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危险跟踪者
    她继续说道:“虽然科学幻想有比较天马行空的,可能缺少一点的实际性,但是也许在不远的未来,我们在科幻电影中看到的虚拟现实的场面将变成现实。而你说的孙悟空,能成真吗?”

    我抱歉的笑笑说:“不好意思,刚才我就是随便说说。”

    她说:“科学那么严谨,让你随便开玩笑吗!有没有烟,给我来一根?”

    这样子,好嚣张,和她那斯文的样子都不成正比。

    我递烟给她:“你也抽烟啊?”

    她说:“我研究东西的时候,喜欢抽烟,那让我思维清晰。”

    我问:“研究什么啊?”

    我给她点上。

    她抽了一口说:“刚才和你说的超能量。”

    我问道:“你是说,你拥有了超能量?”

    她摇了摇头:“没有。但有人用超能量帮助了我,让我自身可以从光和热中吸取能量。”

    我问:“是谁帮助你的啊?”

    她说道:“这是秘密。”

    我和她的沟通又进行不下去了,我问到底是谁,科学家,或者什么从书中学来的知识,还是某个超现实的人帮助了她,她都不说了。

    好吧,我实在无法撬动她的口了,她什么都不愿意说。

    我只好请走了她,当然,她走的时候,我跟她们狱警说,强迫她吃喝,灌着也要她吃她喝,不然真会死掉,因为她已经彻底走火入魔。

    接着,我马上找柳智慧,原谅我的无能,除了柳智慧,还是柳智慧。

    如若不是柳智慧,我也早就被开除了,像我这样的半吊子医生,估计只能医死人,我都不知道如果柳智慧走了我还能不能在这里混下去?

    柳智慧还是在排练,我去了大礼堂后,拉她过来直接就问正题。

    柳智慧回答我道:“你还要弄清楚,她到底是精神分裂,还是妄想症。”

    我问道:“我觉得是妄想症,难道不是吗?”

    柳智慧说道:“还不能这么快下结论。”

    我问:“有什么分别吗?”

    柳智慧说:“精神分裂,很难治疗,妄想症,比较容易。能判断出她是什么病,才能对症下药,如果是幻想症,把她从幻想拉回现实大多可以恢复。”

    我点点头,问道:“那她现在不说话,不配合,问什么也不说,我怎么和她沟通啊,她根本就不说话了。”

    柳智慧说道:“你明天这个时间,带她到这里的换衣间,让她自己在里面,我观察一下。患者独处的时候,更容易做一些她想做的行为,我可以看看,再和她接触。”

    我高兴道:“有你出马,那一定没事了!”

    柳智慧说道:“不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我说:“好的明白。”

    下班后,我又出去了外面,外面有网络,有wifi,有手机,有电脑,有电影,有好吃的好玩的,在这里,太无聊啊。

    出去了外面,到了青年旅社,我洗澡后躺在床上打开那台平板电脑,物是人非啊,谁知道现在李琪琪如何如何了,是不是已经嫁为人妇了,唉,李琪琪,这也是我心中的痛,每每想到她,我都是难受。

    有时候,我很想问林小慧李琪琪现在过得如何,可是我又不敢问,她过的好,又怎么样,过得不好,又怎么样。

    过的好,我是替她高兴。

    但是想到她跟那个家伙好,我就不舒服。

    过得不好,我就更不舒服。

    算了,还是不问了。

    不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

    手机响了,一条信息,是许思念发来了,问我下班了吗。

    我回复:“下班了。你呢?”

    她回复:“我也下班了,你吃饭了吗?”

    我回复:“没吃。你呢?”

    她回复:“我们拼饭?”

    我马上爬起来,回复:“好,在哪?”

    她回复:“你想去哪?”

    我回复:“你们医院那个湘菜馆就不错。”

    她回复:“那我过去点菜等你,你想吃什么?”

    我回复:“上次那些。”

    她回复:“好。”

    我马上穿衣服,拿着卡去取钱。

    妈的,贺芷灵拿了我的钱,又不还我,靠靠靠。

    我去取钱的时候,要经过外面那家青年旅社。

    我走过去快到那里的时候,然后突然看到一个貌似前晚爬上我窗口的一个男人。

    大约三十来岁,头发就是那个发型了,身材也像了,关键是那条裤子和鞋子,应该是同一个人!

    他靠在一个树后,背对着青年旅社,东张西望。

    妈的,这是在等我吗?

    等我出现吗?

    真的是来跟踪我吗?

    我决定把我当成诱饵,看是不是真的他要跟踪我。

    我从青年旅社的后边巷子进去,然后进了青年旅社的那栋楼里面,穿过大堂,然后出了青年旅社的门口,接着手插口袋往前走,往左转,走向银行。

    走的时候,我留意那棵树后面的那个家伙。

    走过来了之后,我当然不能直接回头看,我试图从旁边或者前面的一些反光的东西可以看到后面的情况,没找到。

    我走进了银行,然后到了取款机面前。

    取款机那里,屏幕上方是有一个反射小镜子的,我从那个反射小镜子看,靠!

    果然是跟踪我的。

    那家伙在门口,还是一棵树的后面,看着我这里。

    然后,他走开了。

    妈的,到底是谁找来,跟踪我干嘛的?

    是康云?章xx还是卢草,或者马玲,黄苓?

    靠,都有可能。

    我得罪的人太多太多了。

    那家伙还双手老是抱胸的样子,会不会我走着走着,他突然掏出一把刀就从后面捅死我,我最他妈的担心就是这样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死都死不瞑目。

    而且死得很猥琐,我连反抗都没有。

    我决定先甩开他再说。

    等取钱了后,我急忙的出了atm门口,然后头不动的左右看,那家伙没见人呢?

    我往前走,看到路边一辆计程车过来停下,一个客人下车,我忙小跑过去,上了计程车后座。

    然后马上往后看。

    果然,那家伙在后面,偷偷的跟着,看我上了计程车后,他并没有跟上来了,而是掏出手机,然后躲到了公交站广告牌后面打电话去了。

    干嘛,叫人?

    还是还有人跟踪我。

    还是向上级报告?

    我感觉好危险。

    故意让司机绕着了几条路走,然后不停看后面,看到没有车跟来,然后在离市监狱医院还有两条街,我就下车了。

    走路。

    缩在人群中走。

    就是害怕跟踪。

    总算到了那家湘菜馆。

    一看时间,坏了,妈的刚才和许思念说马上到,现在都过了快一个钟。

    她估计又要生气,她就算脸上嘴上不表现,但心里肯定不舒服。

    进了湘菜馆后,我找啊找,找到了许思念所在的餐桌。

    我急忙走过去,对她抱歉的笑笑:“又堵车了,不好意思啊。”

    许思念说:“没关系,只是菜凉了,我让老板去热了,我叫服务员上菜。”

    我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