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2章 担负不起娶她的责任
    拜拜了柳智慧,我回去自己办公室忙活。

    忙完后,下班我就出去了,本想着出去找王普喝喝酒,好些天没找他了,妈的,是不是在友情中,大家各自忙各自的了,然后慢慢真的就这么散了?

    就这么散落在天涯了?

    但是,现在就算不散,以后死了也会散的。

    所以,活着遇到一个真正的好朋友不容易,好好好珍惜才是。

    我走出监狱后,走向公交站。

    一辆车开过来,刹车在我身旁,我急忙跳开。

    最近自己都觉得自己患上了被迫害妄想症,老是觉得在哪里都不安全,都怕会被人干掉。

    不过不是我多疑,而是真的有好多人想要弄死我。

    小心行得万年船啊。

    车子上的窗降下来,一看,是朱华华的弟弟。

    妈的小王八蛋,想撞死我啊!

    我不爽的看着他。

    他对我挥挥手,示意我上车。

    行,我还想问问他,他们家到底要朱华华如何才满意。

    我开了车门上了车。

    朱华华弟弟看看我,然后踩油门往前开。

    我问道:“朱小少爷,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呢?”

    他说道:“请你吃饭。”

    我假装吃惊说:“请我吃饭?你不会是间歇性神经了吧。请我吃拳头差不多,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有事快说!”

    他说道:“我是真的请你吃饭。”

    我看这大少爷的脸,很真诚,也很帅,他一直很帅。

    我说:“成。去吧。”

    朱小少爷开车带我去了一家大排档,进去大排档,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他指着排档后的小河,河里圈起来,一个鱼塘,鱼塘有鸭子,岸边有养着鸡,他说道:“农家土鸭土鸡,我爷爷最喜欢来吃的。”

    我说:“谢谢你啊,带我来这里享受。”

    他说:“吃点什么?”

    我说:“我没来过,你点吧。”

    他点了一只鸡,要了一条鱼,鸡是三斤多,鱼是四斤多。

    我本来想问吃得完吗,可算了,不想问,吃不完又如何。

    他直接要了高度酒,还是劲酒,来了两瓶。

    五百毫升的那种。

    我看着这两瓶劲酒,说道:“你该不是会想和我一人一支酒,喝死拉j8倒吧?”

    他有些挑衅的问我:“你怕吗?”

    我说:“你回去还要开车。”

    他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叫人来开,我可以打的回去。”

    我说:“我不想喝这个,我想喝啤酒!”

    他直接开了,两瓶都开了,然后推到了我面前。

    我说:“要强迫我喝吗?”

    他说:“你怕啊。”

    我说:“何必呢?又有什么意义。”

    他说:“当是陪我喝吧,可以吧?”

    我说:“可以。如果你这么说话,我自然是愿意,但如果你强迫我喝,就算被你打死,我都不会妥协。”

    他拿了两个玻璃杯子,我们一人一个,倒了一人一杯。

    我正想和他碰杯子,他却说:“吃点东西再喝,不然容易醉。”

    这厮到底想要搞哪一出?

    我放下杯子。

    鸡肉上来了,鱼肉也上来了。

    吃了两口,果然是乡村味道,只放了盐和味精,就没有其他调料了,味道还很鲜美。

    他问道:“好吃吧?”

    我说:“是好吃。不过,你这么好心,不像你的风格啊。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吧。”

    他说:“你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然后他举起杯子,和我一碰杯,就干了。

    喝完后,他放下杯子,没有任何表情,又倒满了。

    我看着他,牛气轰轰的,干脆屏住呼吸,也一口喝完了,喝下去后,那药酒的味道冲上来,实在是不爽啊!

    我忍了忍,然后吃了一块肉,把那味道压下去。

    我也倒满了酒杯,他马上拿着杯子过来碰杯:“你叫张河,是吧,很高兴认识你。”

    我问道:“你叫什么?”

    他又是仰脖子一口气喝完,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随便你叫。”

    我说:“行。”

    我屏住呼吸,也一口气喝完了。

    两杯劲酒,喝了半瓶了,然后吃了几口菜过了几分钟,有点上头了。

    他的双颊有点红红的。

    我的脸和身体很热,这酒的度数实在太高。

    当然,对我这样的人来说,是挺高的,喝啤酒还可以,喝高度酒,我实在顶不住。

    我有些眼晕,夹一块肉夹不起来,掉在了桌子上。

    朱华华弟弟直接夹了一个鸡腿到我碗里。

    我说谢谢。

    他问道:“我想和你谈谈我姐的事。”

    我说:“你找我我就知道了,你肯定找我谈的是你姐的事,难不成还能谈其他的事?”

    他说道:“你碰过我姐吗,我要你说实话。”

    我把鸡腿放下。

    看着他。

    他认真的看着我。

    我说道:“我以前是的确有过想对她什么样什么样的想法,可后来我发现,她和我所认识的其他女孩不一样,我承认我是个人渣,我碰了应该说也有好几个女孩子,但你姐姐,绝对和其他人不同,她值得我尊敬,她有骨气,有傲气,当然那时候我对她下手,是没有成功的,那时候真的是强硬的上啊,但是没办法,而且是好几次,开始是我打不过你姐姐,后来我练过了后,和你姐姐持平手,再后来基本可以制服她,可到后来,我虽然还是很想动她,但我对你姐的崇敬之心让我克制住了自己,她说得对,她应该留给她将来和她结婚的那个人,我也是希望如此。我没有能够担负起娶她的责任,我不会再想着去解开她的扣子。只是,你家人想太多了,也许不是想太多,而是我本来就太坏了,你们也担心我和你姐在一起,我会怎么样怎么样的,就算我再怎么保证,也没用。但我心里就真的这么想的,无论你信不信。还有,希望你们能让你姐自己选择她人生的方向走下去,她喜欢在监狱干下去,你们就让她做下去好了,我不会对她什么样的。但如果她想和我在一起,那你们还是少劝的好。”

    朱华华弟弟盯着我,说:“少劝?难道还要劝她和你走在一起吗?”

    我说:“人都有逆反心理。你们越是反对,她越是认为她选择的才是对的,甚至还要表现给你们看她才是对的,比如你小时做了什么事,你家人越是说你,你就越是想表现给他们看,是他们错了。”

    朱华华弟弟说:“是这个理。”

    我说:“随她怎么样就行了,你姐姐也不是一个控制不住自己的人,她有着自己的分寸,她不会和我乱来的,你们就算不相信我,也要相信她。难道你们还不了解她么?”

    朱华华弟弟举起杯子和我碰杯:“谢谢。”

    我说:“别说谢。她是我很好的朋友。没有谁谢谁,因为谁也不欠谁。”

    他又是一口喝光一杯。

    我说道:“你这么喝,我可陪不起,这才没吃多少,都准备喝光了一瓶劲酒,那岂不是要命喝嘛。”

    他不回话了,又倒了酒。

    我拿起杯子,也一口喝光了。

    我感觉已经醉了,因为我没感觉到晕,而是感觉到很清晰,看东西很清晰,听东西也很清晰,这就是喝醉了迷糊之前的感觉。

    他问道:“你是怕你给不了我姐幸福?”

    我说:“我认为我给得起,如果是你姐的要求,我给得起,她不在乎对方怎么样的人,对方怎么样的条件,背景,我只要好好上班工作,弄点钱买个和她两个人住的小一点偏僻点房子,和她一起上下班,陪着她做饭做菜,这种幸福我给得起。但若是像你们要求的,门当户对,光荣之家,还要有房有车有前途,年轻有为,有才有貌,我真没有一条符合条件的。我理解你家人,换成是我,当时我姐姐嫁人,我那么小我都知道嫁给一个农村穷男人后我姐将来的生活很难过,何况是你们呢,你们也希望她过得好,我理解。我不怪你们。”

    说着我自己有点难受,朱华华是个好女人,谁娶到她,那是n辈子修来的福气。

    可惜不是我。

    我深深的知道,那个人绝对不是我。

    他说道:“谢你的理解。听了你这么一番话,我还同情你了,可我不放心我姐跟你,你这人对感情态度不好,太乱来。”

    我说:“是的,所以不让她跟我最好。我也不会让她跟我的,我也不会再去逗她,你们放心。我知道你们家一直都在给她介绍对象,希望你们介绍一个很好的人给她吧,我也会在心里好好的祝她幸福。”

    他看着我,说:“你真是一个好朋友。”

    我说:“或许吧。但我无法成为一个好男朋友。”

    他说:“以后你可能会。”

    我说:“可现在不会。”

    他举起杯子,又是一饮而尽,我也喝光了。

    一人一支劲酒,一斤装的,他两眼还炯炯有神,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没醉。

    他去买单后,招招手,然后出去拦的士,叫我先上车。

    我过去,也不客气,上车了,然后走了。

    他自己拦了另外一部,也上车,走了。

    难道就因为我身份背景的原因,就要眼睁睁的这么看着自己欣赏的,喜欢的女人,一个一个的离开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