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从楼上掉下来
    出了监区长的办公室,我高兴得都要跳起来!

    黄苓和王菲菲那两个家伙,软磨硬泡使出浑身解数缠着监区长,监区长却理都懒得理她们,这下好了,她们完蛋了,而我,接到了这个大业务,她们不眼红嫉妒死才怪。

    懒得理她们,我装无辜就行了。

    果然,无脑的黄苓,还真他妈的来找我理论了,羡慕嫉妒恨的她直接奔来我办公室找我理论。

    一进来,她就大声问道:“你凭什么拿了挑选权!”

    我无奈加无辜的说道:“这个,这个,这个完全是监区长自己要给我的,我也不懂啊,我也觉得,其实你和王菲菲队长,都最适合做挑选。”

    黄苓直接打断我的话:“你少装蒜!你这人太虚伪,太阴险了!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办法,总之你给我记着!”

    说完她气愤的摔门而出。

    这样没脑子的人倒也不太可怕,躲在暗处的敌人才可怕。

    我叫了徐男和沈月来,让她们两人继续像上次挑选一样的挑选,可我想自己留几个名额,想给李珊娜,薛羽眉,冰冰,我想问问她们她们愿不愿意,当然,还是需要钱的。

    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

    我要去找彩姐,何勇害得朱华华那么惨,还要杀了我,这仇不报,我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我还是先给朱华华打了电话,问她脚的情况,朱华华说已经去军医院检查了,也没什么事,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但是她爷爷和她弟弟,她家人是死活是要她不能见我了。

    我笑笑说:“没事,他们做的是对的。本来还想去看看你,既然你在家了,家人也看着你,我就不去了。”

    朱华华说道:“你真想来吗?”

    我说:“想啊,想去看看你的。”

    朱华华说:“那你来了在楼下,我偷偷的下去一会儿,他们不会发现的。”

    我说道:“好啊!”

    我挺喜欢和朱华华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她不善言辞,不经逗,但越是这么一板正经,我越是喜欢捉弄她,看她表现出平日所没有的抓狂,愤怒,暴躁,气愤,娇羞,脸红,柔情,我都觉得很过瘾。

    我马上坐的士到了她家楼下,我知道在哪里,以前还说想暴打她男朋友,原来是她的弟弟那里。

    我到了那个巷子里后,看着围墙的楼上,给朱华华打电话,朱华华知道我来了后,她很高兴,马上说就下来。

    然后我也等了有快半个小时吧,抽了四支烟,她都没下来。

    妈的这玩我呢?

    我给她打电话过去,她却关机了。

    靠,什么情况?

    突然,我看到楼上窗口,窗开了,然后看到朱华华的身影,她直接从打开的窗沿着楼墙爬下来。

    我靠不要命了都!

    我急忙叫道:“你干嘛呢!”

    朱华华急忙一只手抓住窗沿,一只手嘘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家里面,意思说不要让家人知道。

    妈的,这不是玩命吗,看着她挂在窗沿,我都紧张了起来。

    我急忙示意让她回去,挥挥手让她回去。

    但是她坚决爬下来,她脚上本来就有伤,别说是她,就是我去爬,我都害怕。

    我小声道:“你赶快回去!危险!”

    她不管,从三楼的下窗沿慢慢的伸脚踩到了二楼的上窗沿,然后再从二楼的上窗沿爬下下窗沿,看着我自己都替她捏了一把汗。

    就在从二楼上窗沿下来的时候,出事了,她的家人看到了窗外一个黑影,过来开了窗,啪的一下撞得朱华华直接啪嗒一声砸了下来。

    我大叫一声:“朱华华!”

    因为围墙挡住了视线,我不知道她掉在了哪里,如果是地面上,那,要完蛋!

    二楼的窗探出朱华华弟弟,爸爸妈妈,爷爷等人的头,一看到下面,都大喊了起来,然后一家人急忙跑下楼。

    我马上从围墙外翻墙过门上跳进去。

    这时候她家人先下来到了,扶起地上的朱华华问有事没事。

    还好,我看到的是下面种的是花草,朱华华砸在了花丛上,人看起来并没事,她擦了擦身上的泥土,说:“我没事。”

    朱华华的爷爷骂道:“你爬什么爬!不要命了!”

    朱华华弟弟看着我,杀我的眼神都出来:“爷爷,就是他!为了他!姐姐才爬下来!”

    顿时,一家人杀气腾腾的看着我。

    朱华华爷爷对我道:“滚出我的家,以后不许再踏进来半步!送客!”

    朱华华弟弟马上过来。

    我看着朱华华,问:“真的没事吗?”

    她微微点头。

    朱华华爷爷指着我:“如果花花有事,我打死你这小兔崽子!”

    朱华华的弟弟上来就对我动手,朱华华要制止,我看着她们一家人又要闹翻,赶紧灰溜溜的逃了。

    开锁跑出来后,朱华华弟弟被朱华华叫住了,然后关上了门。

    出来外面后,我气喘吁吁,郁闷的进了便利店,买了一瓶饮料喝。

    掏出手机,给朱华华打电话,已关机。

    我发了信息问:你没事吧?看到信息给我电话。

    靠,以前去找李琪琪,她父母就千万般阻挠,甚至还打她,妈的,没想到朱华华也是这样子,怪自己身份地位,无背景无条件,唉。

    不过人家林小慧的家人倒是那么看得开呢?

    奇怪。

    看来并不是说人家有钱条件的女人的家庭,就不会都是看不上穷人的,关键是她们的家人。

    不过,换我来说,我如果看我姐嫁人,也希望她们嫁给有钱的也不会嫁给没钱的,虽然有了钱也有痛苦,但至少比没钱的强。

    但我等了很久,都没有朱华华的回电,算了,她没事就好了。

    我给彩姐打了电话,约了和彩姐见面,她说过来清吧,她刚好忙完也要过去。

    我打的过去那个平时我们约会的酒吧。

    到了后,彩姐坐在那里了。

    我们两坐下,如常点了吃喝,然后碰杯,我和彩姐说了我遇到的何勇要撞死我的事,还有那康云威胁杀了我的事。

    彩姐说道:“你怀疑是康云做的?”

    我说:“对。我想让你帮我抓何勇,问个清楚!”

    彩姐说道:“给我他的资料。”

    我给了彩姐我所知道的关于何勇的所有资料。

    彩姐看了我一会儿,悠悠说道:“自己小心。”

    我说:“你也是。”

    彩姐说:“放心,他们还不会对我下手。”

    我说:“我认为,你该先对他们下手,除掉他们。或者,我觉得你该直接放手别干了。”

    彩姐问我道:“那我放手不干了,你也不干了吗?我们两,一起都放下,去一个新的城市,开始新的人生,开一个小店也好,做点什么事都好,你愿意吗?”

    我沉默的低着头。

    彩姐无奈的笑了笑,说:“你不会愿意,我更不会愿意。让他们等着吧。”

    我问道:“你有百分百弄他们完蛋的把握?”

    彩姐说:“世上没什么事是百分百,他们有他们的资本,可以和我分庭抗衡,鹿死谁手,不一定。希望我到时会活着吧。”

    我抓住了她的手说:“你离开吧!真的。”

    彩姐问:“这算是对我的关心吗?”

    我说:“他们真会杀人的!”

    彩姐说:“你怎么不怕?你先该担心你自己。”

    我说道:“唉,我担心自己什么呢我,我注意点就行。”

    彩姐也握住了我的手:“你自己也别死了。”

    我的手机突然震动加大铃声,在清吧悠悠的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歌声中,特别的刺耳,我急忙拿出来看,是朱华华。

    我急忙按了接听键,对彩姐说抱歉,然后跑出清吧门口接听电话。

    朱华华轻轻说道:“我没事。”

    我说:“没事就好。”

    朱华华压着声音说:“家人把我手机收起来,我偷偷出来找到给你打了电话。”

    我说:“靠!你快回去睡觉!”

    她说:“你赶我回去睡了?”

    我害怕她家人真会打她,尤其她爷爷,那火爆脾气的老家伙。

    我说:“快回去吧,让你家人发现了不好,真的。”

    她说道:“你在哪里?”

    我说:“我和朋友谈点事,我也准备回去睡觉了,你快回去睡觉。”

    我两竟然像谈恋爱的一对小情侣一般。

    朱华华说:“我爷爷好像开门上楼梯来,我先挂了。”

    我不无担心的说:“快去睡!”

    她急忙挂了电话。

    我叹息一声,收起了手机。

    走回到清吧自己的位置上,彩姐在琉璃的灯光中,缓缓闭目享受的吟唱:“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

    我自己喝了一口鸡尾酒,看着台上一对时尚的中年男女缓缓跳舞,竟然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

    我把台上的两人,联想成了未来的我,中年的我,和中年的谁,在台上优雅的共舞,可又有谁,能和我蹉跎时光到那时?

    彩姐伸出手,示意让我陪着她跳舞,我伸出手,接受了她的邀请,我牵着彩姐到了台上。

    双人舞,我也学过了,简单的交谊舞,不难。

    随着音乐,我看着彩姐,跳起了舞。

    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

    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

    那缓缓飘落的小雨

    不停地打在我窗

    只有那沉默无语的我

    不时地回想过去

    幸福的时候,真想时间能永远定格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