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极端的路
    他说道:“因为你想追我姐,你这个龌龊的家伙,朝三暮四,不配我姐!”

    我说:“我什么时候想追你姐了?”

    他说:“那你为什么缠着她?”

    我说:“你搞清楚,我什么时候缠着她了。”

    他说:“就算是我姐缠着你,那也不行!她现在是瞎了眼,肯定瞎了眼,所以被你骗了团团转!她在监狱,没接触你之外的男人,给她安排相亲她也不愿意去,所以,只接触了你一个男人,才被你骗了团团转。”

    我挠着头,说道:“你别对我敌意那么大好吗,我真的没想过和你姐有什么的。”

    他问:“那你有没有对我姐动过那想动了她的心?”

    我说:“说实话,有。不过你姐不从。”

    他说:“就是动了,你这种人也不会负责的。”

    我没说话,也许这话说的真的中了我的心,我以前不知多少次,包括现在,对朱华华的身体甚是觊觎,至于说的什么负责,我从来没想过。

    更别谈结婚什么的了。

    我说:“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对她那样子。”

    他说:“那就好。”

    门开了,朱华华进来了。

    看到她弟弟后,说道:“哎你怎么来了。”

    朱华华弟弟说道:“你手机打不通,也不回家,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让我过来找你。你怎么还和这个家伙单独处在一起!你知道不知道这家伙阴险狡诈,卑鄙恶劣。”

    尼玛,老子在他心中,如此不堪。

    朱华华说道:“别这么说他!”

    我自己喝了一杯酒,然后问朱华华:“他是你弟弟,为什么你从来没和我说过?”

    朱华华一下子脸红了,支支吾吾,说:“我,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我说:“不说就不说吧,你赶紧回去吧,你家人都很担心了。”

    朱华华弟弟问:“你怎么十点了,还不回家!”

    朱华华拿手机看了一眼,说:“才九点。”

    朱华华弟弟拿着他手机给朱华华看,然后恶狠狠的瞪着我:“你改的时间,是吧?”

    我说:“我不知道。”

    朱华华弟弟怒道:“讲实话!”

    这家伙又想动手了,我干脆说道:“对!我调的,就是想让你姐陪我久一点。”

    他直接一拳打过来,朱华华把他往回一拉,他这拳打空了。

    朱华华骂他道:“别对他这么无礼!”

    朱华华弟弟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真喜欢上这个家伙了!”

    朱华华对我说道:“我先走了。麻烦等下你自己回去。”

    我说:“好。”

    朱华华走出去,她弟弟再次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下回我不会对你客气,记住!别想碰我姐,不然我会让你不好过!”

    他威胁完了后,跑出去追他姐姐去了。

    我坐回沙发上,艹,不就是唱歌喝酒嘛,这么生气,至于嘛。

    我承认我确实对朱华华动心了,就想着碰她了,如果她愿意,就算我不会有什么负责任的心,那也是我和她之间你情我愿的事情,你这家伙,这么威胁我,至于吧。

    不过,我想到如果也有一个像我这样的家伙去追我姐,估计我也会像他一样的吧。

    好吧,大家互相谅解好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去放风场巡视,朱华华也过来了。

    我抽着烟,趴在很矮的双杠上,她走过来站在了我的身旁,问道:“你昨晚生气了?”

    我说:“呵呵,多大点事,我还能生气。”

    朱华华说道:“不生气,不像你。”

    我说:“早已过了爱做梦的年纪,轰轰烈烈不如平静。”

    朱华华说道:“我给你道歉。”

    我看着她,说:“哟,居然会道歉啊?这可不是你花姐的风格啊!”

    朱华华说道:“我弟弟他就是这个样子的脾气。”

    我说:“我理解,如果你弟弟交往了一个非主流的女生,咱不说那么难听吧。例如,你弟弟想和一个虽然有单位工作,但是背景不怎么样,而且感情方面,比较泛滥,今天和这个男的好,明天和那个男的出去,后天和另外一个男的看电影吃饭,大后天又和另外一个男的在办公室打情骂俏,我想,你也不会愿意你弟弟交往这样的

    女朋友,对吧。”

    朱华华点了点头。

    我说道:“实际上,我觉得郁闷的是,我觉得每次我和女孩子想正正经经谈恋爱交往而让我最郁闷的是,是我的身份背景。我虽然有一份工作,一份正经的单位的工作,就算我和对方再深爱,但没用,她们的家人一定死死的抵抗我,反对我和她相处,为什么?因为我家是农村的,我家穷,我什么也没有,没车没房,说未来?有谁真的相信未来?更没人看重你的过去,所有人只看到,我,现在一无所有,她们家人会认为,我给不了他们的女儿任何幸福。包括你家也是。”

    朱华华说道:“你说得很对。”

    我抽了一口烟,吹烟雾向天空,烟雾随风散了,我说道:“你家人说的很对,要门当户对吧,让你找个也是当兵的,最好也是像你家一样的光荣家庭,那比较有共同话题,而且家人也安心。你弟弟反对我反对得很对,换做我姐姐和一个看起来不三不四的痞子交往,我也不会喜欢。我也会反对。”

    朱华华没说话。

    我问道:“你弟弟说,说你不愿意相亲,家人介绍的,合适条件的,你都不会去看,为什么呢?”

    朱华华说道:“有没有对象,结不结婚,重要吗?”

    我说:“呵呵,当然重要,难道你不想有个男人呵护你,生个可爱的小孩,相夫教子,一家子幸福的走下去?”

    朱华华说:“这是世人的想法,我如果不喜欢的,我就一个人到老。”

    我说:“我相信你做得到,但你说,你都不去相亲,你别的男人你看都不看,你怎么能有喜欢的。”

    朱华华说:“我不会相信缘分,可这样子逼着我去相亲,我认为也没什么用。”

    我问:“那你要等?等到死?你知道我们监狱只有我一个男的。你弟弟说得对,你要是见的男人多了,你才能有挑选的机会,要是只在监狱,除了我就是我,只有这么一个男人,你能接触到的男人,就是我,只是我。那又有何用?你就这么光棍一辈子?”

    朱华华问我:“如果是你呢?”

    我说:“我不会受得了,首先,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有需求,对异性的需求,性需求。其次,我很脆弱,我需要另外的人陪,还有,最重要的是我需要给家里续香火。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朱华华又没说话。

    我问道:“我真的想知道,为什么那个明明是你弟弟,你为什么都不会告诉我,让我以为他是你男朋友呢?”

    朱华华想了一会儿,说道:“我喜欢。”

    说完她就走了,也不和我拜拜,这真是有点贺芷灵的风格了。

    我的家庭背景,太惨淡,农村的,家穷,父母农民,没钱,配不上人家,无论李琪琪谢丹阳朱华华,她们家人反对,是有道理的,谁让你家那么穷啊,你能给得了我女儿幸福吗?能吗?能你大爷啊,吹牛谁不会啊。

    监狱领导召集我们各监区的领导干部开会。

    我这个芝麻官也去了。

    会议是由主任和侦察科,还有狱政科发起的,说的主要是关于侵吞监狱公共财产的问题。

    罗哩罗嗦的说了一堆的上边的政策后,然后说我们监狱如今有一些人,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公共财产中饱私囊。

    其实,哪个监区不是这样子啊,说的中饱私囊,谁手里有点什么权利,谁不会所谓的雁过拔毛那一招啊。

    然后,狱政科科长指名道姓批名,说,“防暴队的陈叶,出事前,利用职务之便,在购买防暴队防暴器具的时候,收取回扣,侵吞监狱公共财产,目前已经查出,其侵吞的数目达到了百万之巨!”

    场下一片哗然。

    陈叶都已经死了,还被翻出来骂。

    这是干嘛呢,杀鸡儆猴?也不是啊,鸡都已经死了。

    但没想到的是,就只是购买防暴器具一项,都能侵吞了百万资产,太厉害了。

    会议最后,主任要我们各个监区自我检查,自我约束,不要做出格的事情,否则,严惩不贷。

    之后,有小道消息说,陈叶玩的这招中饱私囊,是出售器具的老板出具的单子发票,丢失之后被人无意捡到了,捡到的人是某单位的人,看到发票上写着女子监狱,就直接送来了这里,送到的是门卫手中,可辗转一番后,不知怎么就落到了康云手里,康云发现这是真发票,而给陈叶让陈叶开来给监狱报账的,却是假发票。康云这下可得意了,又有了一个可以勒索陈叶要钱的价码。

    我估计也就因为陈叶是别人眼中的道德好人,她和老公是模范夫妻,模范家庭,但她却出轨,然后又私底下在监狱搞这些违法的事,这些把柄却都被康云抓在了手里来要挟勒索她要钱,种种原因加起来,让陈叶产生了自杀的想法,但自杀也要拉着康云章xx一起死,所以她走了那条极端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