着在一起,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纠缠和麻烦。”

    我说:“实际上她也不怎么纠缠和麻烦的。对上次她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向你道歉。”

    许思念说道:“你为什么要替她对我道歉呢?她是你什么人呢?她这样做,是她的事,你以她什么身份跟我道歉呢?你不觉得你这个上司有些过分吗,工作管着就算了,为什么个人生活都来多管闲事?”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不舒服起来,感觉她好像有点针对贺芷灵的意思,我知道贺芷灵那天这样是挺过分的,但你许思念也没和我在一起,你就开始要针对贺芷灵了吗?我虽然对贺芷灵不爽,但我也不能让你这么说她。

    我直接就不讲话了,话不投机半句多,以后这就算了。

    我直接站起来,去买单,然后就下楼,走人。

    妈的,跟老子吵架?

    要跟我吵架?

    吵架的最高境界是你想和我吵,而我却根本对你不屑一顾,我懒得和你吵,我走人就是。

    我下了楼,到了外面,等着计程车。

    凉风习习。

    风轻轻吹着脸,风一吹,感觉直接把我吹醉了,头更晕,晕乎乎。

    我伸手掏烟,妈的,烟盒和火机都扔上面忘了拿了。

    靠。

    一只玉手把一包烟递过来,我一看,是许思念。

    她拿着我的烟和打火机,伸手递给我,她跟着我下来了。

    我接了过来,说:“谢谢。”

    然后拿烟点了烟。

    许思念站在我身边,她拨弄了一下她的头发,她站在路灯下,侧颜看去,甚是美丽。

    我没什么心情看,只想早点走。

    她也不说话,就只看在我身旁。

    我说道:“你回去吧。”

    她没回答我。

    我说道:“我们之间,算了,我们不适合。”

    她平视前方,也不说话。

    想来,也有点舍不得,但,舍不得又如何。

    一部计程车开过来,我急忙伸手拦车,然后车子停在前面。

    我对许思念说道:“再见。”

    我走向车子。

    突然,从身后有人撞我,然后三个男的青年赶紧上了车,看样子这打扮像是出去玩夜店的,好不容易等到车了,就来抢我拦的车?

    靠。

    两个钻上了车子后,我拉住了其中一个,拉出来:“我拦的!你们凭什么抢我拦的车?”

    那个家伙说道:“你干嘛!”

    他站直,然后怒瞪着我:“我们在那里先拦的,你瞎了眼了啊!”

    我马上和他面对面,身子和身子碰在一起:“你说我瞎了眼?我先拦的车!”

    另外两个见势不妙,马上下车,要开打。

    司机扭头对我喊道:“帅哥,真是他们三个帅哥先拦的!”

    我气头上来了,说道:“那又如何!”

    那个和我面对面,头发直立起来的家伙道:“想打架是吗!”

    然后他紧逼着我。

    许思念过来,对三个青年道歉道:“对不起,我朋友喝酒喝多了。对不起。”

    然后把我拉走。

    我怒着甩开许思念的手:“干嘛!和你很熟啊!你跟他们道歉干什么!”

    三个青年也闻到我身上酒味,说道:“喝醉了回家发神经,别来这里发!”

    说着他们三人上车。

    我马上走过去:“你再说一次!”

    三个人上车后,催促司机开车马上踩油门走了。

    我站在那里。

    许思念在我身旁,说道:“真是他们三先拦车的,我看到了的。”

    我说:“那又怎么样!”

    许思念没说什么。

    我有点摇摇晃晃,感觉真是喝多了啊,不然怎么好像脾气越来越大,可是我就是莫名其妙的很大火气。

    是怪酒,还是怪自己脾气不好?

    许思念只是站在我身边,也不说话了

    站了大概十分钟,我说道:“妈的什么破地方,的士没有,连个摩的都没有?”

    许思念说:“晚上这个路段,很少车。你喝了不少酒,要不去我那里去睡吧?”

    她在邀请我去她那里睡啊?

    我心里的火降下了不少,我问道:“干嘛你还理我?你直接走了不就行了?”

    许思念说:“你喝多了,你走我也不放心。”

    我说:“我们也没关系,走不走都那样,有什么不放心的。”

    许思念看看我,说:“我们不是朋友吗?”

    我说道:“哦,对,我们的确是朋友。”

    许思念说道:“要不要去我那里将就一晚?”

    我倔强心理,其实就是小脾气,有点执拗,想去,因为我又困又有点晕,想找个床躺下了。

    我看看这四周,妈的,好像宾馆还要走去那边,我脚好软。

    许思念拉着我手臂的衣服,轻轻扯了扯,说:“走吧。”

    这轻轻一扯,仿佛有魔力一般,我跟着她走了。

    她已经够拉下面子了,我再这么不给脸,也太什么了。

    跟着她到了她家,然后她给我拖鞋,问我要不要先洗澡。

    我脚酸,坐在了沙发上,问道:“有没有果汁饮料之类的?”

    许思念从厨房拿了一瓶蜂蜜,然后倒进杯子里,冲了热水,调了一杯蜂蜜水给我喝。

    医生就是医生,连喝点酒照顾人都那么无微不至的想得到的周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