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 就是故意找茬
    马玲得意的看着八十个趴在地上的女囚,说道:“好,跟着我的口令,一下去,二起来!”

    李珊娜趴在那一边,马玲看李珊娜明显的趴着不到位,过去就对李珊娜来了一脚:“趴下去!”

    李珊娜急忙趴好了一些,双手在颤抖。

    我不爽的看着马玲,我他妈现在就像暴打她一顿。

    马玲说道:“别让我发现你们偷懒,否则,加罚!一!下去!都给我把手弯下去!趴下去!”

    她大声的吼叫骂着。

    众女囚趴下去,她停顿了一会儿,才道:“二!起来!好,很好!一,下去!”

    然后她冲过去对着一名没有完全趴下去的女囚又来了一脚:“这才第二个!就不想做了吗!给我趴下去!”

    那名女囚趴下去了。

    马玲这家伙,这是在体罚她们,就因为她们见到她的时候蹲下慢了,这根本就是在践踏她们的尊严!

    马玲一边慢悠悠的念,一边饶有兴致的绕着女囚们走着看。

    做了十几个的时候,一名女囚顶不住了把膝盖顶在了地上,马玲过去就用棍子抽她的脚,疼得她直惨叫。

    我们众人都盯着马玲。

    有的女囚支撑不住,趴在了地上,马玲过去就打:“死也要给我做完才死!”

    然后她又念,让女囚要完成五十个俯卧撑。

    她走到了长发的柳智慧身后,突然伸出脚把脚踩在了柳智慧的背上,然后一把抓住柳智慧的长发,扯着,骂道:“还留长发?你给我多做二十个!”

    扯着的时候,她还用力的狂扯几下,柳智慧忍不住痛的叫了一下,马玲马上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柳智慧头上:“叫什么叫!”

    我靠,马玲这厮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谁都敢动。

    大家都知道柳智慧等女囚,有背景,没人敢动,她这是什么?

    我明白了,贺芷灵说的,她们有着强大的后台,她们不怕,柳智慧也好,贺芷灵也好,她们都不怕。

    这时,女囚们做了二十来个俯卧撑,很多人都撑不住了,趴在了地上。

    任马玲怎么踢打,都做不了了。

    马玲骂道:“好,让你们不做!”

    她直接开了电棍的电,往一名女囚身上就捅过去,那名女囚尖叫一声跳起来,是薛羽眉。

    薛羽眉一下子害怕的推开电棍,打了马玲的手一下,马玲顿时怒不可遏,上去就对薛羽眉暴打!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去就推开了马玲:“你想打死人吗!”

    马玲横眉冷对,对我道:“你想袒护她们?”

    我说:“你是在找茬打人是吧?”

    马玲说:“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说完她又要对薛羽眉施暴。

    我拦在了马玲面前,说道:“你要是再动女囚们一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马玲直接一棍子打在了旁边做俯卧撑的一个女囚肩膀上,那个女囚直接惨叫一声趴倒在地上。

    马玲指着自己的脸,说道:“来呀,对我不客气呀,来打我呀!”

    我真想打她,可我知道,我一旦动手,众目睽睽之下打了她,那就让她有了干掉我的把柄,她可以告到上面去,彻底把我除了。

    我这才明白了她来这里捣乱的真实目的。

    她重点打的这几个,李珊娜,柳智慧,薛羽眉,关系都是和我非常好的,她就是让我不好过,来挑衅找事,如果我动手打她,就中计了。

    马玲指着薛羽眉说道:“我每天都会过来找你们的!”

    说完,她带着几个手下走了。

    我气得一脚踢在地上:“草泥马!”

    马玲得意琪琪地走后,我扶着女囚们起来,问候她们:“大家都没事吧,起来松松手脚。”

    她们都站了起来,怨念声一片。

    我让李珊娜继续排练。

    排练比较简单,因为是第一天,就是先安排站位和迎接领导的队伍站位和简单动作。

    我心里像是被东西堵了一样,各种不爽。

    马玲个王八蛋。

    我抽着烟,在女囚们休息的时候,薛羽眉过来我这儿,问我道:“你怎么了?”

    我问道:“没事吧你。”

    薛羽眉说:“早习惯了,这点委屈不算委屈。这点痛也不算痛。”

    我说道:“对不起。”

    薛羽眉说:“干嘛要道歉?”

    我说:“她是冲着我来的,知道你们和我关系好,就对你们下手。”

    薛羽眉说道:“她打的人,都和你关系好?”

    我说:“有一些。”

    薛羽眉说道:“和你关系好的人那么多?”

    我说:“干嘛,你吃醋啊。”

    薛羽眉说:“不可以吃醋呀。”

    我笑笑,说:“可以。真的,痛不痛啊,刚才我真想揍她。”

    薛羽眉说:“那人家是故意来挑衅的吧。”

    我说:“对,故意的,故意挑衅。唉,我都无法保护你们。”

    薛羽眉说道:“保护很多人,除了我,还有很多女人。”

    我说:“好了好了,怎么你讲话都扯到一些听着不爽的东西。”

    薛羽眉看看我,问:“不高兴了?”

    我说:“肯定的,本来心里已经够堵了,你还来给我噎住。”

    薛羽眉说:“别气了,不值得。”

    我说:“我是在想,如果每天她都来这么一出,我该怎么办?”

    薛羽眉说:“忍。”

    我说:“都要打死你们了,我还怎么忍?”

    薛羽眉说:“不会打死。”

    我说:“对,但会狠狠的羞辱。”

    这时,李珊娜走过来,薛羽眉识趣的回到队伍中。

    李珊娜站着和我说道:“刚才谢谢你。”

    我说:“谢什么,你们不都被打了。”

    李珊娜说:“谢你帮我。”

    我说:“说谢就不必了,对了,你记住,她们如果有不听话的,你就报上来给我,我好好收拾她们!别对她们客气!这些d监区的女囚,本来就难管教。”

    李珊娜点点头。

    李珊娜回去继续指挥她们排练。

    五点半的时候,就收工了,狱警管教们各自押着自己监区的人回去各自的监区。

    我走在了长发的柳智慧身旁。

    我说道:“刚才,很抱歉。”

    柳智慧只是笑笑。

    我说道:“你没事吧?”

    柳智慧摇摇头,头发在斜阳下闪着金黄色的光芒。

    我说:“你不难受?”

    柳智慧对我笑了笑,也不说话。

    好吧,既然她不想说,那就不问了。

    她不难受才怪,只是她比较按捺住自己,守得住自己的情绪,想看她发脾气,动怒,那不可能。

    不过我还是想知道,她心里到底对马玲是怎么想的。

    她该不会对我生气吧?

    走到了监区里面,我说道:“抱歉啊,把你带出去,却让你被人这样子羞辱殴打。”

    柳智慧终于开口了,说道:“别想太多。我没事。”

    我说:“你不生气?不难受?”

    她说:“不知道。”

    说完她就走了。

    我点了一支烟,无奈的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

    到食堂吃饭的时候,沈月和徐男拿着饭盆过来和我一个桌一起吃。

    沈月说道:“队长,我们关了李天晴禁闭,然后偷偷的对她监视,发现了重要情况。”

    我问道:“发现了什么情况?”

    沈月说道:“卢草去偷偷看了她,和她聊了,我在远处看,不知道她们聊什么。”

    我说道:“卢草?就是和魏璐她们一个班次的卢草?”

    沈月说是。

    我说:“卢草。卢草为什么找李天晴?”

    徐男说:“卢草以前就是跟着马玲的。”

    马玲!

    果然又是马玲和康云!

    妈的,幕后指使李天晴对我动手的,又是这两个家伙。

    我说道:“好,我知道了,不要声张,最好偷偷继续监视,如果有什么就跟我汇报,记得,最好能偷听她们的对话。”

    徐男和沈月点点头。

    今天差点被马玲气死,我就没出去,心想着如何对付马玲。

    可我实在是无法,没有办法。

    马玲揍女囚,在监狱里,打女囚是很正常的事,只要不打伤打残打死,基本无人管。

    我要去管马玲,凭什么。

    就算我让贺芷灵来说她,也不可能说得了。

    第二天的训练的时间,我又去了大礼堂那边。

    可是。

    又出现了状况。

    还是马玲,还是来找茬。

    我坐着大礼堂上看着李珊娜带领女囚们起舞,礼堂里放着音乐。

    看到门口十几个人进来了。

    是马玲,带着十几个人她们监区的人浩浩荡荡的进来了。

    妈的,我真想把我自己的人也拉来和她们打一场群架。

    马玲进来后,众女囚们赶紧都蹲下,马玲大声喊道:“都给我停下!音乐关掉!”

    李珊娜关掉了音乐。

    马玲说道:“从今天起,这里的场地,让我们来排练,我们也要上台演出!你们自己去找别的地去!还有,你们的音乐太吵!去找一个离监区远点的地方!”

    妈的,这不是找茬吗。

    首先,她们a监区在晚会明明没有报节目,现在突然说排练,这就是找借口赶女囚们走,她就是故意和我过不去,其次,离监区远点的地方,能去哪里?放风场也不给去吗,离监区远点的地方,还真没地方了。

    我说道:“马队长!离监区远点,是哪里?在这里开音乐,怎么又吵到你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