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 缘分不能强求
    许思念带着我去了医院附近的一家饭馆。

    是一家湘菜口味的。

    许思念也没问我能不能吃辣,总之就是进去了。

    我进去后,跟她坐下后,我问:“你也不问问我能不能吃辣啊?”

    许思念说道:“你可以点不辣的。”

    我说:“湘菜不放辣椒还有什么好吃的。”

    许思念拿着菜单给我:“这里的饭店,我觉得也就这几家包括这家,比较好吃。”

    我说:“好吧,要这个这个,要两瓶啤酒。”

    许思念说:“才点两个菜,要两瓶啤酒?”

    我说:“够了,你点菜吧,我够了。”

    许思念说:“怕我破费吗?”

    我说:“没呢,我觉得吃不完了。”

    许思念点了五个菜,我叫她不要再点了,她才住手了,我说:“你别怕招呼不周,我这人很随意的。”

    许思念给我倒酒。

    我问她道:“我说,你这人心理年龄比真实年龄成熟太多了,我跟你啊,虽然是差不了多少,但是你啊,心理年纪真的是已经特别特别的成熟了。”

    许思念说:“我怎么觉得你在拐弯抹角骂我老呢?”

    我哈哈笑着说:“当然不是啦,我是佩服你啊!佩服你有着超强的心理素质。”

    许思念说:“骂我老就骂我老,还不敢承认?”

    她举起杯子敬我。

    我问道:“话说你上班呢,能喝酒吗?”

    她说:“喝几杯没事的,我也不需要去做手术看病人,我等下交完一些表格就可以下班了。”

    我说:“好吧,白衣天使,来,干杯。”

    许思念是优雅就可以优雅,干脆也可以干脆。

    喝着喝着,我不知怎么的就冒出一句:“其实如果娶到一个白衣天使做老婆,应该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吧,要是我娶到你就好了。”

    说完后,我自己都想给我自己一嘴巴,我其实和许思念还没有像到朱华华那种程度的熟悉,也没有像和贺芷灵一样,就算怕她我照样开玩笑,但是对许思念,有些玩笑还是不适合开的,毕竟还没走到那一步。

    许思念说:“那你先追到我再说。”

    我看看她,我要以退为进,我怎么能去追她,追她她会跑。

    我说:“追你啊,我才不追。”

    许思念问:“你不追,你怎么娶?”

    我说:“两情若是相悦,哪用追啊?”

    许思念说:“那也需要其中一人主动。”

    我说:“那你说,能不能两人一起主动,例如我给你发短信的时候,你也给我发短信,我伸手向你的时候,你也伸手向我,我吻你的时候,你也吻我。”

    许思念笑了:“我发现你真是个好玩的人。”

    我说:“你在取笑我幼稚是吧?”

    许思念说:“你不是幼稚,你是好玩。”

    我说:“好吧。”

    许思念说:“我妈对我说过,说你挺不错,让我考虑考虑,她给我说媒。”

    我艹,她妈妈还是监狱里的女囚,让她来给我说媒,把许思念嫁给我?

    我说:“真的啊,谢谢你妈妈那么看得起我啊。那你怎么说的。”

    许思念说:“我说,缘分不能强求,再说吧。”

    我说:“那你妈妈怎么说?”

    许思念说:“我不告诉你。”

    我说:“你说嘛。”

    她说:“我不会告诉你的。”

    我说:“你不告诉我,那我回去揍你妈去!电棍伺候!”

    许思念道:“你敢!”

    我说:“你看我敢不敢!电棍每天殴打丈母娘。”

    许思念说:“我下次等你出来,麻晕你,割了你的肾去卖,换个苹果来用。”

    我直接扑的喷出酒:“妈的,还是你狠。就一个苹果?”

    许思念说:“你啊,天天喝酒,有人买就不错了。”

    哈哈,和许思念其实也挺好玩的,挺会开玩笑。

    和许思念吃完了饭后,又回到了医院,许思念去工作了。

    我则是又到了手术室门口等待。

    等了半小时后,手术室门开了。

    我上去问医生关于女囚的情况。

    医生说手术很成功。

    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如果手术不成功,女囚和女囚家属情绪更是大,一定又喊着要来闹监狱,到时候领导头疼,领导头疼了肯定气愤的找人来泄愤处理,一个是泄愤,一个是为了给女囚家属一个交代,我肯定被处罚。

    现在这样子,虽然不能保证女囚不闹,但至少说,没有残废,女囚不会太闹。

    女囚打了麻醉,在沉睡中,我让两名管教好好看着,然后拖着一个疲惫的身体,回到了监狱,向侦察科那边报告了受伤女囚的情况。

    报告完了之后,我总算没事了,是今天没事了,不知道女囚醒来后还闹不闹了。

    如果闹,遭殃的还是我。

    出了侦察科办公室门,下楼后,我点了一支烟,仰望星空。

    狗日的,每天一大堆破事。

    有人在我背后拍了一下,我一回头,是宋圆圆。

    我问道:“你还不下班?”

    宋圆圆说:“我不敢回去。”

    我问:“所以你就在办公室待着?”

    她点点头。

    我说道:“你被那女囚吓的?”

    她点点头。

    我说道:“好了啦,没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一个神经病女囚嘛,快回去睡觉啦。”

    她说:“我去你那里睡。”

    我心想,妈的最近一段时间,朱华华总是在我宿舍神出鬼没的,要是让她看到我带宋圆圆回去睡觉,那可要让朱华华不爽啊。

    虽然我和朱华华也没有什么,但让朱华华不爽,也让我自己不爽啊,好歹我总算把朱华华拉到了我的阵营中,我干嘛都有她支持,这多好啊,让朱华华不支持我,对我只有大大的坏处。

    虽然看起来,很宋圆圆睡觉很爽的样子。

    我说道:“男女授受不亲,赶快走吧你。”

    她扯着我的手:“不要,我害怕!”

    我说:“那你干嘛不找个同事,去同事那里睡也可以啊?”

    她说:“我的几个好姐妹都出去了。”

    我说:“找一个不好的姐妹也可以啊。”

    宋圆圆说:“为什么你不行呀?我也可以把你当姐妹啊。”

    我看着她的胸脯说:“可是,可是我不能把你当兄弟啊!”

    她说:“我不管!我就要去你那睡!都怪你!”

    我说:“这怎么能怪我的呢,那女囚说的,是她自己疯了想到的东西,你怪她,不然你怪你自己吧。”

    她说:“我一想到她说的,那个被碎尸的她女朋友,半夜来坐在她床边和她讲话,我头皮就发麻,我感觉后面都有个人。”

    我看她背后,惊恐的啊叫了一声:“有鬼!”

    宋圆圆惨叫一声抱住了我。

    我哈哈笑起来,太有意思的,把她吓得要疯了。

    宋圆圆都快哭了,抡起拳头就打我:“让你吓我,让你吓我!”

    我抓住她的手:“好了别玩了!赶紧回去睡觉,我好累,今天好疲惫。”

    宋圆圆说:“不行,我去你那里睡!”

    我说:“唉,真的不行啊!”

    宋圆圆问道:“你那里有人吗?”

    我说:“不是有人,我怕有人看到,然后举报我。”

    宋圆圆说:“我们又没有什么。”

    我说:“可是共处一室,傻子都以为我们有什么。”

    宋圆圆说:“有在监狱里男女同一宿舍睡觉就处分的制度吗?”

    我说:“可是这样子的话,领导那边印象不好啊,你知道我很洁身自好的,而且我还是一个队长!”

    宋圆圆拉着我的衣角:“我不管!”

    我想了想,说:“那我去你宿舍睡。”

    宋圆圆高兴的点头。

    好吧,只能这样了。

    为了避人耳目,让她先上去,我尾随上去。

    感觉一对狗男女在偷情。

    然后呢,宋圆圆进去了之后,虚掩着门,然后轮到我进去。

    然后关门。

    好吧。

    她的香闺很漂亮,尽管是宿舍,还能把墙纸啊,一些小物件装扮弄得像家里一样的温馨。

    我闻着这香味,说道:“女孩子的屋子就是女孩子的屋子啊,闻着味道都很香,不像我那里,烟味缭绕,我都不好意思带你进去。”

    我坐下来,然后宋圆圆给我倒茶。

    我说道:“我睡哪?”

    她指了指一张床:“我的床,我睡舍友的。”

    好吧。

    我说:“我们干嘛不一起睡?”

    宋圆圆说道:“不行!”

    我说:“为什么呢?多温暖。”

    她说:“你是色狼!”

    我说:“靠,那你还往你这里带。不管你了,我要去洗澡。”

    她给我弄了毛巾,然后给我弄了她的睡衣,可以哦,可以穿。

    唉,没带衣服来换,进去冲澡,出来穿着她花花的睡衣。

    我一站在镜子面前:“哇塞我好漂亮啊!”

    宋圆圆笑了。

    然后她去洗澡,我就爬床上,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

    接着,大概半个多小时后,我被她弄醒了。

    别想多,她是把她推进里面去,因为我不知怎么的快滚下床了。

    我看着她:“谢谢啊,你怎么还不睡。”

    宋圆圆说:“我还很清醒。”

    我说:“好吧。有没有水?”

    她给我一瓶饮料。

    我喝了两口,然后继续躺下。

    她也在那边躺下了,然后关灯,开着床头的黄色的灯。

    宋圆圆问我道:“你有女朋友吗?”

    我说:“干嘛,要介绍女朋友给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