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给不了她幸福是你无能
    靠!贺芷灵你是不是有病啊!

    这一声我怀孕了,让许思念啊了一声,惊诧的看着正在看着我的贺芷灵。

    贺芷灵看着我,再次面无表情说道:“我怀孕了。”

    我艹。

    我恨不得直接飞她几巴掌。

    有这么玩人的吗!

    我说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啊。服务员,这人谁啊。”

    她说:“张河,我怀孕了。听清楚了。”

    我说:“拜托你别玩了好吧!你觉得有意思吗?你怀孕关我什么事啊?”

    贺芷灵说:“我又怀孕了。”

    我靠这下我真不知道如何去稳定这个局面了。

    我对许思念说道:“思念你等我一下啊。”

    我站起来,拉扯着贺芷灵出了外面,我怒道:“你几个意思你!你上次怀孕我承认,可这次,不是我的吧!”

    贺芷灵说:“是吗?那就不是吧。”

    我说:“那你怀孕关我什么事!”

    但想到贺芷灵怀孕了,是不是文涛的?妈的她还是跟了文涛吗。

    可如果怀孕的是文涛的她来和我闹什么?这应该不是怀孕,而是找借口来玩我!

    我说道:“你是假怀孕的,来玩我的吧!”

    贺芷灵说:“哦,你知道啊。”

    我靠,果然是玩我的!

    我骂道:“你有完没完!你够了没有!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无耻很下流吗!”

    贺芷灵说道:“你跟我说没钱,没钱你来吃这个?”

    我说:“我吃什么关你什么事?”

    贺芷灵说:“我借你一千块钱,你还不给我?你凶什么凶,你可以不给,你干嘛那么凶!”

    我说:“我真的是对你忍无可忍!有你这样做的吗!你没看到我在约会,我在和人家相亲!让你这么一折腾一闹,我还怎么亲怎么相!”

    贺芷灵说道:“你以为我想闹?”

    我说道:“妈的你还不想闹?这还不够闹!”

    贺芷灵有些不讲理道:“你要是说闹,当时你动我的时候,那算不算闹!”

    “我,我。”又提到这个了,我不懂怎么还嘴了。

    贺芷灵说道:“你说你说!那算不算闹!我那时候有闹过你吗!我不就是跟你借钱一千块,你凭什么和我凶?”

    她好像是有点道理啊,我那时候这样对她,她还不闹我,还让我进来监狱干活,后来又借钱给我救我爸,好多回了,有难都是她帮我。

    我在监狱挣钱,也都是她的功劳,她不就是借多一千块钱,我自己先开口骂了她的,也难怪她上来闹。

    这么想来,我自己还不对了先。

    我说道:“好好好,我错了行了吧。”

    我只能道歉了。

    贺芷灵脸色好了一点,说:“知道就好!”

    我看她脸色好了一些,说道:“钱,我不能借给你了,我钱不够了,我本来拿出来三千块钱的。然后刚才先给你五百,后来又给了你一千,我只有一千五了,刚好够买单这里的。”

    贺芷灵说:“那我的裤子怎么办?”

    我有些哭笑不得:“那我这餐我总要买单啊,你裤子明天买不行吗?”

    贺芷灵说:“那是没有的了,我不买,就会有人买!我跟营业员说半小时,我不去买,她就挂着出售!”

    我说:“唉什么破裤子那么贵,给人买了就买了,大不了我上淘宝找给你几条。”

    贺芷灵说道:“不要!”

    我说:“好好好,表姐,真的要去买单啊,要不这样子,等下我买单了,送走她了,然后我去拿钱来给你,你呢,到下面去守着你的裤子,然后我拿钱来给你。”

    贺芷灵说:“可以。不过我警告你,不许超过一个小时。”

    我心想,本来还觉得今晚可能和许思念有点戏,可能还能去她那里睡觉,哄着她到手,让贺芷灵这么一折腾,完了。

    先买单,送走许思念,回头再好好和她解释了。

    如果她现在生气,我解释也没用,她如果在气头上,也不会相信。

    不过我不确定她生气不生气,如果喜欢我,她可能会生气,如果不喜欢,绝对不会生气了。

    贺芷灵头发一摆,说:“进去买单啊。我在这里等。”

    我说:“你在这里等?那我还要送人啊。”

    贺芷灵说:“我想在这里就在这里,我等下再下去。”

    我说:“随便你,你别跟着来就是。”

    我进去了,走向餐桌。

    餐桌却不见了许思念。

    靠,去哪儿了?

    我找了一下,不见人了。

    我问服务员,服务员说她已经买单了,然后走了。

    我靠。

    已经走了?

    我急忙掏出手机,开机。

    开机后,我正要找出她号码拨打出去,手机来了一条信息,是许思念发给我的:我有点事先走了,改天联系。

    我急忙给她回复电话,她却已经关机。

    我知道她故意关机了。

    她可能真的生气了。

    我只好作罢。

    我垂头丧气的走出外面,却看到贺芷灵还在那里,就定定看着我,她说道:“刚才你和我在这里吵,我已经看见她去买单走了。”

    我不高兴了:“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贺芷灵说:“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我说道:“怎么会有你这样人的?你知道不知道她生气了!”

    贺芷灵说:“这关我事?”

    我说:“怎么不关?我和她相亲,我们可能就要在一起了,你来这么一下子,人家怎么认为我?你觉得她认为我是怎么样的人?肯定以为我这人不负责任,不值得托付,在外面乱搞,滥情,乱来!”

    贺芷灵问我:“难道你不是?”

    这话让我噎住了,难道你不是?

    我说道:“我是吗是吗!”

    贺芷灵说:“你扪心自问,难道你不是!”

    我说:“我不想跟你讲话。”

    我直接朝楼梯走下去,不想看见她了。

    她说道:“钱呢?”

    我掏出钱:“钱钱钱,拿去!钱钱钱!”

    我数了数,给了她一千。

    然后就走了。

    下楼后,我马上跑到外面,在人群中寻找许思念。

    她毕竟在意了,是我伤害到了她。

    唉,郁闷。

    但是在人群中,找不到。于是,我到了外面,等车的等的士的那里,寻找她的身影。

    不见人。

    等的士的那么多人,居然没有许思念,而且也没车来啊,她是不是走去哪儿了。

    没法了,我放弃了寻找。

    看到贺芷灵从商场门口提着东西出来,我走过去,她看了我一眼,招呼都不和我打,径直走过我身旁。

    我说道:“假装不认识我?”

    她走着:“什么事?你不是一副很嫌弃讨厌我的样子吗?”

    我说:“能不能送我回去?”

    贺芷灵说道:“不能!”

    我说:“那边很多人等计程车的,送我一程吧。”

    贺芷灵说:“不行!”

    我说:“好,那送我到一个有空计程车坐的地方总可以吧。”

    贺芷灵说道:“可以。”

    天空淅淅沥沥的飘起了小雨。

    我们钻进了车子中。

    两人都不讲话。

    车子开动,开到路上,然后跟着众多的车流,雨越下越大,然后哗啦啦的拍打着玻璃车窗,堵车了,车流缓慢行进。

    听说下雨天和堵车更配哦。

    贺芷灵随手放了音乐,一首悠扬的乐曲。

    很动听,带着静谧的伤感。

    我问道:“这什么歌?轻音乐?”

    贺芷灵说:“therain。”

    我说:“不知道。”

    她问道:“看过菊次郎的夏天吗?”

    我说:“什么什么菊花郎的夏天?”

    贺芷灵说:“对牛弹琴。你大学怎么过来的?”

    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大学是泡妞过来的?”

    贺芷灵问:“难道不是?”

    我说:“那时候家里穷,当然现在也穷。那时候啊,兼职做很多事,为了生活费学费。连学业都受到了影响,更别说什么看电影电视剧,看小说啊学文艺这些东西了。”

    贺芷灵说道:“那时候没空,所以没泡妞。”

    我呵呵笑了一下,说:“讲得我好像有多不堪一样。其实我也很无奈,我对每段感情都认真啊,对每个女人我都很认真,想着有将来,但现实很残忍,终究敌不过现实。”

    贺芷灵道:“借口。”

    我说:“像你这样的人,是不懂的。比如我问你,如果我和你谈上了,你家人反对,你怎么办?家人不让你嫁给我,你怎么办?你家人肯定反对,然后你难道要和家人决裂?和我私奔?那不可能啊,得不到祝福的婚姻终究是痛苦,结局很大的可能就是以失败告终,什么叫现实,这就是现实。懂不懂啊大小姐!”

    她说道:“因为你无能!给不了别人幸福,你活该。”

    我说:“是!我承认!我没有人家那些很厉害的有钱人那样的本事,我碌碌无为,虽然我不会自甘平凡,但我深知自己本事不过如此,安安分分做个平凡的普通人,不被整天暗算,担心哪天被砍死就好啊。活该就活该吧,既然娶不到,那也就算了,我现在都已经渐渐的习惯了得到又失去了。就假装从来没得到过吧。”

    我说着说着,她一个急刹车,我差点撞到了挡风玻璃。

    我问道:“你干嘛!”

    贺芷灵说:“下车!”

    我看了一眼四周,这里是火车站,很多计程车。

    我说:“好像那么不耐烦的赶走我下车一样,我怎么得罪你了?”

    贺芷灵说:“我左看你右看你都不舒服,你快点下车!”

    我想了想,刚才我说的好像没有得罪她的地方吧,她这是怎么了啊靠。

    乖乖的爬下车,然后关车门,她踩油门就走了。

    走吧走吧,靠。

    我拦了一部计程车回去青年旅社。

    回去洗澡了躺在床上,看着手机,给许思念又打了一个电话,还是关机,好吧,可能还在生气,算了,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