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孤独的可怜
    出了监狱后,我回去拿了手机,看着谁给我打电话。

    夏拉三个,林小慧一个,彩姐一个,还有信息。

    彩姐的信息:看到信息给我回电话。

    夏拉,林小慧估计都没什么事,因为夏拉发信息来说想我,想见我。

    我就给彩姐回了电话,彩姐约我八点整,到某餐厅吃饭聊聊,说有急事和我谈,我同意。

    八点整,我准时到了那家餐厅,等彩姐。

    几分钟后,她也来了。

    落座后,我拿着菜单给彩姐:“我已经点了,你想吃什么,加吧。”

    彩姐看了看,然后点了几样菜。

    我看着彩姐的面容,憔悴了不少。

    然后我看看她身后,却没看到那两个保镖,我问道:“你保镖呢?”

    彩姐说:“没带。”

    我说:“怎么了?”

    彩姐说:“没跟他们说,就出来了。”

    我哦了一声。

    彩姐说道:“你以后要小心。”

    我问道:“怎么突然这么说的?”

    彩姐叹息一声,说:“我们公司,分裂了。”

    我急忙问:“你们公司?就是你们帮,分裂了?”

    彩姐说:“因为我想要改变经营的策略。想改为做比较干净的生意,反对的很多。”

    我问:“为什么突然要改?”

    彩姐说道:“你说得对,做什么最好不要做害人的生意。他们有些人一直闹着想要做毒类的生意,我压了那么多年,但还是压不住,做那个太赚钱。”

    我问道:“那你现在,是怎么分裂法?”

    彩姐说道:“帮派分了两帮,我带了一帮,我自己做的酒店,他们自己做了另外一家,他们是由霸王龙带队。还记得龙哥吗?”

    我想到那次霸王龙带着人去小巷子堵格子帮那群人,那家伙,雄壮威武,高大威猛,像是一头真正的狗熊,雄壮,虎背熊腰,寸头。

    我说道:“记得。”

    彩姐说:“他带着几乎一半的人,和我分了,有一半的员工跟着他。包括,和你作对想弄死你的那几个人。”

    我问道:“和我作对,想弄死我?谁啊?”

    彩姐说:“她一直想杀了你一了百了,我阻止她,前两天我还打了她两巴掌。你真不知道是谁?”

    我明白了,是康云。

    彩姐又说道:“我才发现,她和霸王龙是有那层关系的,他们一直在暗渡陈仓,另立门户了。他们两,有那种关系,然后联合起来,对付我。”

    彩姐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又喝了一杯酒。

    有那层关系,就是那种关系。

    我劝说道:“彩姐,别难过了。”

    彩姐说:“出来做这行的,真流氓假义气,什么忠诚的那些,嘴上说说,心里却不是那回事,为了利益,全可以出卖。”

    我说:“小人便是如此。”

    然后她又说道:“你自己小心吧,她们已经不再受我管。”

    我小心翼翼问道:“如果她们要害我,你还会拼尽全力的救我吗?”

    彩姐没回答我的问题,问我道:“你多大了?”

    我说:“二十多。”

    彩姐说道:“年轻真好。年轻无畏。你这么年轻如果就死了,是不是太可惜?”

    我说道:“谁说会死啊。”

    彩姐说:“你离开吧,别再和她们做对了。”

    好多人劝我离开,劝得最厉害的,是薛羽眉,现在连彩姐都劝我离开了。

    我说道:“彩姐,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

    彩姐说:“你说。”

    我问道:“你现在也那么有钱了,为什么不像一般的女人一样过日子呢?”

    彩姐看着我,不知我到底问什么。

    我说:“我是说,结婚,生子,过日子什么的。”

    彩姐说道:“第一个原因,我告诉过你,没碰到合适的,第二个原因,我自身有问题,很难要孩子,所以介绍的有些男的,知道我这个自身的原因,就打退堂鼓。”

    我问道:“什么原因?生育不了?”

    彩姐说:“很难。”

    我问:“可以说说吗?”

    彩姐说道:“染色体异常。”

    我说:“我不明白,什么染色体异常。”

    彩姐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我无法正常生育,要孩子,只能做试管,但成功率不高。”

    我郁闷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病啊。”

    彩姐说:“放心吧,我不是乱来有的这病。”

    我说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怎么染上的这个病。”

    彩姐说道:“天生。”

    我问彩姐道:“那,你怎么想?”

    彩姐说:“如果遇到一个我爱的他也爱我的,而且愿意接纳我的,我愿意做试管,尽管成功率低。如果遇不到,就这样子吧。”

    一个她爱的,还要他爱她的,还愿意接纳很可能就算做试管也没有孩子的,这,有可能吗?

    <

    br />

    我打个比方,我现在对彩姐,有感情,有爱,但我感到并不太深爱,假如,假如是深爱,我也不太可能愿意娶她过一生,因为她的身份,因为她的年龄,还有,关于要不了孩子的风险那么大,万一真要不了孩子,靠,我可不干。

    我直接就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她的话了。

    她问我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孤独的可怜?难道我老了,进敬老院?”

    我点了一支烟,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了。

    她苦笑一下,说道:“好了不去想这些了。接下来的日子,是不会太安静了。一山难容二虎。”

    我说道:“那霸王龙是不是要和你斗?”

    彩姐说道:“如果他们还有些感恩,也许不会,如果没有,如果眼中只有利益了,那是肯定了。我估计,是避免不了了。只是他们现在还没稳住,而且他们还没好意思,将来若是触及到了彼此的利益,争斗是免不了。”

    我说道:“你为什么不直接卖掉转让了,然后拿着钱去做其他正经的生意呢?”

    彩姐说道:“那你为什么不离开监狱跟我去做事呢?”

    我有些无语。

    彩姐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追求的东西都不同。身在其中,才会懂。”

    两人喝了不少酒,彩姐的手机响了,她接了后,听完了只说了一声马山过去,就挂了电话。

    然后彩姐对我说道:“我有事要忙。”

    我说:“去吧,你,要小心。”

    彩姐站了起来,打了个趔趄,我急忙站起来过去扶着她,真的是喝了不少酒了。

    我扶着彩姐下了楼,然后扶着去等车:“你真的一个人能回去嘛?”

    彩姐说:“没事的。”

    车来了,拦下了,彩姐抱了抱我,说:“你自己也小心。”

    她上车走了。

    我挥挥手。

    妈的,康云和a监区长彻底摆脱了彩姐的统治,现在和霸王龙一起开创了自己的帮派,和彩姐分庭抗衡,我有危险了。

    康云她们,会不折手段的对付我,我该如何是好?

    难道,真要离开那里才行了吗?

    监狱真正成了牛鬼蛇神的天下了,而贺芷灵,又怎么办,如果她们对付贺芷灵呢?

    可现在她们最恨最恨的人,应该就是我了,我这个拦路虎眼中钉不除,她们也不爽。

    我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

    监狱里,防暴队的那栋办公楼已经在重建,这几天,拉泥沙的车进进出出的,一派工地的热闹现象。

    我把康云对我的威胁对贺芷灵说了之后,贺芷灵只说,小心。

    小心?

    怎么小心嘛?

    我又问贺芷灵:“对了,那天我在防暴队办公楼跳河自救,上岸后跑到村庄那里,后来有个人穿着雨衣遮住脸和头过来扇了我一嘴巴,那个人是不是你?”

    贺芷灵停顿了一下,说道:“不是我。”

    我说道:“你怎么不敢承认?是你就是你!为什么打我?”

    贺芷灵说:“看你不爽。”

    然后她就挂了电话。

    妈的,你看我不爽,你就可以扇我嘴巴?老子怎么得罪你了?

    挂了电话后,我抽着烟,出了办公室外面。

    那外面,防暴队原先的办公地方那里,轰隆隆的,热火朝天的干着活,很吵。

    这也开工了许多天了,工程进度很快,地基搞好后,第一层已经快弄了差不多,已经快封顶第一层。

    我好像看到朱华华在那里看着,心想在这里呆着无聊,去找她聊聊。

    我想和朱华华去看看李珊娜,和看看冰冰,这都过了一大段时间了,毕竟当时也拿了她们的好处,不关心多点也对不起人家。

    我想着,假如我离开了监狱,而且没人罩着冰冰李珊娜的话,我真不知道她们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了。

    走向防暴队的时候,那些拉沙子拉建材的车来来往往。

    走近朱华华的时候,我听到朱华华在我面前挥手,大声喊什么。

    我竖起耳朵,听到朱华华喊道:“后面!身后!”

    我一回头。

    惊恐的发现,一辆拉沙的车子冲上了阶梯上,直接开到人行道上面,冲着我就过来,而且,是踩着油门轰轰的撞过来。

    我赶紧下意识的求生,往旁边闪躲,可那辆车仿佛故意要撞我一样,轰隆隆的也打了方向冲过来。

    我已经贴着墙边了,往哪里逃,赶紧的飞奔往前面,那辆车就在身后冲撞过来。

    我感觉我快上天了,惊恐得仿佛眼睛都要从眼眶里面掉出来,完了,今天才是彻底完了!

    我看到朱华华跑过来,朝我跑过来,我大声喊:“走开!你滚开!”

    朱华华手上拿着一块砖,朝我跑过来后,和我擦肩而过,我感觉车子已经要触碰到我身上。

    朱华华擦肩而过后她跑到旁边,拼了命俯身到车子很近的地方把砖头直接扔在了货车前轮下,货车前轮压到了那块砖头后,不受控制的方向往左边转过去,撞在了墙上,动不了了,熄了火。

    我全身一软,坐在了地上,妈的,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我都快被吓哭了。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