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 我让你尽忠职守
    正在思考着的时候,看到康云来了。

    监狱长也来了。

    这事儿,很重大。

    康云来了,对我来说就没好事了。

    果然,侦察科科长单独找我到后面谈话。

    我跟着侦察科科长到了会议室后面的一个小会客室里。

    侦察科科长坐下,严肃的看着我。

    我也坐下,看着她。

    她问道:“我让你坐下了吗?”

    我只好站起来。

    她并不打算让我坐下,问道:“你和你们监区那名柳智慧的女囚犯,很熟,对吗?”

    妈的,怎么突然问到这样的问题?

    我感觉,是康云来了,才会问到这问题的。

    我矢口否认:“我和她不算熟,我只不过因为巡逻,偶尔和她聊聊。”

    侦察科科长说道:“不熟?那为什么经常有人看到你们在放风场上聊天?”

    看来,我和柳智慧经常放风场上聊天,还是有人知道的。

    我说道:“因为,因为我对她挺有好感,但她并不待见我,我和她之间,并没什么特别的关系,朋友都不算。”

    侦察科科长说道:“有人说,因为你和马玲马队长之间有仇怨,而且柳智慧被马队长打了后,对马队长也有仇怨,是你唆使逼迫柳智慧,诱导冯一报开车企图撞死马玲马队长。”

    我大吃一惊,妈的这他妈的都什么理论。

    说因为我对马队长有仇怨,对,我是和马队长有仇怨,众所周知了。

    而柳智慧和马队长有仇怨,是因为马队长当众羞辱打过柳智慧。

    然后,说我逼迫唆使柳智慧,让柳智慧诱使冯一报,冯一报就是开车的那黄毛小子,撞死马玲马队长。

    我靠!

    我明白了这‘有人说’的这个人的险恶用心,一下子,把我和柳智慧全除掉了。

    一定是康云!

    康云一定害怕了,她万万没想到,她是派着马玲出来阻止女囚的排练顺利进行的却让马玲差点死在车轮下。

    综合想起来,康云一定联想到,上次我张河被何勇用卡车差点撞死,而这次,冯一报开车要撞死马玲,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上次何勇要撞死我的幕后指使是她们,而这次,很难不让她认为我是用这样的办法也弄死马玲。

    康云不会不感到害怕,她万万没想到我会那么‘险恶’那么‘狠’,唆使他人要撞死马玲。

    但我真的是没有干这个事啊。

    可康云肯定认为我有得参与!

    一下子间,把我和柳智慧作为共犯,直接弄到了一起,如果,柳智慧真的是唆使了黄毛冯一报,柳智慧招供了的话,柳智慧就完蛋了!

    而我,如果柳智慧说是她一个人自己干的,那我没什么,但是如果柳智慧讨厌我,把我也扯进去,我很可能也完蛋了!

    可是,柳智慧有那么蠢那么傻吗?柳智慧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诱使冯一报去撞死马玲呢?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到底是不是柳智慧诱使的冯一报去撞死马玲,如果是真的,那柳智慧真的是太可怕了。

    以我对柳智慧的了解,她想要让人去帮她杀人,对她来说,那并不难。

    可这一切不过都是假设,你他妈的侦察科科长,你他妈的康云,你们他妈的有证据吗。

    我说道:“科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侦察科科长说道:“你跟着我到我办公室一趟,不过你先去把你这身衣服换下,你手上的工作,交接给你手下做。”

    妈的,这是要把我拉去隔离调查了吗。

    我问道:“是要拿我去调查吗?”

    侦察科科长说道:“现在你和柳智慧的嫌疑最大,抱歉。”

    我说道:“行。”

    我是打死也不可能承认是我干的,本身我也是没干,妈的我现在倒是担心柳智慧了,我真想马上跑去找她,然后告诉她,千万不要承认,哪怕是被打死,也不要承认诱使冯一报开车去撞死马玲,那可是谋杀罪啊!

    可是,我无法脱身了,因为侦察科科长让四个侦察科的人跟着我。

    我到了监区办公室,先是找来徐男和沈月,叮嘱了一下工作交接。

    徐男听完后,说知道了,然后马上问盯着我的四个侦察科的人:“我相信我们队长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犯法的事!”

    侦察科的一个女的说道:“调查后,会有结果的。这个你们放心,如果你们队长没干,那我们会放他回来。”

    沈月问我道:“是侦察科的人查,还是交给别的部门或者单位查。”

    我说:“我也不知道。”

    侦察科的人催促道:“走吧!去换衣服了!”

    我盯着她,一个看起来圆脸有点胖,胖得有点性感可爱的女孩,看面相没那么凶啊,怎么急着什么一样。

    我盯着这个女孩,然后盯着她胸脯,有点胖,胖得性感,胸脯还很大,大得很温柔,我说道:“你急什么?”

    她一下子被我盯着。脸马上红了,急忙躲开我的眼神,然后有点吞吞吐吐说:“我们我们科长一直催,要我们快点。”

    我盯着到她的脸红到了脖子,说道:“哦。”

    然后走向宿舍,她们跟着我往宿舍走。

    一路上,我在想,柳智慧肯定也被带去调查了。

    是不是要严刑逼供?

    妈的如果让康云从中作梗,一定是严刑拷问!

    那就是屈打成招,我也会他妈的跟着柳智慧倒霉的!

    千万不要让康云能从中作梗。

    我这时想到了贺芷灵,只有贺芷灵能够帮忙了。

    我问那个圆脸的女孩,“请问这位姐姐,我叫张河,怎么称呼?”

    她说道:“宋圆圆。”

    我上下打量了她一下,胸也大圆,屁股也大圆,都很圆。

    她又不好意思了,问我:“你看什么呀?”

    我说道:“能不能让我去打个电话?”

    她说:“不行!”

    我问:“为什么?”

    她说:“科长不给。”

    我说道:“哎哟圆圆姐,帮小弟一个忙嘛,好了拉。”

    她身后的一个女的凶道:“少废话!赶紧换衣服过去!”

    我瞪了那个厉害的女的一眼,默默的走向前面,看来,这电话是打不了的了。

    我有预感,这件案子,估计又是内部要自己解决,至少是内部先自己解决,而出面查案的,很可能就是康云安排好的人。

    我怎么甘心!

    让康云来调查,一定打得我和柳智慧体无完肤,对于我,甚至恨不得打死了。

    完蛋了,如果真是那样。

    到了宿舍门口,我打开宿舍门,宋圆圆要跟着进来。

    我问道:“我换衣服,你们也要进来吗?”

    宋圆圆点点头。

    我说:“靠!你们不是吧!我是男的!”

    她说:“科长有令,不能让你离开我们的视线。”

    艹,这一定是康云搞鬼的吧。

    我看了她们四个,说道:“那你一个进来,好吧,然后她们三个在外面等。”

    她们四个互相对视一眼,点头同意。

    我进去了宿舍,宋圆圆跟着进来,我说道:“关门好吧。”

    她关上了门。

    我拿了衣服出来,然后要脱衣服,我看着宋圆圆,问道:“说让我不离开你们的视线,难道我换衣服,你也要死死盯着吗。”

    她脸红了,转头过去。

    我说:“麻烦你把身子也转过去。”

    她说:“不行。”

    我说:“难道你要偷看?”

    她不说话。

    我说:“真是尽忠职守。好!我让你尽忠职守。”

    我就走到她面前,脱了上衣,然后要脱裤子,她一下子急忙的转身子过去。

    老子还怕你不成。

    换好了衣服后,她一直问:“好了吗,好了没有,可以了吗。怎么那么久。”

    我说道:“没有,都没有,还没有。”

    然后我坐在床上,点了一支烟,一直说没有。

    她闻到了烟味,扭头过来,发现被玩了,她气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呀。”

    我说:“我怎么不可以这样啊?我确实还没有换好,你看!我鞋子还没穿上!”

    她说道:“快点走!”

    她真不适合来做狱警,跟小朱啊,李琪琪的一个系列的,这样面相柔弱温柔仁慈的女孩,凶不起来。

    我懒琪琪的穿好了鞋子,走到她身旁,在她耳边说道:“能不能等下让我去打个电话?”

    她说道:“不行!”

    我说:“我给你一万块钱。”

    她说:“给我十万都不可以。”

    我说:“那我给你睡一晚。”

    她骂道:“流氓!”

    然后推了我一下。

    我没心情笑,想到等下可能落在了康云的手中,我就发寒战。

    我问道:“到底是你们侦察科的人查案,还是别的部门查?或者是送到警察手中?”

    宋圆圆说:“我也不知道,你过去了不就知道了。”

    我仰天长叹,不,应该是仰天花板长叹:“完了,完了。”

    我走在前面,跟着她们到了侦察科的隔离的小房间里。

    我看着铁栏杆,说道:“呵呵,要把我当犯人审问了是吧。”

    宋圆圆没回话,只说:“快点进去。”

    我说:“你们不会不给我吃饭吧?你会给我送饭吧是吗?我平时比较喜欢吃肉,饭堂的也可以。记住了啊。谢谢。”

    宋圆圆没回答,锁门后,就走了。

    我等着,等着不知道什么人来审问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