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严重的精神病人
    这一次邓蓉拿着匕首杀人,砍人,捅人,难道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吗?

    可我想的更多的是,为什么有匕首,为什么她有匕首,她拿着的匕首从哪儿弄来的?

    或许,这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我和宋圆圆坐在了邓蓉的面前。

    这个关着邓蓉的小房间,当时曾经关过我,就在不久的前几天,让我在这里吃尽了苦头。

    身份转换得好快,从被审讯到审讯,也就短短的几天。

    我看了看这里后,问邓蓉道:“你叫邓蓉,对吗?”

    邓蓉看着我,说是。

    我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拿着刀去捅人。砍人?”

    我想到刚才那危险的情况,还是不寒而栗,刚才如果不是因为跑得快,女囚们估计要出大事了,另外那个被砍掉手指的如果不晕倒,是不是也被捅死了,如果不是柳智慧出手制服她,估计她还要造成多大的灾难啊。

    邓蓉说道:“她们想要害我!”

    难道,这家伙又是一起被迫害妄想症吗?

    我说:“谁害你了,大家都跳舞好好的,你拿着刀就捅人。”

    邓蓉说:“她们嫉妒我恋爱了,嫉妒我和别人恋爱了,意图通过诅咒把我诅咒死!”

    我真是无法理解她的说法和想法。

    我问:“你和谁恋爱了?”

    邓蓉想了想,然后说:“我忘了,我忘了和谁恋爱了,好像是农警官,不,不是,好像是我的室友艾伦?不,也不是!都不是,是别人吧。总之我就是恋爱了!她们嫉妒了,想诅咒,诅咒我不得好死!”

    这女同,幻想自己和谁恋爱了,恋爱的对象还是个女的。

    我说道:“世上根本没有所谓的诅咒,这些都是神灵鬼怪,巫婆才有的说法。”

    她说:“有!人本就有通灵的能力,只是你感觉不到而已。”

    妈的,这个难道也和神女一样了?

    宋圆圆看着我和邓蓉的对话,觉得邓蓉莫名其妙的。

    实际上我也是觉得邓蓉说的东西莫名其妙的,但我见过太多的心理疾病患者和精神病患者,有点见惯不怪,但是宋圆圆没见过,肯定很惊诧。

    这些天马行空的鬼话说出来的人,其实正是她们脑中真正的想法,而且不仅是她这么想,更是真正认为是那样子的。

    不过,我们作为外人,当然无法理解她的这些思想。

    可是,世人无论对于什么事什么物,什么感受,什么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和理解,不会每个都一样的。

    就像达芬奇画鸡蛋的故事,在每个角度,看上去,鸡蛋的形状都不会是相同的。

    我对邓蓉说:“你能通灵吗?”

    她说:“当然。”

    我问:“你怎么通灵,和谁通?”

    至今科学家们还不能确切地告诉我们,关于灵魂更多的东西,所以我们还不能知道它究竟是何物。但是生活中,有的人却自称可以和死去的人的灵魂对话,或者在梦中互通信息,这种现象就被叫作通灵。

    邓蓉说:“在梦中,我女朋友曾经来找过我,但那也不是梦。她开了我家的门,坐在了我的床边,问我为什么杀了她?”

    宋圆圆吓得赶紧的把凳子移过来坐在身旁,紧紧的拉住我的手臂。

    邓蓉对宋圆圆说道:“你别怕,她不是满脸鲜血,而是生前好好的样子。”

    宋圆圆都快吓哭了。

    我摸了摸宋圆圆的后背,示意她别怕。

    这女孩挺有肉感的。

    邓蓉说:“我告诉她,我将来死了就去陪她,我不想让她和那个男的在一起,所以要杀她,就是这么简单。不过当我动手杀她那一刻,我自己也想不到我会杀了她。”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那阿虹呢,为什么要举刀砍向阿虹?”

    邓蓉说:“她早就爱上了我,我也爱上了她,可是她却对我那么冷淡,甚至还和别的女人在聊微信。”

    我说道:“你说谎!你资料上的,你们是第一次见面!”

    她说:“我们相爱七年了。”

    我说:“是吗?那为什么你的口供是说你们第一次认识,而且阿虹也这么说的?”

    她说:“她说谎!我们在一起七年了。”

    我问:“那你和阿虹在一起七年,那你和你前女友呢?”

    她突然愣了,然后问道:“对啊?那我和前女友呢?我和我女朋友呢?她去哪里了?”

    我怀疑邓蓉不仅有妄想症,还有人格分裂精神分裂症。

    她是一个多重精神症状缠身的精神病人。

    她喃喃自语:“她去哪里了呢,她去哪里了?”

    看着邓蓉这疯样,宋圆圆越是害怕靠着我,胸也紧紧压着我。

    我的手没地方放,只好抱住了宋圆圆。

    邓蓉看了看我们,问道:“你们是人吗?”

    这句话,吓得宋圆圆都快哭出来了,因为邓蓉很认真的伸着手过来想要摸我们,但是栅栏拦住了她,她伸手不过来,宋圆圆看着邓蓉,就像女鬼一样的可怕的空洞双眼,在遥望着我们,我们如此的近距离,她却如同遥望,想要摸我们。

    我说道:“当然是。”

    邓蓉说道:“我有时候,觉得这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活着,我曾经很多次,想拿着刀到大街上砍人,只因为我觉得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活着了。还有,我有时候觉得我已经死了。”

    我搞不清楚邓蓉到底怎么回事,也许只有柳智慧知道,我无法治好她的病,她的砍人动机,也很奇怪每次说的还都不一样,怪不得警察调查她之前杀人的时候,说也搞不清楚她为什么杀人,说杀女朋友,尚且可以理解,杀阿虹的理由,真是天马行空闻所未闻了。因为她和阿虹才是第一次见面,就说两人已经相爱七年了,这不是妄想是什么。

    我说道:“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切掉刚才那女囚的手指。”

    那女囚是a监区的,被切掉了小拇指,去做了手术,是赶不回上舞台演出的了。

    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接回去。

    邓蓉说道:“因为我的小拇指被人切掉了,没有了,我想看看别人的小拇指被切掉后是怎么样的。”

    我说道:“可是你的小拇指完好的在你手上!”

    邓蓉举起双手,看着自己双手的小拇指:“没有,根本没有。”

    我说道:“你摸摸看。”

    她说:“没有的,已经没有了。”

    看着她这可怕的惊悚样子,宋圆圆再也受不了了,拉着我要走:“我们先出去吧,先出去。”

    邓蓉确实是一个让人感觉可怕的精神病人。

    这d监区怎么关了这么个精神病人那么久没事呢?

    我对宋圆圆道:“等下,我还要问几个问题。”

    我问邓蓉道:“那你在监狱里那么久,也一直没发病过啊。而且你不也排练什么的跳舞好好的。”

    邓蓉说:“我告诉自己,我其实还活着,虽然我已经死了,所以我尽量融入到你们活着的人当中,但我发现我融入不来。”

    我彻底没话可说。

    我问道:“好吧,那你可以告诉我,匕首从哪儿来的吗?”

    邓蓉说:“我在别人监室看到的,几个月前的事了,然后我进去偷了出来,我想留着,我有用。”

    我不需要问她拿来干嘛用了,她就是用来砍人的,我问:“谁的监室,哪个监室?”

    她说:“不知道,忘了。”

    我说:“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从谁手中买到的!不老实我让你不好过!”

    她淡淡笑笑,说道:“你想对我用刑吗?我已经死了,还怕疼吗?”

    对这种神经病,好像用刑真的没什么用的。

    既然她说偷的,那估计真是偷的吧。

    我是怕有人带这些东西进来卖,那可真乱套了,我们监区有人贩毒,现在还查不出来到底是谁干的,看来并不是我们监区乱,别的监区也一样乱,只是没发现而已。或者说,发现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不会上报,因为报上面的,都是报好不报坏,这是规则。

    谁也不想多事,谁也不想没事找事。

    邓蓉伸手过来,想要碰我们,说道:“我感受不到你们还活着,我也感受不到我还活着,我可以碰一碰你们吗?我好怕这世界上就我一个人。”

    宋圆圆拉着我往后退。

    我站起来,和宋圆圆出来外面。

    宋圆圆都快吓死了,到了外面后,拍着胸口,深呼吸。

    我说:“你怕什么,她只是一个人,又不是鬼。”

    宋圆圆说:“可是我觉得她比鬼还可怕。”

    我说:“你是没见过吧。可能吧,这样的疯子的确是疯起来的时候,比鬼可怕太多了。”

    宋圆圆说:“她的眼睛,里面都好像没有了灵魂!看着就是死了一样的眼神。我不行了,我今晚一定做恶梦的!”

    我说:“那你来我宿舍我和你睡好了。”

    她说:“是真的吗!”

    我呵呵笑着:“你还真想来找我睡?我开玩笑的。”

    她说:“我家没人,宿舍也没人,我不管了,我今晚就去你那里睡!”

    我说:“随便你,你先去把问到的这些东西报给你们领导,然后报到上级去。如果你们科长问,你就说建议把她关进精神病院,她已经疯了。”

    宋圆圆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