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两个极品的大美女
    贺芷灵盯了我一小会儿,说:“那么容易?”

    我说:“你以为人命很顽强?很坚强?很坚硬?你见过马玲在车底下那几秒吗?之前几秒,还怒气汹汹虎背熊腰拿着棍子对人凶神恶煞要打人,转眼手没了,人也差点没了。你见过卢草差点死的倒下那视频吗?本来好好的,站着站着倒下去就要脑死亡了。人的生命,很容易完蛋的。”

    贺芷灵说:“我找我朋友,找几个身手了得的保镖,去那里扮作服务员,保护你,不会让下毒,不会让他们动你。”

    我说:“这么说还靠谱一点。话说,真会有钱分啊?”

    贺芷灵说:“她们害怕了。”

    我说:“我当然知道,她们害怕了,不过不知道是真的害怕还是假的害怕。”

    贺芷灵说:“缓兵之计。但我们有钱拿就行了。”

    我说:“也是。你想怎么分。”

    贺芷灵说:“你说呢?”

    我说:“五五!”

    她说:“七三!而且你那之前的八万,用来请保镖!”

    我说:“要不要那么狠心?”

    贺芷灵说:“那就算了。”

    我说:“算了就算了。”

    她听我说算了,就埋头继续看她的文件去了,唉算了,还是答应吧,答应还有钱分,她不缺钱,我缺啊。

    我说:“好吧我同意。”

    她说:“八二!”

    我死盯着她:“要不要这样?”

    贺芷灵说:“不同意就算。”

    我只好点头同意。

    贺芷灵说道:“那个乔丁,还有柳智慧,我查过了她们,都是国外名大学出来的,都不是简单人。”

    我说:“是的。”

    她说:“有这样的人才,你该好好珍惜。有什么好处的,记得也分人家一点。”

    我说:“实际上,那两个人都不缺钱,也不喜欢钱。”

    她说:“喜欢什么?”

    我说:“她们不像我,我可以让你用钱来笼络,用钱来收买。而她们,只能用真挚的感情去打动。当然不是爱情。”

    贺芷灵说:“还有点头脑。”

    我说:“废话。”

    贺芷灵马上着手安排了,让一些特种兵出身的保镖,去那个康云要请我吃饭的饭店假扮服务员等角色,保护我。

    有了这样的安保措施,我不怕了。

    去就去!

    我也真的想知道,能有多少钱拿,康云到底想和我谈什么。

    和谈?

    在古代的战争史上,双边和谈是需要签订丧权辱国的割地赔钱等合约的。

    你康云想和我和谈,可以,看你多有诚意了。

    纵观这段时间,康云和我斗争,她不可谓不心力交瘁,结果搞到最后,她却是损兵折将,现在还在各种担心自己被做掉,真是得不偿失,当初何必呢,你康云想发展黑社会,你好好出去发展,你还想把监狱弄成你家开的,你想干嘛干嘛,想吸女囚的血就吸女囚的血,想压榨就压榨,想除掉我们就除掉我们,想赶走谁就赶走谁,太自以为自己了不起了,这下有了惨痛的代价了吧。

    威望大饭店。

    一个很大的饭店。

    可以想像得到吗,一个很大的包厢,豪华奢侈的大包厢,一大桌子菜,看起来很贵的菜,就两个人。

    我,和康云,就两个。

    没错,就两个。

    一人面前还有一支红酒。

    康云笑意盈盈:“小张,好久没跟你吃饭了,来,今天放开了吃呀。”

    服务员过来给我们倒酒。

    女的,服务员,而且身材很高挑,但是看起来英气逼人。

    靠,是女保镖。

    两个都是,是贺芷灵安排好的。

    贺芷灵安排了不少人在这里,还有下面也有,要是康云找人埋伏,康云的黑衣帮肯定先被干掉。

    康云端起酒杯,对我说道:“小张,时光过得真快,转眼你也来了快一年了,这一年来,你我走过的路感情之路,有点曲折,中间夹杂得太多的误会了。”

    我嘲笑道:“误会?你开玩笑呢康云,这些能叫误会?”

    康云说道:“的确,有些并不能用误会来形容了,是我深深伤害了你,正因为如此,你我在监狱中都不好过,我郑重的对你道歉。”

    康云真是个极为聪明的人,看样子打不过了,马上采取其他手段,谈和。

    想让我放过她。

    不过我真没想过要杀了她。

    我也没那本事。

    我现在叫乔丁和柳智慧去杀她,乔丁和柳智慧也不会乐意听从我的指挥。

    但康云不会这么认为,她会认为乔丁也好,柳智慧也好,都是我的人,我可以指挥干嘛就干嘛的。

    柳智慧也还好,但是乔丁,让康云才真正的感到了所谓的可怕。

    柳智慧让冯一报干掉马玲,心机很深,但看起来没那么恐怖可怕,可是那卢草被乔丁差点毒死,这才是恐怖。

    康云不得不委曲求全。

    不得不低三下四来请酒道歉。

    我看着康云。

    她先干为敬,喝了一杯酒。

    我决定试探她,看她能有多低三下四。

    我说道:“你先喝一瓶,再和我讲这种话。”

    我心想到我九死一生,都他妈拜她所赐,我如何能够简简单单的一顿饭一杯酒,甚至是一笔钱,就能带过。

    可我知道,把她逼急了,她请都不请,钱都不赔。

    虽然如此,我还是想试探她。

    她二话不说,拿起酒瓶子倒,我说:“吹瓶子吧。”

    康云拿着整瓶红酒,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

    我鼓掌:“很好!”

    她让服务员继续拿一支红酒,然后开了后,又倒了一杯,然后敬酒,说:“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这样的能屈能伸的人,真是天生就是做大事的性格!

    我这样的敌人都为她喝彩。

    我端起酒杯,和她干了。

    坐下后,我就吃了,懒得理她那么多了。

    康云也不说话,不招待,就只是慢悠悠的吃着。

    吃了差不多后,她让服务员先出去。

    服务员看着我。

    我挥挥手,示意她们出去。

    康云马上感觉到了什么。

    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她对我说话了:“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道歉的诚意,这里有张卡,里面三十万,一点小意思。对不起。”

    今晚她说了很多个的对不起。

    我问道:“这钱,这三十万,还有那八万,是什么?收买我?还是让我以后不要和你做对?”

    康云说:“以后我们各走各的,你做你的,我干我的,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从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你认为呢?”

    一笔勾销,哪来那么容易,正如贺芷灵所说,这就是缓兵之计罢了。

    当然,想是这么想,管她那么多,钱还是先拿到手先。

    我说道:“行,麻烦你以后也别来管我的事,如果你以后还想动我,我警告你,别自己先把自己玩死了。”

    康云说:“小张啊,康姐哪还敢啊。”

    康云把卡推过来,我假意推辞一番,然后收下了。

    我在心里算账:那八万,都给了贺芷灵了。这三十万,八二分,我还能拿十分之二,那就是六万,还行,这笔生意还算过得去。

    康云说道:“小张啊,我在这里,给你安排了住的地方了。威望大饭店这里,有些服务很出名的。”

    有些服务?

    那就是那些服务了。

    我还是摆摆手说:“算了,那些我就算了,呵呵。”

    说着间,有人敲门,进来了两个大长腿的模特大美女。

    这就是康云点来了。

    她安排好来陪我的。

    今晚就让这两个陪我,在这里娱乐,所有花销算她的。

    我本来想拒绝的,但是看到这两个大白长腿身材好好的模特美女,我自己都收不住自己的心,嘴上拒绝,心早就飞到了这两个女人身上。

    两个大美女过来后,径直就坐在了我左右手边,然后还要伺候我吃饭喝酒,她们当然也喝了。

    然后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康云已经离去了。

    管她那么多了,今晚先好好玩先再说。

    两个女孩啊,都是那种平日里我高不可攀的女孩啊。

    在监狱当然也有极品美女的,例如薛羽眉李珊娜例如柳智慧,但那叫什么,那跟她们这两个哪能比啊,这两个温柔得很好好伺候我啊,能一样吗。

    我享受着这样的温存,帝王般的感觉。

    想来皇帝不过如此了。

    正和她们喝着酒开心玩五十五的时候,门开了。

    进来的,是贺芷灵。

    我当即脸色就不好看了,你妹的你什么时候不来,非要这时候出现了,再说我的工作任务已经结束了,你还来干什么?

    贺芷灵坐在了我们旁边,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对那两个不知所措的女孩说道:“我是他老婆。”

    两个女孩赶紧走人。

    我急忙喊道:“不是的不是的!”

    但是两个女孩肯定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们会去找雇佣她们的人讨论这个问题,却不会和我和贺芷灵吵架讨论这问题。

    我对贺芷灵说道:“你这样出现的话,那个康云就知道是你在幕后了,你就暴露了啊,赶紧走啊!”

    贺芷灵说:“玩得开心吗?”

    我脸色不好看:“当然开心。现在不开心了!你是不是有意故意破坏的。”

    贺芷灵说:“是。”

    我问道:“为什么?”

    她说道:“我高兴,我喜欢!把卡拿出来。”

    我说道:“你急什么啊你!”

    她说:“我现在就要。”

    我只好拿出来给她。

    然后她说:“跟我走。”

    我说:“为什么啊?你可以先回去啊!”

    她说:“少废话,跟我走!”

    我说:“我不走,我还没玩够!我今晚在这里,我不走了。”

    我想这两个大美女,我怎么舍得走?

    贺芷灵说:“你是个公职人员!”

    我说:“我不管了。”

    贺芷灵道:“不走可以,钱你不用要了。”

    说完她转身走人。

    我急忙站了起来跟出去,六万,我必须要!

    我得要!

    两个大美女,一个晚上的享受,相比之下,还是六万块钱实在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