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1章 真是在利用
    他又说道:“不过就算没有这个电话,也是要放你们走的,你们和此案没有关系,完全是冯一报个人所为。”

    我说:“那就好,那就好。对了,那柳智慧呢?”

    陈所长说:“我已经让人带她回去监狱了。她也没事了。跟她没有什么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陈所长说到柳智慧的时候,明显比对面对我的样子更是有点怕。

    也不是说怕吧,但也不是说尊敬,就是感觉柳智慧是个惹不起的人,或者说有惹不起的后台,让陈所长如此的表情语气。

    陈所长说送走了柳智慧回去监狱的时候,我这下真的是一身轻松了。

    陈所长带着我出来了派出所门口,还要安排干警送我回去,我说不用不用,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

    陈所长还是坚持要送我回去。

    我心想不回去监狱,回去镇上的,但是他一直不停的要送我,我实在推却不掉。

    就要上车时,一辆车开到了派出所门口,是贺芷灵的车。

    下来的果然是贺芷灵。

    她下车后,就走过来,陈所长明显认识贺芷灵,急忙走过去:“贺监狱长。贺监狱长好。”

    贺芷灵和陈所长认识的,和陈所长打完了招呼后,说道:“我是来接他的。”

    陈所长说:“哦,好好,那就麻烦贺监狱长了。”

    贺芷灵对他点点头,说:“他没事了吧?”

    陈所长说:“没事没事,当然没事了。”

    贺芷灵和陈所长道别了,然后上了车,我赶紧跳上副驾驶座。

    贺芷灵开车后,我说道:“谢谢你,把我救出来。”

    贺芷灵说道:“在监狱里,我知道康云要审讯你,是我去找人要把你们送到了这个派出所来处理,可是,根本不是我要他们放你们的。康云那边也找人对派出所施压,甚至要人逼着冯一报做伪证,说是柳智慧诱使他开车杀人的,笔录都弄好了,但没想到的是,不知道是谁,有那么大的能量,打一个电话过来,就让他们把冯一报的笔录都撕了。”

    我说道:“冯一报还听他们的,做伪证?”

    贺芷灵说:“冯一报不听,但怎么写还不是他们审讯的说了算?冯一报一心护着柳智慧,爱得很深啊。冯一报也没有做伪证,但是,他们已经写下去,冯一报是受了柳智慧的诱使,所以开车撞人。幸好有人帮着你们。”

    我问道:“你怎么全程都知道?”

    贺芷灵说:“这派出所有我的人。”

    我说:“到处有你的人啊。”

    贺芷灵说:“我哥的人。”

    我问:“哪个哥。”

    她说:“上次那个哥,你怎么废话那么多!能不能少点废话,问来问去,对你有用吗?”

    我说:“是没用,我就是好奇,八卦。可是,有谁还会无缘无故的打电话来救我们啊?”

    贺芷灵说:“我怀疑是柳智慧。”

    我说:“柳智慧?真有那么大的能量?”

    贺芷灵说:“她可不是一般的人。”

    我说:“有那么强大?比你还强大?”

    贺芷灵说:“一山比一山高。她真是不显山不露水。”

    我问道:“那我就奇怪了,她被拉到这里,她又不能给她的什么人打电话通风报信。”

    贺芷灵说:“监狱里难道没有保她的人吗?我估计监狱里都有人安排进去了她的人,秘密保护她。你知道什么?”

    我说:“是是是,我是不知道,所以我才问啊!对了,那个马玲,怎么样了。”

    贺芷灵说:“重伤,抢救过来了,一只手没了,以后是个残废的人。我问你,到底是不是你让柳智慧诱使冯一报去杀她的!”

    我说:“怎么连你都怀疑我?我没有我真没有。”

    贺芷灵说:“那怎么会那么巧,上次她们要人开车撞死你,这次也是这样。”

    我说:“还不是马玲自找的,那些女囚和司机们玩得火热,她就跑去打了人家,而且往死里打,她还扯过这样这样扯柳智慧的头发,还扇柳智慧巴掌,还用棍子打得柳智慧头上都是血,她活该被车碾死!”

    贺芷灵说:“你难道不觉得很蹊跷?”

    我说:“怎么蹊跷?”

    贺芷灵说:“柳智慧会看上那个男的?”

    我说:“唉,这寂寞久了,看公猪都是双眼皮的,把你关里面几年,别说我了,就是公狗你都想上。”

    贺芷灵直接一巴掌打过来。

    幸好她在开车,让我有所准备,我急忙一挡住。

    她狠狠推了我一下,我撞到了右侧玻璃窗上。

    我说道:“开个玩笑,要那么用力打我吗!”

    她说道:“你嘴巴就是欠抽!如果不是开车,我把你牙齿都打没了!”

    我说:“好了好了对不起了,以后不跟你扯这些了,没意思,开个玩笑都不行。”

    贺芷灵说道:“你好好接近这柳智慧,她实在不是个简单的人。我估计真是她唆使冯一报杀人了。”

    我说:“好好好知道了。”

    贺芷灵说:“你也小心点,章被炸,马玲差点被碾死,康云一定很害怕,认为下一个轮到她,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对付你。”

    我说:“知道了。我饿了,请我吃饭可以吗?”

    贺芷灵说:“钱呢?”

    我说:“唉你要不要那么样子,你请我吃一顿饭不行?”

    贺芷灵说:“我帮了你,该是你请我吧。”

    我说:“你要不要那么小气啊!我请你可以,要不,你让我亲你一下?”

    贺芷灵看看我,竟然说道:“好啊。”

    我高兴道:“真的吗?”

    她点点头,然后刹车后说:“你过来开车好吗?”

    我问:“那我先亲你。”

    她说:“你先下车过来开车,我亲你。”

    我心花怒放,“好啊好啊。”

    马上下车,当我打开车门下车的那一刻,她踩油门直接跑了!

    对,直接开走了!

    我一个人站在路上,看着她的车子远去。

    然后停下,她把车门关上,然后彻底的开走了,不见了车影。

    我靠!

    贺芷灵!

    我去你大爷!

    被她狠狠的玩了一把。

    我去了。

    我只好拦了一部计程车,自己吃了东西然后回去睡觉。

    我在睡觉之前,想着明天要做的事,首要之事,不是找柳智慧,也不是排练什么的,而是,妈的我要整死卢草!

    卢草这个女人,是康云马玲安插在我们监区的危险份子,这颗钉子,我要坚决的除掉!

    必须要除掉!

    次日上班,我让徐男沈月来我这里一趟,兰芬兰芳魏璐等人也都来了,她们见我没事,都很高兴。

    我接受了她们的祝贺后,问道:“卢草呢?”

    徐男说道:“卢草休息了。”

    我说:“这个女人,是康云安插在我们监区的钉子,帮我整死她。”

    沈月说道:“就是她和李天晴联系的时候,也才知道的。要弄死?”

    我说:“弄死太狠了,我们也要担负法律责任,不要太什么了,就是让她在这里呆不下去就可以了。”

    沈月她们说好。

    我说道:“都回去工作吧,哦,男哥,帮我把柳智慧带来一下。”

    徐男点头,然后去带来了柳智慧。

    柳智慧来了,我让徐男把门带上然后在外面守着。

    我让柳智慧坐下,我看着她,她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我问道:“她们昨天有没有打你?”

    柳智慧说道:“没有。你呢?”

    我说:“我差点被整死,她们拿着电棍进来就电我,我抢了一根电棍,和她们干到了一起!唉,后来她们还去拿喷雾剂,想要弄晕我,然后铐住我再电我,要刑讯逼供,要屈打成招,要我承认我逼迫你去诱使你男朋友去撞死马玲!”

    柳智慧笑笑:“我男朋友。”

    我说:“不是你男朋友吗?”

    柳智慧却还不回答这个问题,说道:“昨天我们都被关到了侦察科,她们想先对你动手,她们似乎很迫不及待。”

    我说:“当然,她们以为我指使的这起谋杀,关了住我,恨不得要早点弄死我。她们害怕我谋杀她们。”

    柳智慧说道:“你和她们的仇怨很深。”

    我说道:“对,不是她们死就是我死。”

    柳智慧说道:“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我问道:“什么巧合?”

    柳智慧说道:“撞人的事。”

    我说:“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实在话。是你安排的吧。”

    柳智慧说道:“我利用了他。”

    我说:“我早就该想到,可我当时没想那么多,脑子发热,生气,你怎么看上他,你怎么会喜欢那个家伙!”

    柳智慧说:“人无论什么时候,发怒也好,伤心难过失望绝望都好,都要保持理智清醒。”

    我说:“我做不到,你也看得出来了,我好像一直喜欢你,不是好像,而是很喜欢你,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

    柳智慧说:“看得出来了,有种占有欲。”

    我说:“对,就是明知道你不是我女朋友,可也见不得你跟别的男人好,特别是那家伙,我心理落差很大。唉,在你面前,我不想保留什么也不想隐藏自己对你的想法,反正我就是喜欢你,呵呵,然后那时候,看到你和他这样子亲密,我肺都气炸了,还有什么理智头脑去考虑是不是玩假的啊。话说,你和他是玩假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