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神女未完的报复
    我又问:“你是不愿意告诉我吗?那天,你明明是看清楚了上面把牌子弄掉下来的,是谁,对吗?”

    薛羽眉低低头,说:“我不知道。我没看清楚。”

    我说:“你撒谎!”

    她自己伸手过来,拿了我面前的烟盒,拿出了烟自己点上抽。

    我说道:“为什么不告诉我是谁干的?”

    薛羽眉叹气一下,说:“知道又有何用?”

    我不高兴道:“人家要杀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谁杀我,你想袒护她!”

    薛羽眉说道:“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为什么要袒护她?”

    我说:“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谁,难道你怕她?可你要搞清楚,她要杀我!”

    薛羽眉问我道:“你知道了又如何呢?杀了她吗?”

    我说:“让我防着也好啊!”

    薛羽眉说道:“她不过是一只走狗,狗腿子,替人办事的狗腿,真正的幕后不是她,我以为你会害怕,会离开这里,你还要留在这里,你当真不怕死?”

    我说:“我也想离开,这里很危险,我时刻都感觉自己有危险,但我这种人出去了又能干什么呢。”

    薛羽眉说:“忘记这里的是是非非,离开!”

    我说:“不可能离开!”

    薛羽眉说:“你觉得你能幸运几次?”

    我说:“你难道就真的以为我干不掉她们?”

    薛羽眉说道:“事实证明,你没能干掉她们,反而差点被她们弄死几次。”

    我有点无语,她说得的确很对,差点被她们弄死了几次了我。

    薛羽眉说:“离开吧张河,如果你愿意,出去了做点什么事都好,有空来看看我,假如你怕没钱,没车没房,讨不到老婆,若你不嫌弃我,几年后我出去,我嫁你?”

    她自己说着,倒是笑了起来,笑完后,她说:“不过,你怎么可能会等我,到了那时候,我都几岁了?你怎么还会要我?”

    我也点了一支烟,低下头,猛吸几口。

    我说道:“别去乱想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别说这些废话。”

    薛羽眉说道:“今夕何夕。今夕何夕?”

    我说:“娶你也行,不过我等不了你了,先娶个老婆等你,你做小三好了。”

    薛羽眉苦笑了一下,说:“这就是你心里所想?”

    我说:“别当真,我是开玩笑的,其实哪怕你是囚徒,我也没想过自己能娶得到你,我配不上你。”

    她说:“那谁配得上我?”

    我说:“反正比我强很多,比我有钱,比我帅,比我有魅力,比我对你好一万倍,总之什么都比我各方面条件都好很多,才配得上你。”

    她笑笑,说:“别乱讲了。”

    我说:“是你先开始乱讲。好了,可以告诉我,到底谁干了吗?”

    薛羽眉说道:“你既然能打听到这消息,也知道是谁干了吧。”

    我沉吟片刻,说:“我只是不知道你为何不告诉我。”

    薛羽眉说道:“我说了你玩不过她们。”

    我握紧拳头:“那就试试看好了!”

    妈的,章xx竟然敢下手弄死我,妈的,我也要她付出代价!

    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过,若是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她岂不是知道是我干的了?

    但就算我不用其人之道,她们也猜测到是我干的。

    就算知道又如何,反正都互相开干了,谁手软谁死。

    只能强硬的反抗,不能一味的妥协。

    我得想个办法,要治治她,让她知道,我不是那么好惹的!

    薛羽眉问我道:“你想报复?”

    我说:“我为什么有仇不报?她们既然不让我好过,我为什么要让她们好过?”

    薛羽眉叹息说:“随你吧。”

    我说:“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一边,我也以为你会永远站在我这一边,可一直到现在,你所知道的这里很多内幕,你从来不告诉我,你似乎不会站在我这一边。”

    她说:“没完没了,查得越深,越害死你。”

    我说:“那就也随你吧。”

    她换了个话题,问道:“最近去看望过丁琼吗?”

    我说:“太忙,哪有空,就那个神女,把我搞得身心俱疲。”

    她说道:“一个神女都能让你这样子,何况是力量更大的别人。”

    我说:“好吧不和你讲这些了,还有很多菜,你好好吃啊,别浪费了。”

    她对我又是一笑,很邪恶,却很抚媚,说:“我说过,我比较想吃你。”

    说着她站着走过来。

    两天后,在放风场外面。

    放风场这斜面是我们监区的楼,就在楼下,是狱警们看管着放风场上的女囚。

    我也在看着女囚。

    我抽着烟。

    然后,斜对面监区楼上有一块写着好好改造的大块牌子晃晃两下,慢慢的从楼上砸下来,而楼下那片区域,有个狱警在双手放在身后站着执勤。

    女囚们大声呼叫起来:“那个牌子掉下来了!要掉下来了!”

    好多人惊呼起来。

    那块牌子倒下来,直接往地上砸下来,不偏不倚,刚好砸中那个狱警所站的位置,一下子,那个狱警被整块牌子砸淹没了。

    所有人惊呼过后,全都愣了。

    一会儿后,反应过来,有人喊道:“快救人!”

    我也喊道:“快去救人!”

    一大群狱警冲过去,扒开粉碎的广告牌的木头支架,散落的木头,然后问地上被砸到的人:“你怎么样了!”

    过去一看,正是章xx。

    没错,这都是我一手策划的,就是报复。

    章xx已经晕过去,不知道伤到了哪里,头上的血流下来地上一小摊,看得是触目惊心。

    我有些于心不忍,可一想到她能弄我死,为什么我还不能报复?我就心安了一点。

    但无论如何,我只想给她一个教训,没想弄死她。

    我赶紧让人叫救护车。

    然后救护车来了,把她抬上了救护车。

    我估计死不了,但也伤得不轻,因为这些架子,是木头做的,我没她那么狠心,直接切了铁架子,然后让铁架子的那块广告牌砸死我。

    我只想给她一个教训。

    这些木头,砸不死人。

    原本我安排沈月和徐男去做的时候,沈月和徐男还说既然她要你死,我们为何不弄劳动车间那几块牌子,都是铁架子撑起来,也让她死,我拒绝了,说教训一下就好。

    我们平时安排的执勤狱警,站岗什么的都是安排好的,章xx平时站的也就那几个地方,无论是放风场,劳动车间,都是固定的位置,这就方便我们办事了。

    我直接就让沈月和徐男弄监区楼楼上的木架子牌子,把木架子锯断,然后也绑好,然后等章过来执勤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开绳子,木架子马上砸下来,刚好砸中章xx。

    章xx被送去了医院后,检查一番,除了头部被砸一个洞轻微脑震荡,没什么事。

    这个就是她要必须付出的身体伤痛的代价,我还要她付出另外的代价!

    监区长召集了发生这事在场的我们去开会,到了她办公室,她马上问怎么回事。

    因为当时在场的,我就是最高的领导,她是问我的,我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看到有点风吹那个牌子晃晃晃的,就砸了下来。然后,就刚好砸中了在下面的章xx。”

    监区长说道:“最近怎么回事?”

    我说:“我也不知道。”

    监区长纳闷道:“好在她只是受点轻伤。你说,这是不是神女对我们的报复?还没报复完?”

    我说:“有可能!当时我在劳动车间,也是这样子,而且支撑那个牌子的铁架子,明显是有人切断了,然后用绳子绑着,有人明明看到我在下面的时候,有人推下来了!”

    监区长说道:“太可怕了这个女人,想尽一切办法要报复啊!”

    这时候,有人敲门。

    监区长有些不耐烦,让敲门的人进来。

    敲门的人是兰芬,兰芬进来,监区长说道:“我没叫你啊,有什么事!”

    兰芬说道:“报告监区长,有紧急的事要汇报!”

    监区长说道:“有什么事,快说。”

    兰芬说:“监区长,有人举报说,看到章xx宿舍里有使用电瓶的小电锯,手砂轮等工具。”

    监区长说道:“什么?这些东西!她要来干什么。”

    监区长看着我。

    我说道:“难道说,监区长,是章一手策划的?”

    监区长对兰芬说道:“带我去,突击查了她宿舍,别声张,偷偷去。”

    兰芬点头。

    然后带路。

    我们几个人,去了章的宿舍。

    开门进去后,几个人翻箱倒柜的找起来,没一会儿,在衣柜的里面被衣服压着的,是一个小电锯,和手砂轮。

    监区长脸色都变了:“先拿回去我办公室。”

    拿到办公室后,监区长马上召集黄苓王菲菲等人来。

    然后监区长对黄苓王菲菲等监区的领导说了这个事,让我们判断一下,究竟怎么回事。

    黄苓说道:“监区长,我觉得应该不会是她做的害我们这事吧。”

    监区长说道:“那你说她拿这些东西来是怎么回事?”

    黄苓说:“可如果她要害我们,为什么连她自己都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