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又是剥削
    吃饱后,我想着,其实觉得打人是挺没必要的,夏拉嘛,本来我就看不好她,也只当她拿来玩玩,却在那一刻动气打人,没必要,这种贱人,滚了就滚了,以后就当没认识过就好。

    失策了失策了。

    没有了夏拉,我还有其他人,就算这些人都不要我,我还可以继续认识更好的姑娘。

    滚吧夏拉。

    我躺下,好好睡了个觉。

    中午,吃的快餐,还是两份的。

    看来他们不敢怠慢我啊。

    吃完了午餐,因为早上睡了个觉,精神状态好多了。

    妈的越想越后悔,当时干嘛那么冲动呢?

    本来呢,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夏拉的关系,我也明明知道,都是相互利用罢了,何必如此认真呢?

    天下女人千千万,一个走了接着换。

    没什么大不了的。

    也劝告我自己,假如生活中再继续有这样的情况,不要生气,不要发火,更不要犯法杀人,没意思,没有用,害人害己,克制住自己,没关系,真的没什么大不了,忍着,比杀人更难得的就是能忍着,转身走人,该分的分该离的离,然后提升自己,努力赚钱,扩大交友圈,老子若盛开,蝴蝶自来。

    我问那个来收走我吃完后的快餐盒的警察要烟,他看看我,然后给了我,然后点上。

    我问道:“晚上吃什么?我不想吃那么多肉,能不能搞个炒菜心什么的,小白菜,或者空心菜,都行。芽白也可以啊。”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说:“好。”

    然后他就走了。

    有贺芷灵,我感觉天塌下来,我都不怕的。

    当然,前提是我还没把那家伙打死打残废打重伤的情况下。

    中午精神抖擞,可在这里,我开始郁闷了起来,妈的,会不会要疯掉。

    我微微感觉到了女囚心中的那种绝望。

    关在禁闭室那无人理你的绝望。

    没有,什么也没有,一切都没有。

    我这才进来没多久啊,只是不到一天,我感觉都有幻觉出来了。

    靠,会不会真的要疯掉。

    我习惯性的伸手找烟,没有烟。

    也没有手机。

    在我要抓狂的时候,有人进来了,我急忙坐到了铁栏前。

    是贺芷灵。

    我马上喊道:“表姐!表姐你来了!”

    她过来,坐下,看着我,说道:“拘留十五天。”

    我急忙喊道:“千万不要啊表姐!不要让他们拘留我,求你了表姐!”

    贺芷灵说道:“是我让他们拘留你。”

    我大吃一惊:“表姐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要弄死我咧!”

    贺芷灵说道:“不然你不知道什么是教训!”

    我说道:“求你了表姐,别这样对我!表姐!不要这样对我,让我干嘛都行,不要让我被拘留!”

    贺芷灵说:“我让人出面和人家谈了,赔偿,他们同意和解了,男的要十万,女的要五万。这钱,你要给。”

    我的心一疼,妈的我现在上哪儿弄那么多钱给他们!

    我说道:“我哪里有那么多钱给他们!”

    贺芷灵说:“我帮你给了。”

    我乐了:“就知道表姐对我好,来,表姐,让我亲一下。”

    贺芷灵说道:“这钱你要还我。”

    我想了想,我不是有那选排练上台的女囚的权利吗,从她们身上一人弄一点,够了,多了。

    我说:“好,我还。”

    心还是疼,妈的打人真不值,还要赔偿那对狗男女,一个五万,一个十万!

    不过,人家同意和解就算好了,就怕不同意,我才完蛋了,告我怎么也要蹲个几年。

    我问道:“表姐,他们怎么同意的?”

    贺芷灵说:“我让人找了康云。”

    靠,又是康云。

    我问道:“她怎么会同意?”

    贺芷灵说:“再怎么斗,表面她也不会敢和我过不去。而且,我还给了她五万,这钱,也是你来给。”

    我大喊道:“靠!还这十万!这太坑了!”

    贺芷灵说:“钱能解决问题就好,就怕解决不了,那男的,还好家里没钱,看到十万,就动心了,如果是别的,不要钱,你才麻烦了。”

    我问道:“那家伙干嘛的?”

    贺芷灵说:“也是一个模特,在读艺校大四学生,到夏拉公司兼职。”

    我说:“所以这对狗男女好上了!”

    贺芷灵说道:“还有,我帮你奔波跑动,你不感谢我?”

    我说:“我当然感谢你了表姐,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永世难忘。”

    贺芷灵说:“说的再多,不如给的。”

    我问:“什么意思?你跟我要钱是吧?你好意思跟我要钱!我这么对你,你好意思跟我要钱?”

    贺芷灵说:“为什么不好意思?”

    我说:“好,你要钱,可以!我没钱!”

    贺芷灵看样子很认真的说道:“你要弄清楚一点,你已经把人打成轻伤,会受刑法追究,我帮你摆平,你只赔偿医药费,赔偿精神损失,我还找人帮你赔礼道歉!我不该跟你要钱?”

    我说:“你说来说去不就是想从我身上捞钱,好,我给!你说,要多少?”

    贺芷灵说道:“先把那二十万给我。”

    我说:“可是我真的没有二十万,上次还有一些钱,那兰芬弟弟不是治病我都给了兰芬了我剩下的钱。还有,我这段时间攒的,也才区区几万块,我真没那么多。”

    贺芷灵说:“我知道你们监区的选人的任务,又到了你手上。”

    我靠,她怎么消息那么灵通。

    贺芷灵说道:“一人捞至少两万,二十人,你少少能拿四十万。二十万赔偿,二十万,给我!”

    我一下子靠在了椅背上:“要不要那么狠?”

    贺芷灵说:“你可以不给。”

    我说:“我给我给,那我是不是也不需要拘留?”

    贺芷灵说:“哦忘了和你说,我为了来这里,带你出去,见你,我也上下打点了,但这些,就算了。”

    我说:“行了行了,你赶紧让我出去吧,求你表姐,我要疯了!”

    洗澡也没得洗,全身不舒服,没自由,郁闷。

    给就给吧,四十万,全是自己闯下的祸,唉,更郁闷。

    贺芷灵出去了,不多时,警察来把我给释放出去了。

    我出去后,马上打的去了青年旅社,洗澡换衣服,舒服了许多。

    想起昨晚到今天来打人到被关被放的这一天,简直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妈的,如果再有一次,我再也,再也不那么冲动了。

    下楼吃饭,吃着的时候,彩姐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一看,急忙的接了:“彩姐晚上好。”

    彩姐告诉我,她让人去埋伏等着何勇,已经抓到了何勇。

    我一摔筷子,饭都不吃了,马上就过去。

    彩姐所在的位置,是离这里不远的一座小区后边的码头。

    我打的过去。

    这里白天是卖海鲜的市场,晚上,凉风徐徐,一片黑暗,没有人影。

    我到了那里后,给彩姐打了电话,在一大堆的排水管管道叠起来的后边,有车子的灯光闪烁,彩姐说灯光所亮处,就是她所在的地方。

    我赶紧走过去。

    在一大堆的排水管围起来的中央,两辆商务车停在那里,一些人靠着车,抽着烟。

    我走过去,彩姐见我过来,下了车,叫人拉着何勇出来。

    何勇被拉出来了,这小子看来是被揍了一顿,眼角都青了。

    我看到他,马上跑上去:“王八蛋害得我朋友差点被捕兽夹夹死!还差点开车撞死我!”

    我冲上去对他就是暴打,打这家伙,我问心无愧,我也不怕犯罪了!

    何勇喊道:“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放了我!”

    狂打。

    彩姐忙让人拉住了我:“差不多就行了,问完了,再打死也不迟。”

    我住了手,气喘吁吁。

    何勇求饶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彩姐说道:“你老实交代,就不会,你如果说假话,塞进袋子里,扔进水里去。黑子,把麻袋和绳子拿来。”

    他的手下去拿了绳子和袋子。

    何勇看到绳子袋子,脚都软了,噗通叩头:“饶了我吧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只要是我知道的!”

    彩姐示意让我问。

    我问道:“你叫何勇,对吧?”

    他说是是是。

    我说:“你到了xx集团,就是那个专门搞混泥土的公司应聘,做了公司,为什么用的是假名?”

    他说:“我,我,有人让我进去应聘,说是让我开车撞死一个人,让我先去应聘进去,然后要我主动的请示去拉女子监狱一栋办公楼工程的车,让我看到一个男的狱警,就开车撞死。”

    我心一惊,妈的果然如此!

    这安排得好啊,让他搞个假身份证假驾驶座,交了保证金进去,然后主动请示去开做女子监狱办公楼工程的拉混泥土的车,然后,看到男的狱警,肯定就是我,幕后黑手知道做办公楼的时候,我很有可能就过去那边的路上,一旦看到,马上碾死,而司机到时候跑路。

    司机就算被抓,跟幕后黑手无关,最要紧的是,司机抓不抓到都不会有什么,最多被判几年,而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做了轮下之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