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 所有人都在忌惮的女人
    柳智慧说:“你有时候那么聪明,为什么有时候,那么蠢?”

    我说:“刚才不说了吗,喜欢你呗,**怒火击溃了我的理智。”

    柳智慧说道:“他是我利用的工具。”

    我说:“我曾经这么猜过,可是看到你们那样卿卿我我,我真是反胃,恼怒。”

    柳智慧说道:“我利用他,我必须要有感情投资。你知道他侵犯了我,我讨厌这人,我恨这种人!我没想要他死,但我想让他帮我杀人,帮我杀了马玲!”

    柳智慧的恐怖之处在于,当她说这些的时候,说到杀人,她完全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说别人的故事,与她无关,而真真实实的是,她诱使了冯一报帮她杀马玲。

    我感到一阵寒战,说道:“老实说,我感觉你这人真的好可怕。”

    柳智慧说道:“你难道只是肤浅的觉得,她打了我,羞辱我,骂了我,我就会杀了她?我心胸就有那么狭窄?”

    我说道:“难道不是吗?”

    柳智慧笑笑,说:“我看过她看你的那眼神,恨不得撕碎你,我知道她会想杀了你。”

    我说:“这样你看得出来?没错啊!上次我差点被车撞死,就是她给了一个家伙一笔钱,那个家伙差点碾死我了!你是在帮我啊!”

    柳智慧说道:“打我,羞辱我,骂我,我可以忍得了,包括冯一报碰我,但是她想要你的命,我就帮你要她命。毕竟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被车子碾压,还没死。”

    我说道:“我想问一句,你干嘛要帮我?还帮我杀人?”

    柳智慧说:“你对我有恩,我不想你死。就这样子。”

    我说道:“谢谢你。”

    她说道:“人都是自私的,你不必谢我,我不想你死,因为你对我还很有用,你还会帮到我很多,我在这里,还需要你的照顾和保护。”

    我说道:“你要不要讲得那么**哦。”

    她说:“本就这样。”

    我说道:“你找人给派出所施压,是吧?”

    柳智慧说道:“这些问题就别问了。”

    我说:“好吧,你也不会想说,那,如果我问你,你在监狱里是不是也有你的人,你会说嘛?”

    柳智慧说:“这些事也别问。”

    我说:“好吧,那我就问你,到底怎么让冯一报帮你杀人的?”

    柳智慧甩了甩一头秀发到背后,说道:“让这么个人帮我做事,那再简单不过了,控制住他的情感就可以了。我随便和他聊没几句,像他这么肤浅的人,他的家庭,性格,成长中受过的情感创伤,都掌握了。让他以为我爱上了他,简单,这不过一点演技,而让他深爱上我,也很简单,他没见识过真正的美女,我很自信我自己的相貌。”

    这点我深表同意,毋庸置疑,她的确很美,她也很可以自信。

    柳智慧继续说道:“他这人,看似表面喜欢耍流氓嘻嘻哈哈性格放得开,实际上心理很自卑,喜欢压制自己的怒气,还有着明显的冲动型人格障碍,很容易受到别人的挑拨。马玲这么打我,羞辱我,还打了他,我轻易就可以以我们之间的爱引导他把怒气往马玲身上爆。”

    我说道:“你真是天才啊。不过,马玲死也就死吧,但也毁了冯一报啊。”

    柳智慧问我道:“这种人值得可惜吗?从小到大不学无术,还喜欢泡夜店,父母在外打工,问爷爷要钱,爷爷不给,就拿着烟头戳在爷爷脸上,抢了爷爷的钱,后来还拿着刀架在爷爷脖子上跟爷爷拿钱,好不容易父亲担保找了一份工作,不是偷油就是偷零件去卖,实在没钱就晚上去偷,还强x过幼女,那还是他远房亲戚带来串门的,他父亲卖了村里的所有地赔钱道歉,这事才平了。这种人还需要活着吗?”

    我愕然:“他怎么这些都和你说的。”

    柳智慧说:“套他的这些话,对我来说并不难。”

    我说:“实在是这样子的话,这家伙的确该死了!就该弄个谋杀罪,判重一点,最好这辈子都别出来害人了!最好死在监狱里!”

    柳智慧说道:“他现在还在痴人做梦,以为我真对他用情至深,还不知道被利用。他不会供出我的。”

    我问道:“那如果以后他发现不对劲了,你不理他了,怎么办?”

    柳智慧说道:“他被关了的话,会替我着想,认为我身在监狱,不能去见他,否则一定会见他,而他,会很努力的表现,争取早日出狱,来找我。”

    我靠,好可怕的女人,不仅看穿别人现在的心理想法,分析他人性格心理后甚至别人将来怎么做,她都看透了。

    我给她倒了一杯水,她喝完了,我又倒了一杯,说道:“抱歉,刚才忘了要给你倒水喝的。”

    她说道:“没关系。”

    我说道:“昨天我担心的是你被她们打,还好,还好。”

    柳智慧说:“我也是担心你被打了。”

    我看着她。

    这算是相互之间的关心吗,不过,她也说得很明白,我和她连朋友都不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她因为有我在这,她的日子好过一些,而我因为有她在帮助,我的工作也顺利很多。

    唉,不过,我喜欢她,对她有意思,她却对我没意思。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悲哀。

    我对柳智慧说道:“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你之间关系不简单了。”

    柳智慧说:“这没关系。知道就知道,不要让她们知道我的其他秘密就可以。”

    我问道:“那如果我告诉你还有人想杀我,你要不要帮我干掉她?”

    柳智慧说道:“再说吧。”

    我说:“帮就帮,不帮就不帮,什么是再说吧。”

    柳智慧说:“也许我并没有下手的机会,也许我并不讨厌那人,也许我想着看你去死。”

    我说:“靠。你不是吧你。居然这么说。”

    柳智慧面无表情:“若没其他事,我先回去了。”

    我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让徐男送她回去。

    我叫沈月拿了一些吃的过去送了她。

    一点点心意吧。

    下午,我直接去找了贺芷灵。

    贺芷灵让我进办公室后,说道:“有话快说,我要出去。”

    我说:“帮忙把礼堂那边拿下来给女囚们排练。”

    贺芷灵问:“是马玲不让你们在礼堂排练的?”

    我说:“对,所以被逼到了防暴队空地那里,就是那栋新办公楼那地方,所以才惹出那么多事。”

    贺芷灵说:“她有什么权利让你们走?”

    我说:“我也没有权利能不让她们占着那里。”

    贺芷灵说:“怪我没给你带队的权利?”

    我说:“你终于意识到了。”

    贺芷灵说:“我最近有点忙,忘了这事。我会跟她们说一下,可以了,你带着她们去大礼堂去排练。”

    她挥手赶着我走。

    我说:“谢谢。替女囚们谢谢你。”

    她问道:“什么时候给我钱。”

    我说道:“除非你先请我吃饭,你昨晚把我扔在路上,我还没和你算账!”

    她说道:“你嘴巴不干净,得罪我,我也还没和你算账。”

    我说:“好吧,咱两打平了,钱的话,给我一个帐号,我打给你。”

    贺芷灵说:“就上次给你发你手机里面的。”

    我说:“好。”

    钱钱钱,就是钱就是钱。

    和贺芷灵见面,第一不爽的就是她那副德性,高傲看不起人,第二就是钱,剥削压榨我。

    不过,每次有难,几乎都是她跳出来救我。

    真是上辈子造孽才换来这辈子的这个冤家。

    我全权负责女囚们的排练了,我有权了,我可以对看押女囚的所有abcd监区女狱警管教下令了,我带着女囚们进驻大礼堂。

    当来到大礼堂,我还真发现a监区有几个女囚在排练跳舞,应该是马玲故意让她们在那里跳一跳,占地盘的。

    不过马玲现在都在医院躺着,也回不来了,她们居然还那么听话啊。

    我带着女囚们进去后,几个在台上排练的女狱警管教看着我们。

    我走上台去:“抱歉,这里以后将是女囚们排练上台的专用场地,麻烦你们到其他地方排练。”

    女囚们看是我,因为她们都觉得是我唆使人用车撞死她们老大马玲,所以都对我害怕,赶紧的卷铺盖滚蛋了。

    我叼着烟,招呼女囚们上台排练。

    经过了冯一报开车狂碾压马玲那一出,虽然柳智慧不承认是她唆使冯一报去碾压的,但几乎所有的女囚都认为柳智慧唆使了冯一报去干的。因为经过了这事,看着柳智慧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的样子,大家都觉得她所谓的和冯一报那几天的悱恻缠绵,都是装出来的,而马玲曾经打过羞辱过柳智慧,柳智慧就是利用了冯一报杀人,所有人都觉得柳智慧这女人心机深,深到了极致,深到了可怕,虽然没人知道她是心理学高手,但就凭这深不见底的心计,所有在这里排练的女囚,都对她忌惮三分,表面是礼让的,心理是极其排斥和柳智慧交往的,这样的人让所有人都觉得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