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杯里有毒
    卢草大声道:“你们在说谎!”

    魏璐说:“事实就是这样。”

    卢草快气死了。

    她还不甘心,让监区长传来了那个监室的监室长,结果监室长来后,说道:“昨晚这位警官确实不知道怎么回事,开了我们监室的门,进来就在监室里喊叫,可能是不小心关自己在了里面。”

    卢草大声骂她道:“你胡扯!明明是你们监室的人把我拖进去的!”

    监室长无辜的说道:“根本没这回事呢。”

    卢草说:“查监控!”

    抱歉,那个监控坏了几天了还没修,当然,这也是安排好的。

    监区长不高兴了,说道:“为这么点事,折腾了一早上了,什么工作都没干!卢草,你损失什么了吗?她们打你了吗?你有事吗?”

    卢草看着监区长:“可是监区长!她们这么对我,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监区长说:“她们都说没有做,是你自己一直都这么认为!这事到此为止,不要闹下去了!”

    我心中冷笑。

    监区长让我们该干嘛干嘛去,我们就押送着监室长回去了。

    而卢草还不愿意走,被监区长轰走了。

    卢草走的时候,耷拉着头,红着眼。

    跟我斗,卢草你还嫩点。

    看来也真的是吓得不轻吓得够累,回去后,卢草直接也不上班了,回去了宿舍睡了一天。

    很好,吓得她够惨了,很不错,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看她能坚持到几时,昨晚她生怕女囚们吃了她,这种噩梦应该很爽。

    下午,我又去看了彩排。

    所有女囚的歌舞节目都出来了,李珊娜,薛羽眉,柳智慧,都有独舞,李珊娜是古装,薛羽眉和柳智慧都是现代舞。

    我有点迫不及待想看柳智慧那高丽好身材跳现代舞是什么样子的。

    但每次来,基本的都是看到她们排练的是大型歌舞,没有个人的。

    我问薛羽眉为什么,她说都在心里了,到时直接上台就行了。

    我说:“这么厉害。”

    她问道:“不厉害,没你的柳智慧厉害。”

    我说:“干嘛呢?又酸溜溜的来这么说。”

    薛羽眉说道:“男人啊男人。”

    感慨完了,她继续去排练去了。

    好吧,男人啊男人。

    男人就这样啊,我不能代表全部吧,大多数男人都是好的,当然,我是例外的那个。

    徐男突然来找我了,看着惊慌失措的样子,我有些担心,这不会是什么好事。

    果然,一来后,徐男直接跟我说道:“乔丁有麻烦了。”

    我问道:“什么麻烦?”

    徐男说:“黄苓,黄队长,下来就找乔丁。”

    我奇怪道:“还要报复乔丁吗,还是要干嘛?”

    徐男说:“肯定是报复。乔丁本来在劳动车间干活,我们把她转到了另外的小车间,可黄苓就只找乔丁。”

    我说:“这家伙是干嘛,手痒了还是想揍人了。”

    前几天我已经把乔丁弄到了我们监区,因为乔丁在a监区的那个监室大姐大莫名其妙死了后,a监区特别的不待见这个可怕的女囚,就放行了。

    自从把乔丁弄到我们监区,我说我还能保护她的,谁知道来了没几天就让黄苓揍了。

    乔丁如果可以利用,可是个宝贝啊,有她帮忙,有柳智慧帮忙,我可是又多了和康云对抗的资本。

    人都是有弱点的,只要弄清楚乔丁身上的弱点,只要投其所好,只要走近她的心,让她为我所用,不难。

    连柳智慧朱华华那样的,都愿意帮我了,何况是乔丁,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把乔丁弄过来。

    而且乔丁本质并不是坏蛋,不像那些无耻没底线没道德一些女囚,那些人没有感恩的心,永远喂不饱的,才是用不了。

    用人之道,首用圣人,次用君子,不用小人。

    我赶紧赶回去监区。

    看黄苓到底是发了什么疯,这个女人动不动就发疯,真他妈的。

    跑回监区去,果然,黄苓真是发疯了,找到了乔丁,拖着乔丁去了一块空地上,狂揍乔丁。

    我急忙过去。

    远远的就听到打人的声音。

    黄苓边打还边骂:“我说李茹怎么好端端的就死了,有人说你给她下毒了,你承认不承认!”

    我急忙跑过去,制止黄苓打乔丁。

    黄苓一看又是我,怒道:“你又想袒护她!”

    我说:“是!说了她是我朋友!”

    黄苓说道:“张河!我不管她是不是你朋友,但是她杀了我表妹!”

    我奇怪道:“谁是你表妹。”

    黄苓身边的跟班告诉我,那个a监区和乔丁同监区的大姐大,叫李茹,是黄苓的表妹,实际上后来我查了一下,的确是表妹,但是是远房的,不过那个李茹还挺懂做人,进来监狱后她们家马上找了在女子监狱干活的远房亲戚黄苓,塞钱给黄苓,让黄苓帮忙打点一下,所以那个李茹能在a监区混得挺好,还做个监室的大姐大。

    现在,李茹已经死了,黄苓不知道到底怎么死的,也只以为是猝死,结果回来上班后,听小道消息说是被毒死的,这还得了,她还不赶紧的找乔丁出气啊!

    找到乔丁后,这厮马上抽打乔丁,因为李茹挂了,她没钱拿了,她不气才怪了。

    我挡着黄苓面前,说道:“无论如何,这个人,我是必须要救的,她是我朋友。”

    我心想,我救下乔丁,乔丁会感恩,会为我所用的,得罪黄苓,不要紧,怕个屁。

    黄苓也真是胆子大,明知道乔丁这人不简单,她还拖出来打。

    但黄苓一向都是不怕死,是个没脑子的人,她也不懂什么叫怕,什么叫死。

    黄苓说着手中的棍子就抽向我,我赶紧的抓住,然后推开她。

    黄苓恶狠狠说道:“我看你能保着她到什么时候!”

    然后带着人走了。

    黄苓走远后,我扶着乔丁起来了,问道:“怎么样了你。”

    乔丁摇摇头,说道:“没什么事。”

    看着她,一道道被打的痕印,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我说道:“走吧,我带你去医护室。”

    乔丁说道:“算了,不去了。没那么严重。”

    我说:“那去我办公室,擦点药。”

    我带着她去我办公室,我让徐男去拿药来。

    徐男给她上药的时候,我在外面抽了一支烟,等到徐男擦药出来后,我才进去了办公室。

    我坐在乔丁面前,问道:“很多人都说是你下毒杀了那个,叫李茹的。”

    乔丁说道:“我只能说,没有。有些东西,大家心里明白就好,我不想说得太透,你知道人都有秘密,有些秘密说出来,会给自己带来无穷尽的麻烦。只能一辈子都烂在心里面,烂在历史的长河里。”

    我点点头,示意明白。

    我起身给她到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她说谢谢,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然后我拿着我的玻璃水杯也要喝,她突然说道:“慢!”

    我停顿下来,不知道她说什么,看她没说什么,她突然抓住我拿着杯子的手,然后按下来,我的水杯放在了办公桌上。

    我问道:“干嘛?怎么了。”

    乔丁把她的水杯放在我的玻璃水杯旁说道:“你对比一下两杯水有什么不同。”

    我看了看,发现没什么啊。

    我说:“没什么啊。”

    乔丁说,再仔细看看。

    我努力的仔细看了,是的确没什么啊,颜色都是透明的。

    乔丁说道:“你那杯水,上面不是平的,飘着一点点奇怪的东西。”

    我仔细看了看,还是看不出来什么。

    乔丁端起我的水杯,给我看,看上去果然是水杯里的水上漂浮着好像油一样的物质,但又不是油,油是油黄色,这是透明却有一点点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的东西。

    我奇怪道:“很正常啊,有什么奇怪的吗?”

    乔丁说:“不奇怪,这么看,本来是不奇怪。就像平时吃饭的时候,嘴里有点油,喝水的时候,嘴里的油沾到了水杯里的水,也是这样子的。可这不是油,是毒药。”

    我一下子脸色大变,踩着后退把凳子后退到后面,撞在了墙上,惊恐的看着办公桌上的这杯水,“毒,毒药?”

    乔丁说:“是毒药。类似氰化钾,氰化钾可以在20秒左右的时间内至人死亡。氰化物还一度被作为暗杀的工具。被杀之人会表现出类似于心脏病突发的症状。但这个配药的人水平还不够,没有化验器材,这里面的成分我不能确定有什么,可是我还是闻到了一点点的气味,做化学研究的,鼻子比一般人灵敏很多,我也是在你端起来的时候闻到的不舒服的气味才发现。”

    我自己喃喃自语:“二十秒左右能让人死亡。二十秒。如果我刚才喝下去,我现在已经死了,对吧?”

    乔丁点点头。

    我脸色苍白,太他娘的可怕了。

    谁要这么弄我死?

    我冷汗直冒,真是太危险了。

    我说:“倒掉?”

    乔丁看了四周一下,帮我检查了四周,说:“只有这杯水里面有。”

    我用纸巾包着杯子拿去倒掉了。

    杯子我扔在水龙头下冲洗后,我拿摔碎然后扫进垃圾桶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