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少了一个恶心的对手
    监区长说道:“你说的是,如果是她要害我们,为什么连她自己都砸了?”

    王菲菲说道:“但是我听有女囚说,那天在劳动车间,她们看到的推牌子下来的就是章xx。”

    监区长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王菲菲说:“是真的,有很多女囚都看到了。”

    其实,这所谓的有很多女囚都看到了,是谣言,是我让徐男沈月等人去蛊惑女囚们散发出来的谣言。

    监区长说道:“她怎么会做这事!”

    我说道:“唉,监区长,那天也真的差点砸死我了。那个牌子,连着铁架子哐当砸下来,如果不是有人救我,我真的现在就不能站在这里讲话了。我也听说了有女囚看到是章xx干的这事的流言,可是流言归流言,做不得真的,但是,就真的有女囚作证,看到了是章xx干的,我那时候就想,大家都同事一场,如果我告发了她,那,她前途就毁了。”

    监区长怒道:“毁什么毁!她都要杀人了我们还顾忌她什么前途!”

    王菲菲说道:“难道说,她是神女的人?她也受了神女的蛊惑?然后害我们?”

    我说道:“嗯,有可能。”

    监区长问我道:“到底有哪个女囚看到,你让她们出来作证!”

    我马上让人去找两名女囚,那两名女囚,是沈月和徐男安排好的,那天她们确实也在劳动车间,发生事情的时候,当然,她们是没看到是章xx推下来,但是沈月和徐男就是要她们说,是亲眼所见,真的千真万确是章xx把牌子推下来。

    当两名女囚出来作证完了之后,监区长让女囚回去,然后她自己都郁闷了起来:“这章xx怎么也信了神女那一套!”

    王菲菲说道:“神女这人很有一手,我们都领教过她的厉害了,监区长,我看这事肯定是章xx被神女蛊惑了才来对我们进行报复的!章xx我们不能放过!”

    黄苓也说道:“对!我们几次都差点被她们整死,这还不是教训吗,不可以留了!”

    黄苓,王菲菲她们没有被我收买,黄苓还是我的死对头,可她们也害怕了,怕章xx是受了神女的洗脑,对我们痛下杀手。

    监区长说道:“可你们说她切割了铁架子砸张河,这是在报复杀人。她锯断那个外面的牌子,压了她自己,又怎么解释?”

    黄苓和王菲菲互看一眼,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我奇怪的是,黄苓怎么不帮着章xx说话呢?

    黄苓不是和康云她们有联手的关系吗,而且章xx还是康云的人呐。

    不过,在生命威胁面前,黄苓可管不了许多,现在她们都以为章xx的确被神女洗脑了。

    我说道:“我在放风场看得是清清楚楚,牌子没人推下来,是自己掉下来的,好多人都见了,根本没人上去推。我估计啊,是章xx自己去锯了后,原本是想暗算我们的,可没想到是刚好有风,刚好站在那里,就砸到了她。这叫自作孽啊,不作不死。”

    监区长说“:你这解释有点牵强,哪里有那么多刚好。”

    王菲菲说:“我看就真的是刚好,这个女人干坏事,连老天都看不下去!”

    监区长说:“别说什么老天老天的,没什么老天。黄苓,你有什么看法?”

    黄苓说道:“我也是认为,是章xx自己害了自己,本来想害别人,可没想到自己放了捕鼠器,却不小心先夹到了自己!监区长,要不然从她宿舍搜出的这些东西,怎么说?”

    监区长想了一会儿,说:“我认为你们说得都挺对,分析也挺有道理,合情合理。她看来是听从神女的吩咐,要致我们于死地,所以有了上次劳动车间的暗算张河,还有这一次的放风场的牌子。都是她干的。但是,我们怎么能把她赶走?”

    黄苓说:“现在证据齐全,她还能说什么?”

    我说道:“她可以说是有人塞进去陷害她的啊。”

    监区长怒道:“她怎么辩解都不行了!”

    我说:“可我们报警的话,监狱领导也不给报警啊。”

    监区长说:“我们直接去问清楚!看她自己想怎么解决!”

    我点头同意。

    大家都同意。

    然后下班后,我们以看望为名,过去市监狱医院找章xx。

    到了医院后,我们上去住院部,找到了章xx所在的病房。

    进去后,见章xx坐着,头上缠着纱布,看着我们进去。

    她努力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监区长,黄队长,你们来了。还带东西来啊。”

    监区长示意我关上门。

    关上门后,章xx看着我们一脸严肃,她感觉到了不妙,问道:“监区长,发生了什么事吗?”

    &n

    bsp;   监区长问章xx道:“你的伤势如何?”

    章xx说:“没什么大碍,头上被砸了一个小洞。医生说休息几天就好。”

    监区长说道:“这自作孽的,怎么才只砸了一个小洞。”

    章xx听着监区长的口气不对劲,问道:“监区长,我,我也不知道啊。”

    但是章xx看到了我,明显的眼神变得害怕起来,她一定知道了这事是我在报复。

    我没说话,就定定站着看。

    监区长说道:“你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

    章xx说:“我不知道你什么了。”

    监区长说道:“章xx,有人举报,在你宿舍里,有电锯,手砂轮等切割工具,你怎么解释?”

    章xx大吃一惊,然后说道:“监区长!这一定有人陷害我的!有人陷害我!”

    监区长说道:“谁陷害你,你说。你说!”

    章xx看着我,可是又不敢说,然后还是说道:“我从来没拿着这些东西进我宿舍,一定有人在陷害我!”

    黄苓直接问道:“章xx,那天劳动车间砸下来的那块牌子,有很多人看到是你推下来的!你又怎么解释?”

    章xx马上说道:“一定有人陷害我,不是我,那不是我!”

    监区长说道:“你为什么不承认了?不敢承认了?好多双眼睛都看到了明明是你,你还说不是你!”

    章xx有些愤怒,脱口而出:“薛羽眉,薛羽眉看见告发了我是吗!我会让她好过!”

    我们几个人愣了一下,这蠢货竟然就这么脱口而出承认了。

    不过她承认不承认不要紧,因为‘大家’都看见了,证据确凿,她辩驳不了。

    监区长说道:“章xx,还不承认?”

    章xx低下了头,没说话了。

    监区长说道:“章xx你自己说吧,该让我们怎么惩罚你?”

    她还是没说话。

    监区长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害自己的同事,但你的居心可真够险恶,我们监区容你不下。”

    章xx这时,想做最后的解释:“可是监区长,那外面的牌子砸到我的不是我做的,是有人要害我!”

    监区长怒骂:“你还要狡辩什么!没人看到你上去切割的就不是你做的是吗!”

    章xx彻底闭了嘴。

    监区长说道:“念在我们大家同事一场,我不想去监狱领导那里上报了,你自己看着怎么处理。”

    章xx沉吟片刻,说:“我自己申请回a监区。”

    监区长转身就走:“麻烦你尽快。”

    语气冷冰,没有感情。

    监区长已经在心底给章xx彻底判了死刑,原本她们是一起在a监区,一个是监区长,一个是指导员,大家同事几年,到了我们b监区,还是一个监区长,一个是指导员,但这个章指导员,从指导员往下混,混到了队长,再混到普通的狱警,最后混到在这里混不下去了。

    终于彻底能赶走了她!

    以后在监区里少了一个让我恶心的对手。

    章xx在还没出院的时候,提交了申请转监区的报告,监区长二话不说,立马签字,然后上交,马上转走了章xx。

    转走了章xx后,监区长还不放心,叫我们去她办公室开会,问我们道:“你们认为监区还有神女的余党吗?”

    黄苓一口咬定说:“有,肯定有,而且还不少!她们监室那帮!”

    监区长说:“女囚是女囚,那些对我们的威胁不大,我说的是我们的职员,你们认为有没有还是神女的同党的?”

    黄苓说道:“我觉得还有。”

    王菲菲也说:“我也认为还有,黄清,许慧,章xx,都是被洗脑了,人数真是不少,我恐怕,让神女洗脑的,还不仅仅是这几个。”

    我说道:“对,我也这么认为。不过好在神女已经送去了精神病院,也指挥不了这些人了。”

    黄苓说:“你说是这么说,可是你要知道,就是神女走了,也有人还在一意孤行的对我们进行报复,她们认为这是对神女的虔诚,越是对神女虔诚,神女对她们的神庇护就是越灵验。”

    监区长叹气,说:“这个人真是让我头疼啊。”

    黄苓说道:“我建议,我们好好查一查,看以前都有谁和神女走得比较近的,就值得怀疑,那些走得近的,我们就留多几个心眼,或者让人盯着,或者是让人偷偷查了她们宿舍,也许,查到一些想要对我们下手的作案工具也不一定。”

    监区长说道:“黄队长你说得对,这事你来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