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明目张胆的开价
    我急忙跟出去,跟到楼下后,他爷爷回头瞪了我一眼,她弟弟说道:“你是不是还想找揍!跟来干嘛!”

    我说:“你们不要再折腾她的脚了!”

    朱华华对我说道:“张河,你先走吧!我没事的。”

    我无奈的说:“你自己小心。”

    朱华华上了一辆老式的奥迪,有司机开车,她爷爷也上了车,她弟弟过来对我说道:“我警告你不要缠着我姐姐了!”

    我说:“你别讲话那么难听好吗?我和你姐也只是朋友,我有过对她怎么样的念头,可我也没做出太什么对她不好的事。”

    他说道:“少废话!警告你!再有下次,打断你的腿!”

    我说:“别以为你们家人都这样子,就可以不讲道理。”

    他说:“我就是蛮不讲理,你又能怎么的!我姐姐的幸福不能断送在你手里。”

    我笑笑说:“那么严重?”

    他说:“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完,他钻进了车里。

    车开走了,我郁闷的站着看车子走远。

    妈的,能打就可以不用讲理吗!

    但扪心自问,我的确也没对朱华华安什么好心。

    算了,但愿她的脚早点好吧。

    朱华华还说要帮我找凶手,抓住何勇,抓住又如何,她逼供可以吗?她的身份不适合去逼供,这种事,还是让道上的人出面方便。

    我决定找彩姐,让彩姐帮忙。

    妈的要是查出真是康云做的,我也要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对付她,除掉她。

    可是,我真敢杀人吗?

    但是我现在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我不杀人,就要被人杀。

    那我宁愿杀人也不要被人杀。

    回到了监狱上班,监区长扣我一天的工资,说我目无法纪,想旷工就旷工,不来就不来,有没有一点职业素质,说得也太严重了,目无法纪。

    不理她,扣钱就扣钱吧。

    上班的时候,接到两个信息。

    第一个,a监区的某大队长被开除了,因为受贿,收了女囚送的钱,而且还中饱私囊,挪用公款,被整出去了。

    可是据徐男她们说,是康云找人阴了那个大队长,因为那个大队长不和康云一道,然后处处和她作对,康云要扫清这些不合作分子,把a监区真正变成她的监区。

    这种招数,真够阴险卑鄙,做什么事,千万不能让她拿到把柄的才行。

    第二个消息,上面又有新任务下来,因为准备到中秋,而且因为我们女子监狱很少出现安全问题,过段时间有各地的女子监狱和男子监狱的领导将我们这边当示范点来考查(我心想,就他妈的这样还算是很少出现安全问题呢?出现的多了,只是监狱里都压下去了而已),让我们每个监区挑选二十个能歌善舞的漂亮的身高一米六五以上的年轻女子去练歌练舞,欢迎领导,还要在中秋节弄几个节目演出。

    平时到了节日,原本是很多演出的,大型的,很多女囚都能参加,可现在不行了。

    为什么?

    因为自从之前出事了之后,监狱怕引起骚乱,再也不敢如此大规模的开演出大会,毕竟,几千名女囚聚在一起,要是出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现在也就是每个监区长得漂亮的有钱的,塞钱的,能去参加演出,又能加分又能不劳动,而那些表现好的,有钱的,塞钱的,就可以看演出。

    每次也就几百个人看演出,规模小了许多。

    不过我认为这样也好,毕竟一下子弄几千人,我们真压不住。

    几百个人,还可以压得住。

    不过就是有点不好,什么都是为了钱。

    算了,我现在也改变不了。

    上面让我们选人,二十个,又让监区长点人去选。

    这二十个女囚,要有相貌,有身高,年轻,能歌善舞,还需要塞钱,或者十万,或者八万,能减刑,三个月算少。这些钱收上来,监区长肯定有份的,但最大好处的就是去执行的人,监区里一听有这好处,无论黄苓,王菲菲等领导,都摩拳擦掌,想要把这执行的任务捞到手。

    妈的,我决定先找监区长,不管三七二十一。

    当天我马上弄了烟票,一万块钱的烟票去找监区长。

    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是必须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下午四点半,我估计这时候监区长也忙完了,我该去找她了。

    然后,我过去了监区长办公室。

    走到了监区长办公室门口,我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

    好像是黄苓的,她的那破声音,比章xx还章xx,老子一听就听出来了。

    我马上贴在了门上听取动静。

    只听到监区长说道:“这次呢,确实是有二十个名额,上面让每个监区呢,都认认真真的挑出各个监区达标的好好改造的女囚。我也在考虑让谁去办的好,黄队长你主动请缨,我很高兴,可这样的任务,关系比较重大,我也要好好考虑。”

    尼玛,监区长也聪明得很啊。

    黄苓说道:“监区长,我在d监区,也经手过不少挑选演出女囚这类的事,我保证,能够圆满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监区长,我也不说绕弯子的话,油水嘛,监区长,我保证你分到的是三分之一,假如我收取女囚一人十万,我会分到你手上一人三万三,监区长,您看如何?”

    没想到监区长有些不高兴的说:“你怎么老是想着女囚的钱啊钱的,这还怎么做好一个监狱管理职员?再说我哪里敢要这样的钱,还有,监狱里明文规定,我们不能从女囚身上捞取一分一厘的好处,你这是在干什么!”

    黄苓说道:“监区长呀,这可是钱啊,难道你不想要吗!”

    监区长拍桌子气道:“工作你不好好工作!就只想着钱!还想着捞取女犯的钱,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子!你出去吧,这挑选女囚的人选,我慢慢考虑。”

    黄苓还想说什么,监区长道:“出去!”

    黄苓不甘心,说道:“要不,监区长,您要一半,我们一半?我可以让女囚再弄出多点。”

    监区长拍桌子:“赶紧出去!”

    我急忙找地方躲了起来。

    看到黄苓灰溜溜的出来,带上了门,嘴上念叨着:“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明明比谁都想要钱,还装!”

    我心想,应该不是监区长不想要钱吧?而是这黄苓直截了当的说这些,妈的有哪个敢跟自己下属名目张胆的直接开价榨取女犯身上的好处啊。

    这种事,要偷偷的说,暗地的说,意思懂,但不能那么**才是啊。

    黄苓真是无脑。

    不过,我也是在干捞取女囚身上好处的事,但她们现在都开了价,大概是十万这样,我不能要那么多,我要八万就行。

    反正我不要,让别人去搞,别人肯定弄更多,嗯,我是在给女囚造福。

    我看到黄苓下楼走远了之后,想着我这么进去,该怎么讲话好呢?

    就算我给了这一万块钱的烟票给监区长,我也不能直接说分女犯钱的事啊。

    我琢磨起来。

    正琢磨着,看到有个人在下面朝办公楼走来,我偷偷瞄了一眼,妈的是王菲菲。

    估计也是来找监区长谈这笔生意的事,这帮家伙商业觉悟真高,这刚刚才收到风的消息,全都知道了。

    我看她进了办公楼,手里还提着什么东西,我躲了起来。

    然后,听着王菲菲上楼的声音,她果然来找的是监区长,敲开了监区长的办公室门后,她进去,带上门。

    我马上过去贴在门上听她们说话。

    都是踩着点来的,大家都不是傻子啊。

    听到监区长问王菲菲道:“王队长,有什么事呢?”

    王菲菲说道:“哦,监区长,这是我一个朋友去了北方,带来的几斤海参,想让您补一补尝一尝。海参啊,是一种很名贵的东西啊,不过就是一斤多少钱,给监区长享用我都不心疼,一点意思呀监区长。”

    几斤海参,多少钱啊?

    监区长问道:“你还把这玩意带进监狱来?”

    王菲菲说:“监区长,那是我刚好来上班,朋友也没空找我,就等着我上班路上给了我,我放车里,觉得那么贵的东西,被人拿了,或者是闷热闷烂了也可惜,我就带进来了。”

    监区长问道:“那门卫能让你带进来?”

    王菲菲说:“也给了她们一人一点嘛。”

    监区长说道:“哦,放着吧。你有心了。”

    王菲菲说道:“监区长,我好像听说,监狱里需要每个监区都挑选出二十名女囚,参加中秋演出和欢迎领导视察。”

    监区长说道:“哦,是有这回事。”

    听着监区长的口气好像不太对,有点不耐烦的样子,为什么既然收了礼,还不耐烦呢?

    王菲菲说道:“监区长,那,你是打算亲自挑选呢,还是让手下帮忙挑选呀?”

    监区长说道:“这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监区长听来语气很是不好。

    王菲菲说道:“监区长呀,你看这些烦心琐事,你就不要自己忙了,干脆交给下属们去办就好了。多费心呀,让下属们去办,你就等着她们办好,你说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