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 洗脱嫌疑被放出来了
    贺芷灵说道:“其实就算不是朱华华抓到黄敏偷偷往你宿舍藏毒,把这些都供出来的话,这起阴谋陷害案也要水落石出了。因为,梅子她已经崩溃,在抓到黄敏的同时,她自己供出了黄苓和她策划的陷害你。”

    我问:“如果不是朱华华刚好抓到黄敏,或者是说梅子自己崩溃供出来,我就完蛋了。是吧?”

    贺芷灵没说什么。

    我知道了,那就是完蛋了。

    想来,即使贺芷灵再厉害,帮我的人再多,碰上一山更比一山高的敌人想要害我的话,想要逃过一劫又一劫的话,真的是越来越难。

    例如,上次我被人开车撞,在朱华华帮助下逃脱得了了;然后被人推着那些东西砸下来要砸死我,我被薛羽眉救了我;然后这次被人陷害,朱华华救了我,就算不是朱华华,也是梅子自己要开口说出她干的救了我。

    可是,我能有多少次这样的好运气?

    假如下一次呢?

    下一次是什么?

    我有些心凉。

    可我还是先问清楚,梅子为何如此对我?

    我问道:“梅子为什么陷害我?然后又自己崩溃供出是她自己陷害我?”

    贺芷灵对我说了她去看梅子的经过。

    昨晚我说让贺芷灵帮我去看看梅子,顺便给她带一些吃的。

    梅子自然很感激,然后贺芷灵对梅子说:“是张河张队长让我来看你。这些吃的,也是他让我带的。”

    梅子很感激说了谢谢。

    梅子眼圈有点红。

    贺芷灵问她说:“梅子,你认为,张河真的藏毒吗?”

    梅子急忙摇头,说:“不可能是他!”

    贺芷灵说道:“张河也这么认为不可能是你,那就是说,可能就是那司机,或者是别人栽赃你们了。”

    梅子没说话。

    只是低头吃着东西。

    贺芷灵说道:“你好好保重吧,你放心,如果你们真的没有做,你们好好配合调查,我也会想办法帮你们洗白。”

    梅子问道:“张队长他怎么样了?”

    贺芷灵说:“他没怎么,倒是比较担心你。她委托我好好照顾你,我可能没那么大的能力在这里能好好照顾到你。”

    梅子听着,眼圈越来越泛红,随后,突然哭了出来。

    贺芷灵惊讶的看着梅子,也想不通她怎么了,说道:“你别哭,你有什么委屈,跟我说说。”

    梅子说:“副监狱长,不关队长的事,是我做的,我告诉你这件事是我做的,是我要陷害她的!”

    到了这里,梅子因为觉得心里对我有愧,一下子就全说了。

    而在此同一时间,黄敏已经被抓了,当然,梅子那时候并不知道。

    她是心里有愧,才直接跟贺芷灵说了这个案子完全是她和黄苓带头陷害我的。

    据梅子交代,这整个事的过程是这样的。

    首先,梅子和黄敏两人一起,在监狱里,在这个枯燥无味的监狱里,早染上了毒瘾,她们很容易接触到毒品,和那些女囚们天天打交道,不怕弄不到。

    而监区里有一些女囚,真的是神通广大,她们可以有办法弄这些东西进来。

    曾经的骆宜嘉也是如此,不过都需要狱警的参加和帮助。

    这说明,监狱里还是有一些犯罪分子干着这种犯法的事。

    然后有一天,梅子和黄敏两人和女囚拿毒的时候,被黄苓发现了,这种事情始终都是被人发现的,不过是什么时候而已。

    然后,黄苓偷偷跟踪她们,就发现了她们吸毒。

    然后黄苓就摸清了这条线,也知道了梅子和黄敏吸毒的地点。

    这就完了。

    这就成了黄苓她要挟她们的砝码。

    黄苓要她们陷害我,做,还是不做,做,可以让你们继续该干嘛干嘛,不做,行,她手里有视频。

    那视频怎么来的?

    梅子说黄苓不知从哪儿弄的手机进去偷拍下来的。

    一步错,步步错,从吸毒走上了一条不可回头的路,然后一直到现在,彻底玩完。

    冰毒还是梅子自己去跟女囚提供的毒贩号码那里跟毒贩交易弄来的,然后弄进了烟条里面。

    这些,都是梅子交代的,因为被要挟,所以要陷害我,而且是一招就要整死我。

    她从一开始,就是很抗拒的,但是,还是那句话,人,终究是自私的动物,在黄苓要挟她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未来要彻底完蛋的时候,她只能:出卖我,陷害我。

    这就是她给我的答案。

    可到了后来,她陷害了我后,她又深深陷入了自责,愧疚,然后她一直在纠结,在挣扎,到了昨晚,贺芷灵告诉她我担心着她,让贺芷灵想办法也照顾她,她终于崩溃,交代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听后,沉默了许久。

    人性这种东西,很复杂,人不能测试,经不起测试,更经不起诱惑,也经不起威胁。

    换成如果我是梅子呢?我会怎么做。

    我可能,也是选择后面那条路吧。

    呵呵,也许不会。

    天知道呢,只有自己身临其境真正面临要挟的时候,才懂得自己到底选择的是什么路。

    我问道,“梅子会被判多久。”

    贺芷灵说:“陷害罪,我们可以帮她免掉,她在监狱,肯定是被开除,还有黄敏,这无话可说。那么多毒品,少说也要七年以上。”

    我说:“能不能帮帮她。”

    贺芷灵说:“她害你!你为什么还帮她?”

    我说:“她已经悔过了!”

    贺芷灵说:“只要背叛了,就是背叛了,这都是自找的!我举个例子,我男朋友,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跟了别人,就算我现在已经不难受了,所谓的释怀了,他也保证悔过了,你觉得我可以相信他么?”

    我说:“这不一样。”

    贺芷灵说:“没有不一样,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背叛了就是背叛了。背叛的人是可耻的!背叛的人,不值得原谅!哪怕做再多的悔过行为,哪怕是怎么补救,都不可原谅!”

    我说:“好了好了,你帮帮她吧,就这个。”

    贺芷灵说:“不可能!”

    我说:“表姐,求你了。”

    她说道:“我不想和你说多废话,监狱里还有一些事要处理,你们监区涉嫌带毒进来监狱的女囚,已经被抓了,我先回去处理监狱的事。我还要想办法把黄苓也拿了!”

    我急忙问:“你走了那我呢!”

    贺芷灵说:“会有人放了你。”

    我说:“好吧。什么时候?”

    贺芷灵说:“我尽量让他们快点吧。”

    贺芷灵说尽量快点,还真的是快,当天,就办理好了手续,我出来了!

    我看着头上的天空,尽管不是晴天万里无云,尽管天气不是很好,可还是感觉好美。

    这种被放出来的感觉,又能追逐自由的感觉,好舒服。

    深呼吸了几口空气,我往前走,想去打的。

    有两部轿车突然开了门,下来的一群穿着我们监狱制服的人,我定眼一看,靠,徐男沈月,魏璐羊诗,兰芬兰芳七八个人。

    她们冲过来,拥抱我。

    我很高兴。

    我抱了她们。

    她们叽叽喳喳的不停,然后说请我喝酒,接风酒。

    这个必须要。

    我说我请。

    她们说:“上次本来我们请,但是你跑去买单,这次不行了,这次我们要先买单再吃。队长,吓死我们了,还怕你真被关了。”

    我说:“唉,有你们这么担心我,我真幸福。”

    她们不知道的是,我心里已经酝酿要离开监狱这鬼地方了。

    因为我在里面的几天,已经深深的想过了,包括贺芷灵也劝我离开,我不离开的话,我不知道哪天会死在里面,哪天会被陷害毁了一生,我想离开。

    然后,被她们拖到了一家饭店的包厢,开始吃喝。

    我在里面几天,真的是饿坏了,馋坏了,若不是贺芷灵偶尔给我弄点好吃的,我真要淡出鬼来。

    马上点了红烧肉,鸡鸭鱼肉,什么油多什么来。

    上了酒菜,开始。

    然后,放开了吃,喝。

    喝死拉倒。

    喝着喝着,大家都有点醉意后,骂梅子不是人的声音不绝于耳。

    大家都说梅子这人平时看起来都很好,谁知道是那样的人,而且都说我对梅子也很好,可是到后来呢,还被她陷害出卖,就算是想要悔过,也迟了,因为做过了,已经无法弥补!

    骂着骂着,魏璐羊诗,突然站起来,拿了一人三瓶啤酒打开,对我说:“当时是我们一起走到张队长这里的,我们也不知道梅子会这样,这件事,我和羊诗,都有责任,我们不知道她一直在吸毒,更不知道她会做出这样事,我们自罚三瓶,对不起,队长,对不起,大家!”

    说着她们拿着酒瓶仰着脖子就喝了起来。

    我靠,这是要干嘛!

    我急忙一把拿着酒瓶放下来,都放下来。

    我骂道:“都干嘛!都干嘛!我让你们喝了吗!”

    她们看着我。

    大家都闭嘴了。

    她们不知道的是,梅子是魏璐羊诗的好姐妹,梅子这样子,魏璐羊诗也在自责,她们几个骂的爽了,但是魏璐羊诗心里那个难受啊,本就心里有愧,所以要喝酒道歉啊。

    我说道:“这有必要吗!梅子是梅子,你们是你们!我怪你们了吗!”

    羊诗哭了。

    我说:“你你你哭什么!哭自己朋友不争气?还是哭我可怜?我这么说吧,我没怪过梅子,我知道她有她的难处。你们这帮人,都不许说梅子什么!她对我好过,对我们也好过,我不能忘恩,我们要想办法救她,至少让她少判几年,最好能争取把她弄回来我们监狱里。我们还能照顾着她,她也悔过了,我不怪她,真的。你们不许再说她什么了!如果真想让我好,想办法整死黄苓!是黄苓把我,把梅子弄到了这个地步的。你们两个,给我坐下!”

    魏璐羊诗坐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