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2章 新发现的发财之道
    巡逻的时候,遇到了正在检查各监室门安全的梅子。

    梅子看到我,叫了我。

    我问道:“梅子,什么事?”

    梅子和魏璐,羊诗,曾经是跟着章队长的,因为章队长的残忍不体谅属下,关键时可出卖属下,把李开雯给撇了,所以梅子羊诗魏璐才跑来跟了我。

    梅子和魏璐和羊诗又不太同,梅子的性格比较特立独行一些。

    我也较少和梅子接触,但她毕竟跟了我,平日有什么的,叫上她,她还是很拥戴我的。

    梅子说道:“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可以去你办公室谈吗?”

    我说:“等我巡逻完了吧。”

    梅子点头说是。

    我巡视完了之后,回到办公室写报告。

    没多久,梅子进来了。

    我让梅子坐下,然后还是端茶倒水。

    习惯性的看看水,其实,看也没用,要是有人给我下毒,我根本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我自己很少倒水喝了。

    我宁可喝徐男她们喝过的,妈的恶心了点,但至少不会死。

    不过喝徐男的是有点恶心,所以我尽量找羊诗啊,魏璐啊兰芳啊这些长得还比较过得去的女孩子的水喝,至少她们像女孩子,徐男真是个铁汉子,我有点反胃。

    我看着梅子,她喝着水,二十秒过去了,她没有死。

    我也接了一杯水喝。

    咕咚咕咚喝完,又接了一杯。

    唉,活着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连喝水都要小心翼翼了。

    我坐下来后,拿了一包女人烟,扔给了梅子,平时我分到的不少的东西,有女人烟的这些,如果刚好徐男沈月等手下进来我办公室谈事,我总大方的开出来给她们抽。

    舍得舍得,舍得才有得。

    若是像章xx那样,万事只想着自己,什么数什么账都只想着进不想着出,谁他妈还和你玩啊,难怪她手下跑的跑叛变的叛变,还怪自己手下不好,万事都要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可是贺芷灵呢,贺芷灵表面虽然也是铁公鸡,实际上她是很好的,平时有什么的,她懒得理你,该扣的扣该占你便宜占你便宜,可真正有难了,需要帮忙了,她二话不说,也不问,跳出来就帮。

    她这点真的是好,我也很佩服她。

    梅子接过了烟,对我说了谢谢。

    然后我问道:“什么事,说吧。”

    梅子想了想,说道:“队长,这个事,我本来不想找你,想找其他人的。”

    我问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梅子说:“做好了,是天大的好事,做不好,就是坏事。但也不会有多坏。”

    我好奇的问:“到底是什么嘛?”

    梅子说道:“队长,我最近手头有点缺钱。”

    我问道:“缺多少,我看看能帮你吗?”

    我手上刚好从康云那里进账了五万,看看如果能帮她,我还是比较乐意的。

    梅子说道:“队长,我缺钱是长期的,也不能一下子就借你了啊。”

    我说道:“什么长期的?你买房供房了?”

    梅子说:“暂时是想。我说的这个,其实是一笔生意。”

    我问:“是什么?”

    梅子说道:“你可知道监区里每天烟的需求量那么大,都从哪里来的吗?”

    我说:“一个是来探望女囚家属送的,还有一个就是女囚想办法弄的。”

    梅子说:“女囚是从各个渠道买的,有的女囚,靠着家属送进来的卖给其他人,有的女囚,从没收了女囚的狱警那里买的,有的女囚,从我们平时分了女囚的东西的狱警那里买的,但平时分了女囚东西的狱警很少有卖给女囚的,因为风险比较高,被抓住会被处分的,所以我们拿了女囚的东西,往往拿出去外面去卖掉。还有一种,就是刚才说的,分到了女囚的东西,然后拿烟来卖给女囚的少部分狱警,她们甚至从别的狱警手上买烟,还有去外面想办法拿进来,就比如和外面那个小卖部拿,她们再想办法卖给女囚。”

    本来,监狱里是严格禁烟的,发现的,就要惩罚,处分。

    可囚犯们的精神压力很大,有的有烟瘾的,不让她们抽也不行,总需要有缓解的一些方式,所以抽烟这玩意,在监狱里我们就算看到,也基本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要是黄苓看到,那个神经病躁狂症爆发马上过去抓人来打,我呢平时看到了,也就假装看不到,没办法,太过于苛察和严刑,女犯们不爽,会弄得她们把发泄的方式转移到暴力行动上,也搞得恨我,我自己也不爽,何必呢。

    我说道:“嗯,我自己平时呢就基本上让徐男沈月处理,换钱,那么多东西我也弄不出去,消化不了,烟我自己也抽不完。”

    梅子说道:“在监区里贩卖烟,利润是很高的,是好几倍的价格。”

    我想到马克思的那句话,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被绞死的危险。

    现在在这里,我觉得过时了,赚的是成本一倍以上的东西太多了,比如05成本卖2块(赚100)的东西更多了。

    就例如监狱那个小超市,还有那个黑饭店,真他妈要人命。

    据说是监狱长撑腰让她的人开的,而监狱长最聪明的是,这些人她弄来的,不是她曾经的亲属好友,而且还让监狱里另外的人来管,她只负责分钱,如果出事,别人出事,她不会有事,据说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说道:“是啊,卖烟的确利润高,然后呢,你想和我搞这个?”

    梅子说道:“为什么不行呢?”

    我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梅子,我真是怕这些,就像你说的,如果没事,当然可以发财,但如果出事呢?赚这种钱,首先呢良心过不去。”

    梅子打断我的话说道:“你看她们卖给女囚们那么高的价格,我们可以卖便宜一点,怎么良心过不去呢?”

    我说:“就算如此,这也是我所担心的第二点,我们赚钱了,肯定有人眼红,各种羡慕嫉妒恨,然后眼红的人就要告发我们,我们能顶得住吗?”

    梅子说:“富贵险中求,到时最多不就是一个处分,我不怕啊。”

    我说:“起码要找人罩着啊,找监区长这样的才行。”

    梅子说道:“队长,我知道我自己去找监区长,监区长不会怎么搭理我,所以我才先找了你,让你和监区长说。然后我全权负责出成本进货销售,这些都不需要你们来担心,到时候等着分钱就是了。出事了,是我自己的事,跟你们没有关系,钱的话,我会偷偷的拿着现金每半个月到外面没人的地方没有第三者没有摄像头的地方给你一次。如果出事了,我就算供出你,你打死不承认,没有第三者,没有任何证明,就算我怎么供出你,你也不会有事的。”

    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的啊,而且我只要同意,就可以分钱,这还是一条不错的赚钱之路呢。

    不过,我没有立即答应,我可先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样的进货渠道,然后怎么销售出去的。

    我问道:“要怎么带进来?然后呢?放在哪里,然后怎么卖?”

    梅子说道:“带进来的话,平时我可以想办法带进来一些,但那样量很少,所以我想找你商量,一次带进来多的话,只能通过别的途径。”

    我问:“什么途径。你知道门卫检查,那些保安的检查都很严格,难。”

    梅子说:“现在那个防暴队的办公楼不是还在建筑吗,我们可以从那些运货进来的货车上带进来。”

    我靠,你梅子的脑子真他娘好使。

    如果把烟放进货车上,别说带进来一两箱,就是一天带进来一仓库烟都行。

    我说道:“你真是脑子好使啊,我怎么没想到过这个。”

    梅子说道:“我们只进那种十块钱左右成本的烟,成本太贵没必要。一次进一箱,成本不会太多,一箱就可以赚不少钱,我算了一下,一天一箱烟,没压力。一箱烟可以卖几天,如果做得好,以后会更好。一箱烟就能有上万的利润,一个月下来,我们多多少少能分不少钱!”

    我听着,心都动了,是啊,要是一个月能分到上万甚至两万,那谁不心动啊。

    我还是疑惑,问道:“可是,一箱烟,放哪儿?再说了,你拿着一箱烟,目标也太大了!”

    梅子说:“我们去那个拉货的找一个愿意的司机,就藏在货箱里,货箱是不会有人查的,卸货的时候拿出来,当然不会是装一个箱子,他一天拉货进来几次,我们每次拿几条,不会有人发现的。”

    我点点头:“这个可以行得通,然后放你宿舍?”

    梅子说:“我宿舍就我宿舍,抓了也是我的事。”

    我说:“好。可以!那我需要做什么?”

    梅子说道:“首先,去找监区长,和监区长商量,要经过监区长的同意,不然以后有人眼红了告我们上面去,监区长也可以压得住,上面基本不会理这些事,只要监区长同意就行。”

    我点头同意,然后问:“然后呢?”

    梅子说:“然后你和我去找拉货进来的司机,物色一个嘴巴严实的,不是大嘴巴的,人比较稳重的。给他钱,让他带进来。”

    我说:“稳重还怎么愿意干这事?”

    梅子说:“带进来也不犯法,怕什么?稳重就不贪财吗?”

    我点点头,她说的很对。

    反正带烟进来不犯法,又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是我我可能都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