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 一代红妆绝世繁华落尽?
    抱了李珊娜一会儿,我放开了她。

    她只是一个可怜的弱女子,在斗争的大漩涡中,她被卷入了其中,而且被卷到了地狱中。

    哪怕她再有才华,再能歌善舞,再出名,再有钱,再高贵,再优雅,再有思想有智慧,她也不过是一个弱女子。

    难道,一代绝世红妆就要从此豪华落尽,在监狱中归于寂寞吗。

    或许是,或许不会。

    我无力改变,也无法改变她的命运。

    说她是个弱女子,我也不过个小人物,我在这里也不过能照顾到的照顾一下她而已了。

    我放开了李珊娜后,说道:“你舞跳得很好。”

    李珊娜说道:“谢谢夸奖。”

    我坐了下来,示意她也坐下。

    李珊娜和我面对面坐下后,我说道:“监狱要开晚会,和迎接领导视察,我想让你出来带队排练。你知道,有好处的,减刑。但,需要给钱。”

    李珊娜说道:“迎接领导我不做,我可以教她们。”

    我说道:“那上晚会呢?你不愿意上吗?”

    李珊娜说:“愿意上晚会,不愿意接待领导。”

    我说:“好吧,我尽量安排你上晚会,不接待领导。”

    李珊娜说:“不要尽量,是我肯定不接待领导。”

    我说:“那好,那就不接待领导,那你就教教她们好了,然后晚会你上去,带队歌舞的,然后你自己也出一个节目吧,单人舞蹈歌唱,就刚才那个白狐就挺好。”

    李珊娜说道:“中秋之夜,监狱的晚会,内容都是要健康向上,白狐是一段悱恻缠绵的人和妖的爱情故事,监狱领导不会通过的。”

    我想了想,说:“你说的也对,我估计那群老古董的确不会让通过。那就弄个健康向上的。”

    李珊娜说道:“独舞独唱但愿人长久。”

    我问道:“你要自己编舞吗?”

    李珊娜说:“我看过这首歌的很多舞,我可以把这些舞融在一起。”

    我说:“厉害。那我就先走了。”

    李珊娜问道:“多少钱。”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

    李珊娜说道:“说吧,不要紧的。”

    我说:“少少也要一人八万这样吧。呵呵。”

    李珊娜说道:“好。”

    对于钱,她不缺。

    李珊娜不缺钱,冰冰不缺钱,不过,薛羽眉缺钱。

    所以,我想着法子给薛羽眉垫钱才行,冰冰是不会去的了,那就算了。

    突然,我突发奇想,那个那个柳智慧,她会不会也愿意上台呢?

    哈哈,想来就有意思,如果她上台,会是怎么样子的。

    不过,柳智慧怎么可能愿意上台?

    但是,不去试试怎么知道愿意不愿意。

    我还是去找了她。

    在放风场,等来了柳智慧。

    她在压腿的时候,我走到了她身边看着。

    她能把腿全部压下去,一字马。

    不是一字马,而是一字马了后,还能摁上来,逆天了。

    好强大。

    我看着有点傻眼了,然后口水不知不觉的流下来。

    当柳智慧用两只长腿撑着直直站起来看着我的时候,我回过神来,急忙擦掉口水。

    然后我自己自嘲的说道:“通过观察我的表情,你一定知道我心理活动是想着那些不好的东西吧。”

    柳智慧笑了,说:“还用观察吗?”

    我呵呵的一笑,急忙用袖口擦干净口水。

    柳智慧说:“找我有什么事?”

    我说道:“监狱里要挑人去迎接领导视察,和上晚会,上去了,都是能减刑的。”

    柳智慧说:“减刑和我没有关系。我不会去迎接领导。”

    看来,柳智慧和李珊娜一个样,都是极其心高气傲的人物,让她们去接待领导?想得美。

    我说道:“我可以安排你不要去接待人。我只是觉得,你再怎么厉害,对心理学怎么精通,再怎么懂得人心,你也有社交需要的是吧,如果老是这么关下去,你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以后也有心理疾病啊。”

    柳智慧脸上浮现一丝难以察觉的笑,说:“你怕我疯掉?”

    我说:“是有些担心。如果我是你,让我不能和人讲话,不能和人接触,不能有社交,我坚持不到一个星期,估计就要疯了,我真的很佩服你,可我觉得,你就算在这里怎么样都好,被谁监视着也好,你出来参加一下活动什么的,别人也不会要杀你吧。”

    柳智慧说道:“我曾经对你说过,少点和我接触,我会给你带来麻烦。你不怕?”

    我说:“怕,我也害怕,可怕又如何呢。开车还怕车祸呢,难道就不开车了吗。我喜欢和你接触。”

    柳智慧说:“你什么都不好,除了心地还有点善良。”

    我说:“唉你别评价我了,你就去参加吧,去跟她们跳跳舞,或者你可以自己弄个节目都行啊。”

    她只是看着天空。

    看来,她不太想去啊。

    这时候,监狱竟然放歌,少有的放歌。

    平时到了黄昏时候,每天吃完晚饭放松的时候,才会放那么一小会儿的歌,而且放的还是那些健康向上的音乐。

    可这时候放歌,不知道是怎么了。

    那些花儿。

    柳智慧听着歌,仰望着天空,闭着双眼。

    她轻轻跟着唱到:“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柳智慧,是不是也像李珊娜一样,没有了出去的希望?

    我不知道。

    她也要在此,荒芜在监狱里吗?那么美的一朵花。

    青灯古佛,木鱼敲钟。

    至少还有青灯古佛,有木鱼,有寺庙有大钟,有山有水,有人有香火,可是这里呢,有什么,有高墙,有铁栏杆,一切冰冰冷冷,就这么到老吗?就这么荒芜在监狱里吗?

    丁琼出去了,我替丁琼感到高兴,丁琼在这里,哪怕再青春活泼,也如同一朵枯萎了的花,只因为这朵花所在的环境不好,而她换了环境,出去了后,她变成了一朵鲜艳惹人的骄人的花朵。

    柳智慧,李珊娜,再美,再有才华,再聪慧,再有智慧,在这里,全荒没了。

    听完了歌,监狱没有再放了,或许是放错了。

    果然,听到了广播声音:请各位监区的监区长到监狱长办公室来一趟!请各位监区的监区长到监狱长办公室来一趟!

    我说道:“如果在这里呆一辈子,你就这么下去吗?没有朋友,不和别人接触,一个人到老,到死?”

    柳智慧问道:“你在惋惜?”

    我说:“唉,我的确是在惋惜,你那么漂亮的人,那么有智慧,聪明睿智,就这么埋没在了这里,不仅是我惋惜,你呢,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可惜吗?”

    柳智慧低头笑笑,努力想要掩饰心里的难受。

    虽然我没她那么强的观察能力,但是我还是看得出来,她很难过。

    她无法掩饰住自己心里的难过。

    在这里荒芜一生,这比让人现在就去死还要难受,现在去死,一了百了,而在这里终老,则是无穷尽的折磨。

    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自杀。

    d监区就经常有要自杀的囚犯,因为她们看到了自己遥遥无期的刑期,看不到了自己出去的那一天,还不如一死了之。

    我掏出烟抽着,说道:“也许我也该给你带来一些啤酒。”

    柳智慧说道:“不用了。”

    我说:“好吧,那就算了。我来之前,就知道你不会对这些感兴趣,也不会想参加的,对你来说,的确没有什么意义。”

    柳智慧说:“不用拿啤酒。我参加晚会,我想参加她们一起的歌舞表演之外,还能自己跳一支舞吗?”

    我高兴道:“你说你要上节目!”

    柳智慧点了点头。

    我说:“好!那我给你安排。”

    她随即问道:“多少钱?”

    我说:“不用了。”

    看在柳智慧帮了我那么多的份上,钱怎么还能让她来出呢?我就算借钱也要让她上!

    行,就是该这样子!

    我问道:“你想自己出什么节目?”

    柳智慧说道:“跳一支舞。”

    我说:“好。古代舞吗?就是古典的那种吗?”

    我想到了李珊娜跳的白狐。

    柳智慧说:“现代舞。你不是说我像高丽美女么?我可以跳一支高丽美女的现代舞吗?”

    我拍手说:“当然可以啊,那一定很漂亮,你一定会是最美的!”

    柳智慧对我微微一笑。

    看得出,她也挺开心的。

    没想到,我竟然说服这么一个大美女上台演出,还是独舞。

    李珊娜独舞,柳智慧也是独舞,两人来pk吧?

    要是,薛羽眉也来一个独舞,那就更好了,只是,薛羽眉会跳舞吗?

    我该去问问的,如果她要舞蹈,那行,我就想办法安排她们一人一支舞,我就想办法让李珊娜做了这个晚会的总指挥,然后,上什么节目,都是李珊娜说了算了。

    不过上什么节目都好,监狱方监狱领导肯定要审核的,不过只要不太过,基本都可以过的。

    例如跳的高丽舞,也不是涉及到什么敏感的东西,说不健康,又不是什么酒吧里面的舞蹈,应该可以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