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遭受碾压
    马玲带着一群人朝着这边冲过来,十几个人。

    我心想,女囚们新一轮被揍又要开始了。

    可是,我看到的却是,有一辆货车踩着油门冲向马玲她们。

    我震惊了,这他妈的是要撞死人的!

    没错,那部货车,轰着踩足油门朝着马玲那群人冲过去。

    那部货车,开车的是黄毛。

    黄毛发疯了吗!

    马玲她们一看情况不对头,有一部货车朝着她们冲过去,她们马上鸟兽散。

    可是,这部货车,开车的黄毛,就是对准了马玲踩油门冲过去,马玲吓得脸色苍白,朝反方向奔跑。

    那场景,就如同上次我被何勇开车追撞的场景,马玲边跑边回头。

    但是,她跑不过卡车,我上次跑得过是因为那部货车拉货而且上小坡,这是空车,踩足油门飞过去,人能跑得过车吗?

    马玲尖叫救命,然后马玲绊在了地上,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车子撞断了路边的好多棵小树,直直的,冲向倒在地上的马玲。

    在众人的尖叫声中,我似乎听到车轮底下马玲的惨叫声。

    车子从马玲身上过去了。

    好像不是车轮压了,而是车子的空腹部位直接刮了过去。

    马玲不知道是死是活,已经没了动作。

    死了?

    就这样死了?

    那部车子却没有停下的意思,停下车后,踩着油门往后倒车,狂碾向已经没了动弹的马玲。

    众人的惊呼中,车子因为倒后,黄毛看不到后边,车子轰的一声翻进了路边的还没完工的排水沟中。

    我们一大群人急忙奔跑过去。

    “死了死了!”有人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喊着。

    我心中原本该庆幸的,可是我觉得,太残忍,马玲死得太可怜,太惨了,被货车活活碾压死啊!

    冲到了马玲那里,马玲的好多手下也过来了,急忙的俯身下去问马玲怎么样了。

    我看到的是,马玲的右手,彻底碎了,骨头都露出来,不是手,就是碎渣,血流了遍地,而身上的衣服,被刮开了,好多个伤口,头部也在流血。

    死了吗?

    这画面实在太惨,我有点反胃。

    我急忙喊道:“快点通知救护车!快!”

    众人捂着嘴,惊恐的看着地上惨状的马玲,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我喊道:“愣着干什么,赶紧叫救护车啊!”

    有人马上跑去打电话找救护车。

    我看到朱华华带着防暴队的人过来,对朱华华说道:“把那个故意碾压马玲的司机,货车司机抓起来!”

    朱华华带着人过去了。

    防暴队的人把黄毛从车上拖下来,黄毛自己被撞晕了过去。

    不一会儿,救护车来了,众人看着地上的马玲,根本不知道如何抬起来。

    救护车上的护士下来,过来急忙用担架抬着马玲上了担架,那只碎渣一样的手还有肉连着,只有皮连着碎骨头和肉,血粼粼,还在流。

    有几个狱警管教看着,直接就转身呕吐了。

    我自己也反胃,可我还是过去扶着帮忙抬着担架上车,上车后,护士赶紧的给马玲接氧气,看来,还没死。

    然后救护车关门,走了。

    另外一部救护车也来了,把黄毛押上了车,也送往医院。

    众人都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不一会儿,监狱的领导马上下令,女囚排练结束,各自送回监区,而在场的所有狱警管教所有在场的监狱在职人员,全部到会议室集合!

    我们都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面,众人一片肃静,想到刚才发生的事,众人都感到全身不舒服。

    反胃的还大把有人在。

    我今晚可不想吃肉了。

    太难受了,感觉喉咙难受,想吐。

    不去想这些。

    主任进来了,还有侦察科的科长。

    进来后,就说道:“刚才我们监狱里,发生了一件让人听着就毛骨悚然的事!一个拉水泥的司机,开车疯狂的碾了我们监狱的a监区马玲马队长!你们各位都在场了,我和侦察科科长需要你们提供一下当时发生这袭击事件的详细过程。下面提到名字的,请起立回答。”

    侦察科科长点名道:“刘虹。a监区刘虹!”

    刘虹起来答道。

    这家伙是马玲队长的手下,就是刚才跟着马玲一群人冲过来的。

    刘虹站起来,看上去因为受了刚才那事情的刺激,全身还软着。

    侦察科科长问道:“刚才我听说,你们是跟着马玲马队长过去防暴队那边女囚排练地那里,对吗?你们去那里做什么?”

    刘虹说道:“排练的女囚那边,经常和在建筑防暴队办公大楼的工人司机们玩闹,我们队长认为她们违反了监狱的规矩制度,就带人过去制止。我们跑过去的时候,这车子不知怎么回事,朝着我们就冲了过来。那个开车的,是故意的,他就是要碾压马队长!”

    侦察科科长摆摆手,示意刘虹坐下,然后她和主任聊了几句,然后问我们道:“负责女囚排练的是谁?”

    众人都看着我。

    侦察科科长盯着我,问道:“是你吗?”

    我站了起来:“不是我。”

    有人大声道:“怎么不是你啊!明明就是你!纵容女囚和司机们玩闹的也是你!”

    我说道:“科长!真不是我。当时组织排练女囚登台演出,是副监狱长负责的,可她只是给我一句话,让我找个总指挥,然后就没了。我也只能管b监区的狱警管教和囚犯,甚至有些狱警管教也不会听我的,我更别说去管cda监区的囚犯和狱警们了,她们更不会听我的。再说了,女囚们当时的排练场地,是在大礼堂那里,可是马玲马队长赶着她们走了,说她要带着她们监区的狱警管教也排练,女囚们才去了防暴队在建办公楼前那片空地。可是我也没见过马玲马队长带人在礼堂排练过!”

    马玲的手下插嘴说道:“那些女囚在礼堂排练,影响到我们a监区正常的工作!”

    我问她道:“怎么影响?噪音吗!你开什么玩笑,离得那么远!”

    侦察科科长骂道:“给我闭嘴!我问你了吗!”

    我和马玲的手下都闭嘴了。

    侦察科科长问道:“就算是副监狱长负责,她也算给了你一句话,你为什么不管她们?”

    我说:“只是一句话,她也没和别的监区的负责人说这事,别的监区负责人不和她们监区的押送的狱警管教说,那些人哪会听我的。在防暴队在建办公楼前那块空地,本来很多民工都在那里休息,而且那些货车进进出出都要经过那里,货车一旦卸货后,他们就在那块空地那里整理车门车厢和看货什么的,下车后就刚好是和女囚们在同一个地方。他们就这么和女囚们闹到一块,我想管,可是我只能管的住我们监区的女囚,而那些司机,我能管得了吗?还有别的监区的狱警管教,更恼火的是别的监区的女囚,我能管吗!”

    侦察科科长问道:“为什么不早点上报!”

    我问:“报去哪里?我以什么身份上报?我上次上报的女囚排练场地都没有了,也没人管。杳无音信。还能上报哪里?”

    侦察科科长和主任对视一眼,然后示意我坐下。

    这时,有人站起来喊道:“科长!那个开车要撞死马队长的司机,和b监区的一个女囚关系很好,也许就因为嫌我们队长带人过去拆散她们打了他们,怀恨在心,所以开车撞马队长!”

    那女囚,是卢草,我们监区的,但她是康云马玲的死忠手下。

    侦察科科长盯着卢草,问:“你怎么知道?”

    卢草说:“女囚排练,我都在,每天!我知道那个司机跟那个名叫柳智慧的女囚打得火热。这几天,马队长过来分开他们的时候,他们不愿意,马队长就动手打了他们,我看呐,肯定就是因为他怀恨在心,所以要开车撞死马队长!”

    侦察科科长说道:“你跟我到后面来一下。”

    卢草跟着侦察科科长到了后面去。

    妈的,说是柳智慧的相好黄毛小子故意开车撞死马玲的。

    我把黄毛小子和柳智慧莫名其妙的相好到发生这事想了一遍,突然感觉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首先,我就一直在难受,在纠结,在郁闷,柳智慧怎么看上这么个小子,而且这小子还侵犯过柳智慧。

    其次,撞死的人是马玲。马玲可是羞辱过柳智慧的,扯过柳智慧的头发,打得柳智慧额头流血,扇过柳智慧巴掌,难道说,柳智慧报复了?

    还有,问题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偏偏是马玲,黄毛小子为什么选择的是马玲,这不是报复杀人是什么。

    而且,黄毛为什么那么疯狂,难道他不知道撞死人要受到法律的严惩,甚至自己也会被拖去换命吗!如果不是因为气疯了,怒到了极点,会干出这样的事来吗?

    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也许,我一直都在错怪柳智慧爱上了黄毛,也许,柳智慧根本就是利用了黄毛,让黄毛开车撞死马玲!

    这个假设,很行得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