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 企图讨好
    女孩子心都很细,林小慧感觉到了异样,问道:“你认识她?”

    我假装不知道她说什么:“什么认识她?”

    她问:“你和刚才那个女的认识,后面那个。”

    我有点不高兴:“你问那么多做什么!”

    林小慧只好不说话,跟着我过去。

    服务员找了个位置让我们坐下,坐下后,我点了菜,然后给林小慧点菜。

    她有点不高兴,因为我刚才凶她几句。

    我给她点菜,她说随便。

    看来是真的不高兴了。

    我心想,我确实愧对人家的,因为我自身的麻烦,搞得她的店都开不下去了。

    我就坐过去了她身边,哄哄她:“好了对不起,别不高兴了,是我的错,我不是人。”

    她扑哧一下就笑出来,然后又赶紧严肃的表情,问:“怎么不是人,你怎么错。”

    我说:“那个女孩子我的确认识。她是个模特。”

    林小慧看着我,我继续说:“我之前和她是一起的,后来有一天,我去找她,像电视一样,开门进去见她和一个男的在床上,我打了他们一顿,然后就分了。其实我们之间,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真的在一起过。”

    林小慧说:“你们没有睡过觉?”

    我说:“睡过。也发生了一切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全都发生了。”

    林小慧说:“那还说不在一起过。哼。”

    我说:“呵呵,那要怎么说。”

    林小慧说:“她怎么会背叛你?”

    我说:“谁知道,也许是我没空理她吧。你知道,我就一直忙,然后也很少接她电话的。”

    林小慧说:“那是你活该吗?”

    我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啊?要你这么说,那些外出打工的留守妇女,就不该好好遵守妇道,到处找野男人了?”

    林小慧说:“女人总是希望男人陪着,守着,有多少女人能像王宝钏一样苦守寒窑十八年?”

    我说:“这不能是你们女人出轨的借口!”

    林小慧一直点菜上来到吃完,就和我一直讨论着这个问题。

    感情的最高境界就是,拿得起,放得下。很多人对待感情的态度就是太过于纠结与执着,当然,爱得深了难免如此。每个人在旁观他人的情感世界时,会显得相当理智与克制,但只有当自己陷入其中时才会痛不欲生。可见,感情就是如此,不管是谁都无法逃脱命运的惩罚。林小慧总结对我说,三种男人最容易遭遇女人出轨背叛。

    像我这样对女朋友太过冷淡的男人,道理很简单。女人既然在无法感受到男朋友的关心与温暖,那么女人就会红杏出墙,在外面找其他男人依靠和取暖。

    第二种,经常与女朋友分居两地、聚少离多的男人,因为一对伴侣长期不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所以伴侣之间缺乏必要的沟通与交流。在这样的情况下,女人很容易出轨。事实上,无论是异地恋,还是婚后长期处于分居两地状态的家庭,都很难经受住时间的考验与摧残。两个长期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夫妻也有可能吵架离婚,更何况长期分居两地的伴侣呢。

    最后一种就是没有家庭地位的男人。所谓没有家庭地位,是指男人在家里人微言轻,根本没有什么地位可言,说话也没啥份量。这样的男人,显然是妻管严型。一个在家庭中太过弱势的男人,会助长女人出轨的气焰。正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在家庭中,如果一方过于强势,另一方过于弱势,这样的家庭结构本身不均衡,容易产生坍塌的现象。所以,男人在家庭中还是应该有男人的尊严。男人当然要疼爱与呵护妻子,但这不代表男人完全抛弃自己的尊严。

    听完后,我冷眼看着林小慧,说道:“照你这么说,我就活该背叛?”

    林小慧说道:“我觉得你女朋友没什么错。”

    我点点头,说:“要你这么说,如果你男朋友和你在一起,如果你男朋友像我这样对待女朋友,你也会这么对他?”

    林小慧沉吟片刻,说:“不知道。”

    我说:“我看你肯定会。”

    林小慧说:“我会分手。”

    我说:“分手也比直接出轨强,你哪怕就直接告诉我说,我现在和你分手,因为我忍受不了你了!然后转身爬上别人床,我也接受得了。可那算什么!直接就瞒着我背叛我。本还想和我在一起,我这边的不想放弃,那边的也要!妈的真是贪得无厌的女人!”

    林小慧问道:“还生气啊?”

    我说:“能不生气吗!不过,觉得生气也没有用了,都这样了。可能是我遇人不淑吧。我现在也想开了,我女人要是这样,马上甩,没必要去打架,发火,天下女人多的是。”

    林小慧说:“你拿得起放得下呀。”

    我说:“放不下也要放下,我还能如何?去杀了他们?”

    林小慧没说什么了。

    我自己喝酒,她在吃东西。

    一会儿后,她问我道:“女人在得不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的关怀的时候,就算不喜欢别的男人,也只想着找别的男人来刺激自己喜欢的男人,例如你是我男朋友,然后你打电话也不接,总是没空理我,那我找别的男人,让你生气,你怎么办?”

    我说:“我会给你三次机会,第一次,你已经找了,第二次我就踢了你,第三次无所谓了,因为我已经踢了你。”

    林小慧不高兴的嘟起嘴:“你怎么那么狠心?你就不想想两人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不珍惜这缘分,你不爱她么?”

    我说:“爱个屁,她既然爱我,为何还要找别的人来刺激我?就算再爱,也要忍痛放手!”

    林小慧说:“那是男朋友先不理她的。”

    我说:“那既然如此,直接分手就是啊。干嘛非要用这么招数?如果不想分,可以,她找别的男人,我也会的。”

    林小慧骂我道:“无情!”

    我说:“你不是我女朋友,你没资格说我,还有,就算是我女朋友,我女朋友也没资格说我!”

    林小慧彻底不高兴了,叫来买单。

    我付了钱。

    抢着付了钱,因为我说我请客的。

    然后她就要站起来就走。

    我问道:“不高兴?想走?”

    她看看我。

    我说道:“扔我在这里一个人,也可以,不过,我们的友情到此也可以结束了。老子不过和你讨论,观点不对,也没必要直接扔下我吧?”

    她转身回来:“走吧。”

    她还是软了下来。

    我站起来,拿了烟,走在了她前面,我说道:“没关系,既然你不想我跟着你,你可以直接开车走人,我自己打的走就是!”

    她急忙跟着上来,拉住了我的手:“没有不想你跟着。我们一起走。”

    我说:“是吗?”

    她摇了摇我的手,说:“对不起了,我刚才有点小生气了。”

    我看了她一眼,不说话。

    她又道歉:“对不起了,你还生气呀?”

    她摇晃着我的手,像是我的女朋友,在企图讨好我。

    我说道:“没事了,走吧。”

    她跟着上来:“没事你还板着脸,笑一个了好吗?”

    说着,她自己伸手来弄我的脸,我说道:“别闹了,回去吧,很晚了。”

    因为我喝了酒,让她开车,她上车后,她突然过来,亲了我一下,说:“不生气好吗?”

    我说:“没生气了。”

    她开车出来,上了外面的大马路后,她说道:“你还喜欢她吗?”

    我看了她一眼。

    马路上的灯闪耀在她的脸上一道一道的过去,流光溢彩,她美的好闪亮,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我突然想亲她。

    刹车在十字路口红灯前,我冷不防的亲了她一下。

    她有些娇羞,然后还是问我这个问题:“你还喜欢她吗?”

    我说道:“如果我说我喜欢,你或许会吃醋生气,你会觉得这样的人我为什么还喜欢着。如果我说不喜欢,你一定会说,绝情,禽兽,没心的禽兽。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让我不舒服。”

    她嘟嘟嘴,说:“好吧。”

    然后她自己看着我,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不知道看什么。

    我问道:”看什么?你好好看路啊!“

    她说:“看你,讨厌你,看你这幅嚣张的嘴脸!”

    我说:“别看吐了。”

    她说道:“我们去哪。”

    我看看时间,说道:“很晚了,你该回去睡觉了?“

    她有些惊讶,可能惊讶我为什么不跟她一起,她不高兴,问道:“那你呢?”

    我说:“我自己打的回去。我送你到你家门口。记住,别再去那个店了。”

    她点点头。

    到了她家小区门口,我下车的时候,她拉住了我,说道:“难道不能不回去吗?”

    我问道:“为什么不回去?”

    我有意识的要逗她。

    她滴溜溜的眼珠转着,说:“我想和你聊聊天呀。”

    我说:“还聊不够?”

    她说:“没聊够。”

    我说:“改天吧,话说,你不是想和我聊天,是想上我吧?”

    谁知她大声道:“我就想上你!”

    我笑了,然后我要下车,她拉住了我:“亲人家一下再走了!”

    我说:“是你想亲我,不是吗?”

    她鼓起小嘴,可爱至极,伸头过来,亲了我脸颊一下,然后她还想顺着下来亲我的嘴唇。

    我急忙把头往后仰,她一下子就亲不到了,看来,这种看似得到却又失去的感觉,真让她抓狂,她气着道:“你滚吧滚吧!”

    我笑笑,下了车。

    她对我说道:“你回去小心点,到了能不能给我一个信息。”

    我说:“行,回去睡吧,拜拜。”

    她说道:“哼,等下你肯定不发,又忘了!”

    我说:“好了回去吧。拜拜。”

    她不舍的对我摇摇手。

    我走过外面,打的,她开车回去了。

    不是我不想和她睡,而是,我清楚的知道,我这样子也许会毁了她,如同李琪琪,对林小慧,朱华华,我实在不想克制,但是还是必须要克制,她们对我那么好,我如果碰了她,虽然也算不上毁了,可是像朱华华那样的执着的人,可真的要死缠着我了,无论如何,她一定死跟着我这家伙,对她和林小慧这样的女孩,我还是,考虑清楚再说吧。

    不过,说真的,林小慧我还真不怕碰,怕的是朱华华那样的死脑筋一根筋,而林小慧,我估摸着,她的性格,就算将来不能两人走下去,爱得再深,她也能跳得出来解脱出来,而朱华华,是没有解脱这样的说法的。

    回去后,我给了林小慧发了一条信息:到了,安。

    她回复:多一个字能死得了你?

    我没回复,睡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