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 撒野
    马玲说道:“吵得到,影响了我们的工作。”

    我说:“别跑出来搞破坏,到时候迎接不了领导,不能顺利排练好了上舞台,你负责?”

    马玲冷笑一声,说:“我们每天的工作被她们影响,是她们排练上台重要,还是我们的工作重要!难道,我们还要让着女囚吗?她们是什么东西!”

    女囚们都蹲着,不爽的看着马玲。

    我心想,算了,还是别和她吵了,即让她要在这里,就让她们在这里,我带着女囚过别的地方去。

    可我认为,这家伙不会善罢甘休,可我现在能拿她怎么样。

    我突然心生一计,我先忍让,忍让到让女囚们都不爽马玲,让女囚们心中的火越来越积压越多,到时候,我再引发她们爆出来,然后弄死马玲!

    好,就这样!

    我说道:“她们是人!你不尊重女囚!女囚也是人!”

    马玲果然中计,骂道:“是人?她们是人?她们就是一群垃圾!垃圾不配在舞台上排练!都滚!”

    女囚们的怒火果然被点燃,有人甚至要站起来想和马玲开干,但是被其他女囚拉住了。

    马玲看到了女囚们蠢蠢欲动,走过去怒斥道:“想造反?想对我动手?”

    说着一脚踢了那个女囚。

    那个女囚恶狠狠看着马玲,马玲又是一巴掌抽下去,其他女囚急忙把那名女囚的头按下去,不让她对视马玲。

    对,就是这样,挑起女囚们的怒火。

    马玲又踢了那女囚两脚,看那女囚不和她对抗了,她说道:“还想反我?也不睁大你狗眼看我是谁!”

    我走到李珊娜旁边,对李珊娜说:“带她们走吧。”

    李珊娜站起来,对女囚们下令了。

    然后众狱警管教押送这女囚出了礼堂外面。

    我看着偌大的监狱,实在不知让她们去哪里排练的好。

    因为在这边,都不方便。

    我看中了一块地,就是防暴队正在建楼的面前的一大片空地。

    对,去哪里就好,有朱华华帮忙出面,在那边就比较好。

    我让她们带着女囚过去了那里,不过在这里,就要晒太阳了,我对李珊娜说:“如果出太阳,就别排练,阴的时候再排。”

    然后我去找了朱华华,和朱华华说了这事,朱华华说:“没什么,就让她们在这里排练。”

    我问朱华华:“你家人没和你怎么了吧。”

    朱华华说道:“没说什么了。”

    我看看朱华华,这段时间让她家人这么一闹,她憔悴了不少。

    我想捏一下她的脸,她躲开了,问我干嘛。

    我说:“多吃点吧,瘦了那么多。”

    朱华华说:“要请我吃饭吗?”

    我说:“不想请,一没钱,二没空。”

    朱华华说:“那你去死。”

    我说:“对了,女囚们在大礼堂排练,那个a监区马玲就过来闹事,她一直针对我,不想让女囚们好好排练,尤其是她觉得关系和我不错的女囚,她过来就揍她们,你能帮帮我吗?”

    朱华华说:“连顿饭都不愿意请,还指望我给你帮忙?”

    说完她忙她自己的去了。

    我说:“不帮就不帮吧。”

    在防暴队的这块地盘,我看着李珊娜带着女囚们排练,心里甚是不爽。

    麻痹的被马玲逼到了建筑工地面前,搞排练,靠。

    女囚们也很有怨言,特别是d监区的重刑犯,恨不得直接就弄死马玲。

    就这么排练了几天,不甘寂寞的马玲又来了。

    马玲过来后,女囚们排练着,是背对着她的,很多人并不知道马玲来,所以有的女囚看到,有的女囚没看到,看到的赶紧的蹲下,没看到的还在跟着李珊娜排练。

    马玲是来找茬的,这个就是她打人的理由了,她马上拿着电棍过来就开打了。

    无论是谁,只要站着的,她全都一遍打过去。

    就连柳智慧也难逃乱棍,柳智慧在蹲下的时候,马玲还狠狠打了两下,血顿时从柳智慧额头上顺着流下来,脸颊都是鲜血。

    妈的,马玲你还是人吗!

    我马上冲上去抓住她手中的电棍一扔:“妈的你够了!”

    马玲怒视我:“滚开!”

    我一把推开她,她马上过来两步和我盯着:“你有种对我动手!”

    我握紧拳头。

    她狠狠推了我一下,马玲虎背熊腰,这一推,我猝不及防的竟然被她推得后退几步,然后退后的时候绊在一块工地的砖头上,就直接啪嗒摔了下去。

    我爬起来,手掌感觉疼,我一看,妈的压到了一根钉子上,铁钉,好在插进去不深,我拔了出来,血跟着流下来。

    马玲,老子他妈的忍不下去了!

    我马上冲过去要和她开打,只见一人从旁边疾步走过来,一脚就把马玲踹飞了。

    马玲啊的叫了一声,就被踢飞。

    我一看,是朱华华。

    朱华华这一脚,着实够重的,直接踢得马玲打了几个滚。

    马玲爬起来,朱华华疾步走过去,骂道:“在我们的地盘,你还敢过来打人!”

    朱华华就是朱华华,强大的朱华华,我真是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忍着手上的疼,手指按压着流血的伤口,走到柳智慧身旁蹲下去,看着柳智慧额头上流血,我拿出了纸巾,柳智慧接过去,自己擦掉血。

    这红艳的血,和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都替她感到疼。

    我问道:“疼吗?”

    柳智慧脸上毫无表情,擦掉了血迹后,按住了伤口,摇摇头。

    我说:“要不我带你去医务室。”

    柳智慧说道:“不必了。我没事。”

    我说:“那好吧,那你要不要先回去?”

    柳智慧说:“没事的。”

    我说:“那要继续排练?”

    她点点头。

    我说:“那好,你自己注意。”

    我站起来,转身过来时,看到薛羽眉脸上玩味的表情看着我。

    吃醋吗你。

    马玲跑了,马玲真是识时务为俊杰,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朱华华走过来。

    我让李珊娜继续带着她们排练。

    我拉着朱华华到了一边,问道:“你还敢就这么对她动手啊?”

    朱华华看着我的手,用力一按,按在我伤口上,我啊的叫疼,朱华华说道:“没疼死吧。”

    我说:“别那么狠毒好吧,很疼的!”

    朱华华说道:“那个长发的女囚和你什么关系?”

    我说:“好朋友。”

    朱华华点点头。

    我问:“怎么了?”

    朱华华说:“没什么。”

    我问道:“你就这么对马玲动手,也不要理由借口,你不怕她吗?”

    朱华华说:“理由就是她在我这里撒野,我看到她对自己的同事动手,我就阻止她的暴行。”

    我说:“你是为了我出头的,舍不得我给人家欺负啊?”

    朱华华说:“如果我有一天被人打,你难道站在旁边眼睁睁看着?”

    我说:“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被打,我会闭上眼睛的。”

    朱华华瞥了我一眼,然后走了。

    马玲,老子看你还敢来?

    终于能消停一点了,我坐在空地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们排练。

    可是,意外又出现了。

    建筑楼上好多建筑工人,还有楼下拉货的货车司机,下午的时候,他们一起在楼下谈论沙子搀着太多泥土的问题。

    原本这没什么,但是我们这边一部分女囚,特别是cd监区的女囚,毕竟在监狱有的都好多年没碰过男人,看到这么一大群男人,那还得了,就对工人们搭讪了起来,这群工人和货车司机,也就和女囚们自然的玩到了一起,他们在大家都在休息的时候,就兴高采烈的闹了起来。

    我马上让狱警和管教把他们分开,让她们不可以这样子。

    工人们毕竟进来我们监狱做事,也只能按我们要求的,不能过来这里和女囚接触,女囚们我们也好管,谁再乱来,就除掉谁的名!

    工人们只能远远的,对着这边吹口哨,女囚们自然秋波回应,我一瞪眼,她们急忙忙排练。

    当那些货车司机卸货后,开车出来的时候,就在车上又是按喇叭,又是吹口哨起哄的,妈的。

    有一个货车司机,年轻小伙,染着个黄头发,弄着非主流的发型,开车过来的时候吹着口哨,然后假装下车看轮胎的气。

    下来的时候,他还真胆子大,就对女囚动手动脚,d监区的女囚口里喊着讨厌,实际上饥不择食的她们自我感觉还良好。

    我站起来,朝黄毛走去:“你!干嘛!”

    黄毛笑嘻嘻的说:“没干嘛。”

    他一扭头,看到了长发的柳智慧,当即这厮就愣了眼,傻在那里,一动都不动了,实在因为柳智慧太冷太美。

    我走过去:“你给我回车上去!别在这里捣乱!”

    我推他的时候,他还死死盯着柳智慧的脸。

    柳智慧昂着头,仰着脸,看都不看他。

    这厮上车的时候,竟然还跑过去,掐了柳智慧屁股一下,柳智慧却没反应,就这么愣愣站着。

    黄毛掐了柳智慧一下后,嘻嘻的跑回车上。

    我靠,王八蛋!

    我马上追过去,他发动车子就跑了。

    靠。

    我急忙到了柳智慧身边,道:“你怎么呢?也给他一巴掌!”

    柳智慧继续面无表情,跟着大家继续排练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