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厉害的超现实杀手
    乔丁说道:“我经过这次烧监狱的研究,发现了一个特别的现象。”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什么现象?”

    她说道:“我根本无法死掉,量子传输可以改变我的命运。假如我自杀,在这个空间我死掉了,就是说,在你们眼中,我或许死了,但是真实的我却死不了,那我可以穿越到别的空间,如果在穿越到别的空间的时候,我心想着我到了那里,是一个富翁,或者是一个古代王国的公主,那么,我的梦想也会实现。”

    我呵呵笑了一声,说:“也许吧。”

    她说道:“你要相信我,的确是存在空间的量子传输的,我们都不会死的,在这个空间,我们在别人的眼中是死了,成了灰,但到了异空间,我们会活得比这里都好。”

    我问道:“你该不是想着想着,就跑去自杀,然后量子传输出狱当你的富翁吧?”

    她笑了,说:“也可能会,但或许很痛。”

    我说:“烧死自己的事你都干得出来了,还怕痛吗?”

    她说:“假如是无期徒刑的囚犯呢?如果是直接死刑,不用受几十年关监狱时间的折磨,直接穿越去了别的空间,那还好些。如果是无期徒刑,与其受着几十年的折磨,还不如直接穿越。”

    我竟然觉得她说得越来越有道理了。

    她又说道:“我的刑期也才那么短,我已经亲身研究过了,不会再研究,现在让我自杀,我不会做这么痛的事。”

    那就好,那就好。

    动不动的就烧监狱,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她说道:“我当时想着要杀了我男朋友和他的出轨对象,可后来我觉得,这样反倒是成全了他们一起到了别的空间。”

    我说道:“你是不是也对监区的狱警管教们说过这些。”

    她说:“对,但是她们不像你,你至少还懂一点,她们直接骂我神经病,还动手打我。”

    我说:“嗯,她们没耐心去分析,去听你这些研究的东西,而且她们就算耐心听完,也搞不懂你到底说什么,我自己现在都不太懂。那你还和谁说?”

    她说:“我们监室的其他女囚,但她们也把我当神经病。”

    我说道:“以后这种东西,还是不要和别人说了,她们不懂,也许以后会懂,现在就好像你拿着手机去跟一个宋朝人讲使用原理,他们也不会懂的,因为科学还没发展到那一步。”

    她说:“你也承认了世上有量子传输。”

    我说:“我不是承认这个东西肯定有,但也不敢说没有,因为人类目前的科学发展还很有限,以后会利用地球资源甚至是宇宙资源开发出越来越多的高科技的东西,和搞清楚各种各样的原理,但现在还没到那一步,你所研究的这个量子传输,你和物理学研究的人说,他们懂,但你和我们说,我们肯定当你神经病。”

    我说了她神经病,又有点怕她会生气。

    妈的这人能杀人的。

    乔丁不是神经病,刚开始我认为她神经,我现在已经认为她是一个天才,一个太过早发现未知世界一些事物的天才。就像公元前6世纪古希腊数学家毕普哥拉斯发现了地球是圆的,他提出了这种说法,但却被认为是神经病,还有那个捍卫太阳中心说的被烧死的布鲁诺。

    如果真有量子传输,如果真能可以利用量子传输,乔丁可以发现这些东西,但是她不该尝试去说服所有人都支持她的研究学说,因为除了她之外,没人会认为她说的是对的,她要是研究也好,实践也好,就该一个人默默的去做,否则,她是真的被人认为就是一个神经病。

    我说道:“我或许明白你的研究,你的一些思想,但其他人不会懂,你以后别再提了。你是个天才,发现了迄今为止无人发现的一些东西,但也只是你而已,你再和别人怎么解释,别人也不懂,以后你搞研究也好,实践也好,你自己偷偷的一个人做就好了,这个空间的人类的思想毕竟还是处在刚从封建时代脱身出来的开悟时段,你不能用你那些先进的科学理论说服他们,就像你现在无法跟一个宋朝人讲清楚手机的功能原理,这需要一个过程。而你,还存在这个空间中,就该好好遵守这个空间的规则,你说对吧?今天我们谈话就到此结束了,你毕竟犯下了错,我申请把你关禁闭十五天,你有意见吗?”

    我是在征求她,万一她不爽,我就完了。

    她说:“没意见。”

    我说:“还有,以后报复,记得针对性报复,而且要有度,人家不过是凌辱你,你至于烧死人家吗?”

    她说:“我知道了。”

    她自己把锁链扣上了,然后把发夹又藏好了。

    我说道:“其实,如果把你关禁闭室,你也很容易逃出来吧。”

    她说:“你刚才说得对,我自己做实验也好,研究也好,我自己一个人做。这空间的规则,我会遵守。”

    我说:“好的,那我就谢谢你了。”

    送走了她后,我松了一口气。

    抽着烟,想着她那奇怪的理论,居然越想越对,我想到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导致我现在和任何一个家庭背景好的女孩子谈恋爱,都惨遭对方家庭唾弃,假如我能量子穿越到异空间,我会做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做一个富翁,那样子,还有人唾弃我吗?想着想着,我竟然也想用自杀的方法来实现,看着楼下,白晃晃的阳光照在水泥地上,我幻想我一跃而下后,穿越到异空间做富翁的模样,可是,到了异空间,就算我父母再有钱,还是现在这个空间的父母,但是这个空间的我的穷爸爸穷妈妈,还是会难受的吧。

    我拍了一下自己脑袋,妈的都想什么啊。

    这些天才真是害人不浅,我相信,如果和乔丁同一个监室的女囚相信她那套学说,估计真有人为此自杀。

    我点了一支烟,告诉我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乔丁的事并没完,她被关禁闭十五天后出来,回到监室,她们监室的大姐大依旧欺辱她,要乔丁给她钱,乔丁不愿意,大姐大指使多人对乔丁进行灌尿等凌辱,然后过了不久几天后,大姐大死了,死因不明,全身无一处伤,法医来检查也无法检查出死因。

    但是有同监室的女囚指证乔丁那天给了监室大姐大端了一杯水给她喝,喝下去当晚就死了,但是法医也无法查出来中什么毒死的,也无法查出是什么原因死的,后来换了xx专家法医下来查,查出来的原因是:心脏停搏猝死。

    为什么心脏停搏,查不出,乔丁那杯水到底加了毒没有,查出来大姐大身体里根本没有毒。

    但是整个监室的人认为就是乔丁下毒了。

    其实,我也认为乔丁是下毒了。

    从此,乔丁整个监室的人,无人敢再得罪她,人人都敬而远之,生怕惹毛了这么一个可怕的人。

    是我我也怕。

    她们监室大姐大死后,监狱通知了死者家属,安抚完了后,我让人把乔丁带到了我办公室。

    她还是坐在那里,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人,同样的姿势,同样的姿态,仿佛那天到现在,从未离去过,戴着同样锁链,眼睛里同样的眼神,可是这个眼神,让我看到的再也不是什么神经病,什么平静,而是深邃,深邃到可怕。

    我说道:“你杀了她。”

    我直截了当,因为我知道,肯定是乔丁杀了她,否则,一个身体健康,以打架爬到监室大姐大位置的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猝死。

    乔丁说道:“以儆效尤。”

    她没有说出是她杀了她,可是这四个字,已经够了。

    我说道:“为什么连高级法医都无法查出死因。”

    她说道:“我不想和任何人谈论这个话题,大家心里明白就好。”

    我说道:“尽管你不承认,而且法医也查不出来,但你们监室所有人都认为是你下毒杀了她,虽然不知道是用的什么下毒办法。”

    她说:“我不想谈论这些。如果你今天找我是想知道这些,那我无可奉告。”

    她自然不会松口说是她自己下毒杀人了,那无异于给她自找麻烦,尽管都知道是她杀的,但没有证据,说什么仇怨已久之类的东西再多又有什么用,其实,我就是好奇,她到底怎么下毒杀人的。

    监狱这地方,越来越让我感到不可思议,一切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甚至书上网上新闻上所有没见识过的,都在这里见识到了。

    我知道她不悦,说道:“好吧,那我问你,还有人欺负你吗?这个问题,可以问吧。”

    她说:“没有。贪生怕死是人的本性。她死后,她们所有人都觉得我在那杯水中放了毒,没人再敢和我大声说一句话,你也不敢。”

    我尴尬的笑笑,说:“我的确是不敢。”

    谁敢啊?我现在要揍她,欺负她,她要是想弄死我,还不容易啊。

    乔丁如果真的毫无底线的话,一定是个很厉害的超现实的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