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1章 少有的关切柔情
    看着点滴快挂完,我本想去叫医生,但朱华华自己直接拔掉了,然后用手拿着棉签自己按住了扎针口。

    然后叫我继续躺着。

    我看着朱华华,她也看着我。

    两人靠着很近。

    她扔掉棉签,慢慢的把手伸过来,抓住了我的手。

    然后一只手伸上来,摸着我的脸。

    我笑着说:“你该不是想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把我给什么了吧。”

    朱华华又靠近了一些,然后脸贴着我的脸,说道:“你什么都好,就是不正经。”

    然后她轻轻抱住了我,然后,她还亲了我一下。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都把持不住了,然后也抱住了她,亲过去,一会儿,她看着我,说道:“能帮我脱掉衣服吗。”

    我知道这会意味着什么,这样发展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别的女人,我可以糟蹋,可是朱华华,我不能糟蹋。

    我说道:“还是穿着衣服睡觉吧。”

    朱华华愣了一下,然后问我:“你不喜欢我?”

    问这个话,难道说,她喜欢我?

    我说:“我怕我负不了责。”

    朱华华说:“没想过要你负责,你能用你的生命救我,我信你不会害我。”

    我说:“那我像你说的,和许多女人保持着什么,那你觉得是不是对你是一种伤害。救你我愿意,可我真的不正经,我会辜负你,你啊你,还是不要和我这样的人乱搞的好。”

    朱华华说道:“我以前也想,自己会按着家人要求的路走。”

    我问:“那为什么现在不想按着他们安排好的路子走呢?那挺好啊。”

    朱华华说道:“我知道那样做是最正确的,可是,我如同一条死鱼,连一点自己的思想都没有,我真的嫁给了一个家人安排好的很好条件的人,真会幸福吗?跟我不爱的人,过一辈子,会幸福吗?”

    我说:“那你跟你说的喜欢的,但是条件不好的,而且人品不正经的,你过得幸福吗?”

    她说:“我想可能会吧。也比跟一个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好。”

    我说:“不会的,花姐,现实是现实,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她打了我两下,很用力锤在我胸口,骂道:“废话真多!”

    我呵呵笑了一下。

    朱华华问:“你平时和别的女人,废话也那么多?”

    我说:“废话也挺多的,但都是一些情话绵绵。”

    朱华华看着我,眼睛有一丝妒意,问道:“怎么说,说给我听听。”

    我说:“oh,comeon,baby,iloveyou!”

    朱华华又打了我一下:“你正经点!”

    我说道:“好,正经点。不过我先问你,你干嘛想知道这些。”

    她有些脸红了,说:“我,我就是想知道,想知道你怎么骗人的。”

    我嘿嘿笑着问:“你是不是想让我对你说这些。”

    她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我,眼睛有着柔情,钢铁女眼中闪着柔情。

    我说道:“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你救了我,我也救过你,你能用生命对待我,我也会,花花,我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

    她竟然笑了起来。

    然后有点撒娇一样的说:“好恶心,花花。”

    她却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靠,要不说最笨的男人没女人喜欢呢,你看,明明我说的都是骗她的,是在演戏的,她居然都直接当真了。

    然后她问我:“你真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吗?”

    我说:“是,做朋友。”

    她问:“只是朋友吗?”

    我说:“我们难道能在一起?那不可能吧。”

    她抿抿嘴,然后说:“为什么不能。”

    我说:“好了你想多了,睡觉吧。”

    她还问:“为什么不呢?”

    我说:“你过得了你家那一关吗?”

    她没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她叹息一下,然后抱住我更紧。

    现实,我们都知道现实意味着什么。

    或许我真的可以碰她,上了她,但我良心未泯,就是这样,真的是糟蹋了她了。

    我们想过现实这一关,太难,太难。

    两人都太累了,就沉沉的睡着了。

    醒来后,发现朱华华已经比我先醒了,她洗漱了,坐在椅子上,旁边有早餐。

    我急忙坐起来,说道:“你脚都这样子,还去买早餐?”

    朱华华说:“我给钱让护士帮买的。”

    我说:“哦,那还好。”

    我起来后,简单洗漱,然后过来吃了早餐。

    朱华华说道:“我们要抓到那个何勇。”

    我说道:“唉,你脚都这样子了,别老想着何勇了。先把脚弄好再说。我想着我们还是先去市里的大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你的脚。”

    朱华华说:“我比较关心的是谁要杀你。我的脚不重要。”

    我说:“那你不治好你的脚,你怎么帮我抓到他?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要杀我。”

    朱华华没说什么。

    我扶着朱华华出来了外面。

    然后上了车,还是我开车回去,徐徐的开车回去。

    朱华华说:“我们今天都在旷工。”

    我说:“旷工不要紧,你的脚比较要紧,反正不可能开除我们。”

    好不容易开到了市里,但是市里车很多,我的技术很烂,没开到医院,就直接靠在了路边,看着车流来来往往,我全身紧张冒汗。我实在是不敢再开过去了。

    可是不能停在这里啊。

    还要去看病。

    找了一个停车位,停好了车,然后我扶着朱华华坐计程车去了人民医院。

    一番检查下来,还是那样,重新上药包扎,但我们可放心多了。

    朱华华借了医生手机跟家人说了一下,让家人过来接。

    说完了后,朱华华打电话请假,问我请假不请,我也给监区长打了一个电话,我和监区长我突然有急事,监区长听后也没说什么,就说下午准时来上班就好。

    挂了电话后,我把手机还给了医生。

    朱华华对我说道:“你赶快离开。”

    我问:“为什么?”

    朱华华说:“我家人要来了。”

    我问道:“你很怕他们吗?”

    朱华华说:“我怕他们烦着你。”

    我说:“我不怕。”

    朱华华说道:“我爷爷和弟弟,性子比较直,难缠。”

    我说:“我也不怕。”

    朱华华说道:“你当然不怕,你本身就是一个无赖。可我怕我弟弟动手打你。”

    我说:“妈的你弟弟一身功夫真不是盖的,上次我拉了一大群人打他,结果让他拿了个小凳子,砸得我们全都毫无招架之力。”

    我本想还说下去,但看到朱华华脸色不对劲,一下子脸色凝固起来,“你找了一大群人打我弟弟?”

    我靠,老子竟然口不遮掩的把这个龌蹉的事儿讲了出来!

    我急忙说:“呵呵,其实就是切磋切磋,没事没事,我就是看你弟弟很厉害,想看看他武功练到第几层。”

    朱华华问道:“练功?你骗小孩子吗!你说你到底为什么找人打我弟弟!”

    我说:“靠!我说实话好了,当时你弟弟那个嚣张啊,妈的每次见我都想揍我的样子,后来啊,他还动手对我,我打不过,就找人了,结果还是被打得屁滚尿流。”

    朱华华骂道:“你真卑鄙!无耻!”

    我看朱华华真的生气,急忙撒谎道:“其实,真相是这样子的,我当时呢,以为他是你男朋友,然后我啊,对你也有那么一点点意思,我就吃醋,然后就打他。”

    她的表情闪过一丝高兴,然后很快又灭下去:“那就能用这样无耻的办法吗!”

    我说:“那怎么办,难道我还能把你直接抢过来,塞我家里不让你跟他妈!”

    朱华华抿抿嘴,说:“流氓。无赖。”

    我亲了她一下:“我就流氓。”

    这亲这一下,出了事了,有人直接抓住我衣领,力气很大的抓了我后衣领一扔,我就贴在了墙上!

    一个头发花白看起来很精神的穿旧式军装的老爷爷,身板挺直的一脸怒意看着我。

    我靠,年纪那么大,还那么有劲?

    这是朱华华的爷爷?也不用拐杖?还能扔我?真的有九十岁?

    他骂道:“畜生别碰我孙女!”

    然后朱华华的弟弟冲进来,对着我就是暴打:“爷爷就是他!”

    朱华华急忙一瘸一拐跳过来拉开她弟弟,拦住了她弟弟面前:“别打了!你干嘛呢!”

    她弟弟问道:“你被这小子骗去哪里了?昨晚也不回来,让我们找得好苦!晚上都不安心!”

    朱华华说道:“我和他,出去办点事,我脚扭伤了,在xx镇,没赶回来,手机也没电,是他救了我,送了我回来。”

    她弟弟说道:“他救你?他害你还差不多!姐!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人!爷爷,就是他,骗得姐姐神魂颠倒了!”

    他爷爷瞪了我一眼,威严,气势,然后对着朱华华弟弟说道:“把你姐带走。”

    朱华华问:“去哪里?”

    她爷爷说:“xx军xx医院!好好看你的脚!”

    不由分说的,她弟弟直接架走朱华华。

    朱华华还对我说道:“回去吧,你先回去上班。”

    朱华华少见,少有的关切的柔情。

    她爷爷走在前面,她弟弟是架着朱华华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