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领导的心很难猜
    监区长说道:“你说得对,然后你怎么想,让谁去办?”

    王菲菲说:“监区长,这些事吧,说起来是挺辛苦的,我不怕辛苦。愿意为监区长排忧解难。”

    监区长说道:“你推荐你自己?”

    王菲菲笑着说:“监区长觉得我可以胜任吗?”

    监区长说道:“我也在考虑这个人选的问题,我自己是没什么时间去挑选,平时和女囚接触的也少。”

    王菲菲马上打断监区长的话:“那就让我来帮您好了!”

    监区长马上说道:“但是!但是!你先听我说完!”

    王菲菲说:“好好。”

    监区长说:“但是,考虑用谁,是我自己的事,用谁,也是我自己安排的事。”

    王菲菲本来觉得自己很有戏,好像听监区长这么一说,自己又没什么戏了,她急忙说:“监区长,钱的事,我们好商量,你想怎么分,你直接说。”

    监区长怒道:“你怎么开口闭口的又是讲钱呢!”

    王菲菲一下子好像被骂懵了,她不知道怎么得罪了监区长。

    监区长继续骂道:“你们是不是觉得这么压榨女囚很过瘾?从她们身上捞钱,你们于心何安!女囚也是人,和你我一样,都是人。你认为她们有钱吗?她们都没有工作,有钱吗?她们有钱也是因为她们家人辛辛苦苦的血汗钱!你这么压榨,忍心吗?”

    我心里也在骂监区长,果然是当了婊子还立牌坊。要说监区长没收过这样的钱,谁信?平时我们每天分钱,她那份比谁都多,拿的时候还好像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我灵机一动,我明白了,监区长是装的,装作自己本来不想拿,是有人逼着给她要的她才拿的,她是装的,装逼。

    还有另一个原因,钱可以要,但不能讲,更不能和她讨论,因为一旦讨论,一旦出事了,她害怕黄苓王菲菲这些人直接说和监区长讨论过了,那就成了监区长点头同意让她们去捞钱的了。

    看来领导的心,有点难猜啊。

    猜到后,问题就不难解决了,这些事,能做能拿,不能和她说!

    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监区长继续骂道:“你们工资还少吗?动不动就谈钱!钱钱钱,没钱你什么都做不成了!”

    王菲菲估计是一脸的郁闷,心里委屈,说道:“监区长,可是不和女囚要钱,我们不是杨白劳了啊。”

    监区长说道:“我坚决不会让你去要女囚的钱才能参选!你这是干什么!你回去吧,你申请的这个,我好好考虑。”

    王菲菲也不甘心:“可是,监区长,难道别的监区能这么做,我们就不能这么做吗?”

    监区长不高兴道:“赶紧回去!我要工作!还有,把你的海参带走!”

    王菲菲说道:“监区长,这是送你的了。”

    监区长大声道:“赶紧拿走!”

    王菲菲去拿了,然后小声说:“监区长,再见。”

    我躲了起来,看到王菲菲垂头丧气的出了监区长办公室的门外走廊,然后走下楼。

    我深呼吸几下,想着,过一会儿再进去,不然监区长还在气头上,发火来了可不好,还有,如果不隔开一下子,她还以为我故意在外面偷听了。

    十分钟后左右,我过去轻轻敲了敲监区长办公室的门。

    监区长说道:“请进!”

    我推开门进去,监区长看到是我,也没好气:“有什么事啊!”

    她心里肯定猜到我是为了挑选名额的事而来,所以才这么不爽。

    我走进去后,直接就自我检讨:“监区长,我错了。我觉得我这个人,太目无规矩,太目中无人,不把规章制度当一回事了!”

    我一副看起来要哭的悲痛的大彻大悟的样子,惊得监区张大着嘴巴惊讶的看着我,她都不知道我到底在干嘛。

    我说道:“我自己知道自己在监区里,总是违法乱纪,如果不是监区长您大人大量,宽容照顾,慈悲为怀,我早就不知道被开除多少次了!谢谢你监区长!昨晚我想来想去,多少个同事,都被处分了因为违反规章制度,而我,在你的庇护下,却丝毫不受处罚,监区长,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监区长拿着一张报表出来给我看说道:“谢我?我处罚了你你还谢我?”

    我说道:“监区长,无论如何,你不把我这些事报到上面去,就已经是对我最好的照顾了。如果换了别的领导,我早就死无全尸,马革裹尸!”

    监区长说道:“你都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说:“乱是有点乱,这说明我的心情很激动!监区长,为了答谢你对我一直以来的关怀和照顾,我觉得,用言语已经报答不了了。这是我一点小心意,希望监区长不要介意。”

    监区长一看我从口袋里拿着烟票给她,就明白我在送她钱了,她赶紧的拒绝:“不需要这样子,你是我的属下,那都是我应该做的。”

    她倒是一边说,一边看着烟票啊。

    我说:“监区长,什么也不需要说了,如果没有您的帮助和关怀,我正如天上的浮云,看似美丽其实毫无根基,轻飘得一阵风就吹散了。再次表示感谢,监区长,您必须收下。虽然用钱来代表我的敬意,确实是成为了对你的侮辱,可这也才能略表我的心意。”

    监区长也就不再推辞了:“好了好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点点头说:“监区长还这么说才是客气了,那,监区长,我就先走了,您忙,您忙。”

    我是以退为进,我不谈这索要挑选名额的资格,我送了礼,如果她觉得我好,她自己会愿意给我,如果她不觉得我好,不给我,那我也无话可说。

    我走出来的时候,监区长果真叫住了我,说道:“小张,回来,我有点想和你谈谈。”

    我心中一喜,马上转身回去,问:“监区长您说,什么事?”

    监区长说道:“监狱上面安排下来的每个监区挑选二十名女囚,参加迎接活动和中秋晚会,你知道吗?”

    我原本想继续装,装着说不知道,可是我想了一下,觉得装逼装过头不好,被戳穿就被她恶心了,毕竟呢,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知道呢?

    我说道:“我知道呀监区长,刚刚知道的。”

    监区长说道:“那你有什么想法?”

    我当然不可能那么蠢直接毛遂自荐,说我如何厉害如何适合去干,如何想着把这单业务捞到手,就像面对女孩子,就算在心中多么想把她摁下,也不能**裸的表现得跟公狗一样吧。

    我说道:“这个嘛,监区长您是问的是什么方面的想法呢?”

    监区长说道:“你认为,我们监区谁去处理,从女犯中去挑选出来适合呢?”

    我马上大拍马屁:“这样的事当然非监区长您莫属啊,监区长您看您,胸怀宽广,有眼光,您当到这个位置,本来就有慧眼识人的本事,这么点小事,更不是事了。”

    监区长笑笑,没人不喜欢别人对自己拍马屁。

    她说道:“你知道我很少和女囚接触。不在第一线。”

    我说:“就算这样,监区长你下去走一圈,一圈看过去,那还有什么难的,直接挑出来的都是一等一的合格。”

    监区长说道:“这不行,这还是需要熟悉女囚的你们来挑选才可以,你推荐个人吧,除了我之外。”

    这时候,我更不能推出我自己。

    我说道:“好多啊,监区长,你看那黄队长,黄苓,在d监区,听说就很厉害,到了我们b监区,这点事对她也不算事。”

    我真是昧着良心说话了,心里都恶心黄苓,她还能干好?我就不信了。

    提到黄苓,监区长自己都皱起了眉头,不高兴说道:“黄苓好是好,但她来我们监区的时间挺短,和女囚接触的时间也短。”

    我马上推荐王菲菲:“菲菲姐啦,菲菲姐在我们监区干了很多年了。”

    监区长也不爽道:“王菲菲在监区的时间是很长,可她的嘴啊,和黄苓差不多,藏不住事啊,要是她们对女囚做点什么,老是出外面说什么,人家还说我让她们对女囚干了什么不好的事。”

    我当然知道这不好的事是什么,就是要钱。

    我假装问道:“什么不好的事?”

    监区长说道:“小张啊,挑选女犯人,不仅是让女犯人达标,达到我们想要的标准而已,还需要她们自觉的懂事,给我们好处,你有没有做过呢,以前?”

    我说:“以前我做过一次。”

    监区长说:“那你一定知道。”

    我说:“我知道的,监区长。”

    监区长说道:“我呢也不想和你说多了,你看看这事儿,就你了,你觉得怎么样呢?”

    我心中狂喜,表面甚是装逼:“不行不行监区长,这不能让我来,我的资历不行,老领导们都没轮到,怎么能让我来做呢?”

    监区长直接下命令:“好了不要说了,说让你做就是让你做,你回去准备。我要开始忙工作。”

    我只好‘不情愿的’接下来:“好吧,谢谢监区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