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完全失去了理智
    挂了朱华华的电话,我拿着手机,给彩姐打过去,没打通,或许在忙,打过去直接就无法接通。

    吃饱喝足后,感觉不想回去睡觉那么早啊,想干点什么坏事才行啊。

    找个人玩玩吧,找谢丹阳?算了,她整颗心都不是放我身上的,她爱的是徐男,喜欢的是我,徐男满足她的精神,我满足她的**。

    不过还好,谢丹阳是一个懂得报恩的女孩,她和我在一起,我隐隐月感觉她有一种像是嫖了我但是不能直接说给我嫖资的做法,而是从其他方面来弥补我,对我好。

    这也行吧。

    不过就是感觉有些不舒服,自己成了人家的消遣品。

    一下子心理落差还没过渡得去。

    不如找丁琼,丁琼妹子如今出来后,混得风生水起,打扮得也是时尚水灵,和在监狱里的木有打扮相比简直是蜕变了一样。

    我给她打电话,关机状态。

    靠,搞什么?

    好吧,我打给夏拉,好久没见夏拉了,她也没找过我,不知道是不是公司忙扩大了,还是公司忙倒闭了,不然怎么这么久没找我,这不科学啊。

    我给夏拉打电话,打通了,她却没有接。

    再打一次,还是不接。

    我放着手机,喝了十多分钟的酒,后,继续打给她,还是没接。

    日。

    干脆直接去找她,给她个惊喜?

    我看看时间,这个点应该回家了吧,直接杀去她出租屋那里等!

    该如此。

    我买单后,马上去了她那里。

    我上了楼,走到出租屋的门口,估计还没回来吧。

    但是好像看到门缝下边,里面是开灯的呢?

    然后我把耳朵靠在门上,却听到。

    听到的却是,那种声音。

    那种本该我是里面男主角的声音。

    我心想,这不是我是幻听吧,我又仔细,听,是真的,我没有幻听!

    然后,我估计是不是那中片子的声音,再仔细听。

    没有幻听,是真实的声音。

    不是片子的声音,是夏拉的声音。

    妈的!

    臭婊子!

    我气得肺都炸了,后退两步,冲过去直接撞开了门,然后奔向房间,房间门他们都不关,我冲进去后,就看见那让人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的一幕,狗男女在床上,惊愕的看着我。

    我暴跳如雷,我承认当时的我,的确是脑子短路了,如果老天再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绝对不会这么愚蠢的干这样的事情。

    如果让我有重来的机会,我会默默的离开,她已经投入别人的怀抱,既然已经背叛,背叛是小人的天性,他们没有所谓的忠诚,他们为了他们的私利,**,毫无忠诚心,再去纠结纠缠打他们又有何用,平时看到一些妻子出轨丈夫打死奸夫的新闻,我不禁感慨,打死了奸夫,自己进去了,或者无期或者死刑,刚好给了妻子更加逍遥的机会,不忠的妻子活得更潇洒了,这些都无所谓,最有所谓的是:自己打死了奸夫,自己这辈子,也就完了。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搭上自己的一生,毁了自己的家庭,父母孩子朋友亲戚都失去了你,你所有拥有的一切也都没有了,可惜啊可惜。

    但当时的愤怒,已经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了:完全失去了理智,没有任何的一丁点儿自己的思想,全是愤怒,占据了整个人的心脑。

    上去我就把那厮拉下床来,两手抓住他头发,然后膝盖和脚不停的踢打踹打他!

    这招在监狱那里学来的对付暴动的女囚,让我拿来对付奸夫了。

    这家伙长得很高很壮,头发还特别长,如果他和我对打,估计我不会是对手,可是此时,他的头发被我死死抓在了双手中,他根本动弹不得,被暴踢暴踹,只有大声的惨叫,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我对着他的头部,脸部,膝盖一脚一脚的顶过去。

    他惨叫着。

    夏拉在床上,惊恐的看着我。

    我大骂道:“喊你妈喊!”

    拿着床头柜上的一个花瓶,乓的一声砸碎在了他的狗头上,这厮没有了声音,软了下去直接晕过去。

    然后血从他头顶流下,脸上脖子都是。

    我一把把他放开,然后跟着踹了两脚。

    这家伙倒在了地上,躺倒在了地上,脸部浮肿,身体强壮,头上冒血,四周都是花瓶玻璃碎片,但看起来就像车祸被撞死了一样。

    像死了一样,也无法熄灭我心中的怒火。

    我冲向床上的夏拉,夏拉尖叫一声,急忙要躲开。

    她完蛋了。

    因为我抓住了她的长发:“你这个贱女人!”

    夏拉急忙跪下来:“饶了我,求求你放过我,不要!求求你!”

    我一巴掌扇下去,夏拉尖叫一声,然后就像刚才暴打那奸夫一样,对着夏拉也是暴踢。

    才踢了两脚,夏拉竟然朝着我下身撞过来,我猝不及防,被她狠狠一撞,就被撞翻在了床上。

    夏拉这时是裸着,跑了出去,我站起来,却站不起来,疼。

    刚才被她这么一撞,疼。

    我蹲下来,捂着肚子,该死的贱人,不要让我抓到你。

    可是,蹲了足足有几分钟,我才站了起来。

    还是扶着墙,这时候夏拉都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冲进来了几个保安,是小区的保安,进来后一把按住我,我这时是没有力气的,他们然后随之控制住了我。

    接着,看到救护车来了,警察也来了,我被带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马上对我录口供,我全都招了,打人的前因后果。

    录完了口供,警察告诉我,还好那男的抢救过来了。

    被我打到了重伤。

    我想找人帮我,我很慌,想打电话,但是所有的东西都被没收了。

    我在派出所过夜,就在那拘留的小房间里睡了一晚上。

    整晚上,我都是翻来覆去的梦见那让我难受的一幕,根本就睡不好,一想到,一梦到,我就难受,她怎么可以如此对我!

    我想不通!

    我还是很愤怒,很想杀了她,我感觉自己被戏耍了,那前女友给我的那种世界末日的感觉再次来了。

    我告诉自己,安静,镇静,平静,可我平静不下来,叫我如何能平静!我无法平静!

    夏拉,老子虽然不是什么好鸟,虽然我是纯粹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那做法,但你这么对我,我不甘心!老子不甘心!

    如果现在能见到她,我一定要把她打得跟那家伙一样!

    整夜就这么挣扎中过去了。

    次日一早,有人来了,没想到,来的人是贺芷灵。

    在这样的时候,在每次我最惨的时候,总是她,贺芷灵。

    我急忙坐到铁栏的面前,问道:“你怎么能进来的?”

    这拘留的期间,是不能探视的。

    除非,你懂的。

    贺芷灵说:“你管我怎么能进来!你到底干了什么?”

    她责备的看着我说。

    我摸了摸头,叹一口气,说:“那时候是完全失去了理智。”

    贺芷灵表情微动,说:“你爱她?”

    我说:“我一直觉得自己不爱她,但是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我就感觉天塌下来了,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愤怒,我没有理智。”

    贺芷灵问我:“你觉得有用吗?”

    我说:“我知道没用,可我就是想打他,打死他们两个!”

    贺芷灵说道:“你知道不知道你有多幼稚?你在游戏任务中投入了情感,你把虚假当真,你自己都觉得自己不爱,那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问道:“那家伙不会死了吧?”

    贺芷灵说:“没死,也没有重伤,这是最幸运的,醒来了。”

    我问道:“那你怎么都知道的?还知道得那么快。”

    贺芷灵说:“那次我们找人一起去抓袁蓉,你还记得吗?其中一个警察,调过来了这里,昨晚看到了你,给了我电话。”

    我说道:“那你昨晚都不过来?”

    贺芷灵说:“昨晚都几点了?我不用睡觉吗?”

    我说道:“你睡觉,昨晚让我睡这里,真不爽。你该早点来。”

    贺芷灵说:“昨晚我就算来,我要给人打电话,我能来吗?你知道你闹出的事很大吗!”

    我说:“不是没死也没重伤吗,能有多大!”

    贺芷灵说:“有本事啊你,那你自己解决!”

    我急忙叫道:“好表姐,不要这样子嘛,对不起啊,我说话冲了一点,我以后不干这种没脑子的事情了。唉,怪我自己勾七搭八,见一个爱两个,唉,我本性好色,我不是人,我是人渣,表姐,我以后再也不这样子了,你救救我吧!”

    我知道,只有贺芷灵,才能帮我了。

    贺芷灵说道:“我会相信你?”

    我说:“就算你不相信,你也不能扔下我不管啊!我要是在这里,被人打死怎么办?”

    贺芷灵说:“他们不会打你。”

    我说:“人家会告我!我也会上法庭,可能被关进监狱,甚至会死的!我死了以后有谁给你做事,给你使唤,给你当狗一样使唤,给你的狗洗澡?还有人对你比我好吗?”

    贺芷灵说:“你对我哪里好?”

    我说:“哪里都好。”

    她说:“举例。”

    我想了一下,举例不出来,说:“我脑子有点乱,举不出来。表姐别逗我了,帮帮我,好表姐。”

    她说道:“好好呆着反省反省!”

    说完她转身就走。

    我喊道:“表姐,不要走啊!不要扔下我一人不管,表姐!不要走!我以后不会这样子了!”

    她已经出去了。

    她不会扔下我不管,我知道。

    我安心了,警察后来送来的早餐,竟然是麦当劳的早餐,有汉堡,有豆浆,有薯条,还挺丰盛的,如果不是贺芷灵特意吩咐过,能吃这玩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