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0章 你是个蠢货
    朱华华说道:“怎么可能?”

    我说道:“连续大雨几天,河水暴涨,旁边那条河,把围墙都冲垮了,把这栋楼的地基都冲得快没了!这栋楼快塌了!走!”

    朱华华像看怪物一样看我,说:“你在讲什么笑话?”

    我大声道:“快走!我真不是讲笑话。”

    突然上来和她讲,说这栋楼要塌了,她没看到,她自然不信,加上我平时恶作剧她惯了,她就以为我真的在恶作剧。

    我想伸手直接拖她走,但她甩开我的手,就摆出一副要我和打架的样子,我和朱华华交手多次,互有胜负,两人的战斗力不相上下,但是这么拖下去,这栋楼塌了,我们就完蛋了!我也不想死在这里!

    我啪嗒一声,给她跪下来,流着眼泪说:“姐姐我求你了!赶紧跟我走吧,我给你磕头了,楼要塌了!”

    朱华华吃惊的看着我一会儿,说:“你这是干嘛!”

    我磕头说:“姐姐快跑吧跟我跑吧,楼真的要塌了。我给你磕头了,跟我走吧。”

    朱华华急忙拉着我起来,看着我这副模样,她不得不信了一些,但还不是全信:“真的?”

    我拉着她出来外面,她看着下面,好多人站在下面的雨中看着上面,然后看看侧边的围墙,围墙果然不见了,朱华华这才相信了,她有点慌,但很快马上恢复镇静,说:“跑!”

    朱华华身手一向不凡,一把拉住我的手,三步并作两步就往下扯着跑,我一边喊我脚疼一边被迫跟着她往下跳。

    没几下,到了楼下,但是。

    我们惊恐的发现,楼下的通道口下面的地基,已经被冲没了。

    彻底的没了。

    只剩下了一段三分之一左右的地基,我甚至感觉到了楼栋在颤抖。

    妈的!

    我看了看二楼,从二楼走廊过去那边,从那边往下跳,就可以。

    我拉着朱华华跑上二楼,然后过走廊那边,可是,在走廊尽头发现,这里看下去,地基也没了,跳直接跳进洪水中。

    只能打开最角落那个办公室的门,然后从办公室的最边边的窗口往下跳,才行。

    我说:“撞门!”

    然后,两人轮流疯狂的撞门,可是,门竟然是铁门。

    朱华华说道:“这是放武器的仓库,门是特殊制造的门,撞不开的!”

    我急忙问:“那怎么办!”

    朱华华说:“上三楼!”

    上了三楼后,我们可以到了走廊的角落,可以从这里往下跳了,跳下去下面还有地基,但下面是水泥地啊!

    从三楼跳下去,就算不死,也是残废。

    我看着朱华华,朱华华也看着我。

    朱华华扯了扯我,意思是跳不跳。

    我说道:“妈的你该不是真的要跳吧,会死的!”

    朱华华说:“如果楼倒了,我们怎么样?”

    我说:“楼倒了可能还不会死,但是跳下去,是真会死,我们的两条腿可以不要了,如果不是脚先着地,我们马上死!”

    朱华华问:“那怎么办?等死吗?”

    我说:“等着看,也许楼不会倒,也许楼倒了我们也死不了,但跳下去肯定死。妈的下面那帮猪,怎么不知道去拿东西来垫着让我们跳啊!”

    好在下面的人还挺醒目,我看到她们很快的拿来棉被等物,但是,她们拿来了后,就站住了不敢过来了。

    因为脚下的地基,已经冲着快没了,办公楼,就只剩下那些水泥墩撑着了,倒不倒,不知道,但跳下去,肯定死。

    我说道:“妈的!过背面去!跳水或许还能活。”

    和朱华华进了一个办公室,看着办公室窗后的滔滔浑黄色的河水,朱华华有些犹豫。

    我说:“等这栋楼倒下去,就跟地震塌了的房子一样,我们还能活吗!”

    朱华华看着这河水,脸色都变了,她一向胆子都很大啊。

    不过,我自己看了我都变色了,那河水,湍急,水的眼色浑黄,怕是跳进去了就沉下去那种。

    我看着朱华华,朱华华看着河水。

    我强装镇静:“花姐,有没有一种看泰坦尼克号杰克露西船快沉的感觉?”

    她回头看看我。

    我从后面抱住她:“不过好像这样子,也没有泰坦尼克号她们两站在船头的浪漫感觉。”

    朱华华轻轻说道:“我们今天,要死在一起了,我要和一个我讨厌的人死在一起。”

    我问道:“原来你那么讨厌我?”

    朱华华掰开我的手说道:“本来我不讨厌,刚来的时候还是挺欣赏,后面你都在干什么?什么坏事什么来!还有,你跟那么多的女人纠缠不清,你,你!”

    她说不出来什么了。

    我问道:“你喜欢

    我,你吃醋?”

    我和她胡扯这些,感觉心里平静了许多。

    楼是快塌了,但是前面那里,不敢跳,跳下去会断腿,会残废,会死,而这边,跳下去,也是凶多吉少,我们自己也在等,但愿楼不会倒,但愿河水越来越少。

    朱华华说道:“鬼会喜欢你!”

    我呵呵了一下,解开了雨衣,然后拿出烟盒,还没湿,点了一支烟,说:“我今天要和你死在一起。上苍竟然那么不公。我们还这么年轻。”

    朱华华说:“你为什么跑上来救我?”

    我说:“我不想你死,没为什么了。”

    朱华华问:“为什么不想我死?”

    我说:“可能我爱你吧。”

    她骂道:“你还没正经!“

    我笑笑,说:“现在正经又有什么用?不过话说回来,刚才我跪着求你走的时候,我真的想打晕你丢下去。但我打不过你。或者我直接干脆先跑了不管你,如果那时候跑,可能我还有一条生路。”

    她骂:“你蠢货!”

    我说:“是吧,大概是平时不正经,我刚才和你说正经,你都不相信楼会塌了。”

    朱华华说:“我不会相信,好好的一栋楼能塌,对不起,我连累你了。”

    我说:“我们之间说这个,没意义。”

    这时,明显的感到了办公楼的颤动,刚才是颤抖,微微的颤抖,现在则是在颤动。

    我说道:“楼要塌了。”

    朱华华说道:“跳!”

    我说:“坚定信心了吗?”

    朱华华点头。

    她是一个十分个性,胆子大的女子。

    哪怕是害怕,也只是那一下下。

    我问道:“害怕吗?”

    朱华华说:“死谁不怕,怕有什么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我说:“我就喜欢你这种人。我告诉你的是,我的游泳水平还可以,自小在山村里长大,那里有小溪河塘。我好像知道你不大会游水吧。”

    朱华华说:“我是怕你不会游。”

    我说:“你别讲这些安慰我的废话,你到底水性如何!”

    朱华华说:“你放心!”

    我说:“行。我们先找找有什么东西可以当漂浮物抓着的。”

    我和朱华华在几个办公室找了起来,没找到可以漂浮的东西,除了几个瓶子。

    突然,我看到那个饮水机上纯净水水桶,我高兴道:“有救了!”

    我让朱华华把旁边办公室的纯净水水桶也搬过来。

    我们听见雷声,水声,雨声,还有楼下扩音器喊叫的杂乱声音。

    楼下的人,徐男沈月兰芬她们不会抛弃我,深得防暴队人心的朱华华也不会有人抛弃她。

    但现在似乎除了出动直升飞机,已经没有其他招数了。

    把两个纯净水水桶的水都倒出来后,我找一些塑料袋之类的塞住纯净水水桶的口子,然后说道:“花姐,记住,跳下去后死死抱住这个!别松开,松开就完蛋!”

    朱华华说:“万一抱不住呢?”

    我沉默了,是的,万一抱不住呢?

    我说道:“找绳子,把这个绑在身上!”

    朱华华和我赶紧的找绳子。

    出了外面门口,看到有个消防员竟然凌空站在走廊外淋雨看着我们,还以为见鬼了!仔细一看,有个消防的升降车在下面,把他升上来了。

    他喊道:“你们怎么样了!”

    我靠,虽然升上来了,但因为升降车不能开过来离楼栋太近,升降车只能把他升到了这离我这里还有三四米远的位置,我总不能直接跳过去。

    这消防车,一定是下面她们打电话叫来的。

    我大喊道:“我们两个人,一共两个人,都还没事!”

    消防员自己也着急,因为根本过不去!三四米远,怎么跳啊!

    正着急间,楼栋一下子往河道这边倾斜!倾斜了一下,然后又停住,明显的倾斜了。

    靠,吓得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我以为要倒下了。

    我急忙对着消防员喊:“兄弟!你先下去吧,我和我同事,拿着水桶跳后面的河!你赶紧下去!告诉她们!让她们到后面那里,准备救我们!

    “消防员此刻也无奈,大声喊道:“你们要小心!小心!”

    我也大喊道:“会的!你赶快让她们到外面河道那里等着救我们!”

    然后我马上回办公室里找绳子。

    可是,整栋楼已经越来越倾斜了。

    这时候,朱华华跑了进来,手上拿了一根她们防暴队专用的那有一米多这样的绳子:“找到了一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