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想嫁给我,你想得美
    上班的时候,徐男敲我办公室门进来了。

    我问她什么事,她说道:“听说朱华华,朱队长要离职了?”

    我大吃一惊:“谁说的!你别乱讲!听谁说的!”

    徐男说:“整个防暴队的都在说!”

    妈的!

    我急忙去了防暴队问,果然,朱华华向她们领导交了辞职信。

    她们领导不愿意让朱华华辞职,一直不停的打电话给朱华华要对朱华华做工作,但朱华华不接电话。

    麻痹的朱华华,你到底在干什么!

    靠!

    我马上跑去监区长那里请假出去。

    监区长问道:“又出去?现在是上班时间,能不能下班了再出去。”

    我说:“不行!”

    监区长问:“什么事?”

    我说:“防暴队的朱华华朱队长,和我个人的关系较好,我和她有着深刻的友情,她要辞职,我不想她走,我想去找她劝说她!”

    监区长盯了我一会儿,同意了。

    就算她不同意,我也马上找贺芷灵,如果实在真的出不去,那我就下班了也要跑去朱华华家里找朱华华。

    妈的为什么要辞职!

    难道真的是她家人一定要防着我,防着朱华华让朱华华辞职了才不能在监狱,才能和我永远的不能见面?

    彻底的拆开我们。

    妈的要不要那么狠!

    我马上出去,打的去朱华华家。

    该死的一家人。

    到了她家门口,我按门铃,一会儿后,有人来开了门,是她们家的保姆,照顾她爷爷奶奶的保姆。

    保姆问道:“你找谁?”

    她看着我,因为我穿着制服,她看不出来我是谁,我直接就闯了进去:“我是她同事,有急事找她!”

    保姆急忙连拉带拽想要拉住我。

    我不理她,冲进去她家,然后进了她家后,在一楼客厅就看她一家人,除了朱华华之外的,好像都在。

    她们一家人都看着我。

    她爷爷看到我就不爽,问保姆道:“为什么开门让他进来?”

    保姆说:“我拦不住。”

    我问朱华华爷爷:“朱华华呢?”

    他直接说:“在楼上!你有什么事!”

    我直接闯上去,冲上楼。

    她们一家人急忙跟着跑上来。

    朱华华在三楼吧?

    上楼后我就一直喊朱华华的名字。

    一间房门开了,朱华华走了出来,惊讶的看着我,但很快的,脸上出现的是委屈的表情。

    朱华华脸上居然有委屈的表情?

    我问道:“为什么辞职?因为我吗?”

    朱华华摇了摇头,说:“我家人要我辞职。”

    我大声问道:“你也同意吗?”

    她说:“他们自己交去给我队长的辞职信。”

    我说道:“你们领导,你们部门,你们的同事,没人想你离开,你舍得吗?”

    朱华华沉默。

    朱华华的家人都上来了,怒瞪着我。

    然后朱华华的弟弟来拉我走,看来她一家人为了不让朱华华继续去监狱工作,一家人不去上班干活都守住了朱华华。

    朱华华大声道:“放开他!”

    朱华华弟弟可不会听话,直接两下就把我的手给反拿了,然后押着我往楼梯走。

    朱华华直接几步走到窗口,打开窗跳了上去,一家人惊呼:“你要干嘛!”

    朱华华站在窗口,冷冷说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逼我?”

    朱华华的弟弟急忙放开了我,走过去几步喊道:“姐,我们这是为你好!”

    朱华华问道:“为我好?为什么我自己做什么,需要你们来干涉?我要怎么活,都要按部就班的按着你们的计划来?我想要什么,你们懂?”

    朱华华爷爷骂道:“给我下来!你要气死我吗!”

    朱华华的奶奶颤巍巍走过去两步:“花花,下来。”

    朱华华踢开另一边窗,朱华华奶奶急忙对朱华华爷爷说道:“她要做什么就让她做吧,她爷爷,她也不是要做坏事!”

    朱华华父亲盯着朱华华,说道:“下来吧。”

    朱华华笑了笑,坚强而执着。

    我说道:“花姐你别犯傻,你跳下去就真完了!快下来!”

    朱华华问她爷爷道:“爷爷,你从小带着我,你夸我的性格和你差不多,你不会妥协,我也不会。”

    朱华华爷爷长叹一口气,挥手道:“下来吧。爷爷以后不干涉你的私事,你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

    朱华华妈妈急忙跑过去,把朱华华扶着下来,然后抱住了她:“傻孩子。”

    朱华华爷爷指着我:“小子,你给我下来!”

    我跟着朱华华爷爷下去了,朱华华爷爷把我带到一个书房里。

    书房里很大的书架,书架是三面的,全是书。

    古今中外,史籍诗集,囊括万千。

    朱华华爷爷让我关上门。

    我关上了门。

    近看他,更加的威严气势,这战场上出生入死的老人,这个曾经是将军xx身边警卫人员的老人,这个身经百战强势的老人,虽已走入耄耋之年,但精神奕奕,心智沉稳。

    他也不让我坐,直接就说:“我可听说你这人名声不好,我不会让我们家花花跟了你这么一个人。”

    我自嘲道:“不仅是名声不好,而且家庭背景也不好,不过,你放心,我和朱华华除了做朋友做同事,没有其他关系。你不要以为只有你们家的人才会对她好,也别以为我就是一个只想着残害她的流氓。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我还是懂得对我的救命恩人报恩的。”

    他问道:“她救过你?”

    我说:“是,我也救过她。”

    朱华华爷爷说道:“她没有和我说过。”

    我说:“没有说过并不代表没有发生过。你放心,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高攀你们家的朱华华,我更知道像我这种人,如果碰了朱华华,就真的害了朱华华。”

    朱华华爷爷鹰隼般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根本不相信我的话。

    我说道:“或许你不信,流氓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想法对吧?我知道我的保证也不会有什么用,我知道我怎么说你也不会放心,更不会相信我,但那就是我心中真正所想的,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还有,朱华华的性格很刚直,相信你比我懂,她不会委曲求全,她一旦坚定了想法,就是怎么拉都拉不回头,除非是毁灭了她的身体。我说的对吧?”

    朱华华爷爷静静看了我一会儿后,说道:“你可以走了。”

    我说:“再见。”

    我转身开门出了书房,然后出了外面。

    我想,他们只能妥协于朱华华,因为,朱华华是他们无法打败的,李琪琪可以为了家庭委曲求全,但是朱华华不会,难道说,李琪琪就是孝顺父母,而朱华华不是孝顺父母吗?

    难道说,那些事事顺于自己的父母,连每天做点什么事都要打报告,往哪儿走都被父母用绳子牵着的人,就是孝子了吗?

    我不懂。

    可我知道,如果朱华华的家人有难,哪怕让朱华华往前粉身碎骨,她也不会退缩一步。

    我想着继续回去上班,但已经是下午了,就没回去。

    回去了青年旅社。

    睡了一会儿,醒来后,自己下楼吃东西,手机有电话来。

    我一看,是朱华华打来的,我接了。

    她问道:“你在吃饭?”

    我说:“是啊。对了,我今天还没得问你,你不是从楼上掉下来了嘛,有没有去检查?”

    她说道:“检查了,没什么事的,我以前在部队,比那更高的地方跳下来,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也没事。”

    我说:“对,你本来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你家人呢,你爷爷怎么情况?”

    朱华华说道:“他没再强迫我让我辞职了。”

    我高兴道:“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那,他有没有骂你?”

    朱华华说:“他没骂我,就说以后的路,让我自己选了。”

    我说:“哈哈,那就好,那,他有没有说让你嫁给我?”

    我是逗她玩的。

    朱华华问道:“你?嫁给你?你和我爷爷说什么了?”

    我说:“我跟你爷爷说让你嫁给我。”

    朱华华说:“他没和我说这个啊。”

    我说:“那就是默认了。”

    朱华华问道:“你和我爷爷提要把我嫁给你?”

    我哈哈的乐了:“哈哈我是开玩笑的,你紧张什么啊,是不是你本来也想嫁给我?”

    朱华华骂道:“除了不正经,还是不正经!难怪我家人那么反感你,我爷爷特别讨厌你。”

    我说:“是的,不过我是一块嚼过的口香糖,你爷爷吃我也不是,打我也不是,踩我更不行,他只能动动嘴骂我,不过看到我他更懒得骂我,因为还没骂,他看到我这块嚼过的吐出来的口香糖,他已经恶心要快吐了。”

    朱华华笑了,然后说:“你真恶心。”

    我说:“唉,没办法,我给你爷爷的真实感觉就是这样子的,他每次看到我,我就看到他表情都快反胃,然后就不想看我,就想赶我走。如果你真嫁给我,我估计你爷爷会气炸肺。”

    朱华华说道:“他年纪大了,我也不想这样子,不想老是气他。”

    我说:“那你不如听爷爷的话,快嫁了一个光荣之家的男人,相夫教子,让你爷爷高兴?”

    朱华华说道:“你少管我的事。”

    我说:“行,我去管别的女人的事。”

    朱华华说道:“你就是这样子,我家人才觉得你不正经,他们都以为我真的和你在一起,都反对我和这么一个朝三暮四的男人在一起交往。”

    我说:“靠,朝三暮四,居然这么骂我,不过我无所谓了,反正我也不会娶你,你想嫁给我,你想得美吧,跟你家人说,想把你朱华华嫁给我,想得美!你全家都想得美。”

    没等她开口骂我,我马上挂了电话。

    哈哈,气死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