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0章 总是处于下风
    跟着贺芷灵下了外面,跟着上了她车,她说:“明天转给你。如果你还来这里玩,那就没有了。”

    我说:“我答应,我不来,你现在给我钱可以吗?”

    贺芷灵说:“不行!”

    我说:“我都说我不来了,为什么还不行啊!”

    贺芷灵说:“你的话我不相信。”

    我说:“那你的话我也不相信,你明天要是食言,不给我钱,我怎么办?我女人也没得玩了,钱也没了。不给我钱可以啊,要不你给我玩啊。”

    贺芷灵一巴掌打过来,她还是这么暴脾气,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我早就了解你套路了,别老是来这招,都不新鲜一点的。”

    贺芷灵骂道:“放手人渣!”

    她骂我人渣啊,我就在她手上亲了一下:“那就人渣到底吧!”

    她这下更生气了,又想打我,但是不想用自己手,就拿着手机砸我。

    我躲了几下后,急忙哄她道:“好了好了我错了,我是人渣,我以后不敢了。”

    她还狠狠打了一拳在我胸口,我啊的叫了一声,她才发泄够了。

    我说道:“我跟你有多大仇怨,不就一个玩笑,你至于吗?我跟你说吧,没有男人喜欢那么凶的女人,你谈男朋友,因为你身材好漂亮,有大把人跟你谈,但是要娶你回家,我估计没人愿意。”

    贺芷灵骂道:“人渣,要你管!”

    我说:“行行行,我人渣。那麻烦你明天把钱打给我,我下车了,拜拜。”

    她却踩油门往前走。

    我开了一半的车门急忙关了回来:“你干嘛?你这是要干嘛呢?喂!我要下车啊!”

    她说:“我不想让你下车!现在。”

    我问:“你什么意思?不让我去玩,也不给我钱,还不让我下车?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她说道:“第一,我认为你下车了还会去那里玩,你身为一个公职人员,我的手下,我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第二,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先离开。”

    我说道:“哎哟我去,平时不见得你对我那么着想的,今晚就那么着想,我有点受不了啊。你就不让我去爽,不见得我高兴!妈的,你是不是喜欢我?”

    贺芷灵冷笑:“别臭美了,你看看你那副什么德性。”

    我说:“好,那现在可以让我这副什么德性的下车了吗?”

    贺芷灵说:“还不行。”

    我说:“哎哟大爷求你了,让老子下车吧,这都开到哪里了。话说!你可别像上次一样把我骗下车!妈的这里没车打的!”

    贺芷灵说:“不会,我会直接踢你下去。”

    我说:“妈的你敢?信不信老子直接在这车上强了你!”

    贺芷灵道:“你敢!”

    我说:“你看我敢不敢,赶紧把我放下车!不是,不是这里,你开到街道有车的地方行不?这里会有劫杀的。”

    我看着这里,有点荒郊野外的,妈的要是在这里下车,打不到车是小事,被抢劫了可能被劫杀才是大事。

    贺芷灵问道:“你怕死?会有人抢劫杀你吗?”

    我说:“姐姐,虽然我不是个美女,但你把我扔在这里,我也有被抢劫的风险的。我肯定会反抗,反抗的下场就是很可能被弄死。”

    她踩着油门转过了几个弯路后,到了一个街道那里,然后说让我下车。

    我问道:“这里是哪里啊?”

    她看了一眼牌子上,说道:“新镇。”

    我大吃一惊,这七拐八弯的飞到了新镇,新镇是个镇离市有二十多公里。

    我大声道:“靠你把我放在这里你开什么玩笑!这时候没有车回去!”

    她说:“想办法去车站那里打的。”

    我说:“哪里有车站啊?哪里有车去新镇车站?”

    她说:“自己想办法找。”

    我喊道:“不要我不下车!妈的你要不要对我那么狠?”

    她说:“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对我讲一些我不喜欢听的话。”

    妈的我就喜欢讲,你又如何!

    我说道:“我讲你又怎么样?”

    她说:“那你滚下车!”

    不知道她今晚抽的什么疯,一个劲的针对我,破坏我好事不说,还拉着我到新镇这边扔下了。

    到市里要二十多公里,回到青年旅社还要至少十几公里,靠。

    我说道:“我就不下车。你来赶我走?”

    她说:“那我就报警。”

    我说:“你报警啊,我刚好没地方去。”

    她看我耍流氓,从车子的中控台的小盒子里拿出一瓶小小的喷剂对着我。

    我脸色一变,这玩意是防狼喷雾!

    这玩意的特点是-立刻制止对方的所有动作,这种化学战剂能使人迅速流泪、流涕、眼痛、喷嚏、咳嗽、恶心、呕吐、胸痛、头痛以及皮肤灼痛等症状,被喷到的人瞬间失去正常的行为能力。双目眼泪流不停,喷嚏咳嗽不停,呼吸道如火,难受至极点,无论对方有多厉害,都无法抵挡其威力,但是它又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为喷药的人免去所有法律麻烦。

    在监狱里,就有这东西。

    有可以晕倒的,有可以把人弄哭弄痛的,我不确定她拿的是让人晕的还是让人疯的。

    我两手一挡:“我下车!我下车!”

    她用喷剂对着我。

    我急忙的下车。

    我就是在这里随便找个地方睡,也不要见识这玩意的威力。

    太狠毒了这个女人。

    当我定定站在空旷街上的凉风中,看着贺芷灵的车子踩油门走人。

    我一摸口袋,口袋里有五十多块钱,我靠!

    我也没带手机出来。

    我跟着车子跑一边挥手一边喊叫:“表姐!等等我!我只有五十块钱啊!我只有五十块钱啊!”

    贺芷灵好像看到我在追她,她更是踩着油门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我靠。

    我气喘吁吁的看着她的车子消失在远处,郁闷的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头。

    五十块钱,让我去哪儿过夜?

    我打算去打电话找人求救,妈的贺芷灵。

    你给老子记住了!

    可现在在这里,去哪儿找电话打?

    我郁闷的看着四周。

    只能找个有人的便利店,然后借手机,给他一点钱也行,然后找人来救我。

    我能记得谁的电话?

    好像我只记得贺芷灵的电话。

    我靠。

    王普的呢,记得起来,好像不是,好像忘记了。

    不知道往哪儿走的时候,贺芷灵的车子又来了,靠,玩我是吧。

    她开着停在了我的身旁,然后降下车窗说道:“带你回去城里也可以,给我一千块。”

    这种感觉太有意思了,盼着她回来,但是她回来我又讨厌,我说:“你开什么玩笑?”

    贺芷灵说:“那算了。”

    我说道:“嘿嘿,其实你就不舍得扔我一个人在这里,你担心我,是吧?”

    刚说完,她就踩油门要走。

    我急忙喊道:“我给!我给!”

    飞快上了车。

    和她交手,我始终处于下风。

    不知道是她厉害,还是我太蠢。

    行啊贺芷灵,你想办法对付我,以后我也想办法折腾你,大家都不好过呗。

    车子开回了城市里。

    贺芷灵说道:“钱从你那份钱里扣。”

    我说:“扣!用力扣!行了我下车了。”

    贺芷灵看了看时间,说道:“快点滚。”

    我跳下车,砰的关上车门,走了,打的回去了青年旅社睡觉。

    这几天,因为马玲在住院,卢草也在住院,康云想办法给她们办理什么因公致残手续。

    康云那边这下安静了,不敢再惹我,应该说,暂时不敢,就算敢,也是不敢光明正大的来了,但我还是要很提防她,同样的,虽然说是和谈了,我也还是在盯着她,她要是干出点犯法乱纪的事,我马上弄死她。

    贺芷灵说给我打钱,让我去她办公室软磨硬泡了三次,才给了我,而且还只给了五万。

    妈的,没见过这种人。

    真是一个比铁公鸡还铁公鸡的战斗机。

    下班后,我出去看看卡里打钱了没,打了,五万。

    我在心里又狠狠咒骂了贺芷灵一回,这家伙,雁过拔毛,每次都想尽一切办法不停的剥削我。

    靠。

    我看着手机,没人给我打电话,以前的那风光日子好像一下子不复返了,想当时,林小慧,谢丹阳,夏拉等等等等,众美女的电话让我疲于应付自顾不暇。

    可现在,好可怜。

    谢丹阳的重心还是徐男,自从上次在医院看到她们这样后,我有意无意的不想接近她,她当然也感觉到了,也就少找我了。

    夏拉,这个彻底背叛我的女人,滚去死吧。一想到她,我虽然没以前难受,但肯定也是不舒服的。

    只能找林小慧了,因为一个人去吃饭实在太无聊,去她新店看看也不错。

    就给了林小慧打电话。

    林小慧接了电话,说是在xx区某商场门口的店里忙着,问我要不要过去玩。

    我说:“好啊,我没吃饭,一起吃饭吧。”

    林小慧高兴说好。

    去找了林小慧。

    我到了那里以后,一看,妈的,这里商场对面那个饭店,不就是谢丹阳爸爸妈妈经常在这里吃饭的地方。

    每次我出来,基本和她们家人就在那里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