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 把烟运进来
    现在,貌似找到了一条发家致富的路子啊。

    我和梅子又确认一番后,马上去找了监区长。

    监区长听了我说让梅子带烟进来的计划后,细细的问了过程,当我一条条的分析给她后,监区长听了她能分的比例后,也同意了。

    好,监区长这边通过了,就行了。

    我和梅子马上就去了建筑工地上物色看中的司机。

    当我和梅子在防暴队那边溜达看着的时候,朱华华远远的,走过来了。

    她对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那边去。

    我才不过去。

    我挥挥手,示意她过来。

    她站着,我也站着。

    她还是过来了。

    小样,在我面前摆谱,你以为老子会吃你那一套。

    她走到我面前,挺着身板,高高的眼神盯着我。

    我问道:“什么事?”

    朱华华问道:“你在这干嘛?”

    我说:“我来查一下马玲被碾压的那个事,问一问。”

    朱华华说道:“不是过去了吗?”

    我说:“我有些事情想知道。”

    这些都是我编好的借口了。

    朱华华问:“想知道什么?”

    我说:“你怎么废话那么多?该忙啥你忙啥去啊靠。”

    朱华华说:“你这人说话一开口都是谎话连篇。一边说眼珠一边转,你骗我的吧。”

    我问道:“你难道就没有秘密?你是处女吗?你得过痔疮吗?”

    她一下子就憋红了脸:“你这个流氓。”

    我说:“就说嘛,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东西,我不想说你问来问去干嘛,我有事,真有事。乖,你忙你的去,别烦我。”

    她说道:“我昨天和人相亲了。”

    我说:“然后。”

    她说:“没然后。”

    我说:“喝喜酒的时候再跟我说。别说这些没实际的。”

    朱华华盯了我一小会,说:“你没有感觉?”

    我当然有感觉,听到她去相亲,我这样滥情的家伙,自然有感觉,可我能怎么样呢,我又什么都给她不了。

    我说道:“没有。”

    她说道:“我要你说实话。”

    我说:“没有!没有没有没有!重要的事说三遍!满意了没!”

    我看见那边有个司机,看起来挺老实的,是个穿得较土的中年农村出来的那样的,那样的人会不会愿意替我们拿烟进来的呢。

    朱华华说道:“你看什么?”

    我说:“我说了我有事,你能不能别的时候再和我谈?”

    朱华华说:“你能不能认真一点?”

    我说:“好了好了认真认真。我有感觉行了吧,我吃醋行了吧,我不想你去相亲,好了好了,快点走!”

    我看到那个司机就要上车了。

    朱华华那面若冰霜原本有些不高兴的脸庞转瞬即逝一个甜蜜微笑,然后转身走了:“那我走了。”

    我挥挥手,快点滚吧靠:“那边很多人等你,快点去吧,有空再聚。”

    她过去了后,我马上过去,拦住了那个司机开出来的车。

    那个司机奇怪的看着我。

    我叫他下车,下车后,他微笑着过来问道:“警官,请问有什么事啊。”

    我给他一支烟,然后招呼他过来坐在旁边:“想和你聊聊。”

    他坐下来,问道:“聊什么呢警官。”

    我问道:“你这还要出去赶着拉货进来吧。”

    他说道:“没有了,今天没有了,明天才有。”

    我问:“平时是不是很忙?”

    他说道:“还好,还好。”

    我说道:“你像我在村里对我很好的一个同村的大哥哥。”

    这个当然是在撒谎。

    他呵呵的笑了。

    我对后边的梅子挥挥手,梅子过来,我说:“去帮我拿来两听可乐。”

    梅子去拿了。

    我说道:“那个哥哥在我小的时候,我去镇上读小学,他每天早上就开自行车搭着我去,那时他初中,我小学。后来他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了,就再也没回来过,村里有的人说他发大财了,有的说他出国了,有的,说已经不在了。呵呵。我看你很像他,就过来和你聊聊,你是不是姓黄。”

    我当然是一派胡言。

    他说道:“不是不是,我姓唐。”

    我说:“哦,好可惜啊。”

    他说:“你很记恩啊小兄弟。”

    我说:“那个哥哥对我很好,我一辈子忘不了,只可惜,现在都不知他在哪里。”

    他问道:“他在村里没其他亲戚了?他家人呢?”

    我说:“他父母早亡,没有爷爷奶奶,没有亲戚。”

    他说:“哦,那是很难找了。”

    梅子过来了,拿着可乐来了,我给了他一听,自己打开了一听。

    我问道:“像你们这样子工作,是不是拉得越多,就能越拿更多的钱啊?”

    他说道:“有底薪,底薪加提成,拉得越多,提成越多。”

    我说:“我看你,是不是也是农村的?”

    他呵呵说道:“是,是,我是农村的,我媳妇是城里的。我工作是媳妇家帮找的,让我学了车证后托人找上来做的。”

    我说:“哦,那挺好啊。”

    他说:“城里是挺好,就是消费很高。孩子花销什么的,都不低。”

    我看这家伙,虽然也老实,但让他拿点烟进来,不犯法,给一些钱,他乐意干吧。

    我说道:“唐大哥,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他说:“你说。你可别说认我做你那个哥啊,这不妥。”

    我呵呵的说:“当然不是。当然不是。”

    他问道:“那你想让我帮什么?”

    我说:“你们每天进出多少趟啊?”

    他说:“多的四五趟,少的也有一趟两趟,有时候不来这里,去别的地方。”

    我说道:“好的,那,我想让你帮我的就是让你帮我从外面带东西到你车上,然后带进来给我。我给你钱。”

    他一听,马上问道:“你不是让我带那些,那些毒品啊什么的。”

    我说:“呵呵你别害怕,当然不是,我干嘛干这种事啊。我只不过让你带一些烟进来,一条一条的带进来。”

    他放松了一些,说道:“你们不能带进来吗?”

    我说:“当然不行啊。老实说吧,我带进来自然有我自己的用处,你猜估计也猜得出来,我是违反了制度的,但你不会有事,也不犯法,也不是违法,放心。”

    他说:“你违反了制度你还做啊?”

    我做了个数钱的动作:“有钱拿啊大哥。这样吧,给你一条十块钱的运费,你一天给我带进来二十条这样,你看怎么样?”

    他想了想,“十块,二十条,两百块?”

    我说:“对,两百。你就放在车厢上,反正货箱都不会有人上去检查的,你好好藏着找个地方藏着就是了。要不你干脆放你座位底下,就算发现,你说人家送你的,你带在车里,准备带回家,有谁管你那么多。是吧。”

    他点点头,同意了。

    这笔买卖划算,他乐意,我也乐意。

    他每天多了两百块的外快。

    我们这边,用最小的风险和资金,把烟带进来了。

    他问道:“烟我去哪里拿?”

    我说:“会有人拿给你。进来后,会有人过来拿烟,但一次过来只能拿走四五条,一下子搬不走二十条。”

    他说:“好。我干。”

    同意干就好。

    他留了他手机号码,下班后,我和梅子出去,梅子联系了他,然后梅子自己去拿烟给他。

    我呢,则是自己到青年旅社附近,找了个地方,小酌两杯。

    点了一个炒粉,一点吃的,花生,啤酒,看着那边高高的大楼,还有那彩姐经营的两栋酒店。

    梦柔酒店。

    云天阁什么的。

    灯红酒绿的世界。

    **的战场。

    喝了两支啤酒,我就头晕了,妈的,酒量怎么那么差。

    再坚持多喝一瓶,发觉咽不下去了。

    好吧,喝了一半,我买单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在上班的时候,我在忙着,梅子过来对我说:“队长,我肚子不舒服,我想去医护室一下,等下那个唐大哥进来送货了,你去拿一下。先放你办公室,回来了我再慢慢带到我宿舍。”

    我看着梅子,捂着肚子,看着的确很痛的样子,我问道:“你怎么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说:“可能,可能是来那东西,痛。”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说:“好吧,那你去看啊,要不要我扶着你过去。”

    她摆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我急忙要扶着她,她不让我扶,自己过去了。

    我又忙了一会儿,在看见监狱大门处那里有车子进来的时候,我知道那些拉货的货车进来了。

    我就过去了防暴队在建的办公楼那里。

    到了那里后,我抽着烟,等着他们卸货,一个一个的等待卸货,有的已经卸货结束开车出来。

    终于,等到了唐大哥出来了。

    他下了货车后,就先整理货箱的门啊什么的。

    弄完后,他洗手,我过去,给唐大哥递了一支烟。

    然后给他点上。

    唐大哥说:“二十条,都在我驾驶室那里,二百块钱昨晚那个女的给我了。你拿走烟就行了。一次能拿多少?”

    我说:“四五条吧。”

    唐大哥说:“那,哎我看昨晚你那同事,几条几条的都用黑色袋子包好了,你就一次一袋子提走就是了。我今天来四趟,一次五条,刚好啊。”

    我说:“好。”

    然后我就一次提着五条烟的黑色袋子回了办公室。

    一直这么走了四趟,梅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严重到送去医院了,鬼影都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