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今生今世只能虚度
    薛羽眉说道:“多一天,少一天,多一个月,少一个月,多一年,少一年,又能怎么样呢?”

    我骂道:“妈的人家都想早点出去,早出去一个小时也好!你倒是好,傻瓜一样的等在这里,等死吗!等老吗!你知道你还很年轻!你出去的时候,至多不是三十来岁,三十来岁怎么了!你看看人家好多明星,四五十岁的女明星,到那时候才嫁人,你才那么年轻啊!你是不是在这里久了,真不想出去了?被这里的绝望抹去了所有的生活的棱角,对生活所有的信心都没了?你别这样啊薛羽眉!”

    她看着我,说道:“三十多,三十多,我还能做什么呢?我还能要回什么呢?我还能挽回什么呢?”

    我说:“挽回个屁!你应该开始新的生活,不要往后看,要朝前看,时间是向前流动的,我们做人也只能朝前走,忘了昨天,重新开始!你那么聪明,出去后,随便做些什么事,你都很容易的赚钱,过好生活,遇到一个你爱的,他也爱你的,一段美好的终生婚姻,有一个甚至很多个男孩女孩,一家人其乐融融,一直到老,儿孙绕膝满堂。”

    说这些的时候,我有些心里难受。

    想着对我好的薛羽眉,那么漂亮的薛羽眉,妩媚的薛羽眉会投进谁或谁的怀中,我很难受。

    但这就是无奈的人生,现在的我,不像以前那样自卑,我很自信,可那又如何呢?薛羽眉出去了,她这样的人,还会选择我吗?如果真的选择我,那我家人能接受她么?我自己也真的能接受得了比我年纪大,坐过牢,身上有着终生抹不掉的污点的薛羽眉吗?

    现实是很现实的,哪怕冲破层层枷锁,我们又付出多少才能真正的获得幸福。

    不说太远,现在扔着我出去洗车,洗宠物,洗碗,我已经完全不适应,完全不想干,想一死了之算了。

    薛羽眉无奈的笑了笑,自言自语说:“儿孙绕膝,其乐融融。想象总是那么的美好。”

    我说道:“你少废话!我发现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哲学家了,你那狗头狗脑子里面想的东西太多,想的太远,想的太绝望,你不愿过好现下的每一秒!老子帮你报上去了,你死也要给我上去!钱我来出。”

    薛羽眉说道:“不用,我不会去的。”

    我握紧拳头:“我真想打你一顿!”

    薛羽眉问:“给我一支烟。”

    我给她点了一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支烟。

    酒喝完了。

    我把酒瓶藏进衣服里。

    她问道:“如果我出去了,你娶我吗?”

    我一下子间愣住。

    我要说实话吗。

    我是不太愿意娶她的。

    如果说实话,她会不会对未来更加没信心,如果说假话,会不会真的要嫁给我。

    我吞吞吐吐的说:“我我,我,可能。”

    她一眼就看穿了我心里的想法,说道:“骗人都不会骗,如果我是你呀,我就说当然会!以后我出去了,你可以不娶。”

    说完她自己倒是笑了。

    我搓了搓自己的脸,说道:“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你好好考虑。钱不是什么问题,我这边会帮你解决。你看了丁琼吗?在这里的时候,她是什么样子的?出去后,她又是怎么样子的?”

    薛羽眉问道:“还找过丁琼妹子吗?”

    我说道:“呵呵,我不找,还是不去打扰她的生活的好。她现在身份地位,都很高,身边的人,都不是和我在一个频道,一个档次上的,虽然说交朋友没有什么一定身份地位的要求,但去找她太多,总感觉自己,不配。”

    薛羽眉说:“是少打扰她的好,你让她少点来看我。”

    我说:“好了好了,别扯其他,我给你报上去,你给我去排练啊!”

    薛羽眉拨弄了一下头发,说:“你还对哪个女人这样?”

    我说:“还有冰冰,还有李珊娜。她们都给过我不少好处,不是像你这样的,是钱,呵呵。我等下也去找找她们吧。”

    薛羽眉说道:“去吧。”

    我说:“你给我上去到时!不然我真会揍你!”

    薛羽眉笑笑。

    我去找了冰冰,好久没来看她了,我提了东西来的,可我知道,其实她行动也是极为不便的,因为那群人对她依旧虎视眈眈的想要整死她。

    我来后,进去。

    见到了冰冰,她也许因为在这里过得确实是比那边众女囚监室真的好的原因,脸色好很多。

    我跟她打了招呼后,说许久没来看她了,就来看看她。

    冰冰对我说谢谢。

    和她寒暄几句后,我告诉了她,监区里有这么个选拔的活动,我想给她留个名额什么的。

    冰冰说道:“谢谢你,可是你认为,我方便去吗?”

    我说道:“不方便。”

    冰冰说道:“那你还来找我?”

    我说:“呵呵,毕竟能减刑嘛,我知道不方便,就算再怎么小心,也怕有危险。唉,算了,你还是好好呆着吧。但这样下去,也知道要自己待到猴年马月啊。”

    冰冰说:“与其窝囊去死,不如苟延残喘。”

    我举起大拇指:“只要不死,总有出头日!”

    离开了冰冰这边,我去找李珊娜。

    搞这样的文艺活动,有李珊娜带头,什么都容易做,没有了李珊娜,就直接群龙无首。

    李珊娜在,无论歌舞迎接活动,她一个人全玩得转,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和这些吃糖里小虾小鱼不同。

    见到了李珊娜后,她有些不好意思,我知道是因为上次那一次,让她不好意思的。

    但人有**啊,生理需求啊,如同吃喝拉撒,少一样也不行啊。

    如何让一个正值盛年的女子,没了需求?

    我理解,深深的理解。

    我掏出烟,问道:“你抽烟吗?”

    李珊娜说:“不抽,谢谢。”

    我自己点了烟,问道:“是不是觉得抽烟毁了自己嗓子啊?”

    李珊娜说:“也是也不是。”

    我问:“什么意思?”

    她说:“抽烟是对嗓子,对身体不好,我也不会抽,不感兴趣。”

    她给了倒了茶,推过来。

    我说谢谢。

    然后我问:“那你平时感兴趣什么呢?”

    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些书给我看,我看了一下书名,什么艺术与文化,什么美声唱法和历史,什么xx戏曲简述,什么演员是怎么样炼成的。

    她打开柜子,指着里面更多的书,说:“看这些。”

    果然是艺术家,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当成像她一样的艺术家。

    一部分她是靠天生,一部分也是源于热爱,后天的努力的结果。

    我说:“这些东西让我看,我根本看不下去。”

    她笑笑,说:“你是不喜欢。就像你们很多男孩子打篮球,打得很好的都是因为热爱。”

    我说:“对,是这么个理。”

    抽着烟,我咳了起来,我灭了烟头,说道:“这几天抽烟多,就老是咳嗽,你别介意。”

    李珊娜理解的笑笑,然后说:“我最近自己编出了一支舞。”

    我问道:“编出一支舞?什么舞?”

    她说道:“古风。我跳给你看吧。”

    我高兴说道:“好啊!”

    然后,她站了起来,走到了客厅中间站好。

    我急忙把桌子凳子都拉开了。

    李珊娜站好,温婉的将手举了起来,她要跳孔雀舞吗?

    不是孔雀舞。

    她自己一边唱,一边跳了起来: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海誓山盟都化作虚无。能不能为我再跳一支舞,只为你永别时的那一次回眸,你听仙乐飘飘,仙乐飘飘,今生今世却只能虚度。

    这样的音乐,配上这样的背景,极配此时她的处境,让我不禁动容。

    李珊娜的声音,与生俱来独特,低回婉转,哀愁如雨丝纷飞,悲凉却不凄凉,从容更让人动容。人也美得独特,声音富有磁性,舞姿妖娆身段柔软,沧桑中带着伤感的歌声,如同在寒夜里看见烟火绚烂一刻中跳舞的白狐,而在唱完后,更多的是幻灭后的寂静和落寞。

    唱完后,她自己都流了泪。

    站在那里,美丽,悲凉得让我心动可怜。

    我站起来,情不自禁的过去抱住了她。

    她并没有抱住我,只是任我将她抱在怀中。

    滚滚红尘中谁又种下了爱的蛊,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想说一些安慰她的话,但一切的话语都显得苍白。

    如果她真的一生都在这里度过,那真正的是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无人听她在哭,灯火阑珊也无人看见她跳舞,衣袂飘飘的她,今生今世只能在这里虚度。

    她比薛羽眉惨多了。

    薛羽眉还有出头之日,而她,没有了,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