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 物理学领域高手
    乔丁陆续说着她好多次濒死的经历,让我听着自己都觉得神奇。

    这样都不死?

    我没听完就打断她的话:“你和我说的都是真的?”

    乔丁说道:“当然都是真的。经历了那么多次死亡,我都没死,所以,我是一个不会死的人。”

    我说道:“虽然说很神奇,但也不过是神奇,是巧合罢了,你还是会死的,我也是会。”

    乔丁问我道:“你听过量子传输吗?”

    我说道:“我不懂。”

    那些a监区的人和她沟通,不懂她到底在说什么,想必就是说的什么量子传输,这一听就明显的是物理学的东西,我自己都不懂,那些人更不可能懂。

    乔丁说道:“你说,人难道只是存在于一个空间之内吗?”

    妈的又是这种超现代的问题。

    当时那个叫啥的跟我说到的四维空间,我已经够乱的了,还跟我谈什么量子传输,异空间,我的脑子实在不够用啊亲。

    这种东西,她应该去和柳智慧谈。

    尽管我一点也不感兴趣,可为了搞明白她为什么要烧监狱,我还是假装感兴趣的问:“难道人和地球,和这个世界,所有的动植物,太阳宇宙,时间,不都是存在同一个空间之内的吗?”

    她说道:“如果有异空间呢?有无数个异空间,那就是有无数个我,如果有另一个空间,那就有另一个我,那边的空间,发生的事情,和这里的空间是不同的。你知道量子传输吧?”

    我摇摇头说:“这个我真不知道。”

    她说道:“量子传输是一种全新通信方式,它传输的不再是经典信息而是量子态携带的量子信息,是未来量子通信网络的核心要素。利用量子纠缠技术,需要传输的量子态如同科幻小说中描绘的“超时空穿越”,在一个地方神秘消失,不需要任何载体的携带,又在另一个地方瞬间神秘出现……”

    我听得想睡觉,我真不懂她在说什么,我随口说道:“听你说得跟瞬间移动一样的,还和机器猫那时光机一样,世上哪有这玩意。”

    乔丁说:“存放着机密文件的保险箱被放入一个特殊装置之后,可以突然消失,并且同一瞬间出现在相距遥远的另一个特定装置中,被人方便地取出。目前的科学家在量子态隐形传输技术上取得的新突破,可能使这种以往只能出现在科幻电影中的超时空穿越神奇场景变为现实。”

    我说道:“那研究出来了,真的可以实现了,我当然相信。我们现在继续讨论你没死的话题,你是不是认为你能穿越到另一个空间,永远不死,所以才烧监狱?”

    她说:“不是的。”

    我问:“那为什么要烧监狱?”

    她说:“我从一开始进来监室,她们就欺负我。”

    我问:“她们是谁?”

    她说:“监狱的人,管教,狱警,还有监室的其他囚犯。我想把这里烧了,把她们都烧死了。”

    我说:“烧死?你也会死。哦不对,你总认为你不会死的。你报复心也太强了,你要杀人就杀欺负你的就好了,你这么一烧,整个监区楼都给你烧光烧死了。”

    她说:“这不是我所关心的范围。”

    我说:“对,你这么冷血冷漠,别人死不死关你什么事,你只要达到你的目的就行了。在监狱里,受罪受委屈很正常,来这里不是让你来度假,你犯罪了,法院判刑,自然让你来受罪的,你受点委屈,就想烧监狱,如果每个囚犯都跟你一样,那不全都乱套!不过我也真佩服你,利用你的物理知识,能把玻璃磨成放大镜,点火烧监狱。”

    她说:“这有什么难?如果我想逃,这里锁不住我。”

    果真是人才啊。

    我问:“怎么逃,你告诉我?”

    她说:“监狱关着人的屏障,无非就是高墙,电网,栏杆,铁门,破坏这些防御系统出去是再简单不过的了。就比如开锁,你只要懂得制造锁的原理,知道这个锁的构造,你甚至可以用一根铁丝开所有的锁。”

    我说:“我不信你那么厉害,你开你手上的锁链给我看看。”

    她变魔术一样的,从囚服内侧下角拿出一个发夹,然后捏在手中,不到五秒钟,开了手上的锁链。

    我大为惊叹。

    妈的这还是人吗!

    我问道:“那如果破墙而出呢?如果弄坏铁门呢,又如何?你手上也没工具啊。”

    她说:“工具随处都有,我去劳动车间,那里无论是针线,钳子,消毒水,如果我想越狱,那些东西对我都有用。和你解释你可能也听不太懂。”

    我说道:“既然如此厉害,那杀人还要点火吗?你完全可以用其他办法悄无声息的杀人。”

    说着我自己都不寒而栗,面对这么个人,她若要杀她监室的人,还用得着那么大作声张的愚蠢办法吗?

    她说:“那天放火烧了我前男友的家后,我就想,是不是如果我前男友那栋小区楼都烧了,里面的人都死了,我还是不会死,我能把这个空间的人烧死,会不会我也会被这个空间给烧死,或许是传输到了别的空间活着,或者是在别的空间死去,而在这里依旧活着。”

    此人已疯。

    我说:“你真是疯狂,你知道这样子让你搭上多少人命?”

    我觉得监狱已经关不住这样的人才了,就算把她关进禁闭室,只要她想,只要她愿意,她可以轻而易举的出来,甚至继续搞破坏,妈的,留着她,太可怕了。

    她说道:“那不是我所考虑的范围之内。”

    我说道:“如果把你关禁闭,你是不是还是想报复,想杀了她们才善罢甘休?”

    她说:“为什么不呢?”

    我有些无奈,看着她,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对这样的人,我真有点束手无措了。

    监狱里真是人才辈出,之前的神女,现在的乔丁。

    一个一个的,都能掀起大浪,让人不得安宁。

    她说道:“是她们先对我动手,难道我还要一直逆来顺受到被欺负死吗?”

    这点她说得倒是在理,因为刚进来监室的人,难免都是要受到老囚犯的欺负的,而且这帮老囚犯连为一起,专门欺压新囚犯,从新囚犯身上讨好处,要钱,要好处,要她们服侍,如果新囚犯不愿意,那么,就是被打,被凌辱,各种欺凌。

    我说道:“当然,逆来顺受也不好吧。不过你报复能不能报复得针对性一点,别一下子弄死跟你无关的人。”

    她只是看着我,不回答。

    我对这样的人才,妥协了,只能用商量性的语气和她讲话。

    因为她可以,我相信她绝对可以,只要有适当的机会,就能弄死任何一个人。

    这才是高手。

    真正的高手,几乎可以和柳智慧媲美的高手。

    当然,最厉害的高手还是柳智慧莫属。

    不过两人不是同一个领域的,一个是物理学,一个心理学。

    这还是不能这么比的。

    我看着她手上打开着的锁链,有点害怕,然后我问道:“对了,你那发夹从哪里弄的。”

    她说道:“只要留意,监狱里的很多角落总有着人们注意不到的对我来说大有用处的东西。”

    我点点头,说:“好吧,我越来越佩服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