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 如此没有人性
    回到了青年旅社,沉醉,躺在床上,醉得一塌糊涂,不知道是因为喝得猛,还是真喝不了一瓶大支的劲酒,我是躺着全身都没了气力。

    手机在叫着。

    我使出全身力气转身过去拿了手机。

    看了一下,是朱华华打来给我的。

    我拿着手机放在耳朵上,然后把手放下来,手机就放在耳朵上:“花,花姐。”

    朱华华问:“你回到去了吗?”

    我说:“回来了,躺在床上,准备脱衣服,都没力气脱了。”

    朱华华说:“我弟刚回来,他说和你喝了很多酒。”

    我软绵绵的说:“不多,就一瓶,但感觉已经喝死了。跟你弟弟这么喝酒,简直是拿命喝。”

    一股药味冲上来,我干呕了一下,差点没吐出来,太恶心了。

    朱华华紧张问:“你没事吧。”

    我说:“那股药味真让我不舒服。你家人还和你干什么了吗?”

    朱华华说:“没什么了。也没再说我什么。”

    我说:“那就好。不说了,我好难受,我去刷牙洗澡。”

    她还想说什么,我直接挂了电话,冲进了卫生间,干呕了几下,没吐出来。

    然后刷牙洗澡后,晕沉沉的倒在了床上。

    再也不想喝劲酒了。

    睡着后,做了一个极度让我难受的梦。

    我梦见因为徐男和沈月的背叛,导致我拿着刀,割喉了徐男,然后沈月拿着枪指着我,我抢过抢,抢枪的时候被她打了两枪,很疼,却没死,我拿着枪打死了沈月,然后被抓了,从医院病床到监狱,那么那么的难受。

    到了监狱后,发现进的还是女子监狱,然后那些女人张牙舞爪向我冲来。

    我一下子惊醒。

    自己全身是汗,看看时间,才三点多。

    躺下继续睡了。

    一早醒来,感觉身上还都是药味,太厉害了。

    手机两条信息,都是朱华华的,第一条问你没事吧,第二条是没事早点睡,有事给我打电话。

    从何时起,她这么关心我了,那个女汉子,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啊。

    到了办公室,我忙了一会儿后,去找了薛羽眉。

    不过,她们早上要劳动,下午还是要劳动,看来,今天她或许没空了。

    下午我在心理咨询办公室接待了a监区的一名女囚,她爬上监狱高楼上面,弄了一块玻璃下来,磨成了凹凸镜,然后弄成放大镜那样,在中午出大太阳的时候,用这面她自制的放大镜照在一块小木头上,然后引燃了自己监室床板和被子,在监室床架都快烧起来的时候,如果不是刚好防暴队巡逻过去撞见,估计整栋a监区的监狱楼都烧光了,差点造成了人员伤亡。

    a监区的人把她拉去打了一顿,问她为什么那样做,她却说了一大堆她们完全听不懂的东西,她们只好把她送到我这里来。

    我看了一下她的资料,她叫乔丁,欧洲x国xx大学物理学系毕业的高级研究生。

    她长得一副很斯文却又知识渊博的样子,进来的罪名是放火罪。

    放火的原因,是她想要男朋友回心转意。

    乔丁在国外大学毕业后,回到国内,找了一份在外企的好工作,很快就混到了高管职务,随职务和腰包增长的,是她的年龄,她步入了黄金剩女的年纪,她条件好,就找了一位自己的客户,自己开公司的一名男客户,交往成了男女朋友关系,二人同居在了男朋友新买的房子中,并且开始谈婚论嫁。

    谁知,她的这位男朋友,私生活并不检点,两人交往后,很快就出轨了,去年年底,乔丁发现男朋友与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两人大吵一架。争吵后,乔丁在外面喝了一顿酒,回到家给男朋友打电话“讨说法”,对方一直没接。乔丁越想越气,进厨房打着了煤气灶的火,并点着一件睡衣,丢进房间。火越烧越大,直至把房子烧毁。

    案发后,乔丁主动报警,并在小区等候处理。她的家人赔偿了男朋友经济损失20万元,取得了男朋友的谅解。

    庭审时,乔丁表示认罪,但辩称放火是因为男朋友背叛了自己,于是想自杀。乔丁的辩护人认为,男朋友对本案的发生有一定过错,且乔丁的家属已赔偿了对方并得到谅解;同时,乔丁是自首,属初犯,而且认罪态度好。辩护人提出,乔丁的行为应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请求法庭从轻或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公诉人则表示,乔丁的行为已构成放火罪,现场是商品房,她的行为已影响不特定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法院审理后认为,乔丁在住宅楼内放火,其行为已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及重大公私财产安全,其行为已符合放火罪的构成要件,构成放火罪。本案虽因感情纠纷引发,但乔丁不应采用放火这种危及公共安全的方式解决。

    法院最终判决乔丁犯放火罪,关进了监狱。

    每个进监狱的囚犯,进监狱的原因基本都是不同,犯罪的目的,更是不同。

    我看完她的资料后,问道:“如果说你放火罪进来那次,是因为想自杀而放火,我可以理解,那这次你放火烧监狱,又是什么原因?想自杀也不需要这样吧。”

    乔丁抬头,说道:“我那时候不是想自杀,我是照着家人给我找的律师做的辩解。”

    我问道:“不是自杀?那是什么。因为男朋友出轨,所以要放火烧了男朋友房子?这也太极端吧。”

    乔丁说道:“我不是要自杀,也不是想烧他家房子,我不是在报复,我是在逼他出现。”

    我说道:“那也很极端了,逼他出现,非要烧房子?你就不怕烧到人家,烧完了整栋楼,人家会跟着你一起死?”

    乔丁说道:“别人死我管不着,我不会死就行。”

    妈的,真是个自私的女人,什么话这是,你自己失恋被劈腿了,烧房子,还想着人家死不死关你屁事。

    我是这种人的男朋友的话,我还不如早点分手的好。

    我说道:“人家死不死关你屁事?你放火烧房子,死了人,也是你坐牢的!再说回来,你怎么那么冷漠,什么人家死不死关你屁事,居然那么没人性!”

    她说道:“人本来就是自私的动物,人性就是自私,世界上每天被车撞死,被火烧死的,病死的人那么多,只要不是你家人朋友,关你事吗?你是不是一个一个都去同情呢?”

    我说:“狡辩!扯淡!就算不去同情,你也不能这么做吧,这么烧死人,你于心何安,你还有没有良心!”

    乔丁冷漠的看了我一眼,说:“我过的幸福就好,我想要的东西得到就好,别人不关我事。”

    我说:“对,每个人都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你追求自己的东西,却是要建立在伤害他人的基础上!”

    乔丁嘲讽我道:“一个小破心理学家,还没资格来教育我。”

    我点点头,心里很是气愤,说道:“行,我是没资格嘴上和思想上教育你!”

    乔丁挽起袖子,指了指自己手臂上的淤青,说道:“你也可以像她们一样打我,关我禁闭。”

    看来这家伙真是个刺头啊,还是留学生回来的,还是个外企的高管,怎么那么难沟通。

    我说道:“行,别人死不死也不关你事,这是你的想法,我无法改变你的想法,也不想改变,总之,你危害到了别人,犯了法,就该受到惩罚。不过,你放火的时候,你都不担心自己会被烧死吗。”

    乔丁说道:“我是不会死的。”

    我说道:“没人不会死,我们都是会死。”

    乔丁说:“以后我可能会死,可我知道那次烧房子我不会死。我烧了房子后,我就定定坐在客厅里,看火烧过来,看火怎么把我烧死!”

    我心里一阵畏惧,这都什么人啊,点火烧房子了,还要看着火烧过来怎么烧死自己。

    是不是真的有病啊!

    我说道:“如果不是消防人员进去救了你,你也早死了,变成了灰,还能跟我在这里扯?”

    她说道:“我死了不止一次,我死过七八次,没有一次能死成的。”

    我说道:“呵呵,你开什么玩笑,如果一个人存心求死,还有死不成的。”

    她说道:“十三岁的时候,我爷爷奶奶相继去世,我不想活了,跳河自杀,被河水冲回了岸上,我是不会游泳的。十五岁毕业会的那天,我同学的爸爸开车去接我们回家,出车祸,我同学爸爸和我同学都死了,我毛发无损。十六岁,我想念爷爷奶奶,抑郁,跳楼自杀,跳出去却被下一层的一条晾衣绳缠住了脚还打了结,没死成。十八岁,我在逛街的时候,商场电梯坠落,电梯里另外三个人都死了,我却一点事都没有。后来我出国,爱上了一个匈牙利的男孩,他却抛弃了我,我上吊自杀,在他出租屋里用电线缠着自杀,刚把电闸放上去就停电了。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