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9章 塌陷的办公楼
    黄苓带人偷偷的查问了以前和神女,包括和神女宿舍走得比较紧,哪怕是只是和神女宿舍人经常打招呼的人,都查了。

    还偷偷查了她们的宿舍,只不过,一无所获。

    我估计,神女也没什么同党了,现在,章xx除掉了,我在监区最大的对手,还是黄苓。

    神女这个我和黄苓的大敌人除去,不用问,我也知道,黄苓也开始继续盯着对付我了。

    没事,和人斗,也其乐无穷。

    在巡视监室的时候,我让人把薛羽眉带出来到走廊角落,我走到薛羽眉旁边,特意说道:“章xx被我弄走了。”

    薛羽眉说道:“外面牌子砸到她,也是你的报复吧。”

    我没回答,只是说道:“我想让你知道,我没有那么不堪一击。”

    薛羽眉笑笑,说:“祝你平安。”

    然后她回去了监室。

    我出来,本来想出去外面抽抽烟的,但是外面一直不停下大雨,这雨季,雨不停的下,每天只停那么一小会,真是人都发霉了。

    回到办公室忙着。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也不敲门,不打招呼,直接就进来。

    妈的谁那么没礼貌,不叫门就直接进来。

    我抬头一看,是朱华华。

    我问道:“花姐,真不礼貌啊,进来也不打招呼啊。”

    朱华华说道:“你们监室最近挺乱啊。”

    我说:“谁说乱啊,乱讲话!”

    朱华华说:“不乱?”

    我说:“不乱。”

    她说:“天上怎么会无端端掉牌子?”

    我说:“天知道。”

    她说:“天不知道,我知道。”

    我说:“就算你知道,你也不会知道全部的原因。”

    朱华华说:“你自己小心。”

    我说:“你来找我就是谈这个?”

    朱华华又说道:“还有,那炸药,你要怎么处理?”

    我说:“放不了在你们那里了吗?”

    朱华华说:“放不了,这是危险品,我们不能留着。”

    我说:“那你看怎么处理好?”

    朱华华说道:“我去拿了,扔楼后围墙外面河里。”

    我说:“哦,那你去扔吧。”

    朱华华走了。

    看着这些每天都要干的报表,都要干的数据工作,我有些昏昏欲睡。

    我看着窗外,窗外因为下雨,雨季,迷蒙一片,整个监狱笼罩在雨中,迷茫,如同监狱里的各种永远看不清的关系,还有我的迷茫的未来。

    电话响了,我把烟头扔了,然后过来接了电话,电话里,听到的是监区长的声音,叫我去帮忙把监区楼的一个窗口钉死,因为那个玻璃窗昨晚忘了关,下大雨的时候刮大风,把玻璃窗打碎了,现在下的雨被风吹吹进窗里去,然后那些雨水顺着楼道流到各个办公室,大家都苦不堪言,而因为我是一个男的,让我爬上窗沿去,拿着锤子用木板把窗口钉死,等修窗户的来了再让他们自己拆了装好。

    我过去了监区楼。

    上去后,徐男沈月我的自己人,还有包括黄苓的一大帮人都在那里,没办法,这窗户开着雨水打进来,雨水从楼道蔓延到各个办公室,堵也堵不住。

    沈月拿来一件雨衣给我披上,雨衣还是透明的。

    我站到了窗沿上,因为她们怕我掉下去,还用绳子绑住了我的腰部,然后她们几个扯着。

    拿着木板用铁钉敲打钉着的时候,她们一阵骚动,我看里面她们,都往监区楼对面的那边围墙边的那栋楼看,然后发出惊呼。

    我也看过去,见到了惊险的一幕,因为连下大雨多天,河水暴涨,我们监狱那和河道连着的围墙和建筑,被暴涨的河水把围墙和那栋连着河道的建筑底下的地基被冲垮冲走了。

    一下子,那栋建筑楼,就只剩下了三分之二这样的地基泥土,就是说,那栋楼有三分之一是悬空的,而河水还不停的冲着剩下的地基泥土,泥土一点点在消逝。

    我赶紧爬了进来,对她们说道:“那些在那栋楼上工作的人,都不知道楼下的地基快没了吧,赶紧打电话通知她们!”

    徐男道:“是,队长!”

    兰芬说道:“那边是防暴队她们的办公地方。”

    我仔细看了一下,果然是防暴队的办公地方。

    我说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徐男打了电话过去,那边办公楼的人在楼上,果然都不知道办公楼的地基没了快一半了,看这河水冲刷,这办公楼快悬空一半,顶不住多久就倒下去。

    我们跑过去,看到办公楼的人陆陆续续的往下跑。

    冒着雨从办公楼跑出来。

    大家惊慌的看着悬空的办公楼。

    还有一些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拉了下来,但是看到办公楼底下都空了,都慌了。

    她

    们的人看着都下来了,有人问道:“你们办公室的人呢?都出来了吗!”

    “出来了!”

    “快清点人数!”

    她们防暴队的赶紧清点人数。

    我看了一下,怎么没见朱华华?

    “报告!人员到齐!”

    “那就好。”

    我问道:“对了,你们朱队长,朱华华呢!”

    她们看了一下,然后都问起来:“朱队长哪去了!”

    “你怎么点人的,没把队长算进去吗!”

    “我只点了我们。”

    “那朱队长呢!”

    “朱队长好像去楼上仓库找东西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糟糕!朱华华刚才说去仓库拿了那两个炸弹扔了,该不会是?

    还是在楼上的她们仓库里,或者是在楼上哪个地方,她们没通知到她吧。

    “朱队长好像是在上面!”

    “还在上面?”

    “好像在!”

    “赶快上去把她拉下来!”

    大家看着这栋悬空了的不知什么时候就倒下来的办公楼,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时,连监狱长总监区长主任这些高层领导都来了。

    她们撑着雨伞,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上面还有人吗!都疏散下来了吗?”

    “好像还有人,朱队长在上面!”

    “拿扩音器来!”

    有人赶紧拿了扩音器来,监狱长对着楼上喊有没有人,都下来,但在大雨中,没什么用。

    我看着楼底下的地基泥土在一点点消失,心跳到了嗓子眼,大声问道:“朱队长到底在哪!”

    “好像在上面,在最上面那一层,那个最右边的房子里,我们部门小仓库搬到了那里去了!”

    “靠!”

    我赶紧要上去。

    三四个手拉住了我。

    我回头看,徐男沈月,兰芬等人,都拉住了我:“队长!别冒险!这栋楼不行了。”

    我大声说道:“不行怎么办!难道看着这楼倒下来,花姐要死在里面吗!”

    她们紧紧扯住我的袖子。

    我一把推开她们,徐男力气大,徐男还紧紧拽着我的衣领。

    我一脚踩开了徐男,赶紧的回头朝办公楼跑上去,那地基,都快悬空了,只是好在以前还有多个水泥墩撑住了,但是水泥墩都露出来了,不知道水泥墩有多深,就怕下面的水泥墩也被冲露出来了,那真的是顶不住了。

    可我顾不了许多了,不能让朱华华为了帮我办事办死了,就算不是为我办事,也不能就这么死了!

    绝不!

    我冲进去办公楼,然后跑上去,在上三楼的时候,因为心急重心不稳,一脚脚尖踢在了阶梯上,一个嘴啃泥趴下去直接撞在了阶梯上,疼。

    我急忙又爬了起来,脚疼,膝盖被撞到麻木了,我一瘸一拐跳上去。

    看了看膝盖,看起来没事啊,可是为什么那么疼,还神经麻木了,像触电瘫痪一样。

    我看到下面的人大喊,但是雨声太大,根本听不到喊什么。

    我急忙继续往上一瘸一拐的上去。

    在办公楼上,看下来,没什么感觉,不知道的话,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但是,楼底下已经快被掏空了。

    我到了最高层的最角落那个房间,然后拧开推门进去,走了进去,大喊:“朱华华!朱华华!”

    没人?

    难道不在?

    我走进去,靠,过了这一个隔开的一些办公书桌进去,还有放其他东西的隔间。

    我走进去,喊:“朱华华!”

    看到右边,一个人影在翻找什么,她站直,回身子过来看我,果然是朱华华!

    我急忙过去,激动的抱住了她:“还好,找到你了。”

    接着,是一膝盖狠狠顶上我的小腹,然后她抓住我的衣领,随之一巴掌啪的打在我的脸上:“你要干什么!”

    我被打得眼冒金星,我急忙喊道:“别打了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就找我,动手动脚做什么!”

    她不知道我冒着生命危险来找她干嘛,她只知道我吃了她豆腐抱了她,所以她要揍我。

    我喊道:“楼快塌了!我是上来拉你下去的!”

    朱华华骂我道:“你有病了吗?”

    我伸手想要拉她,她一下子拍开我的手:“不要碰我!”

    我说:“你出来!快点!事不宜迟,楼真的快塌了!”

    朱华华看着我,一副不相信我的话的样子,她说:“别闹了,我告诉一件事,那两个炸弹找不到了!”

    我心急火燎说道:“你才别闹了!楼快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