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极品的奸商
    艾蒙看了看侦察科科长,看她的样子,还是要说。

    我软塌塌的靠在椅背上,唉,该来的也躲不掉。

    只能接受。

    侦察科科长再次问:“我问你,你的匕首从哪里来的!你可以不配合我的调查,不过我可要警告你,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轻松,我会让你被警察带走之前的这段时间,让你不好过!”

    侦察科科长这话就是威胁艾蒙说,你要是不配合,老娘就要对你用刑了。

    侦察科的用刑方式也是很多的,残忍?

    对付这些人渣,只有怕不够残忍的。

    艾蒙还是说了:“昨天拿到的。我想留着自杀的,昨晚就想自杀,可我想着,今天有领导下来,我要杀一个大领导来垫背,死了也值得。”

    果然,是昨天那一把。

    呵呵,这他妈的,人生太好玩了,因为它老是玩我。

    我弱弱的看着艾蒙。

    侦察科科长继续问:“昨天拿的,从哪里拿的?”

    艾蒙说:“昨天,邓蓉拿着匕首在大礼堂刺杀女囚,后来这把匕首被打落。有个管教把匕首拿着,她是拿着,但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她放在了桌子上,我就偷偷拿走了。”

    是有个管教捡起了那把匕首,但是不知怎么的,放在了桌子上,才被偷偷拿了的。

    妈的,这个管教也真是的,既然捡起来,为什么还放回桌子上,而且事后,匕首不见了也不上报,难道说她忘了这茬事?

    这可是很严重的!

    不过,至少不会太关我的事了,虽然也关我的事,但我可以推卸责任了。

    因为我是领队,而且出事后,我要负责处理当时的现场,匕首遗落在现场被偷,这事如果追责,我也要负责任的。

    侦察科科长转向我,问道:“你昨天处理的时候,没让她们拿走匕首吗!”

    我说道:“我让她们拿着了,结果不知为什么还是没拿来啊?”

    侦察科科长骂道:“那过后你调查邓蓉的时候,你也没问吗!”

    我说:“我问了啊,邓蓉已经是疯了,她说从别的监室偷来的,也忘了从哪个监室偷的了。”

    侦察科科长说道:“我是说,你怎么没有发现匕首不见!”

    我推卸责任说:“我还以为当时她们管教拿着了交上去给你们了!”

    侦察科科长指了指我:“你真行啊你!如果上面压下来,你跑不了!”

    我说:“对不起啊科长。”

    她骂道:“对不起有用吗!对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刺杀的是孙部长!到时候孙部长下令严查,查下来的话,匕首这事,别说你,就是我这里,也要被连累了!”

    这样好,大家都被连累才好,我不要一个人扛责就好。

    侦察科科长自己郁闷道:“我说我自己也是,当时怎么也不留意多问一下行凶的凶器去哪儿了!”

    然后她转头过去,问艾蒙道:“你想死是吧?”

    艾蒙说:“是!”

    侦察科科长说:“我没资格能判定你死亡,不过法律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判决,我也祝你早日被枪决!”

    艾蒙看着我们,说道:“那麻烦快点,最好在我父母来到之前。”

    我说:“你父母肯定会见到你,你还要出庭受审,他们会在法庭那里见到你。”

    艾蒙沉默。

    侦察科科长说:“要么早点自己自杀。”

    说完侦察科科长起来出去。

    我也跟着出去了。

    中午的时候,警察来把艾蒙带走了。

    下午,有消息传来,孙长林部长没事了。

    等几个月后伤口愈合,全部恢复,跟没被捅过一样。

    还好,还好。

    但是,匕首这个事,还是闹起了轩然大波,我和侦察科科长,还有昨天在大礼堂处理邓蓉行刺的狱警管教们,都被监狱长拉去骂了,当监狱长问到底是谁拿了匕首,又放在桌子上时,根本没人站出来。

    为此,监狱长又狠狠骂了我们一顿。

    接着,监狱长留下了我,让她们走了。

    我不知道监狱长为什么留下我。

    监狱长用着那破声音对我说道:“你作为领队,处理昨天的事,没处理好!这事,你要负首要责任!”

    我不说话。

    她又说道:“昨天那名手指被切的女囚的家属,闹到了我们监狱,要监狱赔偿,十万!否则就要跟媒体说去,还要告监狱。你要我怎么办?”

    我摇头说:“不知道。”

    妈的当时邓蓉拿起刀就砍,我靠我怎么拦啊,我当时觉得我处理得已经够好的了,而出了这样的问题,能怪谁啊,怪我?难道让我自己去赔偿这十万吗?

    但我又不敢和监狱长顶,只能沉默。

    监狱长又问:“我问你啊!怎么办!怎么处理?”

    我面对监狱长的大声质问,只能沉默。

    靠,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她要怎么办,就只能怎么办了。

    邓蓉砍人,关我事吗?邓蓉是d监区的人,在d监区偷的刀子,拿出来捅人,然后我不过是一个舞队领队的,我虽然负责在外面排练场看管她们,但这就让我担负全部责任吗?

    然后,监狱长又骂:“那刀子!你有责任!”

    这次艾蒙刺杀的是大领导,妈的,好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想要轻易的息事宁人是很难的了。

    但也关键也要看监狱长等我们监狱各领导的公关能力。

    话说回来,这也挺有意思的,我们监狱连年被评为优秀单位,然后给世人的印象是,好,安全,优秀,杰出。

    所以那些领导们各个监狱的代表才来我们监狱观摩学习,妈的没想到一来,就被捅了。

    这就叫优秀?

    这能叫安全?

    监狱长差点都被逼疯了。

    这不仅仅是关于面子,还关乎到她的前途,职场命运,她的乌纱帽。

    监狱长把我大骂一顿后,放我走了。

    我走的时候她最后一句话是:“你就等着被处分吧!”

    我等着被处分,妈的,敢情是要我来担负全部的黑锅啊?

    我可不能就这么坐等待毙。

    我马上想办法出去,然后给贺芷灵打电话。

    打通后,我跟她求救,有事找贺芷灵,不管什么大事小事,只有贺芷灵,才能为我摆平。

    因为她有着对我来说手脚通天的能力和本事。

    打通了贺芷灵的电话后,我跟她说了发生的这些事,还要上面压着我要我负全责的事。

    贺芷灵说道:“五万,帮你摆平。”

    我靠。

    我当场就骂出来了:“表姐你这不是趁火打劫吗!我知道只有你能帮得了我,可是我们不要什么都谈钱好吗?”

    贺芷灵说道:“不谈钱?没有钱,你拿什么维持你的亲情,稳固你的爱情,联络你的友情,靠嘴吗?别闹了,这是个现实的社会。你没钱天天在家陪父母,那叫啃老。你没钱天天在家陪老婆,那叫没出息。你没有钱,请朋友吃个饭都请不起,别闹了朋友也很忙,用你陪么。有钱的,时间才珍贵。别天真了,不努力连糊弄自己都糊弄不了。”

    我说道:“有了钱,你父母就会长命百岁,终生无病无痛?有了钱,你老婆就可無痛生孩,铁定不生智障?有了钱,你孩子就会快乐成长,对你百依百顺?生老病死原本就是自然规律,有钱没钱都得经历。希望你每天庸庸碌碌之余,有丁点时间可以停下来想一想。你说的客观上是对的,但如果你要是真这样认为了,那么你的人生将会变得很无味。”

    贺芷灵说:“不会,我觉得有钱了就能很有味。五万,再废话就加上去。”

    我说道:“你怎么每次都这样啊,你看我上次和你搞的康云那点钱,结果到我手上才有多少钱啊,也才区区这五六万,让你每次干掉一部分,到手上的基本也没了!”

    贺芷灵说道:“你每天烟酒在监狱都有,住的也有,你还需要钱吗?”

    我说道:“我靠你说的这是人话?那我也要出去应酬吧!”

    贺芷灵说:“你出去应酬不就是泡妞吗?”

    我说:“我?我泡妞是花钱,但我也要交朋友,给家人打钱吧?”

    嘟嘟声传来,她挂了电话。

    好吧。

    我认输。

    我给她打过去,她接了后我说道:“行行行,五万就五万。”

    她说:“先交钱,再办事!”

    我说:“那要办砸了咋办?”

    她说:“那你去淘宝上找个人帮你办,用支付宝,如果办砸了你就取消交易。”

    我看她口气甚是冲啊,我说道:“好好好,给你打钱行了吧!”

    其实我也觉得她不会办砸的。

    她说:“帐号就以前给你发过的,什么时候见到你的五万进账,什么时候给你办,今天寄钱今天办,逾期不关我事。”

    我说:“好了知道了。”

    她挂了电话。

    妈的,五万又他妈没了。

    这贺芷灵真会做生意,整一个长着极品奸商脑袋。

    乖乖的给她转账了吧,没有办法啊。

    次日,她就真的给我解决了。

    消息传来,第一件事,断指的女囚,监狱愿意赔偿十万,是监狱赔的,跟我们这些个人无关,监狱自认安防做不到位,认错了,赔礼道歉。然后没我球事。

    第二件事,被刺的xx部长孙长林真是宽宏大量,他要正在查此案的有关部门停止调查,把刺伤她的女囚艾蒙送回监狱,不打算起诉,不打算追究,并且要有关部门和监狱方不得因此事而对艾蒙做什么伤害的事,这孙长林,心胸仁厚啊,大家一片赞赏,还以为艾蒙要死定了。然后关于匕首,关于监狱工作不到位的这些,孙长林也不追究了,不过视察团视察的计划自然取消了。总而言之,监狱这次,也逃过了一劫,孙长林不让追究监狱任何人的责任,就当此事没发生过。既然上面不追究,监狱也没必要再去追究谁谁谁的责任,孙长林也放话不许针对艾蒙伤害,也不敢拿艾蒙怎么样,然后就都算了,我不得不佩服孙长林这人的胸襟啊,太宽广了。

    如此一来,我没事了。

    当然,我没事的一部分功劳,还是要记在贺芷灵的头上的。

    两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就这么可以大事化无了,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不过,那个危险分子艾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和众女囚们同住同来同往了,d监区给她自己弄了一个小监室,囚禁,如果她将来想不开要自杀,那也没办法,这样的人,死就死吧,只要不危害到别人就好。

    因为她极端,所有人都认为无药可救,我也不打算拯救她,正如之前所说,有些人是心理残疾,治不好的。

    任其自生自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