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要撞死我的司机
    李珊娜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我拿了一支烟出来,问她抽不抽。

    李珊娜摇摇头。

    我自己点了起来,说道:“其实吧,我收了你的好处,是该帮你多一点,照顾多一些。但实在太忙了,实在不好意思。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你说。”

    她的脸更红了。

    不是想到其他东西去了吧。

    我说:“你别多想,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就是比如你需要一些什么生活用品啊,吃的用的,我可以帮到你,你尽管说。”

    她说道:“谢谢,如果我需要,我会和你说的。”

    和她又聊了几句后,我就离开了。

    唉,这个人间炼狱,真能把人会彻底改变啊。

    朱华华又找了我,说找到了线索了,目标定在了几个人身上,然后跟我说明天周六,和我去找一天。

    朱华华为了帮我查凶手,看来真是付出了蛮多,我心里也挺感激的,这个朋友我不白交,唉,如果娶这么一个老婆也挺不错,虽然说那脾气性格太直了一些,但她绝对是一个明白事理,不让人操心的人。

    但这种想法也只能想想罢了,怎么可能会成为真实的呢?

    第二天,我和朱华华上路了。

    她的朋友在整个市的身份资料库里用自动对比相似度的软件,查找到了和那个司机差不多长相的九个人。

    九个人,有得我们找的。

    我想由远及近找。

    而朱华华则是想绕一个圈子找,她把几个人的地址都标记在了地图上,几乎是一个圈子,先从东边开始找,然后转一个大圈子,回到监狱这一边来。

    既然她都画好了,那就按她的计划找吧。

    我们到了龙阳路龙阳二小区敲门找到了第一个,只是看起来的确有点相似,年龄相似,不过身高一看就知道不是同一个人。

    然后下一个,第二个是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的,可开口口音不对,而且头上也没有伤,绝对不是。

    我们就这么一个一个的找下来,从第一个开始找到了第七个,都不对。

    只剩下最后两个,我叹气说:“会不会前功尽弃。”

    我看着这两个,拿着黄康的照片来对比,也是长得差不多一样,但可能都不会是同样的人。

    我们从早上找到了晚上,其中有两个不是在家,而是让我们问来问去问到了上班的地方,一个是走亲戚,一个是去逛街,我们都这么辛辛苦苦的找到了,所以折腾到了天黑。

    第八个。

    第八个是在永和路那边的。

    永和路二小学旁边的一栋民宅,三十八号。

    民宅三层,很老式的建筑。

    关着门。

    我们问了楼下的一个小卖部,问这家人在不在家。

    小卖部的老板却不太愿意说这家人。

    我们只能到对面一个卖五金的五金店去问,五金店的老板说:“他们邻居那家小卖部,和这个三层楼的主人因为争抢后院三平方米的地皮,砍伤了小卖部老板的儿子,他自己入狱三年,那小卖部的老板自然不会愿意提起他。”

    有前科,这厮。

    我还想问更清楚一些,就问:“那他是干什么工作的?”

    五金店老板说:“没有正经工作,又是帮人看场,赌博,又是给人家开车,跑腿,还是开的走私车,都不是正经事。有一年因为赌博赌输了钱,想拿着这个房子这块地卖了,他老父亲不给,所以没卖成,还拿着刀砍了父亲一刀,好在抢救及时,后来就去偷了,又被关了几年。最近刚出来。刚出来听说又整天去赌场那里混,过年的时候开了一部奥迪回来,可最近一段时间,又好像换成了面包车。听说又赌输钱了。”

    我和朱华华对视一眼,这家伙,很有可能就是开车撞我的家伙了!

    我拿着黄康照片问道:“是这个吗?”

    五金店老板说道:“是,就是他。”

    我拿着另外的照片给他看:“那这些人当中,是他妈?”

    五金店老板说:“都不是啊,唉这个有点像,其他的都不是。这个这个,这个应该是。”

    他指的就是我们现在要找的第八个的照片。

    五金店老板奇怪的问我们道:“你们的同事不是来抓过他了吗?怎么还来问这些呢。”

    我更加奇怪:“我们的同事来抓过他?”

    五金店老板说:“他都不知道因为犯事进去过多少回了,还有不少追高利贷的,追债的,他不三不四朋友的,警察的,经常来找他,你们难道不是警察吗?”

    朱华华说:“我们是警察,可我们是xx县的警察,因为前几天我们那里出了一件交通肇事逃逸的事,我们根据现场目击者提供的线索查找逃逸人。”

    五金店老板说:“一定是他!肯定不是别人,干这种事的!他在这里,臭名昭著,我们这里都恨不得他给枪毙了!有他在这里,我们干什么都干不好,过年没钱死皮赖脸来借钱,不给就威胁要打砸我们的店。”

    我问:“如果不给呢?”

    五金店老板说:“不给他就上门来砸这个,骂那个,让你不得安宁!”

    我说:“这种人也真该拉去枪毙了。他叫什么名字。”

    五金店老板说:“何勇,外号没用,废物。”

    五金店老板说起来就恨得牙痒痒。

    我问道:“他会在家吗?”

    五金店老板说:“有时候会在,有时候不在,平时大多时候都是他老父亲一个人在家。”

    朱华华说道:“谢谢你老板。”

    然后朱华华和我去敲何勇家的门。

    何勇家的门开了,是一个老大爷,应该是何勇的父亲了。

    朱华华问道:“请问老大爷,这里是何勇的家吗?”

    老大爷看起来憨厚诚实,不过,憨厚诚实的另一个意思,就是懦弱。

    他看起来就比较寡言懦弱的那种。

    有人说,父亲没有威严,孩子没有了自律,大多数会变坏,说的就是这样的家庭吧。

    老大爷说道:“是啊,你们找何勇有事吗?”

    我们说道:“哦,我们是找他有事,他在家吗?”

    老大爷说:“他是不是又犯事了,我看他缠着脑袋回来,就不会是好事!他又做了什么事?”

    一听这个,我们可以确定,何勇就是要撞死我的司机!

    我说道:“哦,是我们不小心撞到了他,我们来找他道歉的。”

    朱华华瞪了我一眼,估计是在说,你这家伙怎么总是出口成谎的。

    老大爷说道:“他在楼上睡觉,你们上去吧,我腿脚不方便。”

    老大爷让开,我和朱华华急忙的跑上去,二楼!

    二楼不是,二楼只有厨房和客厅。

    三楼!

    三楼外面的那个房间反锁了里面,我们敲敲门,却没有声音回应。

    我叫了两声:“何勇,何勇。”

    里面还是没声音。

    只听到楼下是老大爷的声音:“哎哟你这孩子哟,跳下来哟,会死人哟!车都砸坏了要赔钱哟!”

    跳下去了?

    朱华华说:“何勇跳下去了!”

    我赶紧一脚踹开门,跑进房间一看,那窗口开着,看下去,看到何勇跑向对面。

    头上缠着纱布,看背影,是了,是那个司机了!

    我和朱华华急忙跑下楼去追!

    到了楼下,看到放在门口一辆轿车的车顶凹陷下去,何勇是从三楼直接跳到了轿车的车顶上。

    老大爷看到我们,喊道:“你们不要伤了我儿子哟!”

    我和朱华华冲过去马路对面,何勇上了一辆面包车,面包车倒车出来撞向我,我急忙闪开,何勇接着挂挡踩油门往前逃了。

    朱华华急忙取车,我跳上车后就跟着追。

    幸好在转角的地方,还看到那个面包车的尾部拐到另一条街道。

    朱华华踩着油门跟上去拐弯进那条街道。

    然后死死跟了上去,跟了几条街后,那辆面包车开到了郊外,朱华华想直接撞上去。

    我急忙喊道:“别这样!妈的车会烂的。”

    朱华华说:“烂就烂吧。”

    我说:“那也不行,千万别把我们自己撞死了!”

    朱华华说:“我们死不了,但他可能会死。”

    我说:“那也不行。”

    朱华华说:“我就想让他死!”

    她还真的胆子大,踩油门上去直接撞到面包车侧边,面包车直接扎进了路边的玉米田里。

    朱华华停好车,我们两一起下车奔跑向面包车。

    面包车的门开着,人却不见了,何勇逃了。

    朱华华和我听到玉米地里那边沙沙的声音,朱华华说道:“在那边!”

    我赶紧和朱华华往那边追上去,狂奔了过去,穿过了玉米地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大片果园,橙子果园。

    还看到了何勇的背影。

    我和朱华华追上去。

    何勇一直不停的奔跑着,这家伙怎么跑路跑得那么快。

    朱华华的速度真的是极快,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她是一个女人。

    突然,朱华华啊的一声,直接扑倒了在果园里面,打了一个滚,然后大声又喊了一声。

    我急忙停下,过去扶她,朱华华脸色变白,她的手指向自己的脚,我才发现,她的脚上有一个很大的捕兽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