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无意中撞见李姗娜
    很快开到了那家公司。

    是一家专门搞混泥浆输送的集团,很大,在郊区。

    厂门口就进进出出的很多搅拌车,货车,泥土车,拉沙子的车。

    不过,在进去厂门口的时候,门卫一直盘问我们是什么人,来做什么的。

    我不知道如何解释,看看朱华华,朱华华说道:“警察,查案!”

    直接拿了警官证给了门卫看,门卫急忙放行。

    我靠。

    我问朱华华:“这玩意哪里弄的。”

    朱华华说道:“你看清楚。”

    我看了一下,靠,是我们监狱的牌而已,朱华华的手指头直接遮住了监狱这几个字,露出来的是‘警’什么的几个字和穿着制服的样子,这样一拿出来,谁都以为真的是警官证。

    我说道:“我说你这人有原则,一根筋,没想到你还会这么做啊。”

    朱华华说道:“没时间和他废话,我也没骗他,我是来查案的。”

    我说:“好,很好。”

    车子开进去了厂里面,问了一下后,知道了他们的人事部的办公楼。

    我和朱华华把车停在那栋办公楼面前,上去了他们的人事部。

    进了人事部后,这个点,他们还在上班,这和我们单位的不一样。

    人事部里面有七八个人,在收拾东西,估计也要准备下班走人。

    她们大多是女的,抬起头来看着我和朱华华走进去。

    一个右边的男的问我们是谁,有什么事。

    朱华华拿出刚才的证件,说道:“我是女子监狱的,来调查一下你们的一个司机。”

    那人问我们道:“哦,女子监狱,我们是承包了你们女子监狱现在在建的一栋办公楼。”

    朱华华收起证件,说道:“请问,你们派车拉建材到我们女子监狱,有一部车,车牌号是t30202的,是哪位司机开的。”

    人事部那人说道:“今天是他那部车出事,是吗?”

    朱华华说:“是,他开的那部车,撞到我们女子监狱的人行道上,损了很多树,还撞坏了一堵墙。”

    人事部那男的道歉说:“这个,我们公司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经理也让外联部的和你们女子监狱交涉,该赔偿的赔偿,希望你们谅解,车子在行驶过程中,因为司机,或者车子的原因,总有万一出事的时候。”

    朱华华问道:“我谅解。不过我想问,那个司机为什么先走了,他叫什么名字?”

    人事部的人说:“司机叫黄康,新来的没几天,这上周刚刚交了他的押金和身份证复印件,和驾照复印件,货运资格证复印件。今天出事后,他害怕的跑了,我们现在也在想着派人去找他。”

    朱华华问道:“那么,你可以给我提供他的资料吗?”

    人事部的人复印了一份碾压我的司机黄康的资料复印件。

    谢过他们后,我们赶紧按着黄康的资料上的地址找去。

    他的住址是在三和那边的黄龙路88号。

    我们到了三和那边,可是,找到黄龙路了后,黄龙路只有到46号,根本没有什么88号。

    艹。

    然后家庭地址也是,根本没有这个地址。

    我和朱华华更是怀疑,怀疑这个人用的是假名,对我施行了谋杀。

    天已经黑了,我和朱华华很饿,找了一个地方吃饭。

    朱华华说道:“他就是在谋杀你。你到底得罪了谁?”

    我说道:“一些人。”

    朱华华问:“谁?”

    我说:“我,不想说。”

    朱华华说道:“你给我说!”

    我说道:“你那么凶干嘛?”

    朱华华说道:“人家都想杀了你,你还不和我说?”

    我说:“这你也要管?”

    朱华华说:“你是我朋友,我当然要帮你忙。”

    我说:“那如果我告诉你,你又能帮我做什么?”

    朱华华说:“报警,查,抓人。”

    我说:“呵呵,哪有那么简单,现在就算我们怀疑到某人身上,就算真的是她干的,我们拿不到任何证据,又有何用。黄康,给公司押金了后,押金也不要,身份都是假的,我们怎么找?”

    朱华华说:“你先告诉我你到底得罪了谁。为什么对方能那么残忍的想要杀你。”

    我说:“唉,花姐,你还是别知道的好。省得,你也麻烦。”

    朱华华说道:“你不当我是朋友?”

    我说:“是朋友。可我不想害了你,这些事,我自己来处理就行了,你别管了。”

    朱华华说:“我管定了。”

    我问:“干嘛,你喜欢我?”

    我又在开她的玩笑。

    朱华华道:“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想让你死。”

    我说:“要不你嫁给我算了。做我的n房。”

    朱华华直接不理我。

    我问道:“这怎么查,人家公司都不知道黄康的真正身份,我们又能怎么查?”

    朱华华说道:“有照片。”

    我说:“有照片又有什么用?”

    朱华华说道:“有照片就会有用。你用过百度的寻找相似图片的功能吗。”

    我说:“靠,那这家伙的照片又不会是在百度挂着,再说了,就算找到了相似的,又有什么用?”

    朱华华说:“如果是进入身份证资料库呢。”

    我说:“这绝对不可能,你以为你是什么,黑客吗?”

    朱华华说道:“我有朋友,是在公安系统管理这个的。”

    我说:“那然后呢?”

    朱华华说:“让他帮忙,也许有用。”

    我说:“我不会看好。”

    吃过了之后,朱华华看了看时间,说:“我要回家了。”

    我说道:“唉,是的,你九点半必须回去,不然你家又兴师动众的来找你,追杀。”

    朱华华说道:“那你去哪。”

    我说:“反正不会去死,去哪都行,要不你带我去你家睡。”

    她上了车,走了。

    我一个人回去了青年旅社睡觉。

    次日在上班,我想着都好久没去看看李珊娜了,收人钱财,也要下点心照顾人家才是。

    我决定去看看她,这次不再去找朱华华。

    省的她老是说东说西的,妈的,以前朱华华不是这样子的人啊,现在怎么废话那么多呢,还特别喜欢管我闲事。

    我不告诉她谁要害死我,她就一个劲的刨根问底,烦就一个字。

    而且她知道了,对她也真没好处。

    提着一些营养品,去李珊娜那里。

    不知为何,楼下没见值班站岗的,这跑哪去了?

    我看到值班岗的那桌上还有一本书,估计刚离开去卫生间还是哪里了。

    我看到铁门是没锁的,就直接推开上去了。

    走上楼了后,我走到李珊娜的房门前,推进去。

    然后走进去厅里,在厅里,我却听见了叫喊声,而且声音还不小。

    妈的楼下站岗没人,而且铁门开着,里面还有叫喊声,有情况。

    我急忙冲了进去!

    冲着过去撞开了门,却看到的是。

    李珊娜在拿着片子上才见的道具,自我陶醉。

    她迷蒙眼睛看到我,啊的叫了一声。

    我急忙退了出来。

    妈的,这都什么事啊!

    我说,这么个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到了这里,怎么还成了这样。

    到了这里久了,就像应了那句话,光棍久了,看公猪都是双眼皮的了。

    不一会儿后,李珊娜不好意思的出来了。

    我假装没事,她也假装没事。

    她坐在了我面前,然后去给我倒茶。

    我拿着营养品推过去:“这给你带的一点东西,一点意思不成敬意。”

    她端茶过来,给我,说:“你太客气张队长。”

    我看着她,她脸红红的,红晕还挂在面颊。

    我说道:“哦,你坐下说话。”

    李珊娜坐下来。

    我说道:“我就是,好久没来见你了,然后呢,然后就说来看看你,看你怎么样。”

    李珊娜说道:“谢谢张队长的关心。”

    我说:“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啊,就是到了楼下,没看到值班的狱警,我看到那个门也没锁,就上来了,谁知道听到你的呼喊声,我就以为你出事,急忙冲进去看。我真不是故意,对不起,对不起。”

    她脸更红了,急忙说:“张队长不要自责,这不怪你,是,是我自己,是我自己,太,太什么了。”

    我说道:“呵呵,我理解,理解。真的理解。”

    她突然,幽怨的说道:“来了这里久了后,我才知道自己原来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我说:“这生理因素,这跟坚强无关的。”

    她说道:“怪自己选错人,信错人,走错一步,害了自己。”

    我说:“我只能安慰你说,调整好心态,其实你比很多女囚幸运很多,是吧。”

    她说:“嗯。”

    然后她突然问:“张队长,你,你有女朋友吗?”

    这个异色眼睛的大美女歌星,竟然,竟然也是食人间烟火。

    我说道:“没有。”

    她搓着手,说道:“哦。”

    然后冷场下来,我喝了一口茶,说道:“这什么茶,谁带来给你的。”

    李珊娜说:“龙井,上好龙井。”

    我问道:“是谁带进来的。”

    她说:“说了张队长可别怪她们,是我给她们钱,让她们带进来的。”

    我问李珊娜:“那刚才你使用的道具?也是她们带进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