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1章 生命最大
    朱华华拿着纯净水桶塞给我,然后说:“绑上!”

    我愣了,看着她,这个时候了,她竟然先为我着想,让我绑上,而她,却不管自己生死了。

    我问道:“只有这一根吗?”

    朱华华说:“只有这一根。”

    我说道:“那你给我干嘛!你自己用!”

    “不!”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拿着水桶塞进她怀抱,然后就给她绑上:“别啰嗦浪费时间!我肯定比你水性好!你他妈给老子绑上,我告诉你,我们都不会有事的!”

    朱华华看着我,张开双臂,让我绑着水桶她身上。

    绕了几圈,绑好了,我试了一下,应该不会掉的。

    本来我想说到二楼再跳,那危险几率会小一些,可楼已经越来越倾斜,我赶紧推着朱华华上了窗台。

    她看着我。

    我说道:“跳啊看我干什么!没事这水桶我绑得很紧,你跳下去后浮起来,记住,拼命往岸边划,千万不要慌张,你自己也要抱住水桶跳下去的时候。然后记住,不要害怕,我就跟着你后面跳下去。”

    她的眼泪突然盈眶,我从未见过坚强如她也会掉眼泪。

    我问道:“你,你怎么哭了?”

    她说:“那你呢?”

    我骂道:“妈的我说了我会没事的,我就算没这个桶,我也会游泳!我水性那么厉害,你怕什么!快!”

    她说:“不。”

    楼又在动了。

    我一狠心,把她推了下去。

    从三楼摔到下面水平面,看着她的身影,竟然如此之慢,徐徐的掉下去,噗通一声,进了水里。

    我死死盯着她,我生怕,生怕她这么下去,就浮不上来了。

    我要看着她,她浮上来了我再下去游过去和她一起,帮着她推着她靠岸。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还好,很快她就浮上来了,看到她抱着纯净水桶,转身看着我。

    朱华华看来真会游泳,而且水性不错。

    我对她喊道:“快游去岸边,别来这里,楼要压下去了!”

    她想对我喊什么,可是河水冲了她一下,她喝了一口水,咳了。

    我喊道:“什么也别说了,快点游过去!”

    她一边咳嗽一边喊什么,可是我听不到。

    雨声,风声,雷声,水声,压住了所有的声音。

    只要朱华华的水桶不丢,她肯定不会有事,因为洪水虽急,但还不至于能把人给拖进水里。

    我抱着纯净水桶,猛跳了下去。

    噗通一声,全身冰冷,我进了水里,很快就浮起来,然后感觉洪水很快的就把我往下面冲,我不敢怠慢,死死抓着纯净水桶。

    大雨中,能见度很低,我看不到朱华华在哪了。

    我喊着她的名字,却没有用,那些声音盖过了我的声音。

    是不是她已经被水带到了下面。

    我赶紧的往下面游,水流很急,蹬几下后,我就远远的看到离着监狱那栋楼很远,离监狱也很远了。

    妈的!

    游了几分钟到下面,却还是在岸看不到她身影。

    我又狂踩水了一会儿,沿着岸边下来,还是不见!

    难道说,她在上面?她已经在上面上岸?或者说,她在的是对面上岸了?难道还说,她还在下面。

    最可怕的难道就是,她已经什么了。

    我赶紧打消这个可怕的念头,水桶不离开她的身体,她不会有事。

    到了一片很多草的一带,我感觉水越来越凉,越来越深,我急忙游往岸边,然后抓着一棵树,确定了安全后,我扔掉抱着的水桶,爬上岸。

    上岸后,我早就全身湿透,顾不了许多,我急忙往下游跑,一边喊着朱华华一边找。

    找不到。

    我往回找,往回跑,往回找,往回喊,为什么,为什么我刚才叫那个消防员和下面的人说,让她们过来这里等救我们,可是她们在哪呢!

    妈的!

    我往上跑,大声喊着朱华华的名字。

    我跑回到了那栋办公楼的对面,不,不是,那栋办公楼已经,已经倒下,一角插进了河道之中,然后像一个人当面趴在地上一样趴在了地上。

    我找到了这里,却没见到朱华华!

    难道,难道她真的已经遭遇不测。

    不会的!

    我告诉自己,不可能!不会的!

    她或许在那边,或许在对面,她不会有事的。

    突然,有人从我身后抱住了我。

    有什么顶住了我的背部,我知道,是一个女人,是朱华华。

    我转过来,狠狠抱住了她。

    她看着我,眼里不知道是泪还是雨,她却笑了。

    我说道:“妈的让我找死你了!”

    朱华华说道:“我游过来

    了这里,等你等不到,我就下去下面等你,等不到,回来这里。”

    我说:“幸好,幸好,都没事。”

    我把她搂紧在怀中,闭上眼睛,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一种劫后余生的放松感。

    我说道:“其实我一点也不害怕,我担心的是你死了。”

    朱华华说:“跳下来之前我害怕,跳下来后我怕的也是你死了。”

    我骂道:“靠,你巴不得我死!”

    我狠狠在她挺翘的屁股上打了一下,朱华华一把推开我:“又来吃我豆腐!”

    我又打了一下,说:“是你想我死,是吧?”

    朱华华伸手抓住了我的手,什么也不说了,就拉着我往下面走。

    我两紧紧地手抓着手,在大雨中,在看不见的一片迷茫中,艰难的沿着被暴雨洗刷过的暴涨的河道边前行。

    一直走了估计有半个钟,才到了田园上一条泥路,上了泥路,就好走多了。

    沿着泥路往前走,妈的却看到这边岸到那边对岸的一座桥,已经被冲垮了。

    妈的,我好像看到那边有警车的车灯在闪烁。

    或许,她们是要来救我们的,可是这桥被毁了,她们都过不来了。

    我喊了几下,那边根本听不到。

    我对朱华华说:“她们那边一定很急。我们赶紧找个村庄,打个电话过去告诉她们。”

    朱华华擦掉脸上的雨水,点点头。

    我说道:“你的手很暖。”

    她说:“是你的手暖。”

    我说:“我们像不像情侣。”

    朱华华并不回答我,拉着我往泥路那边走,过了泥路一段后,远远看见有个村庄。

    然后,看到从村庄中,开出几辆白色的类似警车那样的车。

    那都是我们监狱的车子了。

    我和朱华华急忙奔跑过去,对他们招手。

    车子迎面开过来,开着车灯,在我们面前停下来了。

    然后,下车的朝我们跑过来的,我看到,有兰芬,徐男,沈月这些人,而防暴队的也有很多人,跑过来就抱住了朱华华。

    兰芬她们过来后就拉着我的手:“队长!你没事,你没事太好了!”

    我笑笑,说:“差点有事了,还好上天眷顾。”

    在欢呼雀跃中,一个披着黑色雨衣遮着头的人挤进了人群中,到我面前,直接给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然后她马上转身就走。

    我还没看清是谁,她就转身走了!

    我看出她的背影,应该是贺芷灵,尼玛的,打我这巴掌干什么!

    兰芬问:“谁啊,这是谁啊?”

    徐男和沈月也是一脸疑惑看着我。

    我说道:“我也不懂。”

    徐男和沈月马上要过去理论,远远的看到那个像贺芷灵的背影上了一辆越野车,那辆越野车随即倒车,它是在最后面的。

    徐男说道:“还要跑!”

    我拉住了她们说:“别追了,我知道是谁了。”

    她们问道:“干嘛要打你呢队长?”

    我说:“我也不知道。”

    “是谁呀?”

    我说:“我不想说了,我们先回去,回去我请你们喝酒,我要压压惊。唉,死后重生的感觉真好。”

    我被拉着上了前面的车,朱华华被防暴队的她的自己人拉上了后面那辆。

    我们开回监狱。

    她们说,我在上楼去后,没见下来,她们赶紧打电话报警,然后消防队就过来了升降车,升降车来后,因为下面的地基泥土已经快被冲没了,车辆不敢靠太近,只能远远的架住,然后升起来,想要把我和朱华华接下去,但还是离了有几米,这时下面的泥土一点点被冲走,下面的消防司机也急了,赶紧让上面的下来。

    然后那个消防员和我说了几句话后,知道我要跳河后,赶紧下去和下面的人说。

    她们马上开车出监狱,想要开过来,沿着河道,两边都安排人,找来竹竿,救生衣,网兜等等工具救我们。

    可是,开到最近的那座小桥,却发现桥被冲垮了,只能绕道,绕过来的时候,花了将近一个钟,警察来了,消防的来了甚至监狱方还让上边出动了蛙人,都在过来的路上,现在知道人没事了,才回去了。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自己福大命大,还活着。

    我和朱华华都被送去了医院做了检查,做了检查后,没什么事。

    我不急着回去监狱了,妈的有什么比命还重要的事吗?

    没有。

    我决定,请她们喝酒,也给自己压惊。

    可她们一定要她们一起请我喝。

    我说谁请都成,那就去吧。

    我还去找了朱华华她们,但是她们检查后,已经先回去了。

    她们办公楼都没了,好多东西,办公文件等等重要的不重要的全部都在办公楼里面,她们要去处理。

    我只觉得,和生命相比,什么东西都不能称为重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