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 可惜不是你
    我叹息说道:“听你这么说,好想晚生两百年,看看世界是怎么样的。如果一个两百年前的近代人来到现代,也会像我们一样惊奇于现代的科技吧。”

    乔丁说道:“不必叹息,我们不会死,只是到了异空间。”

    我说:“好吧,但我也不想去异空间,在这个空间就好了。话说,到时候还能有毒药能把人毒死吗,如果想把一个机器人弄死怎么弄死。”

    乔丁说道:“到时自然有到时的办法。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说:“好吧,但愿我能活到那时候。那你说,会不会出现有例如一个人恨一个人,然后弄死人家那样,然后法律怎么判定?到时候是不是要把另外一个人的脑子都搞破碎挂了才是真正的杀了另外一个人呢?”

    乔丁聪明的问道:“张队长,你到底想问什么,可以直截了当的问,我不会怪你。”

    我说道:“呵呵,其实我找你来,就想问的,但一下子间觉得很是唐突,所以和你谈了谈一些未来科技的东西,不过也不是什么废话,我本来就一直想知道未来会发展成怎么样的。例如会不会有飞船,飞碟,会不会到别的星球去,人类能不能穿越时空什么的。”

    乔丁说:“人类将来不需要发电站发电厂,没有像现在一样的电线,只要在普通玻璃窗上加一层涂层就能采集太阳能并供电能热能的太阳能玻璃进入每个家庭。而空气动力无翼电磁空中飞行器将会问世,它利用空气动力和摆脱地球的引力,能够盘旋垂直起飞,就是飞碟。也会有太空城市,人类根本不需要劳动,靠的都是机器人,机器人的智能会达到人类的高度,代替人类进行各种生产劳作。而且,人类用了机器人的人体后,不用吃喝拉撒,机器的运转靠的就是太阳能和热能。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

    我说:“满意。”

    她说:“可以说回正事了吗?”

    我说:“好吧,那我说到什么你不喜欢听的,真是多有得罪,希望你不要见怪哦。”

    乔丁说:“你说吧。”

    我问道:“你有没有想杀了黄苓黄队长的心,就是刚才那个用鞭子打你的那个。”

    乔丁说:“实话说,有。”

    我说道:“世人常情。”

    乔丁说道:“不过,只是想,我还没有真的会杀,她还没够让我彻底想除掉。再说,我也不会杀人呀。”

    我笑了笑,我知道她不会承认的。

    我说道:“嗯,就当我是替黄队长求个情吧,她也没到该死的地步。”

    乔丁问道:“她都这么对你,你还要护着她?”

    我说:“这不是护着,是她还没到该死的地步,放心吧,如果她再找你们麻烦,我会去制止的,就是不知道她会用什么阴险的办法整你们。”

    乔丁说:“我担心的是她对付的是你,她倒是不太可能对付我们,因为打都打了,出气都出气了,她还找我们干什么呢,她现在生气的人是你。”

    我说:“谢谢关心啊,没事的。我自己会小心,你回去好好养伤啊。”

    我让羊诗带她回去了。

    下班后,我出去外面。

    走着走着,后面一部车子跟上来,按喇叭。

    我看过去,只见一部迷你的小车,就是那个小小的很矮小可爱的车,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叫smart。

    车子停下后,一个女孩子在车里叫我。

    我看是宋圆圆。

    宋圆圆怎么开了这么个好q的车。

    我打趣道:“是你啊,哎你开那么小的车子,会不会体重能把车子压烂了啊!”

    宋圆圆说道:“你臭嘴!”

    我呵呵笑着。

    她说:“说回来了请我吃饭,结果呢?”

    我说:“我这不是刚放回来嘛,还说等哪天有空再去约你。我怕我有空的时候你也没空啊。”

    宋圆圆说:“借口,不想请就说,我什么时候都有空。只要下班就有空,现在就有。”

    我说:“好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吃晚饭,那我请你吃饭。”

    我上了车。

    车子里面好小,空间特别小,而且很矮,感觉很挤。

    而且看她那对,直接就要压在方向盘上了,真是和谢丹阳的有得一比发。

    妈的想到谢丹阳我就伤感,唉,算了。

    丹阳啊丹阳,美丽善解人意大方的谢丹阳,可惜不是你,爱我到最后。

    车里还放了梁静茹的可惜不是你。

    发现这些歌如果失恋的人听了都会想死。

    什么会呼吸的痛,什么分手快乐。

    唉,有谁分手能快乐的。

    宋圆圆问道:“你怎么无端端的叹气啊。”

    我说:“我叹气车里空间太小,如果要在车里做点什么事,身体根本无法施展得开啊。”

    宋圆圆说道:“你怎么这样子哦,你脑子里每天都想什么呢,色狼!”

    我说:“看来你脑子里关于性的东西比我的还多,我只是在想如果我困了,想要躺下睡觉,脚都伸不开,你在想什么呢亲?”

    宋圆圆说:“哼,你就狡辩。”

    我说:“女色狼。”

    她说:“你才色!”

    我说:“别不承认,你脑子就是流氓的东西。”

    和她斗嘴,也挺有意思,我喜欢和女孩子斗嘴,那可以从中寻找到乐趣,而且可以深入彼此的心。

    我问道:“说了好久,你到底开车去哪里,去吃什么?”

    宋圆圆说道:“鱼翅,龙肉。”

    我说:“靠,你不会带我去吃什么天价豪华大餐吧。要是一餐几万块,我可没那么多钱啊!”

    宋圆圆说道:“我就要吃贵的,我不要吃好吃,我只吃贵的。我就是想让你破产。”

    我说:“破产?你想得美,说实在的,我身上也只带了千把块钱,你想吃我破产也不可能。”

    她说:“那就把你押在那里洗碗。”

    我说:“把你押在那里,让你陪客好了。”

    她说:“你好邪恶。”

    我说:“你不是有车吗?这个车也能抵押啊。问你啊,这车子是你自己买的?”

    宋圆圆说:“是我自己买的。”

    我问道:“你干了几年能买车啊。”

    她说:“不告诉你。”

    我说:“不告诉就不告诉吧,好像是保密局的一样,问什么都我不告诉你。”

    她开着车到了一家饭店门口停下,下车后,我看这饭店有点眼熟,然后,我看到门口的一对对联,突然想起来了,这个饭店,我和夏拉来吃过。

    我说道:“我记得起来了,这个饭店我来过,是湘菜,很辣的那些是吧。”

    宋圆圆问道:“你来过?”

    我说:“对,来过。”

    和夏拉的确来过,这里就是吃湘菜的,也不贵,一餐下来也就三四百左右,她说要坑我,也不是很坑嘛。

    我发现对女人重情并不是什么好事,如果对自己已经结婚的老婆重情当然是好事,可是像是夏拉这样的,鬼知道她哪天和谁走了,对她再好,她也会跑,如果只是不接电话,没空搭理,就跟了别的男人,那还是不要的好。

    忘记一个女人的最好办法,就是忘情的搞其他女人。

    王普名言。

    不知道他从哪听来的,而且他也是这么照做的。

    只是,做归这么做,他却也是忘不掉前女友。

    记忆的最深刻的,就是为她付出最多,而且给自己伤痕最深的人。

    就像我前女友。

    夏拉,我现在想起来这个名字,想到她,我已经没什么感觉了,这真是好事。重情才是坏事,薄情寡义才好。

    进了饭店,我们到了二楼,点菜什么的。

    没想到,撞见了一个贱人。

    安百井!

    靠,好久没见的家伙,居然也在这里吃饭。

    他是走过来上洗手间看到我,然后马上过来拍我肩膀,我一见到他,二话不说,拉着坐下来,然后马上拿酒上酒两人对饮。

    喝了三杯后,安百井说道:“我这话还没得说,就让你灌死了啊!”

    我说:“你这到底忙什么,人影都不见的!”

    安百井说:“还不是领导下来检查,各种检查,还有各种工作,最近要搞一个旧城区改造的,我们单位的把我抽调过去,每天还要帮忙安抚不肯搬迁的群众情绪,真是头大。你现在是下班了,我现在还要陪领导。不跟你多喝了啊。”

    我说:“你说的这是人话?喝完你就滚?那你滚好了!这么久都是我找你,你也不找我。”

    安百井说:“唉这不是忙的嘛,妈的你前段时间也都是我找你啊你哪有找过我,你要体谅我。哎这是谁啊?是你女朋友啊?”

    我说:“谁?”

    安百井指着宋圆圆:“看,我们两聊着都把人家忘了。你也不介绍介绍。”

    我这才想起来有个宋圆圆,急忙说道:“哦哦,真是抱歉,这是宋圆圆,我同事,我真忘了,看到你就忘了她。”

    宋圆圆说道:“有朋友来了,连自己要请吃饭的同事都能忘了!”

    我呵呵笑着说:“好了别生气啊,这是我一个朋友,叫,叫啥的不重要,反正转眼他就走了。没必要认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