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爱上非主流
    下午上班忙完了的时候,我又去了看她们排练。

    对于欢迎领导的排练,已经排练完了,现在主要是大合唱,合演舞蹈,还有个人节目的排练。

    我坐在那里抽着烟,看着她们排练。

    但是,很快我又看到,当司机们开车过来,女囚还是和他们火热的抛媚眼聊着天。

    还有,他们司机不甘寂寞得很,直接在等着卸货的时候,就故意跑来这边,我们也不能时时刻刻都轰走他们,就算轰走,路过什么的,他们照样和女囚们玩。

    好吧,睁只眼闭只眼就行了,只要不太出格,随她们。

    可是,让我难受的一幕,发生了!

    我看到,我看到柳智慧,和那个非主流黄毛司机聊得火热,而且柳智慧有说有笑的,完全是那种,那种淌在爱河里小姑娘特有的表情。

    他们两坐在马路边的凳子上,眉来眼去。

    我艹!

    这柳智慧,是不是孤单寂寞冷久了,受不了那份空虚,就和黄毛折腾起来了。

    可他妈的,为什么看上的不是我,反而是看上了那个黄毛?

    我无法平静!叫我如何平静!

    我吃醋了!

    我马上走过去,不爽的走到他们旁边:“喂!说了多少次,不要接触女囚!还有你!怎么的,你不想在这里排练了吗!不想呆我就帮你撤掉你的名额!”

    我是真的一点都不客气了,我平时对柳智慧都客客气气的,这一次,我是真发火的!我不管了!

    黄毛站了起来,不爽的瞥了我一眼,嘴里念叨着什么。

    我问道:“你说什么!大声点!”

    他看都不看我,看着柳智慧,依依不舍的走了。

    柳智慧依依不舍的看着他,然后眼里表情留恋着不舍。

    妈的我的世界观崩塌了!

    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等黄毛走远后,我问柳智慧:“你是不是有病!”

    柳智慧不说话,走到她排练的地方。

    我继续跟上去,问:“妈的,你该不会是看上那个小司机吧?”

    她还是不说话,跟着李珊娜的口号,开始排练起来。

    我生气说道:“他和你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不会看上他吧!你是不是在这里久了,就这样子?”

    她终于开口了,说道:“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来管,你不是我什么人。”

    冷冷的样子。

    我一下子,感受到了一盆绝望的冷水从头顶浇下来。

    是啊,我凭什么去管她,我是她什么人!

    我不甘心的甩下一句话:“你跟他有什么的,你会后悔的!他配不上你!”

    柳智慧冷冷的,根本就不理我。

    妈的,我坐回到了旁边去,我的心情实在难以平静,你叫我如何平静,你说她要跟谁不行,非要跟这么一个黄毛非主流吗!

    这家伙看就品行不好啊。

    柳智慧这抽了什么疯!

    我越看她就越不爽,直接回了办公室,回到办公室,心情也实在好不起来,想到她竟然跟这么一个小瘪三擦出火花,我如同吃了一只活老鼠,感到全身心的都不舒服。

    坐立难安。

    那天,我还是出去了外面,到外面本来想找王普喝酒的,心情不爽,但是王普没有时间,就找安百井,谁知那家伙也忙,没辙,一个人就在楼下喝了四瓶啤酒,然后回去睡觉。

    睡下后,做了一个梦。

    梦见,监狱装修了,变成了一个偌大的私人别墅,别墅里面,很大很大,布局和监狱没两样,建筑也没两样,但是经过种草美化,装修植树,整个监狱就像是一座欧洲的豪华别墅。

    而监狱里,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在花园的草地上,好多张一排排整齐的白色凳子,还有牧师,还有好多好多上层名流的人都来了。

    接着,在礼乐中,一对新人走上了台上,牧师宣读婚礼誓言,然后两人同意结婚,我越走越近,越走越近,依稀中,我认为那个新娘,是柳智慧。

    因为那个是她的轮廓,而那个新郎,比他还矮小的男人,是黄毛头发,是那个非主流司机!

    我想走近点,确认是不是。

    我想走过去,但是被保安拦住了,问我要请帖。

    我没有请帖,可我看清了,新娘的确是柳智慧,新郎的确是黄毛。

    这时候,新郎给新娘戴上了戒指,然后亲吻新娘。

    我大喊道:“不要嫁给他!柳智慧!柳智慧!不要嫁给他!不要!你傻x,你个大傻x!”

    全场的人没人听到我的声音。

    保安推我出来,然后动手打我。

    我还击,手握紧拳头用力挥拳过去,啪的一声。

    我大叫一声!

    从梦中醒来。

    我竟然一拳打在了墙上。

    好疼。

    我握紧拳头,气喘吁吁,这一切,是梦。

    还好是梦。

    可只是在梦里,我的胸口却如此之疼。

    唉,柳智慧,柳智慧啊柳智慧,你真是会折腾我啊,把我可气死了啊。

    她条件那么好,找一个比我好n倍的人,真不成问题,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那厮啊?

    算了。

    不要去想了,我难受。

    我干脆去看排练都不去了,因为看着让我难受。

    而我知道,柳智慧还经常和那家伙打情骂俏,越不想去看,就越想去,我天真的想着柳智慧过几天会烦那样的家伙。

    受不了,想着不去想,脑子里越全是柳智慧和那个家伙。

    我这是要疯了吗。

    我还是去看了排练。

    我无法控制自己,看来,我不过如此而已,我无法能够轻易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的心态还不够强大。

    这几天,那些奇怪的柳智慧和黄毛结婚的梦一个接一个上演,就连他妈的午觉,也在做那样的梦,我的头好疼,我的胸口也疼,把我自己都弄得萎靡不振。

    我过去的时候,她们在排练,排练的是大型舞蹈。

    我看着柳智慧的背影,心酸的走过去。

    我坐着看着,柳智慧却仿佛看不到我,根本一眼都不看我。

    休息的时候,薛羽眉走过来了,看着我这样,薛羽眉问我道:“你怎么了,这样子的憔悴。”

    我说:“被你看出来了。”

    薛羽眉问:“怎么了?”

    我说:“唉,这几天老是做噩梦,睡的不好。”

    薛羽眉说:“做恶梦?什么噩梦。”

    我说:“反正就是噩梦。”

    薛羽眉说:“可能是鬼压床。”

    我说:“不知道,反正就是做梦。”

    说着我哀怨的瞥了柳智慧一眼。

    薛羽眉极其敏锐的捕捉到了我这一眼,说道:“关于你喜欢的女人和别人在一起的噩梦?”

    我被她一下子说中,赶紧的否认道:“瞎讲什么。当然不是!我喜欢谁了我!”

    她看了看柳智慧,说:“别不承认了。”

    我说道:“我承认什么啊我!”

    我有些不高兴。

    薛羽眉说道:“你喜欢她,那个长发的。”

    我说:“别乱说好吧!”

    薛羽眉说道:“你敢说不是!”

    我说:“不是!”

    我心里很是不爽。

    薛羽眉低下头,说道:”好吧,不是就不是,非要那么凶?”

    柳智慧看穿了我心里的想法,我是真发火了,她没有和我过多纠缠。

    我道歉道:“对不起啊。”

    她没说什么,回去了队伍当中。

    黄毛又他妈来了!

    艹。

    他还是和几个司机过来,和女囚们打打闹闹。

    来了后,黄毛就直接到了柳智慧那里,和柳智慧眉来眼去的。

    这一幕太美,我实在不想看。

    他妈的,实在不爽,我走过去,到了柳智慧和黄毛面前,对着卿卿我我的他们两说道:“够了吗!够了滚回去!”

    我死死盯着黄毛。

    黄毛不爽的看着我。

    我说:“滚啊!”

    黄毛怨气的看了我一眼,走了。

    柳智慧还和离开的黄毛眉目传情,直到黄毛走远了。

    柳智慧问我道:“a监区的马玲已经让人够讨厌了,你也要学她吗?”

    我说道:“我不想学,但是你们太过分,在监狱里这样子,我只好来说,要知道,监狱里可不允许女囚和外面的人有接触!我已经对你们够容忍了!”

    柳智慧说道:“是吗?那你要不要把他们都赶回去?女囚们都挺感激你的大恩大德,别把她们的仇恨情绪调动起来。”

    我说道:“我就调动怎么了!”

    柳智慧说道:“你跟马玲一样,都让人讨厌。”

    尼玛的,以前你就对我好,有了黄毛,我就成了让人讨厌了!

    柳智慧继续说道:“我劝你吧,想要把他们赶走也行,最好别自己出面,去把马玲叫来,她喜欢做这事,得罪人的事,你最好也推给她身上。”

    我心想,这说得对啊,妈的我现在把这帮人隔离开,赶走,她们都不爽,怒气怨气又搞到我身上,干脆我就把马玲引过来,然后,让马玲把她们惩罚一顿,看以后发春的她们还敢不敢乱来。

    只是,柳智慧为何要这么说?这样一来,不也拆开她和黄毛了吗。

    柳智慧说完,就没理我了。

    因为看管这群女囚的狱警管教,每个监区的都有,大家都不想多事,这些女囚偶尔和那些司机民工的玩到一块,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a监区b监区的心想,凭什么大多都是你们cd监区的女囚和人家玩,我们干嘛说去,还得罪人。

    而cd监区的狱警管教就想,大家都不管,我们也不管,就这样子好了。

    而且原本排练指挥什么的,是贺芷灵管的,但贺芷灵根本不管,给了我一个让我任李珊娜为总指挥的口谕,她们理所应当的认为我才是管事的,可我现在也不管了,那谁还去管她们和不和民工司机玩到一块去。

    我本来也不太想管,毕竟女囚们关了多年了,和民工司机瞎打闹什么的闹不出事也没什么,而且在这里,他们不能去别的地方,就是过过嘴瘾,我也睁只眼闭只眼,可是柳智慧和黄毛那样子,实在让我不爽!

    现在,我不能不管。

    行,让我去找马玲是吧,我就先躲起来,然后等他们过来和女囚又鬼扯到一块,我再找人去跟马玲说,然后让马玲来处理!

    我直接去找了朱华华,和她说了女囚们和司机和民工们经常越界玩到一起的情况,朱华华说:“开除了和他们玩的两个女囚名额,你怕她们还不听话?”

    我说:“可我现在想让马玲来干这样的得罪人的事。”

    朱华华说:“随你。”

    我说:“我在这里呆着,我看看如果他们等下还来和女囚玩到一起,你就找人去帮我跟马玲说,就说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马玲一直就讨厌我,巴不得我们这些搞舞蹈训练的排练不了,一定会过来,就让她做恶人好了。”

    朱华华说:“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