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根本舍不得
    我到了礼堂那里。

    礼堂里面,她们在排练。

    我走过去,看着,我绕了一圈,看着台上排练的女囚们。

    其他人我不管,我只看着薛羽眉,李珊娜,还有,柳智慧。

    我舍得吗,我舍不得。

    舍不得也要舍。

    大不了我经常来看她们。

    可是,看只是看,探望只是探望。

    并不能和她们有任何的近身接触。

    算了,打定主意离去了,又何必想这些那么多。

    男人就该拿得起放不下,可我感觉自己根本放不下,想着走,心却好像已经被粘住粘死在这里了,离开了就死。

    她们排练休息的时候,我挥手叫过来了薛羽眉。

    薛羽眉过来后,她坐在我旁边,说道:“听说你遇到大问题了。”

    我说:“谢谢关心,都过去了,还好有人相救,我光荣出来了。”

    薛羽眉说:“你想让我恭喜你,还是骂你活该。”

    我呵呵的说道:“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让我滚蛋,是的,我不听你的话,走到这一步,就是差点被拉去判徒刑了,我也是活该。”

    薛羽眉说:“知道后悔了?”

    我说:“嗯,后悔了。”

    薛羽眉说:“那还不走?”

    我说:“我已经打定主意走了,来和你说的。”

    薛羽眉说:“来和我们说的,我只是我们当中的其中一个。”

    我说:“你说的什么话啊。”

    薛羽眉说:“和你众多女人告别。”

    妈的,这话怎么和贺芷灵说的一个样啊。

    我说:“我都来和你道别了,你怎么还讲专门让我不舒服的话。”

    薛羽眉说道:“有什么舒服不舒服的。你在意就不舒服,你不在意,就舒服。”

    这话说的挺对。

    我说:“我要走了。”

    薛羽眉说:“这是好事,值得庆祝,将来的你,会感谢你今天的这个决定,留在这里,你会死,我说了没有一百次也有几十次,会有人要你死,因为你挡住了别人发财的路,你挡住了别人好好活着,别人不会让你好好活着。再说,你走了以后,也不是不能见我,有空来看看我,如果我出去了,你还没结婚,我可以考虑嫁给你。”

    我笑了。

    我说道:“这是约定吗?”

    薛羽眉对我羽眉一笑:“你会等得起的吧?”

    我说:“我不知道。”

    薛羽眉转瞬即逝的微笑,变为哀伤:“这些玩笑,只不过是童话故事。别当真,我只是随便说说。等我出去,我都不知道几岁,好好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最靠谱的。”

    我说:“你不介意我有老婆的吧?”

    薛羽眉说:“你老婆会介意,我也介意,我介意你老婆难受,我不喜欢看到任何人为我难受。”

    我说:“好吧,谢谢你,薛羽眉。”

    她说:“珍重。”

    她走回去了队伍里。

    李珊娜,我就不道别了,跟她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再说我和李珊娜其实感情也没那么深。

    但是柳智慧,我不得不和柳智慧道别。

    我把柳智慧叫了过来。

    柳智慧走着高丽模特的步子过来,站在我身旁,我让她坐下。

    我问柳智慧:“如果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很坚强,那真的是就算身处多么危险恶劣的险境,也不会感受到任何的恐惧,对吧?”

    如她说的,人的一切负面情绪,根源就是恐惧。

    柳智慧说:“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再强,也不可能在面对恐惧时能够真正做到如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所谓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不过是能够控制得住自己情绪不外表现。不过,心理素质却真的是有着强弱之分。”

    我说:“好吧。我看过历史,两晋南北朝时期的东晋强人谢安,泛舟大海,风起浪涌,众人十分惊恐,谢安却吟啸自若,众人无不钦佩谢安宽宏镇定的气度。说实话,我不可能有他那么强悍的心理素质,再往后说,我连你的百分之一都及不上吧。”

    柳智慧说道:“祝你一切顺利。”

    她轻轻说完,平淡的回到了队伍中,仿佛从来就不认识我这个人的样子。

    妈的,她还是人吗。

    人都要有七情六欲的吧,哪怕如贺芷灵,哪怕如薛羽眉,再强大,我说要走的那一刻,回眸中我都感觉得出有一点不舍,可是这个柳智慧,真不是人啊。

    我郁闷的走到了放风场,这里是仰望天空的最好的地方。

    天空上有小鸟在飞翔,自由的飞翔。

    我离开了这里,我真的要去洗车?给动物继续洗澡?

    做什么都无所谓了,反正一个月就那几千块钱,做得越多就得越多。

    吃的苦就算不习惯,忍忍也就习惯了。

    可我真的舍得离开这里吗。

    我想到徐男,沈月,兰芬兰芳,魏璐羊诗,她们拥护我的这些人。我一旦离去,黄苓康云她们,本就恼恨她们,一定想办法除掉她们。

    我想到朱华华,我走了,朱华华应该不会开心得起来。

    我想到很多很多人。

    可我最担心的,是贺芷灵。

    我不知道她会在这斗争的激烈漩涡中被卷到何处,或是死,或是残,或是锒铛入狱?

    都有可能。

    我估计,如果贺芷灵自己当面出去和康云她们战斗,康云她们会用对付我的这些种种方法用到贺芷灵身上,贺芷灵能逃过这些劫难吗?

    我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更多的是舍不得的感觉。

    贺芷灵找了我。

    我去了贺芷灵办公室,贺芷灵说道:“明天开始,我休息几天,不来监狱,你从明天开始,也不上班了吧?”

    我吞吞吐吐说:“我,我还没确定。”

    贺芷灵说:“一个大男人,犹犹豫豫,要么走,要么留,别那么纠结。我给你批了假,到时你补上你的病例证明就可以。”

    我看着她拿给我的批假条,郁闷的看着。

    我说道:“我,我有点不想走。”

    贺芷灵问:“到底是走,还是不走!我希望你走。”

    我说:“那我不走!我担心你。”

    贺芷灵说:“谢了,我不会有事。”

    我一下子撕掉了假条,说:“我不走!”

    贺芷灵说:“随便,到时死了不要怪我没让你走。”

    我说:“死了也怪不了你,因为已经死了,就是有在天之灵,我也不怪你,我就是蹲了监狱,残了,也不怪你,行吧。”

    贺芷灵说道:“那你好自为之。”

    我深呼吸一口,叹气,说:“好了,我已经是决意留下了,该怎么下去,还是要怎么走下去。”

    贺芷灵说:“是。”

    我说道:“我有个请求。”

    贺芷灵示意我说。

    我说道:“我想见见梅子。”

    贺芷灵说:“这简单。”

    只要有关系,当然简单。

    她带着我过去了,路上打了几个电话,就安排好了。

    然后我们到了那个羁押过我的警局里。

    贺芷灵和一名警官接头后,警官安排让人带着我进去了审讯室那边,然后把梅子带上来了。

    梅子一看到我,就想转头回去。

    我喊道:“我不是来兴师问罪!我是来看你的!”

    梅子身后带她上来的女警也把她推过来。

    梅子低着头,坐在了我的面前。

    我看着梅子,然后说道:“别怕我。”

    梅子说道:“对不起。”

    她根本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说道:“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你也只是为了生存。”

    梅子失控哭泣:“我觉得我畜生都不如,我怎么能这么对你!”

    我急忙说道:“我也对你没什么大的恩情,你怎么就不能这么对我。我理解你,梅子。你不要哭,乖,别哭。”

    她总算抬起头看着我,眼睛里,脸上都是泪水:“队长,对不起。”

    我说:“好了不要再说这个。我今天来看你,有两个目的,第一个,叫你别愧疚了,我心里从没介意过,你还是我最好的战友,我们一直都会是。第二个,我们也没有想过要抛弃你,放弃你,我们很努力,想要帮你减轻自己的罪。”

    梅子擦掉眼泪,说道:“谢谢你们。”

    我说:“别太客气,梅子,振作起精神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能改就好了。听我说啊,你好好把你的毒先戒了,然后配合调查,黄苓怎么你的,你都跟警察说清楚,到时我们也争取争取,能让你少判几年是几年,如果真的不幸被判刑,然后我也找人努力要把你弄到我们监狱,我们的监区,到时候,你不会受多大苦的。”

    她一下子又崩溃了,眼泪又飞了出来:“谢谢你队长。”

    我急忙说道:“好了好了不哭。不哭。梅子,你告诉我啊,黄苓被调查,但都是没有证据表明她指使你们去做这些事啊,你自己有没有想起来有证据证物或者证人证明她指使你们的。”

    梅子摇头说道:“没有。她每次找我,都是和我单独一对一,而且是叫我去她办公室,没人听到,看到。”

    我说:“这就难办了,黄苓一口就否认是她指使你们,警方也查不到任何的线索,更找不到任何的证据证人来证明她指使你们。”

    梅子说道:“这都怪我,她那时让我陷害你,我不愿意的,后来,后来她手上有我和黄敏吸毒的视频,让我陷害你,不然就告发我和黄敏,我,我头脑一热,就。”

    我说:“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那黄敏那边也是吗?黄苓找黄敏也是这样找的?找进她办公室,单独的谈?”

    梅子说:“对。当我和你,唐司机被关进来这里时,我估计黄苓找黄敏,让黄敏去你宿舍放毒,也是单独找的,她很狡猾,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看来,我真是远远低估了黄苓这家伙啊。

    我说:“好吧。那我就先走了,不过,梅子,你放心,我们永远站在你这边,我们不能天天来看你,但你的这起案子,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你。”

    梅子再三感谢,我看看她,叹气,走了。

    原本一个好好的女孩,一个前途无量的女孩,在到了监狱后,受不了那份寂寞,压力,枯燥,却跑去吸毒了,然后毁了自己的前程,毁了自己的青春,唉,我真替她感到心痛。她还那么年轻,未来的很多年,就要在监狱里荒废了自己生命中最好的年华。可悲,可叹,可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