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 谢丹阳的妥协
    林小慧选的地址却真的很好,看起来生意比被赶跑了的那家生意还好。

    这才开店没多久啊。

    看来谢丹阳也真是一个做生意的材料。

    她比我厉害很多,我离开了监狱,什么东西都不是。

    林小慧看到我来了,她正在做着蛋糕,交给店里的店员做后,她和我出来外面坐着,问我喝点什么。

    我说:“柠檬水。”

    林小慧让店员给我上了柠檬水。

    店员都是之前那个被关了的店过来的。

    林小慧说:“我今天去那个关门那边的店看了一下,觉得好可惜。”

    我说:“好吧,不要想起了,咱要往前看,这里更不错啊。”

    林小慧说:“嗯,是挺不错呀。不过那个店还在就刚好了。”

    我说道:“唉,别老是提那个店了好吗亲?你每次提到,我都心塞,觉得对不住你。”

    林小慧说道:“好了不提了,我请你吃饭吧。”

    我说:“那么好啊?有什么企图?”

    林小慧说:“你说好在店里做一个月的工,还没做。不过看在你为那个店出了那么多力还被打了,就算了。”

    我说道:“算你有点良心。去哪儿吃?”

    林小慧指了指对面的饭店。

    去对面?

    我感觉这个时间段,这个时候,今天,遇到谢丹阳爸爸妈妈的几率是很高的,那里是他们两老最喜欢来的,不过也无所谓,我只是和林小慧去吃个饭,又不牵手亲嘴接吻,到时候,说我和朋友来吃饭不就行了。

    做人好累。

    吃个饭都要那么累。

    我们果断去了那家饭店,说实话,那家饭店的饭菜还是不错的。

    而且价格也不贵。

    我心想,我其实可以带着宋圆圆来这里吃的,但宋圆圆就想着狠狠撮我一顿,算了,大不了带她吃海鲜好了。

    到了那里,没包厢了,因为没提前预订。

    实际上包厢还是要包厢费的,在外面还省了包厢费,反正就两个,找个靠近窗边的位置坐下就行了。

    可我感觉,坐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如果谢丹阳父母来吃饭,很容易就被看到了。

    不管了,饿了,点菜点酒。

    和林小慧边吃边聊。

    我说了前几天遇到安百井的事,林小慧说大家都很忙,只能这样子了,要不找个时间,放假的时候去聚聚玩玩几天。

    我心想,也行啊,不过安百井他们有假,而林小慧呢是自由创业者,想有时间就可以有时间。

    我们监狱是有假也要上班,只能挤出来了,还不能多,三天最多。

    正在吃着的时候,当我靠着椅背,把椅子往后推的时候,看到后边不远的一桌,靠,果然,谢丹阳父母就在那。

    妈的,不止是谢丹阳父母,还有谢丹阳也在那。

    还真是遇到了。

    我低着头,吃,吃完赶紧走人。

    可是。

    洗手间在这边,谢丹阳来上了洗手间,当她走过来时,没看到我,却和林小慧对视了,林小慧看了谢丹阳一眼,然后正脸过来,脸上写着一丝不快。

    这种表情,应该是认识谢丹阳的啊。

    谢丹阳随即看到了我。

    她讶异了一下,却没和我打招呼,没表情的径直去了洗手间,然后出来时,谢丹阳特意绕过后面回去了。

    林小慧和我默默吃着。

    我先开口了:“你认识她。”

    林小慧说:“是认识,都是你的女朋友们。我想最好不认识,就假装不认识了。”

    我突然记得起来,她曾经跟踪过她们!

    我说:“好吧,吃饱了,走吧。”

    林小慧说道:“你害怕她们?”

    我说:“唉,我和她们一家,就是我装了她男朋友,她给我钱,我缺钱。”

    林小慧哦了一声,神情有些落寞:“是吗?给了多少。”

    我说:“问这个干嘛?”

    她说:“其实你心里就想做人家男朋友吧,我看你和她挺好的。在一起也很开心。”

    她是完全的吃醋的样子和口气说的。

    我有些不爽,你他妈又不是老子女朋友,你还想管我了?

    我直接站起来走人,理都不理她。

    我还是去买单了。

    买单后,看到林小慧还在那里坐着,我直接走了。

    想管我呢,靠!

    还不是我女朋友,就想管我。

    我不喜欢。

    当我走到了楼下,林小慧还是跟着下来了。

    跟着我身后,问我道:“生气了?这么容易生气?”

    我说:“没生气。”

    她说:“这样你也生气呀。”

    我板着脸说:“说了没生气!”

    她委屈的说道:“对我那么凶哦。”

    我说:“没凶。”

    她跟着我旁边走着:“一点也不温柔。”

    我说:“我从来都这样。”

    她问道:“你对别人也这样吗?”

    我说:“是,就是这样,比对你还凶,你满意了吧!”

    她却高兴了:“满意了。”

    靠,真是贱人。

    回到了她的甜品店那里,她又要开始忙了,我则是看着了一会儿,然后连道别也不说,直接就走了。

    回到了旅社后,她给了我打来了电话:“你在哪呀?”

    我说:“我走了,看你那么忙,你忙吧。”

    林小慧急忙问道:“你该不是又生气了吧?”

    我说:“靠,我有那么心胸狭窄吗?你在忙,我在那里一个人坐着也没意思,就回来睡觉了。”

    她说:“我想说是和你去看一场电影的,可你先走了。”

    我看了看时间,说:“这个点还有电影看?”

    她说:“有啊,十点的也有,午夜场都有。”

    我说:“好吧,有就有吧,我回来了,累了改天吧。”

    林小慧说道:“去嘛,我去接你,我想看。”

    我说:“我不想看,我累了。”

    林小慧问道:“你是不是生气了啊?”

    我说道:“我发觉以前刚认识你的时候,那么冷艳,冷酷,人家和你讲话你都半天不憋出一个屁回应人家,现在怎么那么啰嗦了?”

    林小慧说道:“那还不是因为你!”

    我说:“好了好了,我没生气,先睡了,有什么发信息吧。”

    林小慧说:“你发信息我不信。”

    我说:“不信拉倒,我先洗澡先,有什么信息说。拜拜。”

    她还要说什么,我拜拜拜拜直接挂了电话。

    洗澡后,果然发现了信息,她给我发来:还生气吗猪?

    我回复:“你叫我猪?”

    她回复了一个大笑的表情:你是猪。

    我回复:“就没气过,困,睡了,拜。”

    她回复一个抓狂的表情:睡吧睡吧睡死你吧!

    我关机睡觉。

    上班的时候,谢丹阳来找了我,女人真是让人无语啊,我他妈平时找她的时候,她都不怎么鸟我,看到我和别的女人玩得亲密,谢丹阳就坐不住了。

    来我办公室后,我倒了一杯水,我还看水杯上是不是有什么漂浮物,担心杯子有毒。

    我推到了谢丹阳的面前。

    谢丹阳问我道:“最近玩得很开心吧没空找我了?”

    我说:“还好还好。时不时的出去吃饭喝酒,挺高兴。”

    她说:“玩得吃得身体好。”

    我说:“那是,吃光喝光,身体健康。”

    她问我道:“我爸爸妈妈昨晚看到你和她了,你和她坐在那里吃饭,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朋友,你让我和我爸爸妈妈怎么解释?”

    靠!

    还是看见了啊!

    我说:“还以为你因为吃醋而来兴师问罪,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该嗅到太完美,找个女人陪你睡。”

    谢丹阳不满我这么个不正经的样子,说道:“你说,让我跟我家人怎么解释?”

    我说:“怎么解释啊丹阳姐?我原本就是假扮你男朋友的,我和谁在一起,还怎么跟他们解释啊?再说了,谁知道会那么巧啊。”

    谢丹阳说:“假扮你也要假扮好点啊,你要避开不行吗?”

    我靠,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你不吃醋,你却来跟我只说什么叫我避开的问题。

    我不高兴道:“我就这样,我喜欢!你跟你爸爸妈妈说,那是我朋友,如果他们不信,拉倒。如果真的不信,我难道还去跟你爸爸妈妈赔礼道歉不行?我难道还要跪下求饶不行?那我直接说我就交往女朋友了,怎么着!”

    谢丹阳听后,有些生气的样子,她很少在我面前表现出生气的样子,很少很少,基本没有。

    她说道:“承认了吧!你就在谈女朋友!”

    我说道:“你都可以谈女朋友,我为什么不可以谈女朋友!我那也不是谈女朋友,我只是和人家吃饭,你才谈!”

    她说道:“那你不理我了!”

    我说:“是谁不理谁,你搞清楚一点啊!你看到徐男,魂都没了,老子怎么理你?妈的说到这里我也是觉得搞笑,老子好像去吃醋一样,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老子却在吃醋,这都什么玩意?”

    谢丹阳倒是突然扑哧笑了,说:“你吃醋?”

    我说:“废话,就是在吃醋。”

    她说:“那你和人家约会,还故意来给我看,那我不吃醋吗?”

    哦,原来她也是在吃醋啊,我还以为她真的一分都不在乎我,一点都不吃醋,一点也不放心里。

    吃醋就好,吃醋就好。

    我说道:“行了,那大家扯平了。”

    谢丹阳说:“什么扯平了,不行,我生气了,昨晚我睡不着了。”

    我说:“你睡不着关我事咯?我不过和人家吃个饭,也没干什么。”

    她说:“我心里不舒服。”

    我说:“好好好,那我以后不在你面前得瑟,我搞地下的好吧。”

    她说:“不行。”

    我说:“你还想管我和谁交往啊?你去死啊!你自己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还想着粮仓里的。”

    谢丹阳和我闹了一顿,后面还是妥协了,说道:“我爸爸妈妈昨晚没看见了。”

    我说:“没看见?刚才你不是说看见了吗?”

    谢丹阳说:“那是骗你的。”

    我说:“你们女人真是没几句话可以相信的。”

    谢丹阳说:“你的话又有多少句可以信的?”

    我说:“行了我不想和你谈了,我要去干活了,你觉得不爽我,你可以远离,道理就那么简单。”

    谢丹阳说道:“你又来!又发小孩子脾气。”

    我说:“没有。”

    每天和女孩子这么闹架,也挺没意思。

    她说:“有。”

    我说:“你怎么也斤斤计较现在?真没有。”

    她说:“那你亲我一下。”

    我说:“你亲我吧。”

    她说:“不。”

    我说:“我数到三,不亲拉倒。一,三!”

    她说道:“哪有你这么数数的哦!”

    我说:“走了我还要去巡视一圈。”

    谢丹阳拉住我,在我脸上,唇上,各亲了一下。

    然后她说:“轮到你了。”

    我在她双颊也亲了各一下,她满意的抱抱我,然后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