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理智的女上司
    贺芷灵问我道:“那我呢?我值得信任吗?”

    我说:“你剥削我,敲诈我的钱的时候,我就不信任你。但每次到了危难的时候,我最信任的还是你。”

    贺芷灵说:“可如果没有我,就没有你这些灾难。”

    我说:“我又不怪你,那都是我自己不小心自找的,再说了,我在这里弄了那么多好处,哪能不付出代价就那么容易得到。”

    贺芷灵问:“得到了很多好处?有多少?”

    我说:“本来是很多,但好像让你敲诈完了。”

    贺芷灵问:“你欠我的钱,还清了吗?”

    我说:“没有。”

    她说道:“那怎么能算是敲诈你?”

    我说:“问题是还钱是还钱,你敲诈我的那些,你又不算进还债里面!”

    贺芷灵说:“那心里还是觉得我很狠毒?”

    我说:“没有了,很多时候你是很好的,少时候是很坏。唉,表姐,先把我放出去好吗,这种地方,聊天的气氛都没有!我出去了我请你吃顿好的,就上次你经常吃的那个很贵的。”

    贺芷灵说:“行,但我不想和你去吃,你给我钱,就当请我了,我自己和朋友去吃。”

    我说道:“你,你,有让人这么请客的吗!”

    贺芷灵说:“不愿意?”

    我说:“好好好我愿意,我愿意,你赶紧把我弄出去吧,我是一分钟都在这里呆不下去了。”

    贺芷灵说:“那是要请这顿是多少钱?”

    我说:“三千咯。”

    她说:“五千。”

    我说:“那么多?”

    她说:“六千。”

    我急忙同意,不然她抬价到天上去:“好好好六千!什么都别说了,先放我出去可以吗?”

    贺芷灵说:“这可是你答应我的。”

    其实,只要把我无罪释放,我何止六千,六万我都愿意给啊。

    我说:“是是是,快点放!”

    贺芷灵说:“放你不是我说了算,但我尽量让你早点出去。”

    我说:“好吧,我谢谢你,谢谢你全家。”

    贺芷灵说:“有你这么谢谢人么!”

    我说:“表姐,别和我吵了,赶紧放出去再说。你先告诉我,梅子到底怎么了?”

    贺芷灵说:“你可能不信,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划。”

    我问:“你说的是她陷害我?”

    贺芷灵说:“对。”

    我坚决的说道:“不!可!能!她不可能这么对我!我不会相信!我永远不相信!绝对不可能,坚决的,不可能!”

    贺芷灵说:“事实就是如此。”

    我说:“你该不是为了救我,找个人来顶罪,直接把罪名弄到梅子头上吧!”

    贺芷灵说:“我昨晚去见了梅子。我说张河很担心你,有人怀疑你陷害张河,张河说不可能,她一下子眼圈通红。我之前怀疑她,昨晚就更怀疑她了,她这种表现很反常。”

    我说:“我关心她,她哭,很正常。”

    贺芷灵说:“她那样子,是歉疚的哭。她后来竟然说了一次对不起。你觉得,无端端的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说:“为什么?”

    贺芷灵说:“她陷害你,她说对不起,她对你说的,可后来她也没承认她陷害你。不过昨晚,一切都真相大白。”

    我问:“怎么真相大白?”

    贺芷灵说:“你该好好感谢防暴队的朱华华,你的新女朋友?”

    我说:“你怎么这么说?她不是我女朋友。”

    贺芷灵问道:“不是你你女朋友,你也很有本事嘛。她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不眠不休,抓了梅子的同党,要陷害你的人。你才得以无罪释放。”

    我问:“她干嘛了?”

    贺芷灵说道:“朱华华不相信你贩毒了,监狱的好多人,认为你真的贩毒了,康云那边更是不留余力想办法落井下石,她们找人一直打探消息,我那时就觉得她们不会是这次的幕后黑手,果然不是她们。”

    我说:“不是康云?你开什么玩笑,那会是谁,别说梅子要害我。就算是梅子害我,不会无端端要害我,如果真是梅子,一定受人要挟!”

    贺芷灵说:“先说朱华华。她在你被抓后,听到了你带毒进监狱的消息,认为你肯定被人陷害,认为有人进了你办公室换了你的烟。”

    我倒是没有这么认为,因为短短的时间内,有谁能知道我那里有烟,有这样的烟,还已经准备好了进去换呢?

    不过一切都是我的认为,事实是怎么样,我也还没知道。

    但我曾经跟朱华华说过在办公室被人下毒的那事,在监狱里,忙完没地方去的我,经常跑去她那里,和她聊的最多的当然不会是情话,我和她也不会说情话,除了一些开玩笑的打情骂俏开她玩笑,就是聊聊彼此。

    贺芷灵继续说着:“朱华华找人一直盯着你办公室和你宿舍,她还真是聪明,在你宿舍,等来了一个最关键的人。你们监区的黄敏。”

    我疑惑道:“黄敏?这个也是我的人啊,她去我宿舍干嘛?”

    黄敏,也是我手下的,但她没那么重要,不过她是梅子拉过来的,她和梅子是好朋友。

    贺芷灵说:“黄敏用钥匙开了你宿舍的门锁,进去打开了你宿舍桌子抽屉放了东西,就走。朱华华的人马上告诉朱华华,朱华华过去,一看就知道是冰毒,就换成了面粉,刚换出来没多久,就有人查了你宿舍,带走了面粉。朱华华去和她们防暴队队长说了这件事,又和侦察科科长说了,她们向监狱领导层报告,我们都很重视,就马上拿了黄敏。一问,什么事都问出来了。”

    我问:“黄敏,黄敏为什么要这样干?”

    贺芷灵说:“为什么这样干?她是配合着梅子做的。”

    我还是不相信:“梅子指使她陷害我?你说的,这不可能!”

    贺芷灵说道:“我说完了你再打断我。”

    她盯着看我。

    我说:“好,你说。”

    贺芷灵说道:“事实的经过就是,梅子和黄敏联合起来陷害你,梅子和黄敏在外面拿的烟,其中几条里面就已经做了手脚,在里面放了毒密封好了,交给了唐司机,唐司机带进来后,梅子假装肚子疼,让你去把烟放在你办公室,这个过程中,梅子假装去医护室,实际上躲了起来,黄敏全程看着,然后当你把所有的烟都带进你办公室后,她们秘密打电话到侦察科,侦察科下来突查你办公室,就查到了这些藏毒的烟条。然后,把你抓了。再之后,她们生怕证据不够充分,还不能把你弄进监狱,有人指使黄敏去你宿舍偷偷放毒品在你宿舍,然后再次举报,如果查到你宿舍有藏毒,这就是铁证,你怎么说都说不清楚了。”

    我说:“等等,你说的有人指使,是谁指使?”

    贺芷灵说:“她们两都说,是黄苓。”

    靠!

    是黄苓!

    不是康云,而是黄苓!

    黄苓那个家伙,居然能想出那么毒那么阴险的招式来整我啊?

    我还以为她那种暴力至上的人,只会对我来暴力的手段,没想到,她也会手段。

    卢草这样的人会下毒,黄苓也会手段。

    这在监狱里面混的,一个比一个都是人精,一个比一个的手段都阴险厉害。

    看来,都不能小看啊。

    记得历史上有一段三家分晋的故事。

    春秋中期以后,十余家卿大夫控制了晋国政局。经过激烈兼并,到春秋晚期,智、赵、韩、魏四家卿大夫,其中以智氏最强。晋国的智瑶当政,他与韩康子、魏桓子在蓝台饮宴,席间智瑶戏弄韩康子,又侮辱他的家相段规。智瑶的家臣智国听说此事,就告诫说:“主公您不提防招来灾祸,灾祸就一定会来了!”智瑶说:“人的生死灾祸都取决于我。我不给他们降临灾祸,谁还敢兴风作浪!”智国又说:“这话可不妥。《夏书》中说:‘一个人屡次三番犯错误,结下的仇怨岂能在明处,应该在它没有表现时就提防。’贤德的人能够谨慎地处理小事,所以不会招致大祸。现在主公一次宴会就开罪了人家的主君和臣相,又不戒备,说:‘不敢兴风作浪。’这种态度恐怕不行吧。蚊子、蚂蚁、蜜蜂、蝎子,都能害人,何况是国君、国相呢!”

    智瑶不听,恃强向韩康子、魏桓子索得土地后,在继续向赵襄子索地遭拒后,攻打赵氏,并胁迫韩、魏两家出兵。赵襄子退居晋阳固守。智瑶围困晋阳两年而不能下,引晋水淹灌晋阳城。危急中,赵襄子派张孟谈说服韩、魏两家倒戈,放水倒灌智瑶军营,大破智瑶军,擒杀智瑶。韩魏赵三家尽灭智氏宗族,瓜分其地。晋国彻底灭亡,战国七雄中的韩、赵、魏三国产生,七雄兼并的战国序幕揭开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啊,蚊子、蚂蚁、蜜蜂、蝎子,都能害人,何况是卢草,黄苓那样的人呢!

    纵观她们的这个阴谋,其实有不少的漏洞,但为什么能轻易把我差点弄死,关键就在于我一开始就怀疑错了人,怀疑错了方向,我总以为是康云找人干的,我甚至怀疑司机,却从不怀疑过梅子。

    因为我认为梅子很可信,我真是蠢,我真是傻,我用着不理智的感情脑袋来看待这起案子,我在里面掺杂了感情因素,从一开始就把梅子的嫌疑给撇开了。

    而贺芷灵倒是非常的理智,她作为一个局外人,由始至终的她都把梅子和司机,还有康云这些人作为怀疑的对象来进行调查。

    还有朱华华,朱华华直接就把握对了方法,她同样也在查,而且,是黄敏她们自己露出了马脚,让朱华华给抓了,还好,还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